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谢选骏文集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谢选骏: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多数文明都毁于野蛮人的入侵,野蛮人对文明会有贡献吗?
   
   在我看来,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就像社会下层对上层的贡献一样,也像进化迟缓的种族对于进化迅速的种族的贡献一样……提供了后坐力。


   社会下层对上层的取长补短,延缓了社会的腐化衰落。
   
   进化迟缓的种族对于进化迅速的种族的混血杂交,延缓了人类的过度进化。
   
   野蛮人对文明的入侵,更新了文明的周期。
   
   《文明的生命周期——当我们这样看文明时》(2017-3-26)就是没有理解到“野蛮人对文明的入侵,更新了文明的周期”:
   
   夏商周时代时代是中华文明的孕育期,伏羲八卦、象形文字、神话传说都诞生在这个时代,中华文明的底色就是这个时候打下的。这些东西传承到现在,成为文化的根本。就好像母亲怀中的胎儿,生长着肌肤骨骼神经与血肉,胎儿时期的生长情况决定了出生以后的身体素质。
   
   东周战国时期,百家争鸣,这个时代像极了人成长过程中的婴幼儿时期。孔子、老子、韩非子等等文化名人在这个时候出现,形成了中华文化的主体意识,儒家、道家、法家等等学问一直传承到现在。这就好像三四岁的孩童思考着这个世界,当时时形成的价值观与世界观会影响他的一生。
   
   秦汉时期,分裂的中国走向了大一统的时代,作为一个帝国的形象不断创造辉煌。这个时期是中华文明的“少年儿童”时代,渐渐长大,也可以自己探索这个世界,不用想太多,没有束缚,所以这个时候有着很多的奇迹,长城、兵马俑、强大到让异族闻风丧胆的汉军……,“自古英雄出少年”对于一个国家同样适用。
   
   魏晋南北朝是中华文明的“青春期”,这个时代政权更迭频繁,五胡乱华、烽烟四起,当时的世人喜欢谈玄论道,崇尚“追求自我”,于是活出了“魏晋风骨”。这跟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何其相似,迷茫懵懂,对世界充满好奇又充满恐惧,厌烦眼前的苟且,追求诗与远方的田野。兵荒马乱的青春永远让人怀念,记得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经过了青春期的热血与混乱,中华文明进入了成熟稳重的“中年期”。隋唐宋,一个接一个的朝代创造着奇迹。隋征高句丽、开大运河,存储的粮食几代都没吃完;唐灭突厥、平西域,将丝绸之路推向历史定点,创造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四大发明发展和完成于宋代,宋朝GDP占当时全世界份额超过一半,当时的人活得比现在要舒服得多。这就好似一个人的黄金事业期在中年,一辈子的成就主要在这个时候完成了。
   
   豪迈了一生的中华渐渐步入晚年,宋朝灭亡,是中国第一次灭国,后来朱元璋赶走蒙古人,但满人又来了。中华文明在这个时候好像越来越力不从心,充满着老无所依的无奈感,并且在发展过程中越来越封闭、越来越保守。越到后面,这种情况越是严重。
   
   清朝时期的中华感觉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失去了行动自由,需要被人照顾着,尽管很多东西非他所愿但也没可奈何。
   
   而到了民国现代,西方殖民者带着舰船利跑来了,中华“面临着5000年未有之变局”。其实这是一次涅槃,就好似凤凰浴火重生。
   
   我们平时总说着要复兴复兴,但是我们都知道历史已是历史,再也回不去了。“复兴”是建设一个全新的中华,如汉般强盛如唐般昌盛,这需要我辈继续努力!
   
   在我平时写历史,看史书看资料的时候,然后洗澡的时候就会冒出这样的脑洞其实这样想一想真的感觉很有意思,大家也可以试着来这样看一看历史就活起来了,跃然纸上,而不是那一些故纸堆。
   
   谢选骏指出:上述短文《文明的生命周期》虽然意识到文明是一种生命现象,但是却不知道“文明周期”。因为从“文明周期”的角度看,中国至少已经经历了“三个文明周期”,而不是所谓“一个文明的生命周期”。看来,谢选骏的文明历史洞见,还有待继续传播给野蛮人。
   

此文于2017年10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