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谢选骏文集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0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1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2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谢选骏: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谁能把屋大维和虚无主义联系起来呢?我能。这是因为,上面的周转安吉忘记了屋大维的一个著名段子——屋大维临死的时候,要周围的人鼓掌为他送行,说是因为要祝贺他作为一个成功的喜剧演员,扮演了一生的领袖人物。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屋大维是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他什么也不真信,把一切都看作是“做戏”,他是一个无耻的骗子,可以获得全项的“奥斯卡金像奖”。确实的,在生活中,越是无耻的人,所获得机会就越多。当然,还是要好好掩饰这一点秘密,要让别人觉得你“有耻且格”。屋大维成功地做到了这两点。这一成功是基于常人的弱点。一般人为人处世的时候,遇到阻力就会停顿下来,并把不遗余力进行努力的人说成是无耻之徒,以便掩饰自己的胆怯。他们常常用自己的猜度去代替事实,结果就会半途而废、“迷途知返”、功败垂成。但内心无耻的人不会,他们会采用“试错”的方法抑制探索底线何在,而且可以暗度陈仓、巧取豪夺。这就是“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关于“盖乌斯·屋大维”的词条这样说:

   
   奥古斯都(古罗马帝国开国皇帝)一般指盖乌斯·屋大维。
   盖维斯·屋大维·奥古斯都(拉丁语:Gaius Octavius Augustus,公元前63年9月23日—公元14年8月19日),原名盖乌斯·屋大维·图里努斯(Gaius Octavian Thurinus),后三头同盟之一,罗马帝国的第一位君主,元首政制的创始人,统治罗马长达40年,是世界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人物之一。
   屋大维是恺撒的甥外孙,前44年被恺撒指定为第一继承人并收为养子。前43年,恺撒被刺后登上政治舞台,与安东尼、雷必达结成“后三头同盟”。前42年与安东尼在腓力比之战中打败共和派首领布鲁图和喀西。前36年,他剥夺雷必达的军权,后在阿克图海战打败安东尼,消灭了古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回罗马后开始掌握一切国家大权。前30年,被确认为“终身保民官”,前29年获得“大元帅”称号;前28年被元老院赐封为“奥古斯都”(意为神圣伟大)。并改组罗马政府,给罗马世界带来了两个世纪的和平与繁荣。
   屋大维曾先后获得执政官、保民官、大祭司长等职衔,实为罗马皇帝。为加强统治,对军队进行改革,实行雇佣兵制度;建立禁卫军,驻守罗马和意大利。对外继续扩张,向西完成对西班牙的征服,向北推进至多瑙河、莱茵河一线。他善于审时度势、进退有节,处事机智果断、谨慎稳健。他所采取的一系列顺乎形势的内外政策,开创了相对安定的政治局面,为帝国初期的繁荣打下基础。公元14年8月,在他去世后,罗马元老院决定将他列入“神”的行列。
   
   崛起行伍
   屋大维具有良好的家庭出身,其祖上多是显赫的贵族,并担任过各种官职,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奥古斯都生于罗马,原名盖乌斯·屋大维乌斯·图里努斯(Gaius Octavius Thurinus)。其父亲盖乌斯·屋大维乌斯 (Gaius Octavius)来自一个尊贵但是并不出名的骑士阶级家庭,他在公元前58年逝世前是马其顿的总督。更重要的是,其母亲阿提娅是罗马最伟大的将领与实际统治者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的外甥女,凯撒领养了屋大维,并经由遗嘱指定其为第一继承人。
   安东尼指控屋大维是靠充当娈童讨得凯撒欢心收养他的。罗马历史学家苏埃多尼乌斯(Suetonius)分析安东尼的指控是想泼屋大维脏水。身为凯撒的养子,依照罗马的习惯,屋大维乌斯因此接受了新的名字: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屋大维亚努斯(此后被称为"屋大维")。屋大维从小就认真勤勉地学习演说术、人文学科和希腊文化,积累了丰富的学识。他还曾受命为凯撒的骑兵队长一年,并参加了凯撒与庞培的内战,后来被凯撒送阿波罗尼亚去接受教育和军事技术训练,并负责帕提亚的军队。这些锻炼磨砺了他的意志品格,让他熟悉了军队,为日后开展军事斗争奠定了基础。
   前44年3月,恺撒被刺杀时,屋大维正在阿波罗尼亚军中。他年方十八,那些对手们常常下意识地轻视这个年青人。面对混乱危险的形势,他没有逃避或鲁莽行事,迅速返回了罗马。凯撒在遗嘱中明确过继屋大维为继子并继承其财产,但他的亲属们因为惧怕凯撒的仇人而劝他放弃这一切,但他毅然接受了凯撒的过继。他反覆强调自己是恺撒的儿子以唤起人们对他的好感,改名为盖乌斯·优利乌斯·凯撒·屋大维亚努斯。这一果断的决定为他赢得凯撒派的支持,战胜共和派有着重要影响。因为元老院和军队中拥有大量凯撒的旧部,许多民众也曾受过凯撒的恩惠,因此对屋大维的支持不遗余力,这是他独具的优势。更为重要的是,屋大维的这一选择是他步入政坛的标志,也是赢得内战的前提。
   
   三头内战
   凯撒被刺后,屋大维行军到意大利,并招募恺撒旧部扩充军队。到罗马后,他发现首都掌握在谋杀恺撒的共和派,马尔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与卡西乌斯手中。内战初期,屋大维争取安东尼的支持失败,便利用元老院与安东尼的矛盾,转而投向元老院。他通过讨好西塞罗赢得了元老院的支持,与执政官一起取得了穆提那战役的胜利,然后又强迫元老院选举自己为执政官。这时,逃到东方的布鲁图和喀西约通过在叙利亚和马其顿的扩张,很快征募了9万多名士兵和大量舰船、金钱,随时准备进军罗马,凯撒派与共和派的决战剑拔弩张。安东尼迅速与雷必达、普隆卡等凯撒派将领联合起来。屋大维也意识到自己必须与凯撒旧部联合,便通过各种途径试图与安东尼和解。公元前43年11月,屋大维、安东尼和雷必达三人正式建立后三头同盟。11月底,后三头带兵进入罗马,发布“公敌宣告”,大肆清洗杀害凯撒的凶手和个人的政敌,并趁机聚敛财富。公元前43年,屋大维和安东尼在腓力比之战中彻底击败共和派,屋大维达到了为凯撒复仇的目的。屋大维的大军取胜,而布鲁图与卡西乌斯自杀(公元前42年)。于是屋大维返回罗马,同时安东尼前往埃及。
   公元前42年,小庞培切断了海外对罗马的商品供应,使罗马粮价大涨,造成饥荒和混乱,让屋大维受到了民众的指责。他在安东尼、雷必达的支援下,经过艰苦努力,最终打败小庞培。恢复了陆地上和海上长期以来被破坏了的和平,赢得了人民的广泛赞誉。随后,他派人肃清了意大利和罗马的盗贼,稳定了社会治安,他尽职尽责地履行执政官的义务,并妥善安置了退伍士兵,稳了社会,并促进了农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此外,他还修复或新建神庙,为失业者提供工作。在边防事务方面,他派人恢复阿非利加、阿欧斯塔河谷等地的秩序,并征服了伊利里亚。这些政绩和胜利大大提升了屋大维的威望,人们甚至推选他为终身保民官。获得民众的支持,赢得全意大利的拥护,进而利用罗马国家的统一机构,既是屋大维提升自身实力的方法,也是他打击对手的有力手段,这集中体现在他与安东尼的较量中。
   安东尼是屋大维最强劲的对手,也是他最重要的同盟者。安东尼曾是恺撒手下战功卓著的名将,在军队和平民中具有非凡的影响力。 与安东尼联合,是屋大维战胜共和派、消灭小庞培的重要条件。但在夺取罗马最高权力这一问题上,他们之间又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腓力比之战使得他们之间的冲突逐渐激烈。他林敦和约签订后,屋大维管理罗马的西方,安东尼则统治着东方,两人的综合势力旗鼓相当。安东尼渐失民心是他失败的关键原因,也是屋大维逐步取胜的重要条件。公元前35年,安东尼消灭了逃到东方的小庞培的残余力量,并将其处死,这使他成为了拥护庞培的人的死敌。公元前37年,安敦尼与埃及托勒密王朝女王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即埃及艳后)正式结婚,并公开宣称要把利比亚、腓尼基、叙利亚、西里西亚、阿美尼亚和尚未征服的帕提亚赠给埃及女王及安东尼与她所生的子女。 他的这些行为严重违反了罗马的习俗,损害了罗马人民的利益,激起了罗马人民的强烈不满。屋大维趁机对此大肆渲染。公元前32年,屋大维将安东尼的遗嘱公布于众。安东尼在遗嘱中肯定了凯撒里昂的合法性,明确要将罗马东部的省份传给克利奥帕特拉七世。这引起了罗马人民的公愤,他们褫夺了安东尼的一切职权,宣布他为公敌。同时,罗马人民宣誓向屋大维效忠。
   安东尼忙于东方的战事及与克里奥帕特拉风流;屋大维在罗马广结人心,巩固权力,布谣中伤安东尼:安东尼越来越像个埃及人而非罗马人。局势越来越紧张。终于在公元前32年,屋大维向安东尼宣战。不久战事就见分晓:在希腊西岸的阿克提乌姆湾,屋大维打败安东尼。安东尼逃往埃及,与屋大维再战,但又再败,最后自杀。克里奥佩特拉自杀。而小凯撒则被屋大维无情杀死,以免影响其为凯撒惟一继承的身份。
   
   屡加头衔
   阿克提姆海战之后,屋大维已经扫清了他前进的一切障碍。经过多年内战以后,罗马几乎成了没有法律的国家,但罗马并不愿接受一个专制君主。屋大维很聪明。首先,他解散了军队,进行选举。结果屋大维当选执政官,即罗马共和国的最高行政官。公元前27年,他在官方场合表态要还政元老院并让自己的势力退出埃及。元老院不仅拒绝他的请求,还授予他对西班牙、高卢、叙利亚的统治权——此为罗马兵力最富的三省。随即元老院授予其“奥古斯都”(Augustus)的称号。这个称号和古代宗教有关,据说语源为“权威”(auctoritas)并和视者(augur)的灵践有关。在当时人的宗教信仰中,这个称号意味着持有者拥有超越人的权威且任何章程皆不能对其地位性质定义。此外,这种用来巩固屋大维权力的特别办法也让其即将来临的帝制与其还是个人时的恐怖统治判然分开。此外,他还被确认为终身保民官、宗教事务中的大祭祀长,获得了“国父”、“大元帅”等崇高的荣誉。他还谦虚地称自己是罗马的第一公民,即元首。
   这些事情在罗马政治传统中都是非常之举。然而当时的元老院早已非昔日刺杀凯撒之贵族们的元老院。安东尼和屋大维清洗干净了元老院的异己势力,并将其党羽遍布元老院。屋大维深谙执政官并不保证他的绝对权力。公元前23年,他辞去执政官职,接受其他二职。
   一为保民官职(tribunicia potestas),于是其可以任意干预元老院并在元老院之前决断。因为保民官职通常处理民事,这进一步巩固了他的权力。
   二为“统治大权”(imperium proconsulare maius 高于诸总督的权力),这给予他在领土管理的任何事件上有最高权威。普遍认为奥古斯都在前23年里披上了黄袍。然而,他仍使用第一公民(Princeps)这个称号。前13年,雷必达死,奥古斯都加“大祭司”号(Pontifex Maximus)。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