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谢选骏文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樊立勤太可恶了
·瓶装水骗局举一反三
·三十六计和中国智慧难道都是欺诈吗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IQ、EQ之后的“VQ”
·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美国两大奸商
·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中国人不如机器人
·中国式的创新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式的骗局是怎样形成的
·俄罗斯牛肉多多益善
·邓小平家族沦为劳改犯家属
· 川普成为金正恩的同志+兄弟
·无神论与欢乐颂
·言论自由与沉默自由
·《经济学人》不通人性
·《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自拍——自恋——自杀
·最遥远就是最接近的鬼辩证法
·巴黎会有蒙娜丽莎吗
·动物世界也有黄祸
·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锦衣卫狗都不如
·起诉习近平也没有用
·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吴小晖的智商不如邓小平
·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河南警方打捞杀害空姐嫌犯的尸体也有备胎
·一带一路与邪恶轴心
·英国王子V.S.A片男星
·死亡确实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共产党为什么不如日本人
·文化战就是多种形式的消耗战
·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川普已向北韩的核讹诈俯首了
·千万不能依靠中国产品
·站在巨人的肩上非常危险
·美国为何缺少公共厕所
·金正男阴魂不散川金会
·中华亡国已久——红色旅游热衷马克思一妻一妾同葬一穴
·海洋中国的挽歌
·杰福瑞斯(Robert Jeffress)没有读过新约全书
·中国航母即将巡航美国沿岸
·凶手基因可以恢复英国王室的雄风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十大奸臣结党亡国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纪委就是黑社会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金正恩面临代沟的夹击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土改就是“土匪的改革”——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诺贝尔奖的贬值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成为战场经济大国全靠这癞和尚的祖坟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谢选骏: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梁启超曾经预言:中国革命一旦爆发——必将延续百年以上。
   
   在这种特殊的时代压力下,我们被迫立着、蹲着、倚着、甚至趴着——以各种可能的姿势以及基于这些生存方式的“思想”方法 写下了这些文字。为了保持思考的能力,我们不得不活下去,为了活下去,我们不得不象晏鼠一样工作着、发掘着……这就使我们的心快乐。充满着灵性的遐想。我知道,最令人苦恼的:不是这类艰难的书写;而是坐在豪华、舒适的桌边,却写不出一行字来……


   
   我所以能写下这些费解的东西——多少还要感谢:心理上的殖民统治给中国造成的空前破坏。精神界的破坏和物质界的破坏……社会的破坏和中国国家生活的断裂和中国文化生活的消灭——恰恰成为这思想探险的刺激素……和出发点……
   
   有一些神奇的精灵又象我辐集而来、奔踊而且……我几乎支撑不住它的重荷——不禁要跪下来写了。跪下来写这种神差鬼使的“传灵文字”——出许并非一桩见不得人的事?
   
   我的精灵悄悄语:你的辛劳不是徒然——那些乱七八糟的“文言”、“黑话”;混杂不堪的“怪象”、“改革”——还能在中国苟延其残存五十年吗?五十年对于个人诚然可观;但对于一个民族、一种文化的历史,不过瞬间。
   
   “不过尔尔”——这一切令人窒息、令人颓废的“见闻”到头来只能激起“他们更为强烈更为执着的努力。他们将带来愈益焦灼的渴望和似乎“盲目”的信仰,等等……
   
    笼罩在中国头上深不可测的失望情绪——被“他们”一脚踢开、堕入西天的“乐园”跌进犹太人的“理想社会”里去了……
   我的灵思从未如此沸腾;我的情绪从未如此高涨——但愿这不是“自觉不济”的异样表现。尽管我把感人至深的希望寄寓在“他们”身上……
   
   乱世中的精神“流浪”算什么?因疲劳而起的擅抖又算什么?难道这二者不是陷于混乱时代的我们衷心祈盼和倾心爱好的吗?难道我们不是从心灵深处背受着苦涩的“它们”吗?既然如此——为什么害怕这些本来无伤大雅的“名号”呢?
   
   多少年来——被生活在流离之世的好奇心驱使:养成了这一癖好:对于飘流的、不安定的生活的癖好。也许,是出于对日常刻板生活的一种反抗?也许是中国民族新一轮的游牧生活、新一轮“民族大迁移的征侯?总之,它使我们感受到一种真正的休息;一种真正的放松。
   
   在这之前是极度的虑抑、极度的厌倦;在这之后是极度的振奋、极度的灵感奔腾:这就是中国民族流浪生活的奇妙概括。
   
   四次大旅游(辛亥革命、北伐革命、抗日战争、文化革命……)——每一次都深刻地影响了中国民族的心理。分化了中国民族的思想,净化了中国民族的思绪。改变了中国民族的作风与气质……
   
   每当中国民族感到难以忍耐的时候,它便以精神大旅游式的革命来摆脱困境。民族性、社会性的紧张状态——这是潮流就要转向的神圣前夜……
   
   他们,就要承中国之衰而起。
   
   他们,就要在我们已经失败的地方——建立起自己的胜利纪念碑。
   
   1981年10月10日
(2017/10/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