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谢选骏文集
·13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谢选骏: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汉字——中华民族的神智(彭海的博客2017-8-25)说:
   
   诗歌是加速的思想。


   (约瑟夫·布罗斯基 1940—1996)前苏联流亡诗人,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韵律就是传递思想的轴承。
   没有人比布罗斯基更加理解如何运用俄语写诗。
   “如果我们造了一个孩子
   就叫他安德烈,叫她安娜
   使我们的俄罗斯语
   烙印在孩子褶皱的小脸上
   我们的字母
   第一个音只是一声延长的叹息
   屹立在未来”
   读到这里我会唏嘘,布罗斯基在法庭上驳斥法官:“嗯,我认为,诗来自于上帝。”
   法官判布罗斯基有罪是因为他的诗不传播正能量,因此布罗斯基不是诗人,是社会寄生虫,还响应积极赫鲁晓夫的号召,判诗人入狱5年。
   坐完牢,布罗斯基流亡到美国。
   《1980年5月24日》布罗斯基40岁生日,诗人说:
   就此勇敢,因为缺乏野兽,我步入铁笼,
   把我的刑期和诨名刻在铺位与椽梁,
   生活在海边,亮出王牌在绿洲之中,
   身着燕尾服,与魔鬼知晓的人共餐,块菌之上。
   从冰川高处我目睹半个世界,这世俗
   的宽泛。两次浸溺,三次让小刀耙出我的本质。
   离开这个养育过却也令我厌烦的国度。
   那些遗忘我的人们会建造一座城市。
   我曾在亲历过匈奴人,策马呼号的干草原跋涉,
   每个季度都穿着如今不入时的审美,
   种植黑麦,将猪圈和马厩的屋顶用沥青涂抹,
   囫囵暴食一切,节省着枯水。
   我已承认哨兵的第三只眼闯入我潮湿恶臭
   的梦。猛嚼流亡的面包;陈腐、脓包流溃。
   我肺叶间所有的声音已被许可,除去哀吼;
   转换成一阵低语。现在我四十岁。
   关于我的生活我该说些什么? 它既是漫长又厌恶透明。
   破碎的鸡蛋令我忧伤。而煎蛋,却也,令我呕吐。
   然而直到棕色的粘土被灌下我的喉咙,
   唯有感激将会从中涌出。
   母语不是俄语,即便是精通俄语,对于诗歌未尽的极致,我想,恐怕还是领悟不到。
   韵律,抽象的部份,传输意境的齿轮。
   汉字的单元音发声注定了韵律扩散的张力,简约而又通透,任何语言都无法企及。
   1963年,23岁的布罗茨基认识了另一位汉学家鲍里斯·瓦赫金(1930—1981),此人翻译出版过《汉乐府》诗集。他十分赏识布罗茨基的才华,正是他建议布罗茨基尝试翻译中国古诗。他为年轻诗人提供了原作逐词逐句的翻译初稿,让他加工润色,完成诗化译本的最后一道工序。他们俩合作翻译的诗歌当中有孟浩然的《春晓》。布罗茨基请瓦赫金朗读他的初译稿,他听了以后,沉默了几分钟,当场写出了诗行很长的译文,回译成汉语是:
    春天,我不想起床,聆听鸟儿鸣叫,
    我长时间回忆,昨天夜晚狂风呼啸,
    被风吹落的花瓣不知道该有多少。
   ?瓦赫金感到非常惊奇,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新颖的译诗。他高兴地说:“约瑟夫,从来没有人像这样翻译中国诗。在你之前所有的译者都想方设法把诗行译得简短,因为中文词句在俄罗斯人的耳朵里听起来出奇地简短。可与此同时,每个方块字比一个俄语词的内在含义却要多很多。这种汉字与俄语单词内在容量的差别,是让翻译家最感头疼和棘手的难题。没想到你以这种方式来解决……能够以这种长长的诗行翻译古典诗歌,事情就好办了……”
   此后,瓦赫金还曾鼓励布罗茨基说:“你最好能多翻译几首中国古诗。如果你不译,许多读者都还以为中国古诗就像艾德林想象出来的那种样子——没有乐感、没有韵、没有节奏,什么都没有,实际上只不过是光秃秃的逐词逐句的翻译初稿……”?
   1964年,布罗斯基远离祖国,远离他父母所在的城市列宁格勒,远离他的诗友莱茵、奈曼、库什涅尔,思乡心切。李白的《夜静思》。这首诗蕴涵的情绪跟他的心情十分贴近。他把题目译成了《我怀念亲爱的家乡》,诗行翻译得比较随意,加入了自己的感受与想象:
    在我看来月光像雪一样,
    寒冷的风忽然从窗口吹来……
    我朋友们居住的房子上空
    此刻想必也有这样的月亮。
   语言的偏差,韵律的问题还是其他,或者说我们根本无法领悟俄语的妙曼?
   语言之间,似乎没有等量代换。
   布罗斯基的译作肯定了中国古典文学。
   那么中国当代文学。
   很尴尬,处于休克状态。
   但是向死而生是文学的潜质。
   ——苦难激发更深邃的反思。
   文学是智慧的暗示,尽管已经窒息,但绝不会停止思考。
   “我想在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熟悉光明。”
   顾城的经典语句,中国人耳熟能详。
   第一句像个孩子吮奶的呓语,第二句却如同光束把模糊的概念照得清晰而透亮。
   自由。
   诗来自上帝,诗是高速的思想。犹如隐形的手指,不动声色地撕开了专制的画皮。
   丑陋的嘴脸,喋喋不休的掩饰。
   蓦然发觉,诗歌的穿透力超越语种阻隔。
   专制阻击文明,剥夺思想者发声的自由是最重要的手段。
   
   明治维新VS辛亥革命
   日本没有推翻皇朝,但是日本的革命成功了,因为法制成功了。
   中国把大清王朝推翻了,但是革命失败了,因为法制失败了。
   文化,最不可以忽视的内核。没有文艺复兴就没有欧洲的崛起。
   清末中国的文盲率达到90%,这个比率低于明治维新之前的日本。
   明治维新之后,一个崭新的日本成长起来。马关条约,大清用白银2亿两买来了和平,日本悉数用于教育。
   清末民初,步入现代文明的历史拐点。
   全盘西化,中国图省事,结果全盘日化。
   一是语言的障碍;一是语言威力。
   ——别抬杠,翻开《现代汉语大辞典》,现代词汇大多来自日语。比如:政府、政权、政治、警察、警署、正义。。。。。。
   ——别目瞪口呆,这些词都是从日本进口的,包括“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日语传承的是古典汉语的精髓,现代汉语直接嫁接过来,严重的消化不良,既没有传承也没有理解,不懂装懂。
   所以注定走弯路。
   metaphsical 康德、罗素的语境即是“伪”,然而日本人井上哲次郎(1856–1944) 把语境追溯到了创立者亚里士多德,在古希腊的哲学语境里这个词还包含着“超自然的现象”。于是井上哲次郎把这个词翻译成了“形而上”,这就是日本人严谨的治学态度。
   《易传·系辞上》:「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这「道」和「器」的区别非常类似超自然问题和常识问题的区别。
   歧义。比如现代汉语“封建”的语境是保守落后,贼眉鼠眼的文人把人治专制的特质悄悄隐藏起来。
   奇葩国的文人尤其是在学术领域,习惯于坑蒙拐骗。
   日本人把feudal译成“封建”。
   封建一词出自于《诗·商颂·殷武》:“命于下国,封建厥福。”毛传:“封,大也。”郑玄笺:“则命之于小国,以为天子,大立其福。谓命汤使由七十里王天下也。”
   所以,日本的现代化是先进制度淘汰落后制度的一场革命。
   所以,日本干脆利落地结束了封建社会。
   终结的是专制,开启的是宪政。制度是文明最有效的保障。
   所以,奇葩国仿造到现在都尽力掩盖“封建”究竟为何物。
   有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如今的学术界就像相声里的“包袱”,随便一抖贻笑大方,老少皆宜。
   时不时传来匪夷所思的怪叫。动不动就是什么“重大发现”、又是什么“千年大计”,多了去了,全都是凡人不敢想象的课题。
   如今中国的文盲率8.72%,高于世界平均水平。都信息时代了,这工作怎么还是没搞好?当然,很容易找到“搞不好”的借口,方块字承载的智慧远超其他语种,所以,任重道远呐!不好搞呐!
   搞什么?山寨大国盛产水货。
   学术不自由,怎么创新?
   宇宙真理。
   ——确实敢吹。
   ——确实自信。
   ——确实露骨。
   用寻衅滋事保障批判的高压姿势,比如建议废掉汉语,因为汉语阻挡了文明的进程云云。
   ——大概神智已经模糊,所以语出惊人。
   把autocrazy翻译成专制的还是日本人,用中文直译过来就是“自动发飙”即“任性”。
   中文的抽象意义真的能够达到殊途同归的极致。
   抽象也是来自日语,把abstractive翻译成“抽象”的还是日本人。
   书籍可以封杀,汉字真的没法封杀,只能传播歧义。
   汉字的意义在于使用者的理解,这就如同人的神智,清醒就是清醒,模糊就是模糊,思想没有栅栏,无论你是韩国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谢选骏指出:“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我认为,其原理如同“现代中国为何须被苏联统治”。由于满清的分化瓦解政策作用于华人的费拉特性,中国人没有能力形成合力,不仅政治上如此,而且在翻译问题上也是这样。不同的人,会造出不同的译名。日本虽小,却有合力,而且标准化程度很高,令行禁止,高度流通。这就像共产党虽小,却有合力,而且标准化程度很高,令行禁止,极权力高。租界里秩序最好,不是由于外国人残暴,而是由于裙带关系较少。与此相关的是,当今中国反对派阵营里,最大的力量是达赖喇嘛,不是由于藏人众多,而是由于藏人的内部分裂程度较少,所以达赖的力量强于任何汉人的力量,就像满洲人虽少,却多于汉人的任何一股势力,可以各个击破汉人的抵抗。“只有共产党能够救中国”,说白了就是“只有苏联能够控制中国”。在共产党面前,国民党就像南明或南朝一样,迟早被北方民族(苏联、满洲、鲜卑人)吃掉。但是在现代汉语词组的问题上,抱团的日本已经占有先机,不是苏联化的布尔什维克可以完全改写的了。
(2017/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