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谢选骏文集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谢选骏: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有人说,卑贱者最聪明,有人说,奴隶创造历史……
   
   那么,奴隶怎样创造历史呢?


   
   《埃及木乃伊基因组首破译:与这些人最亲》(2017-06-26 15:28:53)说:
   
   由于现存方法学上的问题,迄今有关埃及木乃伊基因的研究并不多,但近日一个国际研究团队首次成功破译了埃及木乃伊的完整基因组,这将有助于人们更深入研究埃及历史。
   
   埃及地处欧亚非三大洲的交会地带,因此一直是相邻地区人民密切交流的舞台。由德国、英国和波兰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团队近日在英国《自然·通讯》杂志上报告说,他们分析研究了古埃及人的遗传关系,并与现代埃及人进行了对比。
   
   研究团队首先从来自公元前1400年至公元400年间的151具木乃伊身上提取了组织样本,然后成功重组了其中90具木乃伊的线粒体基因组和3具木乃伊的全基因组数据。
   
   通过对比基因数据库中的记录,研究人员发现,古埃及人的基因与当时中东地区居民最为亲密,与新石器时代的安纳托利亚半岛人以及欧洲人也有很近的血缘关系;而过去1500年中,南部的非洲人基因对当代埃及人基因的“贡献”逐渐增大。
   
   研究人员解释说,尼罗河畔居民流动性增加、撒哈拉以南地区与埃及间频繁的贸易往来以及约1300年前开始的跨撒哈拉奴隶贸易,可能是造成这种基因流动的原因。同时,研究人员在分析古埃及人的遗传连续性中还发现,古埃及人的基因结构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这表明,古埃及人的基因相对未受到域外势力,如亚历山大大帝对埃及统治的影响。
   
   谢选骏指出:看来,奴隶创造历史就是通过委身奉献,来传播自己的基因。相反,统治民族却不容易做到这一点,例如2300年以前开始的亚历山大大帝的手下对埃及的几百年统治,并未明显改变埃及人的基因,倒是南部的非洲人也就是黑人的基因,反而通过1300年前开始的跨撒哈拉奴隶贸易,对当代埃及人基因的“贡献”逐渐增大。这可能由于统治民族高高在上,不愿与民同乐,逐渐腐化、人丁稀少,而下层人民走投无路,只有拼命生仔。
(2017/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