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谢选骏文集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谢选骏: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21年前父母兄弟一夜被杀!台州“1号命案”最后一名嫌犯被抓》2017年9月21日报道:
   
   


   今天下午,台州椒江警方召开新闻通报会宣告,“1996.09.14”特大抢劫杀人案成功告破!
   
   1996年9月14日夜,台州椒江区洪家镇陶家洋村糕饼店发生一起致死3人的特大抢劫杀人案,遇害的是一家三口(68岁的房主戴某、60岁的房主太太及其27岁的小儿子)。
   
   案发后,台州、椒江两级公安机关全力侦查,迅速查清案件事实。当年11月5日,专案组在湖南省凤凰县吉信镇一棋牌室内抓获案犯吴某(已于1997年6月伏法),但主要犯罪嫌疑人罗某不知所踪。当年,省厅将罗某列为省督逃犯上网追缉。
   
   这些年来,台州椒江警方一直未放弃对罗某的追捕。
   
   9月19日下午16时,椒江专案组赶赴湖南凤凰将罗某抓获。今天下午3点多,椒江公安分局大院内,一名男子被押解着带下警车,该男子正是潜逃了21年之久的命案逃犯罗某。
   
   21年前我的父母兄弟一夜被杀
   
   昨天早上天刚亮,戴恩福独自走回两个月前拆了的老房子旧址。
   
   他在一堆乱石上站了片刻,给在上海做生意的二弟打电话:“回来一趟吧,凶手抓住了。”二弟在电话里沉默了片刻,轻轻说了声“好”。
   
   21年前,就在他所站的位置——台州椒江区洪家街道陶家洋村,他们的父母、年轻的三弟,被厂里的两名工人残忍杀害,一名凶手很快到案,最后执行死刑,但另一人一直潜逃,直到今年的9月19日终于落网。他说,等二弟回来,他们要去父母和弟弟的坟头,告慰他们的亡魂,希望亲人安息。
   
   戴恩福最不想记起的,就是每年的9月14日,他的父母和弟弟,就是在这一天被杀的。
   
   如今距离案发整整21年了,可他还清楚记得那天是星期日,天亮以后,距离7公里外的路桥,会有一周一次的集市,当年27岁的弟弟戴建军在前一天就跟他说,天亮以后,两人一起去摆个摊。
   
   那时候的食品销路很少,一周一次的集市,是兄弟俩的蛋卷厂小赚一笔的好机会。
   
   9月14日晚饭后,戴建军跟哥哥说,他已经交代厂里的两名工人了,晚上要加夜班,多做几箱蛋卷。
   
   兄弟俩的厂房一前一后,各自的机器都在一直不停地运转着。
   
   戴恩福回忆起那个诡异的早上,他所看到的场景——
   
   第二天早上5点多,我去看弟弟的货装得怎么样了,推开虚掩着的大门,机器还在响,可厂房里一个人也没有。
   
   天还蒙蒙亮,我打着手电筒,在家门口四周找了一圈,早起的邻居们都说没见过弟弟。
   
   再回弟弟的厂房,天色已经大亮,我这才意识到厂房里不对劲:地上撒了好多面粉,好像特地为了盖住什么;机器旁边的纸箱也叠得很高:“我扫开地上的面粉,露出了一片红色,看着像血迹,就赶忙叫来自己厂里的伙计帮忙。变压器旁边摞了好几个空面粉袋,掀开一看,父母躺在下面,手上帮着绳子,嘴上被贴了胶布。再翻开机器旁的几个纸箱,弟弟被藏在里面,同样也被绑着手,贴着嘴。”
   
   他的脑子“嗡”的一下,最亲的三个人都被杀了!
   
   房子里还有弟媳妇!他跑到弟弟房间里,还好,弟媳妇还活着!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参与调查的刑警徐德文回忆,当时就认定这是一起抢劫杀人案件,基本能确定嫌疑人就是厂里的工人,怎样找到人成了案件最关键的地方。
   
   戴恩福跟警察说,这两个工人招来才一个月左右,他不知道名字,只知道老家在湖南。并描述了这两个人的大致样貌。
   
   徐德文根据描述,发现其中一个人,很像曾经抓到过的一个小偷。根据法医在现场提取的痕迹,拿回去一比对,果然是!
   
   吴某,湖南人,曾经因为在菜市场偷肉,被徐德文抓过。一个多月后,吴某到案。但另一人的身份,成了谜。
   
   终于,在昨天下午3点,潜逃了21年的第二个嫌疑人落网。
   
   今天下午,台州椒江警方发布嫌疑人信息:罗某,43岁,湖南凤凰县人。他交代了那晚的作案过程——
   
   1996年的夏天,我跟着几个老乡来到椒江打工,到椒江之后,认识了吴某。
   我手头没钱,就跟着吴去偷过两次东西,其中一次是去偷了洪家一所幼儿园,将二楼办公室内的录像机、录音机等物盗走,卖了几块钱。
   
   后来,我们两人觉得应该去打工赚点钱。
   
   那年9月10日左右,我们在洪家劳务市场找工作,刚好遇见了前来招工的戴老板(注:戴老板,就是戴恩福的父亲),所干的工作就是到戴老板家中做鸡蛋卷。
   
   干了三四天后,吴跟我说,好像看到老板儿子(注:就是戴恩福的弟弟,戴建军)从银行取钱回来,就跟我商量去偷钱,计划先把人敲晕,再把人绑起来去偷。
   
   9月14日晚10点左右,我们用事先准备好的铁棍,把从楼上下来跟我们一起加班的戴建军敲晕,再用绳子把他绑起来,移到隔壁的变压器房,还摘下了他手上的金戒指。
   
   后来,我们发现戴建军死了,就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把老板家里的人全部弄死后再找钱。
   等到第二天凌晨2点左右,戴建军的母亲下楼准备给我们做宵夜时,我们又用铁棍敲打她的脖子,再用绳子勒。她也死了。
   
   处理完尸体后,我们又上楼,谎称楼下活太多,让老板也下来帮忙。
   
   戴建军家是一幢三层民房,厂房就建在一楼的院子里,我和吴住厂房里,他和妻子住三楼,他父母住在二楼。
   
   等老板下楼后,我们也用铁棍把他打死,拿走了他脖子上的金项链。
   
   杀了三人之后,我们看天已经开始亮起来了,为了不被人发现,就放弃了杀害戴建军妻子的念想。
   
   在逃跑前,我们去了老板房间,找到300元钱现金。
   
   拿着钱和首饰,我们就逃了,一路辗转来到长沙,将抢到的金手链卖掉,得到2000多元,将钱平分,就分道扬镳。
   
   经审讯,罗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他交代,其案发后潜逃到广东深圳做电渡工约一年,后转至福建泉州、浙江温州瓯海等地务工约六年,期间学得模具注塑技术成为技术员。2006年5月上旬到温岭打工并以同村人“吴某松”名义办理暂住登记。此后,罗某在福建、浙江等地辗转多家企业打工,近年稳定在温岭新河某塑料厂内。
   
   这21年没有白等
   
   案发三天后,遇害者戴老板的外甥许小恩,替戴家操办这场悲痛的葬礼。
   
   “三口棺材,里面躺着一家三口,这个场面,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许小恩回忆,那天在场的所有亲戚,都是淌着泪的,戴建军的两个哥哥和新婚不到一年的妻子,哭瘫在地上起不来。
   
   葬礼上,到处都是哭声,喊声,许小恩也是含着泪,按照风俗艰难完成了葬礼。
   
   悲痛一直延续到现在,唯一能让戴家人感到宽慰的,是两个凶手都落网了,这21年,没有白等。
   
   从那以后,蛋卷厂的生意也停了,弟媳妇放弃了腹中的胎儿,改嫁。
   
   当年案发的厂房,在空置了21年后,两个月前因为工程需要已经被拆除。
   
   但是,那一份不忍回想起的记忆,会一直留在那里的。
   
   新技术比对发现逃犯
   
   据椒江警方今天下午通报——
   
   21年来,台州市区两级公安机关始终将“1996.9.14”椒江特大抢劫杀人案作为“1号命案”积案开展攻坚,从未放弃对罗某的追捕。21年来,虽然分局几经人事更迭,但历任分局局长、刑侦大队长都多次带队赶赴湖南凤凰县开展工作,每逢中秋、春节等重要节日和罗家婚丧嫁娶等敏感日子都派员蹲守。期间,分局派员先后到广东、新疆、福建、湖南等省市查核线索,但一直未取得实质性突破。
   
   今年9月4日,省公安厅部署开展命案及重大社会影响案件积案攻坚专项行动,椒江因“1996.9.14”特大抢劫杀人案主要案犯罗云洪未归案被列为全省重点县市(全省重点县市共13个,均有一次杀死三人以上命案积案)。
   
   台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伍建利指示要求将“1996.9.14”椒江特大抢劫杀人置于优先位置,立即重启专案侦查,穷尽各种资源手段,掀起全市命案及重大社会影响案件积案攻坚专项行动的高潮。
   
   案件重启再侦后,由台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椒江区委常委、公安局长朱怀宏包案,全力开展追逃工作。
   
   潜逃的罗某到处打零工,为了逃避抓捕,他找人制作了假身份,到广东、福建等地,之后去了温岭一段时间,打了几个月的工,又换了一个地方。在潜逃中,罗某还遇到了一位心仪的女子,可他不敢与对方领证结婚。
   
   8月初,侦查人员在梳理案件的时候发现,2005年温岭警方曾处理过一个冒用假身份人员,此人的五官与在逃的罗某有些相似,为验证这一结果,办案民警展开大量侦查工作,查询到此人正是在逃的嫌疑人罗某。
   
   经过20多天的不懈努力,专案组对掌握的线索进行多途径查找,通过新科技手段比对,终于发现罗某的蛛丝马迹。原来这些年来,罗某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一直使用假身份,而此时的罗某正躲在湖南老家。
   
   9月16日,椒江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董世虎亲自带队,赶赴湖南追捕。9月19日,在湖南湘西警方的协助下,在凤凰县沱江镇的一间民房附近抓获了在逃的罗某。
   
   谢选骏指出:杀人犯为何放独独过了戴家的儿媳,不惜留下活人的见证?戴家的儿媳事后有没有提供可靠的证词?她又为何杀掉戴家的遗腹子?看来这些事情,警方都没有认真追查,否则,这个案子也不会如此久拖未决长达二十一年。
(2017/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