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谢选骏文集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谢选骏: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飞虫数量遽减 地球迈向生态末日?》(2017-10-20中时电子报)报道:
   
   看到飞虫就反射性地就想拿杀虫剂追杀吗?下次可能要想想再行动,科学家发现过去25年以来德国飞虫的数量减少了4分之3,担忧这表示全球生态正迈向末日。领导这个研究的学者奈梅亨大学(Radboud University)的Hans de Kroon说,飞虫数量以这么大的面积、这么快的速度减少是个警讯。


   
   英国萨塞克斯大学(Sussex University)的教授Dave Goulson说,地球上的生物约有3分之2是昆虫,因此昆虫大量减少显示地球逐渐变得不适合大多生物居住,并且正迈向生态末日,倘若昆虫这类生物真的从地球上消失,其他一切有可能会分崩离析。
   
   这个飞虫剧减的发现,主要来自于几十位居住在德国的业余昆虫家,他们自1989年起就以相当严格的标准收集昆虫,并且在63种不同的自然保护设置特殊帐篷,捕捉并搜集1,500份标本。每个标本内涵的所有昆虫总重都经过测量后,发现在过去27年中德国昆虫数量每年减少76%,在夏天昆虫数量本应达到巅峰的时候,数量减少的状况更明显达82%。
   
   过去减少的现象多发生在特定昆虫身上,例如欧洲草原蝴蝶在过去数十年来数量减少了一半,但最近这个研究囊括所有飞行昆虫,以及比较少被研究的如黄蜂和苍蝇,因此更能显示昆虫数量减少的情况。
   
   奈梅亨大学的Caspar Hallmann说,这标本取自受保护的区域,因此更令人担忧,收集资料的业余昆虫学家也详细记录下地貌和植物。领导这些业余人士的德国Krefeld昆虫协会的Martin Sorg说,气候变化虽可解释昆虫数量在季节和每年间浮动的情况,但无法解释为何昆虫数量整体快速下滑。
   
   Goulson说这些昆虫的死因有可能是离开保护区、无法在农地找到食物,也可能是接触到化学杀虫剂,甚至是后两者结合。英国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9月时就警告,不应假设大规模使用杀虫剂是安全的,而且相关影响一直被忽略。
   
   科学家现在迫切希望进一步检视更多相关细节,也许其他不会飞的昆虫因较少离开保护区,所以数量并未剧减,小型和大型的昆虫受到的影响也可能不同。科学家也将会进一步分析德国业余昆虫学家搜集到的样本。
   
   在此同时De Kroon呼吁,民众应少做一些已知对昆虫有负面影响的事情,例如使用杀虫剂,以及避免让大量被花包围的农田消失的情况。
   
   谢选骏指出:如此看来,飞虫甚至蟑螂都是人民的大救星。如果没有对立面,自己也就不存在了。如果没有人压迫,浑身就不自在了。这就是科学结论。
(2017/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