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司马南:“法轮功”媒体是谣言发球机]
文学博
·大学生们,请吸取她们的教训(图)
·哪些人最怕过中秋节?(图)
·李洪志寿命到底有多大(图)
·放过弟子一马,可好?
·法轮功重阳节这样待老人?
·李母之死是对李洪志的莫大讽刺
·骨干死亡戳穿法轮功不死谎言
·骨干死亡给予人们的警示
·假如李洪志说的“活摘”是真的?
·“大师”的追随者追的是什么(图)
·李洪志缺席美西法会引发三大猜想
·“剁手”何止“双11”
·“剁手”何止“双11”
·加拿大一法轮功成员抢劫被警方击毙
·看法轮功怎么抵赖温哥华抢劫枪击案
·江天勇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台手机、11张手机卡”,只有特工和诈骗团伙骨干才有这么多配备,他是哪
·爱心捐赠不是扔垃圾 整洁实用是基本尊重
·这是一扇什么样的门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秀”与“难”
·亵渎“神韵”的“神韵”
·拿什么拯救你,“神”的演出?
·四处碰壁的“神韵巡演”
·“神韵”演出为何遭人烦
·比一比,见分晓
·信不得、看不得与惹不得 ——海外观众眼中的“神韵”演出
·大陆文化演出VS“神韵”演出
·神韵是法轮大法的前线组织
·“神韵艺术团”是什么样的组织
·“神韵艺术团”连连招生背后的秘密
·神韵演出有政治和宗教背景
·神韵演出掩盖与法轮功关系
·宣传是推销某种思想的运作方式
·美国媒体质疑法轮功神韵的艺术性
·美媒:神韵演出是场“古怪组合”
·“神韵演出”为何不受欢迎
·美华裔夫妇杀死5岁女儿 凶手疑受李洪志邪说洗脑
·爱尔兰华人沈舒枪杀了邮政局长
· 加拿大一男性抢劫枪械被警方击毙
·师父,您的佛身好吗?
·肯尼亚一女子杀儿为教祭祀
·美上诉法院驳回司法部要求 维持暂停“限移令”裁决
·安全专家:肖建华全用女保镖不寻常,与卡扎菲「媲美」?
·港界“金融大鳄”肖建华:私生活极度糜烂,堪比古代昏帝!
·港媒曝光谷肖建华早在三年前就有多个私生子
·金融巨鳄肖建华的不法生意令人瞠目结舌
·涉嫌发动股灾,传金融大鳄肖建华与徐翔有「交集」
·富豪肖建华四季酒店藏5个"行宫" 情妇大曝光
·多次卷入争议性交易!“隐形富豪”肖建华的种种黑色发家史
·内地巨富肖建华「神秘失踪」究竟有何黑幕
·肖建华的融资投资能力疑云重重,多宗交易或涉不法
·三家涉黄俱乐部或与“金融巨鳄”肖建华有关?
·马建被宣布立案侦查 习当局或一箭双雕
·肖建华涉嫌操纵中国大陆2015年股灾?
·“股市枭雄”玩控商业帝国
·“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
·“最神秘金融巨鳄”肖建华的女子保镖团队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谁是证监会主席要抓的“资本大鳄”?
·网传金融巨鳄肖建华被带回,郭文贵提心吊胆?
·习总棋高一招 特朗普终于认怂
·一则来自美国之音的报道,肖自白说明
·澳大利亚器官移植专家:中国帮助打击全球器官贩卖
·摩尔多瓦取缔FLG
·梵蒂冈举办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法轮功却说堕落
·摩尔多瓦共和国铁腕取缔邪教法轮功
·愿每个国家都有像摩尔多瓦议员赫列诺娃一样的反邪斗士
·摩尔多瓦取缔法轮功,又给了李洪志重重一击
·继中国之后,又一国家取缔法轮功   
·《纽约时报》这乱拳继续打下去还能办多久 
·《纽约时报》关于肖建华的报导用心良苦,路人皆知 
·《纽约时报》关于肖建华的报导捕风捉影,混淆视听
·法轮功企图合法化的图谋在摩尔多瓦被击碎
·给“滕彪们”的一点批判与忠告
·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系江天勇等人编造的谎言
·郭文贵在国外约见媒体遭呛:做人要善良 不要欺负穷人
·郭文贵消失一年再出声 爆料内幕为哪般?
·郭文贵:钱是买不来“佛祖”庇佑的
· 屡因败露泼脏水,活脱脱一个攻人下三路的怂包!
·郭文贵是操控舆情的高手?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
·《财新周刊》:权力猎手郭文贵
·财新传媒声明
·傅政华负责中国两会安保
·法轮功是邪教不是信仰
·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重大意义
·王瑞敏:法轮功践踏我们人权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李洪志的教义与伊斯兰教相违背
·七大邪教劝诱手法
·美国家庭反邪教教育组织:法轮功是公认的邪教组织
·取缔法轮功是中国政府的英明果断之举
·美国网友痛斥神韵的虚假宣传
·加拿大女作家:神韵演出存在粗鲁的政治动机
·神韵:夹杂着劝诱改宗的娱乐演出
·神韵宣传广告不诚实
·美国《弗雷斯诺蜂报》:神韵不仅仅是舞蹈表演
·加艺术家:神韵网站售票具有欺骗性且表演毫无艺术性可言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司马南:“法轮功”媒体是谣言发球机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请到了司马南老师,聊一聊近期网上关于他的一些热点,司马南老师您好。近期网上有很多传言,其中有一个关于您妻子跟孩子移民的问题,请问事情真相究竟是什么样的?
     司马南:我很荣幸,老是在网上被成为热点,国内国外网站上面一天到晚要爆炒司马南,这个现象很有趣。我是一个何等普通的北京东城区胡同里边的老大爷,仅仅因为我在网上喜欢评论一些事情,让一些人感到心头愤恨,牙根痒痒,所以关于我的谣言永远不断。你所说的他们说我家人移民的事情,这都是好多年的事儿了,先是说司马南老婆孩子移民。我曾经解释过多次,我们家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后来他们又说我老婆孩子定居美国,我也解释过我们家没有人定居美国,那些人又把它变成了你老婆孩子在美国,我说你说这话也是谣言。又变成了那你老婆孩子现在在哪儿?
     现在网上有些人致力于在这件事情上不依不饶,不断的生出一层一层的谣言来,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在于羞辱司马南。最初有人说司马南反美,虚伪,是他把家人都送到美国,事实上司马南是美国中情局特务,给孟山都干事。事实上所谓反美类的事情我多次讲,美国是中国对岸一个世界上的超级大国,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我对美国的态度是多方面的。我确实反美,我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想想多少战争都是美国发动的,想想美国发动的战争理由充分吗?有没有编造事实,用舆论工具来丑化对方,然后枪炮相见,而后推销自己的军工,甚至打压欧元,美国的霸权主义全世界有目共睹。比方说我们大家都熟悉的海外一些“法轮功”网站,轮子网站不是一个网站,而是一个群,相互策应的,轮子的网站有大量对中国的诋毁、敌视、辱骂、编造谣言。就算是我们的家人在美国,那又怎么样呢?实事求是地说,我们只有一个孩子在美国学习,在大学里受教育。这有什么错吗?他们对于我们家人出境的情况,在国外学习的情况,包括亲戚的情况,一切都了如指掌。
     但是他们就是要有意制造老婆孩子在美国,在那地方享受美国的什么生活。我老婆在北京上班,孩子在美国学习,我觉得从一个公民权利来说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但是你知道谣言有个很重要的特点,谣言是不需要任何事实的,谣言是恣意的抹黑,谣言恰恰要避开基本事实。所以,制造谣言的这些人很熟悉互联网时代媒体传播的规律,他们拼命要把不存在任何问题的事实变成一种让老百姓痛恨的事情。所以网上有些人给我发私信,说司马南,你们全家移民,然后你还反对美国,你怎么的?我对这样的人都会非常礼貌客气的跟他陈述我们家没有移民,也没有绿卡,也没有人定居美国,享受美国的什么生活,但是这种解释在呼啸而来的黑幕滚滚的谣言市场上显得非常苍白。

     主持人:司马南老师,您一直在说有一群人或者有一股势力造谣。据您了解,究竟什么样一些人在造谣?
     司马南:好,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制造谣言是恨我的人,恨我的人不是对司马南这个自然人有什么痛恨,他们是痛恨司马南坚持的一些说法。我坚持的无非是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不能改变,这不是《宪法》原则吗?我坚持要讲爱国主义而不能讲恨国主义,这难道不对吗?具体说制造谣言最大量的就是海外的“法轮功”媒体,几乎是连篇累牍制造关于司马南各种各样的谣言,然后谣言又“出口”到国内来。所以在“法轮功”制造关于司马南谣言方面还不光是老婆孩子移民这种事情,更多的是中国的一些敏感的政治问题,他们都把这些事跟司马南挂上钩。
     主持人:2014年1月,“法轮功”媒体说您被捕了,原因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个事情的真相又是怎么样的呢?
     司马南:什么事儿没有,当时我在上海开一个会,那两天因为去的朋友特别多。我微博发的比较勤,有的时候一天发好多条,但是我也有一个自己懒的时候,大概不到48小时没发微博。有人就造谣司马南没发微博,神马情况?然后就有人认为司马南被抓了,司马南被请去喝茶了。然后海外“法轮功”网站就开始配合,于是舆论沸腾,司马南“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抓了,有人还贴出照片。他们贴出的照片哪儿来的呢?是几年前我拍洪剑涛的一个喜剧叫《派出所故事》,我演一个传销公司的副总,因为骗人,我演的那个角色被抓了,戴着铐子,然后受审。他把这个照片贴出来,说司马南被抓了。  
     可是根本就不像啊,五年前我头发还是黑的。我五年前怎么也没想到,“法轮功”媒体居然会这么有创造力,这么善于利用材料,这么无耻善于剪接嫁,把剧照编过来说成司马南被抓的证据。“颠覆国家政权罪”?我想我这辈子也不会和这样的罪名有联系。“法轮功”在制造这种谣言的时候只求一时之快,只求不停的抹黑。从传播学和接受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当他持续对一个组织、一个人抹黑的时候,你知道会有一个什么效应吗?有个洗不净效应。他天天说你有事,天天说你有事,天天恶心你,对于旁观者来说心理就会产生一种你可能是真有事了,所以这些年来“法轮功”给我制造了大量谣言。
     主持人:司马南老师,对于“法轮功”媒体的这些造谣和攻击你有没有什么样的回应呢?
     司马南:从司马南离婚,司马南叛逃,司马南在拿孟山都的钱,司马南和王立军勾结,司马南被抓,层出不穷,而且持续不断,这样导致什么结果?导致了司马南一直保持新鲜的关注度。最近有一个网络大V又在传播“法轮功”的谣言,把“法轮功”的谣言拿出来再来回炒。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大V,他们政治上的动机不见得和“法轮功”是一样的,也不见得信李洪志是“大佛”,但是他们的诉求有一致性,所以内外的呼应就在网上掀起了乱象。昨天新闻说国家成立一个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担任组长。习近平讲的两句话,可以作为包括我们这个网站在内的互联网工作一个总的准则: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各种谣言旨在颠覆这个国家政治制度,大量的涌入势必带来思想上的混乱,所以要像在冷兵器时代捍卫我们的部落领土一样来捍卫我们的网络安全。而眼下对中国的这种羞辱,他们需要抓住个案吸引眼球,这种事情是意识形态话语权斗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他们并不是要跟司马南这个自然人过不去,他们通过羞辱你有助于达到他们的目的。
     主持人:您刚才主要回击了“法轮功”媒体对您的两个造谣,现在我们聊一聊“法轮功”媒体对您的一些中伤,比如有一段话把您形容成“地狱面前的恶犬”,然后说您2012年去美国的时候发生那次电梯意外说成恶报,遭到现世报,您觉得“法轮功”媒体为什么这么憎恨您呢?
     司马南:就是因为我揭露他们,因为我从来不掩饰我对他们的鄙视、憎恶。有人也憎恶也鄙视,但是他们一般不去惹他们,我从来就不忌讳,我说我是革命军中马前卒,这是邹容的话。你无论怎么诬蔑我,我都会这样做下去,我这种态度是遭他恨的。而且不谦虚的说,我在网络上有那么一点小影响力,司马南说了什么样的话对他们来说是很难受的,他们要不断的向自己洗脑的对象去证明他们是强大的、正确的,他们必须寻找理由来做解释。把司马南解释为“恶势力”、“地狱门前的一条恶犬”,有助于他们自己脸上有光,能把他们的邪说不断的延续下去,并且把司马南遭遇所有的不测都说成是恶报,这样也有助于吓唬那些准备脱离他们,很不信任他们的一些门徒。
     可是你想想三年前我在美国坐电梯,我的身体头被夹住,整个身子掉到钢梯之上,我当时出现休克,紧接着抢救。那完全是意外的。当时抢救,后来又在美国住院,但是“法轮功”怎么解释司马南不幸当中一个万幸,几个月之后我就没事儿了,一点后遗症没有,我又口齿伶俐了,又箭步如飞了,又是不知疲倦的揭露包括“法轮功”在内的各种敌视中国的势力了,这怎么叫报应呢?所以“法轮功”诅咒我那些话和那个理论都不能够自圆其说。
     主持人:司马南老师,您是如何看待“法轮功”媒体的这些做法?
     司马南:直到今天,我马上60岁了,你看我老头不是活的挺好的吗?所以“法轮功”,你们应当完善你们的谣言,要把你们的谣言制造的更加具有杀伤力,否则你们给司马南人生平添了一份自信,而不是其他。
     主持人:司马南老师最后一个问题,如果让您用一个词来形容“法轮功”媒体,您觉得用哪个词合适?
     司马南:这个问题我是第一次听到。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它是“谣言发球机”。现在有一种东西叫乒乓球发球机,可以连续用不同的转速,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落点,不同的旋转角度连续不断发出球来。“法轮功”的谣言在我看来就像是拙劣的一个“谣言发球机”,他们不停地制造各种谣言,发球机发出来之后就不管你接不接和你怎么打回来,你打得再精彩他照样接着发,所以“法轮功”媒体的造谣就像是一个谣言发球机一样,持续不断的发。我说它拙劣是因为它不断的制造各种谣言,却从来不考虑谣言出来之后,这个谣言和那个谣言之间的关系,不考虑它们之间要逻辑上顺延,因此这个发球机只能表达他们对自己所造谣对象强烈的憎恨,而不会有高妙的效果。
     2009年的时候,我去乌克兰参加一个国际圆桌会议,国际圆桌会议内容就是关于“法轮功”的,但是当时叫的名字是关于新兴宗教问题的国际圆桌会议。在那儿的时候,俄罗斯一个研究国际政治问题的学者,对宗教有一些涉猎。他跟我谈“法轮功”问题,谈的特别到位。他说你想想,在世界上对一个主权国家全方位的实行海上、陆上、空中,连卫星信号都敢拦截,制造大量的谣言攻击一个主权国家,这样的力量还是一个纯粹的宗教组织吗?是一支迷信团队吗?是一个信仰者的集合吗?他是一个政治组织,而这种政治组织和世界上的政治力量如果不挂钩,可能吗?当然他还是疑问句的?但是这个疑问句非常让我们警醒。所以我提醒所有的人,对于“法轮功”他们所制造的谣言要保持足够的警惕,并且我提醒所有的人,这样一个不断的制造谣言,像一个谣言发球机一样的“法轮功”媒体,他们的政治主张你们能够相信吗?相信这样的结果将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呢?后果就是一个本来具有伟大进取心的中国,变成一个混乱、绝望和分裂的中国,这正是“法轮功”媒体他们所希望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