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站长“余则成”与“全能神”的战争]
文学博
·“大师”的追随者追的是什么(图)
·李洪志缺席美西法会引发三大猜想
·“剁手”何止“双11”
·“剁手”何止“双11”
·加拿大一法轮功成员抢劫被警方击毙
·看法轮功怎么抵赖温哥华抢劫枪击案
·江天勇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台手机、11张手机卡”,只有特工和诈骗团伙骨干才有这么多配备,他是哪
·爱心捐赠不是扔垃圾 整洁实用是基本尊重
·这是一扇什么样的门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秀”与“难”
·亵渎“神韵”的“神韵”
·拿什么拯救你,“神”的演出?
·四处碰壁的“神韵巡演”
·“神韵”演出为何遭人烦
·比一比,见分晓
·信不得、看不得与惹不得 ——海外观众眼中的“神韵”演出
·大陆文化演出VS“神韵”演出
·神韵是法轮大法的前线组织
·“神韵艺术团”是什么样的组织
·“神韵艺术团”连连招生背后的秘密
·神韵演出有政治和宗教背景
·神韵演出掩盖与法轮功关系
·宣传是推销某种思想的运作方式
·美国媒体质疑法轮功神韵的艺术性
·美媒:神韵演出是场“古怪组合”
·“神韵演出”为何不受欢迎
·美华裔夫妇杀死5岁女儿 凶手疑受李洪志邪说洗脑
·爱尔兰华人沈舒枪杀了邮政局长
· 加拿大一男性抢劫枪械被警方击毙
·师父,您的佛身好吗?
·肯尼亚一女子杀儿为教祭祀
·美上诉法院驳回司法部要求 维持暂停“限移令”裁决
·安全专家:肖建华全用女保镖不寻常,与卡扎菲「媲美」?
·港界“金融大鳄”肖建华:私生活极度糜烂,堪比古代昏帝!
·港媒曝光谷肖建华早在三年前就有多个私生子
·金融巨鳄肖建华的不法生意令人瞠目结舌
·涉嫌发动股灾,传金融大鳄肖建华与徐翔有「交集」
·富豪肖建华四季酒店藏5个"行宫" 情妇大曝光
·多次卷入争议性交易!“隐形富豪”肖建华的种种黑色发家史
·内地巨富肖建华「神秘失踪」究竟有何黑幕
·肖建华的融资投资能力疑云重重,多宗交易或涉不法
·三家涉黄俱乐部或与“金融巨鳄”肖建华有关?
·马建被宣布立案侦查 习当局或一箭双雕
·肖建华涉嫌操纵中国大陆2015年股灾?
·“股市枭雄”玩控商业帝国
·“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
·“最神秘金融巨鳄”肖建华的女子保镖团队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谁是证监会主席要抓的“资本大鳄”?
·网传金融巨鳄肖建华被带回,郭文贵提心吊胆?
·习总棋高一招 特朗普终于认怂
·一则来自美国之音的报道,肖自白说明
·澳大利亚器官移植专家:中国帮助打击全球器官贩卖
·摩尔多瓦取缔FLG
·梵蒂冈举办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法轮功却说堕落
·摩尔多瓦共和国铁腕取缔邪教法轮功
·愿每个国家都有像摩尔多瓦议员赫列诺娃一样的反邪斗士
·摩尔多瓦取缔法轮功,又给了李洪志重重一击
·继中国之后,又一国家取缔法轮功   
·《纽约时报》这乱拳继续打下去还能办多久 
·《纽约时报》关于肖建华的报导用心良苦,路人皆知 
·《纽约时报》关于肖建华的报导捕风捉影,混淆视听
·法轮功企图合法化的图谋在摩尔多瓦被击碎
·给“滕彪们”的一点批判与忠告
·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系江天勇等人编造的谎言
·郭文贵在国外约见媒体遭呛:做人要善良 不要欺负穷人
·郭文贵消失一年再出声 爆料内幕为哪般?
·郭文贵:钱是买不来“佛祖”庇佑的
· 屡因败露泼脏水,活脱脱一个攻人下三路的怂包!
·郭文贵是操控舆情的高手?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
·《财新周刊》:权力猎手郭文贵
·财新传媒声明
·傅政华负责中国两会安保
·法轮功是邪教不是信仰
·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重大意义
·王瑞敏:法轮功践踏我们人权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李洪志的教义与伊斯兰教相违背
·七大邪教劝诱手法
·美国家庭反邪教教育组织:法轮功是公认的邪教组织
·取缔法轮功是中国政府的英明果断之举
·美国网友痛斥神韵的虚假宣传
·加拿大女作家:神韵演出存在粗鲁的政治动机
·神韵:夹杂着劝诱改宗的娱乐演出
·神韵宣传广告不诚实
·美国《弗雷斯诺蜂报》:神韵不仅仅是舞蹈表演
·加艺术家:神韵网站售票具有欺骗性且表演毫无艺术性可言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被愚弄而死的法轮功冤魂
·反科学反学习的法轮功
·津巴布韦一男子自称上帝 拥有创造一切的能力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王林现象反思
·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站长“余则成”与“全能神”的战争


   司马南:本老汉今天客串司马南,要访问一个大英雄,如果把他的那些事情拍成电视剧,比起电视剧《潜伏》里面余则成演的形象也不差,画面感也很像。比方说跟踪、卧底、苦口婆心、直指人心,讲道理,讲得周围的人不能不服,而且和敌人作面对面的斗争,在社会上帮助那些离家出走的,因为家庭成员遭遇到那些势力迫害的人破镜重圆,应该说这是大能耐,大功德,这是大英雄才能干的事情。这么一说,您是不是有一个愿望,特别想急切见到这个人呢?我请摄像机先给一个特写,看看这身高,这是一个巨人哪!刚才我一问身高多少,小伙子1米90,跟我这个1米50的比起来,那就绝对大个儿了。欢迎史兴旺先生。
     史兴旺:谢谢。
     司马南:你用简单的语言介绍一下自己,哪里人?学什么专业?现在干什么?
     史兴旺:我是河北邯郸人,一个自由职业者吧。

     司马南:自由职业者。
     史兴旺:对。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民。
     司马南:小农民吧,你怎么能说老农民呢?
     史兴旺:对,另外现在是“邪教受害者之家”的站长。
     司马南:站长?
     史兴旺:嗯。
     司马南:电视剧《潜伏》当中,余则成只是一个副站长,现在我们面前的史兴旺先生居然是站长,叫“邪教受害者之家”这个网站的站长,这个网站原来有个大名,叫做“反‘全能神’同盟会”。
     史兴旺:是这样,原先是叫“反‘全能神’同盟会”,因为网站是为更多的邪教受害者服务,后来慢慢发现有其他的邪教受害者来网站求助。也是顺势而行吧,为更好的服务更多的邪教受害者,就改名“邪教受害者之家”。
     司马南:跟大家讲一讲,为什么要办这么一个网站?现在办网站的多了,在网上虚拟世界当中,很多人都把自己在现实生活当中不能够实现的,拿到网上去实现,你怎么会去搞一个反邪教的网站?
     史兴旺:我也是一个“全能神”邪教的受害者。
     司马南:你怎么会成为“全能神”邪教的受害者?像你这种人,一看这么洒脱,这么阳光,灿烂的一个小伙子,你会信这玩意吗?我觉得你不会信。
     史兴旺:我原先也是在北京打工,后来在回家的时候,发现妻子和她爸爸一直信这个。
     司马南:你说你妻子和老丈人俩人信“全能神”?
     史兴旺:嗯。
     司马南:发现是在哪年呢?
     史兴旺:发现是在2012年,在6月份左右吧。
     司马南:我还是感兴趣你媳妇加入“全能神”之后,你最开始是怎么知道的?总得有个细节吧,2012年?
     史兴旺:就是说2012年3月份,我回来家一次,她没有在家,然后发现了比较异常。
     司马南:她不在家?
     史兴旺:嗯。
     司马南:几点钟回来的?
     史兴旺:八九点。
     司马南:八九点才回来,你没问她去哪儿了?
     史兴旺: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她就是说在接触这个,从翻包,看她写的一些东西,我在网上查一些资料。
     司马南:我经常怀疑我老婆,当然我绝对不敢翻包,翻包这事还了得,你翻包了?
     史兴旺:是,我翻了。
     司马南:你翻包发现什么了?
     史兴旺:一些小卡片,就是纸条,要到哪去给谁传,约好时间,几点几点去,还有就是一些内部通知。
     司马南:内部通知通常怎么写?什么内容啊很好奇,内部通知什么样啊?
     史兴旺:比如说上边的安排,或者说上边的通知,然后写上一些字,最后一些日期,像这样的A4纸。
     司马南:他们自己叫上边的,这词挺好啊。
     史兴旺:是。
     司马南:她生活方面有些其他的什么改变吗?
     史兴旺:比较冷漠。
     司马南:2012年,世界上各种各样的邪教都在传一个谣言,说“世界末日”。那你妻子信的这个,他们对“世界末日”的说法你了解吗?他们怎么说?
     史兴旺:他们就是说快来了。
     司马南: “神”快来了,“世界末日”快来了?
     史兴旺:来救他们来了,“世界末日”是到了,但是他们没事。
     司马南:那他们不解释,“神”平常在哪儿?
     史兴旺: “神”就在中国,他们是这样说的。
     司马南:那就是说“神”平时想在哪待着就在哪待着,但是“世界末日”一来他就上台了,站出来说带你们走。
     史兴旺: “谁信我带谁走,谁不信我一边去”,就是这么个意思。
     司马南:你妻子的原话怎么跟你说的,她怎么跟你讲的?
     史兴旺:就是说那几天会发生翻天覆地的事,其实那几天是最疯狂的。
     司马南:怎么个疯狂法?
     史兴旺:他们在2012年12月21号前一直在准备,每个村已经走上街头了,拿着条幅,拿着一些小册子。
     司马南:条幅上写什么?
     史兴旺:“全能神”来了,或者说老天爷下凡了,来拯救我们。
     司马南:这不是很滑稽嘛,如果“神”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还写条干吗呀?
     史兴旺:他们认为这样告诉更多人,让更多人去得救,其实他们内心是用好心去救人,他们往往却不知道,他们是在害人。
     司马南:这个很搞笑,我跟观众朋友说个有意思的事,就是关于“世界末日”之类的说法。世界上很多邪教都有此类的说法,但是说这个东西有个技巧。说“世界末日”的,如果知道太远,比如说一万年以后将出现“世界末日”,好多人就会想,一万年才来咱们现在该干吗干吗,你要是说来得太近,比如说2012年12月21号就来,如果22号一天一切都平常,这不自己就陷了嘛,就玩砸了嘛。所以说关于“世界末日”哪一天来,这件事是非常有技巧的,这就跟卖东西定价一样,3块9毛9,你听起来像3块多,他就不说4块,他说4块你心里上就觉得高了。因此关于“世界末日”的说法,世界上各个邪教、教派差不多都有此类的预言,但是“全能神”的预言说得时间太逼近,因此这就给“传教”的人带来一个道德上的挑战,你说瞎话,你撒谎,你说得根本没兑……我们问问小史,你媳妇他们2012年12月22号那天早晨反应什么样?
     史兴旺:我妻子就说,因为神还有很多人需要挽救,所以说就暂停。
     司马南:如此说来这个世界末日是“全能神”搞的?相当于一个人既是罪犯,又是警察,这边犯罪搞世界大劫难,这边往外拿人,往外救人。你自己有没有意识到,你媳妇的说法是有矛盾的,这个矛盾是完全不能自圆其说的。
     史兴旺:其实那个时候我没有反对,是因为我一直在配合,去干扰我们村这个窝点,所以我没有反对,并且积极配合。
     司马南:你当时心里边你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史兴旺:对。
     司马南:你是想等着看他们世界末日那天没事儿,你看该收心了吧,该种地种地,该做饭做饭。
     史兴旺:其实2012年12月21号发生之后,没有多长时间,也有很多能够认清真相的信徒退出了,这是一个好事。
     司马南:这些人还有起码的理智、思维。
     史兴旺:我不跟你玩了,“全能神”我走了。
     司马南:你骗人。
     史兴旺:对。不过也有一些痴迷不悟的,因为“全能神”,也是后来我从妻子那边了解到,走是走,说明这些人没有诚心,他们内部是这样说的,你要是真是留下,才是神所要挑选或者是检验的这些子民。
     司马南:这就比较勉强了,这属于玩赖了,连基本道理都不讲,甭说现在的你,作为站长的你,作为当年2012年,那个时候的你,“全能神”最骗人的是什么?那时候你觉得它怎么骗人?
     史兴旺:我觉得“全能神”他这个名字挺好玩吧,就是带着这帮信徒在打一个虚拟游戏,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司马南:虚拟游戏这个词好,这是互联网时代的思维。
     史兴旺:你在游戏圈里边得到你想要的,能上天入地,能长生不老,应有尽有,只要你跟了他就可以,但是你别反对我,反对我是没有好下场的。
     司马南:观众朋友,我对邪教应该说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多少年来,跟踪了很多各种各样的邪教,一些装神弄鬼的“大师”。在关于邪教教主的理论分析里面,我还从来没有听过关于虚拟游戏的说法。所以我们这个史兴旺,史站长高明,他从80后、90后互联网时代的互联网思维出发,你这一套不就是网游嘛,不断往里砸钱,砸钱的级别就能提高了,砸钱就能得富贵,砸钱你就能超度,这等于说给你一个虚拟的游戏,让你在里边玩,但是邪教教主是干嘛的,就是编游戏的人,就是在后台有支持,挑逗你们不断往里扔钱,骗你的人。
     司马南:网友因为对邪教传教这个事了解的少,所以对他的危害性认识不清楚。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你去麦当劳、肯德基,去一家饭馆吃饭的时候,旁边有个人过来给你搭讪,说信老天爷吗?马上世界就要末日了,你信这个东西就得福报,你不信这个东西你就很倒霉。如果有人这么跟你说,你什么反应?我想多数人都说我不信,自己吃饭就算了,陌生人不要说话吗?可是如果你血气方刚,“少说这个,信什么信呀,去去去”,对方可能就比较粗暴的态度对你,怎么个粗暴法,抓起来“你信不信,不信打死你”,你说“就不信”,不信就真打死,当场打死。这不是我编的,这是真事。2014年5月28号,在中国山东省招远县就发生过这么一档子“全能神”在公开场所,传教由于被传对象不信,几个“全能神”信徒当场将之打死。这样的恶性案件,这些“全能神”的信徒,他们一个一个当时面目狰狞,恶魔,把这个吃饭的、一个莫名其妙、不认识他的人,当场活活打死,这样的恶性案件一时间震惊了全国,乃至在世界上也产生了影响,邪教的这种危害,让更多的人所认识到。而这个事情发生了,和我们这个小史当站长的时间前后差不多。小史,你对这个事怎么看?你当时听到这个事以后,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你跟你老婆讨论了这个事没有?
     史兴旺:讨论了。
     司马南:她说不信?
     史兴旺:对。
     司马南:她说这可能是政府编造的?
     史兴旺:对。
     司马南:那视频播放,网站随搜得出来,每个人都有名有姓的。
     史兴旺:但是即使他们相信这是打死人了,他们也会认为打吴某的这个人是一个背叛者,或者说是一个恶魔,或者说是一个被神抛弃的对象,不是真正的“全能神”信徒,是一帮假的“全能神”信徒,来诬陷他们,他们不会相信这是他们的信徒,或者他们的兄弟姊妹干这种事。
     司马南:观众朋友你觉不觉得这个很微妙,这样啊,像史站长,有觉悟的青年才俊,他看到这个“全能神”的事情,恶性案件,他很震惊。但是当他把这个想法与信“全能神”的妻子或者其他人交流的时候,那些人采取对政府信息不相信的态度。他们没有办法来反驳这些事实的时候,他们说这些人是被神抛弃的,我们不是这样的,他们是那样的。但是你知道这个造事的人,他到了公安机关里面还说她是恶魔,必须打死,你想这个脑子是不是搭错一根筋?邪教的危害就在于他能让正常人的思维错乱。而另外一个当时参与打人的,作为“全能神”的信徒,她说被打死的那个人先用超自然的力量攻击他们,然后他们才上去把她当恶魔打死。邪教的危害就在于他破坏了现实的秩序,破坏了家庭,造成生命的伤害,而且把脑子搞乱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