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开“杂货店”的“金菩提上师”]
文学博
·浅析“法轮功”“神传文化”的邪教本质
·“法轮功”在美国的宣传真管用吗?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神韵”注定走不了多远
·“神韵”自始至终是骗局
·“法轮功”为何全力搞“神韵演出”
·“神韵”香港夭折并非偶然
·扒一扒“神韵”的囧事
·神韵演出利用虚假广告掩盖邪教宣传,想看中国文化的人小心上当
·神韵演出利用虚假广告掩盖邪教宣传,想看中国文化的人小心上当(转)
·这场晚会不过是想说所谓的“法轮功”好,中国政府不好(转)
·太难看了,空洞,说教,洗脑,你知道是什么演出吗?(转)
·剽窃和“戏不够,神仙凑”是神韵晚会的两大法宝(转)
·神韵在美国演出很多年了,今天才知道原来和法轮功有联系(转)
·包容是抚慰邪教受害者心灵的良方
·为邪教受害者的反戈一击点赞
·“法轮功”在新西兰占道扰民引发的思考
·旗帜鲜明地支持反邪教人士
·揭露“法轮功”点赞!
·揭秘邪教“天堂之门”
·记者卧底亲历“科学教”健康课程骗局
·澳洲作家:我在一个跨国邪教的经历
·澳媒:“摄理教”尤其看重美貌女性
·“上帝之子”前成员性侵儿童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85天(0201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0天(206视频)
·大骗子郭文贵把“民运”搅得稀巴烂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七:唐柏桥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六:刘刚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五:李洪宽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四:韦石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三:西诺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二:章立凡
·盘点被郭文贵羞辱的七个难兄弟之一:夏业良
·勾结大骗子郭文贵的民运五妖孽(图)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2天(208视频)
·苹果日报:“心灵法门”弟子举报该组织在港非法筹款(图)
·起底“心灵法门”:手握300万信徒 靠法会每年敛财数亿
·新京报:“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香港书商桂敏海二度被拘背后:“被失踪”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社评:瑞典使馆想导演“拯救桂敏海”大片吗
·瑞典籍华裔香港书商桂敏海再次被拘留真相调查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3天(210视频)
·“心灵法门”在香港非法敛财2亿被举报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4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95天(212视频)
·颠来跑去为张嘴,别拿民主做文章!
·郭文鬼蠢晚第四集
·郭文鬼蠢晚第五集
·郭瘟鬼蠢晚第七集
·瘟鬼蠢晚第六集
·看过春晚,你看蠢晚吗?快来看《郭文鬼蠢晚》,晚来无。
·中国文化岂能被神韵山寨?
·九江一男子在微信朋友圈宣扬邪教法轮功被判刑四年
·朋友圈不是法外之地
·网上谣言很多来自法轮功媒体
·段启明:“法轮功”演变的四个阶段
·李洪志的煽情演讲 不过是稀释了的“精神控制”
·越练越“伤” 李洪志给信徒灌了什么迷魂汤
·爱尔兰总理对科学教渗透驻联合国代表团保持警惕
·美邪教头目因谋杀儿童遭逮捕
·麻原彰晃四女:父亲应该被执行死刑
·美国一夫多妻教头目拥74名娇妻53名子女,更性侵亲女儿
·华春莹深受传闻缠身 中国外交部回应
·华春莹深受传闻缠身 中国外交部回应
·华春莹深受传闻缠身 中国外交部回应
·华春莹深受传闻缠身 中国外交部回应
·250对“统一教”邪教信徒持AR-15机枪参加集体婚礼
·自打脸哪家强?看郭文贵如何“放炮”花式自轰
·一个可以背叛亲人、朋友甚至祖国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请看郭文贵的朋友怎么说文贵
·看郭文贵如何对待朋友曲龙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高喊 “郭文贵滚出美国的不止纽约华人,还有美国女性
·郭文贵起诉书十大硬伤(图)
·中国的五年来成就,聚焦全国两会
·只有800字 极简版2018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
·狗咬狗--------郭文贵居然要起诉民运人士
·看郭文贵如何砸民运
·是什么还能让郭文贵在美国呆下去
·是时候看清郭文贵的真面目了
·FBI首席谈判专家谈围剿“大卫教”
·淫乱邪教“上帝之子”逃脱者讲述令人震惊的往事
·网民关注自杀邪教“天堂之门”
·“爱家素食连锁店”幕后的邪教头目释清海
·美国评论艺术家:关于“神韵”的五点看法
·老调 新谬 乱象
·“法轮功”不是什么无害的保健操
·招远麦当劳杀人案凶犯:邪教“全能神”把我变成杀人犯
·天安门集体自焚参与者:请远离邪教法轮功
·女性邪教受害者如是说
·最高检:深入开展反邪教斗争。
·最高法:加大反邪教斗争力度,维护国家安全。
·远离郭文贵这个人
·郭文贵谣言该停止了
·谣言造假郭现在已经没有人相信你了
·挺郭会还能挺多久
·郭文贵(转)
·澳洲记者:“神韵演出”掺杂的政治和宗教成分
·邪教问题的“非我”神话及其心理成因
·土耳其法院发布针对邪教头目Adnan Oktar的禁令
·新司法解释对邪教犯罪的界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开“杂货店”的“金菩提上师”

   
    商品流通必须遵循物有所值的规则,否则交易就无法成功。可是,有个开“杂货店”的却每每喝出天价,并且还因此发了大财。这个人叫狄玉明,1965年2月15日出生于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西王孝村,论学历只是勉强混了个初中文凭。因为研发出一种特殊产品并开了多家“杂货店”,就使买卖越做越大,国内关门歇业跑到国外依靠洋人重操旧业。要探究其发财之道,还得从他研发的特殊产品说起——
   
     狄玉明拼凑的“立地成佛”照片
     奇怪店主炮制奇怪产品


     狄玉明研发的特殊产品叫“菩提功”,又称“菩提法门”、“大光明修持法”、“菩提中修”,上市时间为1991年。狄玉明宣称这是由西藏塔尔寺传出,融汉、藏多种宗教于一体的特殊气功功法,产品说明书有《金菩提禅师开示(系列)》、《金菩提禅师弘法系列》、《禅修与健康》、《菩提潜能开发(CD)》、《药师佛心咒》、《觉悟之眼看起落人生》、《袈裟》等。
     为让人相信“菩提功”确实是专家研发的高端产品,狄玉明先把自己包装成大唐名臣狄仁杰的后代,后又宣称自己是金佛转世,说什么“狄就是佛,佛就是狄”,将自己与观音菩萨并列,给自己披上“菩提大师”、“金菩提上师”、“金菩提禅师”的外衣,编造自己是“药师佛转世”。同时,狄玉明又在广告词中宣称“菩提功”为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凡修炼“菩提功”者,只要坚持看书、听录音、看录像,就可以祛病健身,调理身体,激发大脑潜能,开发遥诊、遥治、预测等特异功能,治愈各种疑难杂症,使瘫子走路、傻子清醒、癌症痊愈。
     俗话说“别看广告看疗效”,“菩提功”的修炼效果却与广告词大相径庭,从没听说过有谁因使用该产品而祛了病健了身,更没见过有谁修炼出特异功能,倒是有一百多人因坚信该产品的奇效而不幸身亡。最打脸的是狄玉明的父母分别于2000年和2003年身患癌症去世,享年也均为60多岁,当时的“金菩提上师”早已“功成名就”,为何就不能“遥诊”、“遥治”生身父母的“小疾微恙”?
     尽管该产品质量如此低劣,可号称“金菩提上师”的狄玉明却能够把“杂货店”做得风生水起,这就不能不说说该店主高深莫测的营销手段——
   
     菩提功布道书籍之一(封面)
     大话蒙人绑定痴迷“客户”
     为使“菩提功”这种怪异产品得以畅销,狄玉明着力打造固定消费群体,挖空心思绑定“客户”。他给自己的“杂货店”起了各种好听的名号,有的叫“报告会”、“传功班”,有的叫“组场治病”,给人的承诺也总是“逐人调理”。为让“客户”铁定相信他是个神,他说自己前世是佛,今生还是佛,走到哪里都有四大金刚抬轿、八大护卫跟从,还说“菩提功”是自己经过18年修行才创立出来的佛家上乘功法,对修炼者有强大的加持力,能迅速赐予修行者以成就,并言之凿凿的胡诌亲眼看见他的巫师从月亮上回来的荒诞故事。然而,塔尔寺十三世宗康活佛的一句话却让这般神话彻底穿帮,活佛说:“我们加持的就是物品,给人加持的就没有,都是骗人的。”
     1999年8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国家体育总局、民政部、公安部《关于加强健身气功活动管理有关问题的意见》,要求坚决取缔非法气功组织,自觉罪责难逃的狄玉明随即逃到加拿大并取得该国国籍,由“气功大师”自我升级为“金菩提上师”。之后,这个“金菩提上师”仍然不忘骗钱敛财,又成立了“加拿大菩提法门协会”,“杂货店”名号叫成了“法会”、“禅修班”,甚至还有的叫“青年领袖班”。他将一双贪婪的眼睛死死盯住国内高收入群体的钱袋子,利用各种手段引诱他们“进店一游”。
     无论“报告会”还是“法会”,狄“上师”都是为的一个“钱”字,所以,“传功”最精彩片段还在聚敛钱财上,而他的“杂货店”也就派上了大用场——
   
     “菩提功”“点灯”场景
     杂货商品打上虚幻“功力”
     狄玉明敛钱的方式既温柔又生猛,说温柔是让人觉得花钱买了好东西,说生猛是把“杂货”打上“功力”陡然爆出天价。“菩提功说明书”、录音、录像带是练功必备之物,信徒自然要花大价钱当“天音”请回家去;普通袋装茶叶被叫成带功茶,瓶装纯净水成了信息水,普通瓷瓶被叫成宝瓶。胡乱在纸上画出个“佛”字,拿到信徒面前就要5万元;他和老婆穿过的旧衣服也能卖钱,一件体恤衫就要20万元;他用过的海碗拍卖价30万元。2013年,来自唐山的一名女弟子就曾一次性“奉献”给狄玉明300万元,其中一条“师母”的项链就是80万元。
     “法会”上必先忽悠信徒“点灯”祈福,而“光明灯”价格不菲且不等,最低的500元,最贵的竟要16000元。为了进一步控制练习者,狄玉明还对每一名参加法会的人员亲自进行“灌顶”,每人赐予一个法号,要求所有人都一一对他顶礼膜拜,并收取拜师红包,红包有的1000元,有的5000元。所谓的“青年领袖班”、“法才班”虽然学期为半年,但学费却高达每人10万元。
     经过“金菩提上师”如此拆洗,“客户”基本上会被搜刮的钱袋空空,甚至负债而归。但是,这绝不是“上师”最厉害的“发功”,最厉害的却是——
   
     狄玉明手持树枝给信徒们“灌顶”
     “上师”害人不分男女老幼
     菩提的意思是觉悟、智慧,用以指人忽如睡醒,豁然开悟。然而,自封“金菩提上师”的狄玉明要的却是让更多的人处于痴迷状态。近年来,他在鼓吹“遥诊”、“遥治”功能的同时,又通过互联网对国内信徒进行“遥控”指挥,甚至把罪恶的黑手伸向青少年。2014年7月28日至8月3日,黑龙江省双鸭山、佳木斯、鹤岗的“菩提功”人员在双鸭山水泥厂附近一家个体煤场非法聚会,被双鸭山警方侦破。经查,活动组织者为双鸭山“菩提功”人员孟某。2014年7月3日至15日,儿子岳某曾受其鼓动赴马来西亚吉隆坡参加“菩提功”举办的“青年领袖班”学习。此次聚会,孟某特别要求参加人员把孩子都带来学习“青年领袖班”的课程。在参加活动的45人中,竟有11名少年儿童。
     因痴迷“菩提功”而家败人亡者也屡见不鲜。湖北省通城县塘湖镇大埚村五组吴菊桂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信上了“菩提功”,一心想修炼出特异功能,不想越陷越深,导致精神失常,于2000年6月22日上午喝农药自杀,年仅46岁,死时手中还紧抱着狄玉明的画像;无独有偶,河北省任丘市庞许庄村张玉树的遭遇几乎是吴菊桂的翻版,他是于2009年5月上吊自杀的,死时也抱着狄玉明的画像。
     无数悲惨的故事控诉着“菩提功”的罪恶,“金菩提上师”绝无菩提之心,更无上师之德,他要的只是一个“金”字,这当是对狄玉明自封“法号”的最恰当的解读。
(2017/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