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四)]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四)

    曹作芬
    二十四 摘掉帽子重见天日
   
    颠倒了的历史终于被颠倒了过来。79年是翻天覆地的一年,戴了22年的右派帽子终于被摘掉了。根据中央《55号文件》精神79年1月市委统战部派人来到玛钢厂找到刘维俊问:“我们知道57年定你为右派,你一直没签字,这次根据中央精神要给右派平反,你必须先承认是右派,然后好给你平反”。22年他从来没有签字承认过自己是右派,所以一直是反改造分子,如今他必须先签字承认自己是右派,否则不能改正。
   


    给右派摘帽子不能算平反而算改正。平反和改正是有区别的,平反是说你确实没有问题被冤枉了;改正是你本来有问题把你定为右派是扩大化了,所以叫改正。据官方说法当年打了55万右派,如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改证了,只有章伯钧、罗隆基、彭文应、储安平、陈仁炳六人没有改正,平反也好,改正也不罢只要把戴了22年的右派帽子摘掉就谢天谢地了。根据中央精神改正右派就地安排工作,天津新华职工大学抢先调走了他的档案,他被安排在天津和平区职工大学任古典文学课。80年1月接到河北师院的改正信,内容如下:
   
   关于刘维俊右派问题的改正结论
   刘维俊、男、现年51岁、湖南人、家庭出身地主兼资本家、本人成分教员。九三学社社员、一九五0年参加工作、原为河北天津师范学院中文系教员。刘于一九五七年整风反右运动中划为右派分子。根据中央(1978)55号文件精神,我们对刘的问题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复查工作。复查认为刘维俊在整风反右运动中的言行,多属片面性的认识。主要是对党的工作和党所领导的政治运动缺乏全面的正确的分析。有些言论虽属错误,但应批评教育而不应划为极右派分子。
   现决定予以改正,恢复名誉和原工资级别待遇,从一九七八年十月开始计发,以前工资不予補发。
   中共河北师范学院委员会
   一九八0年一月十日
   
    我了解57年反右时刘先生去了石家庄给函授生讲课,他根本没参加任何鸣放会,也没给党提过任何意见。他是个只搞业务的所谓走白专道路的人。落实政策以后我们在天津美术学院(此院在58年以前为河北天津师范学院南院)图书馆看到一份当年河北天津师范学院纪念反右一周年的文章,其中記载了刘维俊被定为右派的原因。56年中央发表了一篇《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的文章让大家学习讨论,在讨论会上刘维俊发了言,当时他在会上怎么说的我不清楚,但是领导根据他的发言归纳为以下几条罪名:
   
    1、刘维俊说各国发展马列主义都要根据自己的国情,中国发展马列主义是毛泽东思想,南斯拉夫发展马列主义就是铁托思想,你说它修正主义,它也说你是修正主义。上纲上线以后的罪名是“刘维俊是南斯拉夫的辩护士,铁托的忠实代理人。
   
    2、刘维俊说胡风不是反革命,他没有军队没有纲领如果说他反动也只能是有反动思想。上纲以后的罪名是“刘维俊为反革命分子胡风翻案
   
    3、刘维俊说斯大林是杀人魔王,他杀了十几个大元帅,最后把自己的姑爷都杀了。上纲以后的罪名为”刘维俊侮辱无产阶级伟大领袖斯大林同志”
   
    4、刘维俊说匈牙利裴多菲俱乐部不是反革命组织,所谓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罪名为“为反动的知识分子鸣冤叫屈’以上四颗重型炮弹如果真是出自刘维俊之口打他为右派是绰绰有余的。四颗炮弹被关押22年全家人受尽人间磨难。如今一张改正信便结束了长达22年的苦难生活,感谢上苍。
   
    转年1981年又收到河北师院团委会给我发来的平反信,内容如下:
   关于曹作芬同志团籍处分的复查意见
   曹作芬同志在五七年“反右运动”中,曾因包庇被划为右派分子的刘维俊同志及其它一些问题,受到了开除团籍的处分。现已查明在落实政策中,刘维俊的问题已经得到平反。因此,曹作芬同志的团籍处分应予撤销。
   中文系团总支
   一九八一年七月十六日
   同意中文系团总支意见,撤销五七年对曹作芬同志的开除团籍处分
   河北师院团委会
   一九八一年七月十六日
   
    在这封平反信中所提“其它一些问题”不知道是指什么?50年3月我考入省师上学,56年6月毕业,在省师上学6年半,一直吃住在学校。56年6月我就到了师院中文系资料室工作,57年春开始反右,我在师院只呆了一年又吃住在师院,有什么其它问题?至于说“包庇被划为右派分子的刘维俊同志”更是杜撰。凭良心讲我真的不懂什么样的言行为之反动言行,我揭发不出来所谓反动言行就是包庇吗?算了吧!十字架解除了就好。
   
    两纸改正公文,搬掉了压在我俩身上22年的大山,苦难生活终于熬到了头,我们可以迈开大步轻装上阵了。我觉得时光似乎又回到了57 年,那年刘维俊28岁我22岁,如今他50岁我44岁,人到中年,但我不服输要发愤图强努力追赶失去的时光。
   
    刘先生像57年一样,除教学外还不断在全国各大学学报发表学术论文,83年晋升为副教授,85年晋升为正教授,同年85年选为天津市人大代表连任两届,后又当选为天津市政协委員,连任两届。
   
    落实政策以后我开始充实自己,常与刘维俊先生一起撰写论文,争取机会登上讲台。81年天津河西职工大学招聘文选习作教师,条件是应聘者要有著作还要进行试讲。我带上57年在河北师院《函授通讯》上表的“我是如何自学的”、“情节学习后的体会和感想”,并带上我与刘维俊先生合著的《诗贵含蓄》发表在《宁夏大学学报》81年01期、《也评“李白与杜甫”》发表在《宁夏大学学报》02期去应聘。河西职工大学教务处韩金卷主任看完我交上的论文,决定叫我试讲庄子的《逍遥游》。我准备了一个星期,如期到河西职工大学试讲。两项都通过了,我正式成为河西职工大学中文系文选习作教师。
   
    二十多年的卧薪尝胆,终于走上了大学的讲台,我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我知道我知识基础薄弱,再加上二十多年的无端荒废,我必须拿出比常人付出百倍的努力,才不会被学生赶下台。作为一名高校教师除开搞好教学之外,还必须结合教学撰写论文。我先后著有《从84年写作统考命题看统考中的弊病》发表在《职大教学研究》85年2期、《关于命题、写前指导及讲评》发表在《职大教学研究》87年4期、《尸魔三戏唐三藏》发表在《天外天》87年154期等等。经过苦心努力我在河西职工大学站住了脚,83年被评为讲师,86年晋升为副教授,一直工作到93年退休。
   
    另一件值得庆幸的是,85年(50岁)我被批准为共产党党员,56年在师院工作时,吕英科同志就主动培养我入党,30年后才完成夙愿。我50岁入党不为名利,只为了实现年轻时的理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事实证明了我并不反党反人民。
   
    因为57年的问题也连累了我的家人,大弟弟曹作让65年在陕西冶金学院毕业,要求到艰苦的地方去,分配到甘肃西北有色冶金设计院,多年申请入党不被批准,我们的问题平反后,他很快加入了党组织。小弟弟曹作良16岁去了甘肃武威,考取了武威歌舞剧团,随团到处演出工作积极努力,我们的问题落实后,他也很快地加入了党组织。我们姐弟四人在党的领导下,积极工作默默地贡献,以此告慰父母的养育之恩。
   
    退休闲暇下来我和刘先生想到,年轻时的誓言尚未实现,57年我俩发誓如果能成为夫妻要以陆侃如、冯媛君两位先生为榜样,合作著书立说。退休后经过几年努力我俩合著了两本书《唐诗宋词元曲名篇赏析》、《元明清戏曲小说评论集》2005年由香港凌天出版社出版。我们深知,我们的学识水平不能与陆侃如、冯媛君二位先生媲美,但总算圆了年轻时的夙愿,觉得没有枉费一生,为此深感欣慰。
   
    现在已退休多年,晚年生活基本可以,唯一的遗憾是残疾了两个孩子,两个孩子都因为精神方面的问题导致智残,大女儿勉强嫁了出去,小儿子50多岁了,癫痫病时时发作不能自理一直需要照看。我和刘先生都已是耄耋之年,又身患多种疾病,来日莫测。
   2016年12月于天津
(2017/10/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