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苏明张健评论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2017-10-19

   

   共党喜欢在它的内部搞等级制,又在外部对待国民上搞阶级制,于是挑动阶级斗争。加之共党又都是土匪出身,所以各种斗争都是极端的暴力。自以为乱中获利的共党始终认为这是它们看家的法宝。殊不知正是这个法宝,使共党彻底失去了国民这个基础。

   “人人平等,世界大同”,自古至今都是圣贤们提倡和奋斗的目标。近日翻书又注意到,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北宋时期始创全真道的王重阳就曾创建过平等会。他亲笔写下的平等会的宗旨是“平等者,道德之祖,清净之元,普济众生,偏拔梨庶,人人愿吐于黄芽,个个不游于黑路、、、、、、先人后己,与物无私。”

   生于衰乱之世的王重阳,时势与环境使他无力挽回颓败之势,所以创立宗教以保持民族文化精神的长存。

   元朝的赵道一所著的《王重阳传》中,特别提到“皇不足则帝,帝不足则王,王不足则霸,霸又不足,则道之不幸也。”这一段话所指的就是毫无文化的元朝而言,不但谈不上王道,就是退而求其次的霸道也够不上。虽然依靠暴力侥幸得了天下,但仅几十年也就土崩瓦解了。

   文化和传统只会发展,而且在发展中推陈出新有所创造。凡是创造都是出自于人的灵魂,这是万世不移的道理。例如宋太祖赵匡胤乘陈桥兵变登上皇位。他是个军人,但没有以暴力治天下,而是任用了少年失学但质朴无华的赵普做宰相。赵普也诚实地说自己是“以半部《论语》治天下”,使得赵匡胤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得了天下却没有屠杀功臣的皇帝。

   加上后来的范仲淹、富弼等大臣的自由讲学的风气的传播,于是在两宋时期又出现了理学这个新学派。所谓“治国之道”,这个“道”字的意义实在是深远巨大又包罗万象。何为道?不少人都知道,“一阴一阳之为道。”当有人提倡“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为人处世治国的方法时,即便连西来的佛家学说也不同意,而是提倡“极高明而道中庸”的中庸之道。

   几千年来稍微读些书的中国人都明白,“天无道则不运,国无道则不治,人无道则不立,万物无道则不生”的道理。所以在教学中始终坚持“一日无黄帝之教,则民无中心;一日无老子之教,则国家无远虑”的大纲。佛学传人中国,开宗明义地告诉人们:“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这就是说,你个人的心与佛的心,和广大的国人民众的心,毫无等级、阶级之分,既平等也没有差别。换句话说,马主义、毛思想、习思想绝非比一般平民百姓的思想高明,凡不合于天道、人本的东西,一概是妖言邪说。

   《道藏精华录》中说:“天道,岂远乎哉。只在自己身中,不须向外驰求。苟得其旨,自易超脱。若择学不精,则误入旁邪,非徒无益而又害之。”

   极权独裁专制者通常都是些不学无术之徒,且又是心理精神失常之辈。历史记载中,凡是命世人物,大多是宗教人物或开国帝王的降生,大都剿袭附会,不是赤电绕枢,就是红光满室,无非是表明其生有自来。其生平行事,若不类似神仙,就不足以为号召,无非是以神格去装点或偶像的塑造。虽然荒唐,但也耐人寻味,其实不过是用来欺吓那些愚夫蠢妇而已。

   有调查数字显示,中国大陆地区的文盲和半文盲人数为六亿。这就难怪习近平也学毛泽东为自己造神,企图一言九鼎,于是下面则是万众一心,誓死跟随的热闹场面。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愚夫蠢妇世界上有,但不多,唯有中国大陆多。毛时期的以毛为神的愚夫蠢妇们,至今没有任何聪明复兴的迹象。胡、习时期的收买政策,更是有制造出一大批的出卖人格和灵魂,甘愿做愚夫蠢妇的捂毛、篾片。

   然而事物的规律永远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近日在网上看到了一篇署名曾节明的文章,题目是《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文章说:“今天只有刺刀和枪炮,才能迫使盗国贼交出政权。民众上街需要一定的社会道德基础。在社会道德已遭中共全面败坏的今天,起义可能演变成无序的打砸抢。只有兵变才会为中国开辟一条生路。不要怕军阀割据,军阀割据也比共党的专制好。”

   这篇文章还提到上访老兵问题,并揭露共党对老兵的政策是一拖二骗三弹压。地方政府热衷于抓贪官,是因为抓贪官可以分脏钱,而解决老兵的问题是要花钱的。2016年全大陆的维稳支出超过一万亿,可是军费的开支才九千多亿。这也难怪近半个月来,习近平几次严令军队和公安要枕戈待旦,随时备战和严防政变和兵变了。

   习政权已经脆弱到了这个地步上,难道不该反思一下究竟为什么吗?从郭文贵先生的爆料中,我们可以知道围绕在习近平周围的层层官员群体,都已和习近平离心离德了。甚至为了利益的缘故,造成习近平担心自己随时都可能被暗杀的恐惧。那么在全国的各个阶层中,究竟还有没有哪个阶层是习政权的支持者或拥护者呢?分析来分析去,竟然找不出任何一个阶层可能会去支持习政权的。

   且不提农、工阶层,这两个阶层在这近四十年的所谓改革中,受冲击最大,甚至成为了半失业的游民。全凭着自己的挣扎在谋生,不但得不到任何政府的支持帮助和福利,反而受到政府的各式各样的限制、欺骗、罚款乃至冤狱。堂堂的农、工两大行业,原本是国家的柱石,可现状是从事这两大行业的人们,成为了国家的二等公民和维稳的对象。至于始终与权力密切勾结的商业阶层,既不乐观,且又有一肚子倒不尽的苦水。

   权力仰仗着商业暴富,但商业又是贪婪的官员们眼红的目标。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习近平的反腐,商界的大亨们倾家荡产更加性命不保。失去了人性和道德的商业阶层,又时时处处兜售假冒伪劣毒商品,甚至药品,造成了全民的怨愤。人们恨腐败,同时也恨奸商。商业阶层恨政权,同时也遭人恨。这是一个充满仇恨、怨气的不良社会。人们恨腐败同时也恨奸商,商业阶层恨政权同时也遭人恨。再就是官方的知识阶层基本上已经全面的犬儒化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一个人口大国在六十多年间,没有任何的发明创造贡献给人类。

   与此同时,却有越来越多的独立知识人士和自由主义者公开站出来指责批评习政权,甚至组织、支持民间的抗暴维权活动。据调查资料显示,仅2016年一年间,全国发生的大型民间抗议活动达九万多起。接下来的就是最广大的弱势阶层了。这个阶层包括了至少六、七亿的贫困人口,至少四到五亿的失业、无业和就业不足的人口,至少一亿以上的上访告状的冤民,至少二到三亿的每月只能得到几十元到一、二百元低社保的退休人员,至少两亿人口患有心理、精神疾病和其他严重疾病和传染病却无钱治疗而等死;以及至少两千多万被囚禁的人中,又有多少是冤假错案,多少孤儿无人抚养,多少孤寡老人无人照料,多少因公致残人员得不到抚恤金等等。这个庞大的阶层早晚是摧毁习政权的主力军。

   所谓的十九大算是如期召开了。不少的同胞感到奇怪,为什么朝鲜的三胖子没有发射一颗导弹。本人也感到惋惜,但不奇怪。两个政权是流氓小兄弟,小人喻于利,习近平为了这个十九大也是煞费苦心。为了阻止这颗导弹或核试验的发生,估计习政权为此又不知花出多少纳税人的钱给了朝鲜。

   为了十九大能在蓝天白云下召开,包括北京在内的周边几个省的工厂停工。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会议的第二天气象台发布阴霾的橙色警报,能见度不过两百米,高速公路封闭,出门的人们又都戴上了口罩。

   自以为垄断了所有权力于一身的习近平,洋洋得意地演讲了近三个半小时,还逼迫全国人民去听他的演讲。至于演讲的内容实在是假话、空话连篇,除去自己给自己评功摆好以外,毫无实际内容。至于所臆想出来的目标有多么的宏伟,其实就如同地平线一样是永远达不到的,这也难怪江泽民、刘云山都睡觉了。台下睡觉的人也不在少数。

   且无论台上台下睡觉与没睡觉的人有多少,反正都清楚习近平在走个人独裁的老路。独夫就是民贼的道理他们应该都懂,会场中有多少人把习当贼看待的想必也不少。就在开会的当天,一位叫做余文生的律师发表公开信,建议在十九大上罢免习近平,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象余文生先生这样坚持道义的自由主义者,在全国范围内有千千万万,他们都是推动中国大陆地区的社会走向进步和文明的中坚人物和力量。

   网上有一篇揭露习近平老底的文章说,1985年习近平调到厦门当副市长,由于没有政绩并且名声不佳,因此没能通过人大等额选举需要的百分之五十的选票,因此又被调去宁德。

   一位身在北京的李女士大胆地说出了她对十九大的看法。她说:“开一个十九大,各个工矿都在18号开始放假直到25号,就没有了收入。他们从不为老百姓着想,开会分赃、分权、分老百姓的财产。它开什么会与老百姓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也不让你选举,也不让你参与,都是他们独来独往。”

   李女士的这段话应该可以反映出百分之九十九的国人的看法。由看法形成舆论,由舆论变成行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看法是出自于一个主持中馈的女性。那么男性呢?想必要激烈得多。毕竟男人肩负着养家活口的责任,对前景的向往也更强烈些。画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蛋糕,可老百姓分不到,确实激人的火。

   对习近平的演讲,本人实在不愿浪费笔墨唇舌去批判。但对于他报出的几个数字,却不得不提出质疑。

   第一,GDP增长到了80万亿太吓人。2008年的GDP产值是26万亿,共党采取了什么措施使得GDP在八年中增长三倍多?可人民并没有感受到生活有所提高。

   第二,习近平说粮食产量达一万两千亿斤,也就是六亿吨。按人年均消费粮食三百斤计算,六亿吨粮食足可以供40亿人口一年的消费,可又为什么在2016年向世界粮食市场购买了1.2亿吨粮食呢?

   第三,习近平说六千多万贫困人口平稳脱贫。事实是中国大陆贫困人口总数在六亿五千万到九亿之间。习的小康生活的承诺什么时候能兑现?

   第四,习近平说城镇就业年均增加一千三百万。中国大陆现在失业人口至少四亿。什么时候能达到人人有业可就?

   第五,习近平说“脱真贫,真脱贫,医养结合,加快养老产业发展。”医疗、养老是全民的福利项目,习近平却把福利项目变成了产业化。共党早就把贪婪的黑手伸进了每一位国民的口袋里了,共党到底还想榨取多少钱?国民什么时候才可以享受国家福利?

   国破民穷,赃官们仍在卷款外逃。国内、国际,共党到处树敌。衰世末世,迹象随处可见。习近平所仰仗的军警,腐败黑暗,根本谈不上战斗力。习近平所豢养的捂毛篾片,不过是给钱就学舌的鹦鹉。习本人胸无点墨,且又愚蠢狂妄已极,充其量是一只纸做的中山狼。文化传统深厚的中国人不能长期被骗,不能长期被威胁、恐吓,更不能长期在皮鞭下苟延残喘地谋生。救命救国,吊民伐罪,走向大治,匹夫有责。该是全民大革命的时候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