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 承传与反思:纪念宗教改革500年访谈录]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6月13日
·《荒漠甘泉》6月14日
·《八 福 4》信 使
·《八 福 5》信 使
·《八福 6》信使
·《荒漠甘泉》6月15日
·《荒漠甘泉》6月16日
·《八 福 7》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7日
· 《登山宝训之:主祷文》
·《荒漠甘泉》6月18日
·《荒漠甘泉》6月19日
·《主祷文 2 》“愿祢的国降临。”(太6:10)
·《荒漠甘泉》6月20日
·《主祷文3》“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荒漠甘泉》6月21日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6:11)
·《荒漠甘泉》6月22日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
·《主祷文 完结篇》
·《荒漠甘泉》6月23日
·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太7:4)
·《荒漠甘泉》6月24日
·《荒漠甘泉》6月25日
·讲道集:第一章 基督为中心
·《荒漠甘泉》6月26日
·新约中的妇女 史祈生
·第2章 基督居首位
·《荒漠甘泉》6月27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8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9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30日
·《荒漠甘泉》7月1日
·一、为什么要读经
·《荒漠甘泉》7月2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上帝的力量——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宗教因素
·野火烧不尽
·《荒漠甘泉》7月3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7月4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5日
·诗篇信息介绍
·蒙福的生命/潘美惠牧師
·《荒漠甘泉》7月6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7日
·生物学家的宗教观
·科学家的宗教观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地质学家的宗教观
·哲学家的宗教观:苏格拉底 柏拉图 培根
·物理学家的宗教观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培根论信仰与政府(力荐好文 理想政府是什么样的)
·化学家的宗教观:法国化学家巴斯特
·《荒漠甘泉》7月8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文学家的宗教观 1
·文学家的宗教观 2:狄更斯 歌德
·2016年7月6日,俞可平院长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做了题为《做一
·文学家的宗教观 3:莎士比亚 托尔斯泰
·荒漠甘泉 7月9日
·君王与英雄的宗教观:拿破仑
·《荒漠甘泉》7月10日
·《荒漠甘泉》7月11日
·荒漠甘泉 7月12日
·基督教会、民主制度以及公民宗教
·《荒漠甘泉》7月13日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Ⅰ刘东昆牧师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II 刘东昆牧师
·《荒漠甘泉》7月15日 《荒漠甘泉》7月16日
·为什么祷告1
·为什么祷告2
·为什么祷告3
·为什么祷告4
·为什么祷告5
·荒漠甘泉 7月17日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2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3
·荒漠甘泉 7月18日
·圣经的见证(神的创造)
·圣经的见证:「人与兽何异」
·圣经的见证:人的本性」
· 圣经的见证:生命的意义
·圣经的见证:人生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
·《荒漠甘泉》7月19日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承传与反思:纪念宗教改革500年访谈录

值宗教改革500年之际,基督教福音机构“普世佳音”就宗教改革对当今中国教会意义采访了十一位中国学者、牧者、作家、及媒体人,并制作成语音和中英双语字幕同步播映的视频。对华援助协会中文网根据“普世佳音”的采访视频,对中文字幕做了滕稿,以供读者阅览。
   
   承传篇:
   
   何光沪教授/宗教学者:现代化的来历,它的动因,我经常说,为现代化提供动力来自四个重要运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科学革命、启蒙运动。宗教改革在其中起到作用非常大,它提供了现代化的精神支柱,也就是个人的地位上升。这是宗教改革促成的一个人类思想解放所带来的。因为宗教改革提倡,从马丁·路德开始,每个人可以直接面对上帝,不一定需要神职人员、主教、神父等等中介。所以,每个人都可以自己阅读圣经,领受上帝的启示。

   
   李晋/经济学者:新教不新,我们之所以称新教不新,是因为宗教改革改教家不认为自己是创造一个新的宗派,或者是创造了一个新的宗教。尽管我们称之为抗罗宗,或者是新教,但是,普遍上许多的改教家他们所强调的是我们要回归,或者是坚持的,依旧是大公教会的信仰。我们更要一个大公教会的视野,就是说,在基要的真理上,在认信主耶稣作为教会的元首和根基的基础上,我们应该强调的是一个普世的教会。
   
   何光沪教授:二十世纪最重要的神学家之一Paul Tillich(保罗·蒂利希),对于宗教改革产生的新教精神有一个总结。他总结新教什么原则呢?新教的原则就是对于在这个世界上,任何把自己绝对化,把自己视为上帝的现象和势力,都应该坚决地说“不”,都应该有批判性地思考。任何人间的力量,任何非终极的力量,任何次终极的事物,在这个世界上想要僭越神位置的,把自己说成神,说成绝对,把自己说成是永远不可质疑的,对任何这种思潮和事物。宗教改革的态度就是要加以质疑,加以批判。
   
   范学德/作家:因信称义到底怎样理解?我想,在这里历史中,没有比路德讲得更好的,我们去读这本书,仔细地去读,特别是每个传道人,每个教会的长执,每个神学生,都应该好好地读一下加拉太书,读一下路德写的加拉太注释。这样,你才能真正明白宗教改革的精髓。
   
   基甸/作家:再宗教改革另外一个强调的就是“唯独圣经”,强调唯独圣经的时候,他们其实做的很多事情,在表面上看是反叛,为什么?因为他们要破除迷信,天主教的那些,什么圣徒的遗骨啊,这些relice(遗物),这些很多都是假的。但是,马丁路德、加尔文这些人,他们站出来,他们维护真理。他们把这些不符合圣经的东西都要破除,其实,这是一个破除迷信的一个做法。
   
   李晋/经济学者:这种改教的精神,是持守圣经的真理,在任何时代里头,回应哪个时代基督徒所面临的各样的问题。
   
   基甸/作家:我们今天处于一个后现代的时代,甚至一个后真相的时代,其实,基督徒里面,有很多的迷信。我们在新媒体上,微信上,我们很喜欢传一些其实是不真实的东西。我们认为这些对传福音很有用。我们认为这样可以让人羡慕基督教,但是,我们忘了,我们不可与做假见证。更重要的是,如果“唯独圣经”的话,我们要用圣经的真理来衡量这些东西。
   
   范学德/作家:你是否真实地意识到了,我是罪人,并且我犯了我自己绝对无法能够偿还,能够洗清的罪。只有一个罪人才需要恩典。即使你已经信主多年,你是不是仍然意识到,今天我能在上帝面前站立得住,不是因为我有多大的善工。因为上帝追查罪孽,哪一个人能说自己没有呢?你真的意识到自己还在犯罪,真的意识到自己这个罪人还每天需要上帝的恩典,你才能真实地把自己当成一个罪人,才真实地把上帝当成上帝,你才真实地意识到我和上帝之间有无限的距离。这个距离绝对不能靠我做什么工作来弥补的,而是靠祂每天把祂的大爱赐给我。
   
   基甸/作家:当马丁·路德面对这些红衣主教,这些王孙贵族,这些大主教,这些那个时代的强者的时候,他一个二流大学的神学教授,青年神学教授,他面对他们的时候,他说出振聋发聩的,史上的最强音,他说:Here I Stand.这是我的立场。为什么,因为他曾经宣誓要忠于圣经真理。他为的是要忠于圣经真理。这提醒我们,我们要捍卫的,我们所要维护的,不是一个信则灵的东西,我们捍卫的真理,我们捍卫的福音,我们捍卫的基督教信仰,是真理,因为上帝是真理的源头。
   
   安平/资深媒体人:我们看宗教改革的时候,它对新技术非常的重视。正是因为对印刷术的重视,使得宗教改革传播的思想快速地传遍了欧洲。
   
   周威/专栏作家:看改教家,看路德的写作的时候,似乎他是在回应信仰问题,但其实,他是在回应当时整个时代,整个社会所面临的问题。所以,今天基督教的出版如果能够有一种更大的视野,能够以信仰为核心,但是能够回应整个时代,整个社会所面临的问题,能够做一些这类的出版,那么,出版本身,他并不是对读者的对象进行区分。其实是,对基督教和非基督教来说,他们同样都需要这些作品,这些作品是能够回应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关心的核心的问题。
   
   安平/资深媒体人:它对新媒体的重视,也是对媒体传播的重视,比如,它大量运用了木刻画,民谣,就好像是今天的多媒体一样,使得这些思想深入普罗大众,深入人心。
   
   田烈旭/大学教授:有的教会完全否认文化使命,而有些教会以文化使命自居,然后会对一些专注福音使命的教会就会轻看。那么,我觉得今天的现状也令人有些担忧。
   
   林风/作家:马丁·路德,他很显然的,不但是很有勇气,而且是大刀阔斧的,常常会容易得罪人,他有时候很爆裂,有时被人形容粗暴的脾气。如果是这样的一个人出来改教的话,所带来的杀伤力也相当大。路德哪个时候,有个非常好的同工,也就是菲利普·墨兰顿。路德是神学教授,墨兰顿是哲学家,他是人类学,语言学家,也是一个诗人,性情很温和,他比路德大概小14岁,路德大力说服他出来帮助他改教。那在这个过程中,他就变成一个路德神学的诠释者,整理的人。
   
   田烈旭/大学教授:宗教改革的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宗派坚守自己的宗派就是真理,所以,宗派之间爆发矛盾冲突。今天我们也看到有很多宗派,也是坚持自己的宗派是真理,而不肯修正,也不肯放下。虽然可以和谐的对话,但却不肯更改。
   
   林风/作家:墨兰顿和路德两个人,在神学上并不是完全一致的,在其他方面也有张力,但他们两个互信互赖,互相尊重,互相互补。这种的同工让路德在真理这方面站住了。墨兰顿在恩典,恩惠这方面做到了,所以,在改教里面,墨兰顿虽然名字比路德小很多,但是,他是路德最好的同工,因为他是这样安静,这样和蔼可亲的人。后来,被人称为安静的改教家,跟路德的这种作风配合得很好。路德在很多教义上面的坚持,不见得都是对的。所以有这样的一个平和的同工能够帮助他,让他在改教开始的时候,不至于有很多偏差。
   
   李晋/经济学者:我们最终依旧要回到神学、圣经根基的思考上,各样的运动过去之后,会发现教会的光景依然是荒芜的。宗教改革之后,他们建立一系列的牧养上的体系,然后是神学的体系,去回应当时的时代。同样,我们也需要回应我们这个时代所面对的神学问题。
   
   反思篇
   
   郭易君/牧师:首先,宗教改革不是一个已经完成的完成式,而是现在进行式。与其说是“Reformed”Church,不如说是“Reforming”Church,所以我们不会停止在宗教改革的历史遗产上,不做任何改进,而是在中国现在的教会的发展当中,思考在现代语境当中。如何使现在的教会更加符合圣经,更加符合神的心意。是“Reforming,Not Reformed”。
   
   马丽/社会学者:缺乏思考,缺乏对于宗教改革运动的历史事实的考察,很多时候,我们很容易满足于对它的刻板印象或者简化的一种记忆。但是,实际上这是一个在神学界,尤其是历史神学方面,是一个非常值得去研究的神学议题。这场运动当时是怎么发展的,它历史中是怎么样展开的。它的教义争论,这么多不同的神学家改教家。他们怎么进行辩论和传播这些思想的,其实这很多是我们华人还没有足够认真去考察的。
   
   何光沪教授:没有限制的极端的自由,把自由绝对化的倾向。在西方,比如在美国,比较明显,在中国正好相反,但在这些地方,我们发现,极端的不受限制的自由,这种倾向以及比方说极端的过头的政教分离,导致宗教对社会的影响大大的减弱,对社会道德有不利的影响。这些事情同宗教改革产生的结果,似乎是有关系的。
   
   马丽/社会学者:还有一种有趣的态度就是,呼吁或者追求去复制模仿宗教改革运动,前提是已经把这场运动提升到了一个完美化的形象,是一个完美的教会形态,或者它产生出来的一种教义的论述也好,或者它对教会的形态塑造是完美的。但其实,我个人认为宗教改革运动当时的强辩论性并不是一个教会的常态。
   
   崔约瑟/牧师:在我们新教内部有无数派别,有很多不同种类型的教会,我特别想看到的是,兄弟有爱撼山河。我特别想要看到的是,我们如何处理我们这样新教传统下的不同的教会,怎么彼此相爱,能够携手宣教。我也期待是我们一起思考的课题。我们怎么样在这个时代里能够看到,我们在一个改教传统里面的合一性,共同性,而不是专注在我们的差别上面。
   
   郭易君/牧师:借着宗教改革,也让我们在两千年的教会传承当中,有一个更好的传承。让我们回到天主教之前,回到早期教会时期,甚至更早,回到试图时代。我们中国教会的发展就不再是局限于一个时代当中。而是借着宗教改革,回到一个更广阔教会史的圣传的视野当中。历史神学更加的深厚,让我们传承的时候,不只是截取一部分对我们有利的,而是站在耶稣基督简化到,整个纵深的历史传承当中来学习。建立一个符合上帝心意的,符合圣经的,符合圣传的一个教会的历史架构。
   
   崔约瑟/牧师:我也期待中国教会如何继承我们家庭教会传统,我相信这耶稣中国教会能够带给世界的一个贡献。这也是圣灵在中国教会开启的一场使徒行传,那么这场使徒行传也需要我们好好地去继承,并且怎么样融入在这样一个500年的我们新教改革的传统当中。那时我们中国教会应该具有的特征。我们不是完全要变成一个西方式的教会,我们也需要更多思考如何成为一个中国基督徒事奉上帝的教会。
   
   安平/作家:也可以说教会对公共性的重视。不管怎么讲,马丁·路德他没有把“95条论纲”变成一个神学院的学生讨论,而是变成了一个公共的讨论,引发整个社会的思考,从而带动了整个基督教的更新跟归正,甚至也影响了整个西方文明的进步和发展。我相信这也是今天中国教会所热切期盼,并值得努力效法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