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7)]
平宽译室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5)
·我在中國的歲月(176)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一)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二)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三)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四)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五)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完)
·二零一三年的中美關係 (上)
·二零一三年的中美關係 (下)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一)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二)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三)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四-完)
·普京未來的日子愈來愈不好過(上)
·普京未來的日子愈來愈不好過(全文)
·社會學泛談 (1)
·社會學泛談(2)
·社會學泛談(3)
·社會學泛談(4)
·社會學泛談(5)
·社會學泛談(6)
·社會學泛談(7)
·社會學泛談(8)
·社會學泛談(9)
·社會學泛談(10)
·社會學泛談(11)
·社會學泛談(12)
·社會學泛談(13)
·社會學泛談(14)
·社會學泛談(15)
·社會學泛談(16)
·社會學泛談(17)
·社會學泛談(18)
·社會學泛談(19)
·社會學泛談(20)
·社會學泛談(21)
·社會學泛談(22)
·社會學泛談(23)
·社會學泛談(24)
·社會學泛談(25)
·社會學泛談(26)
·社會學泛談(27)
·社會學泛談(28)
·社會學泛談(29)
·社會學泛談(30)
·社會學泛談(31)
·社會學泛談(32)
·社會學泛談(33)
·社會學泛談(34)
·社會學泛談(35)
·社會學泛談(36)
·社會學泛談(37)
·社會學泛談(38)
·社會學泛談(39)
·社會學泛談(40)
·社會學泛談(41)
·社會學泛談(42)
·社會學泛談(43)
·社會學泛談(44)
·社會學泛談(45)
·社會學泛談(46)
·社會學泛談(47)
·社會學泛談(48)
·社會學泛談(49)
·社會學泛談(50)
·社會學泛談(51)
·社會學泛談(52)
·社會學泛談(53)
·社會學泛談(54)
·社會學泛談(55)
·社會學泛談(56)
·社會學泛談(57)
·社會學泛談(58)
·社會學泛談(59)
·社會學泛談(60)
·社會學泛談(61)
·社會學泛談(62)
·社會學泛談(63)
·社會學泛談(6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7)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布可若 (Kerry Brown)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所所長

   在另一篇題為《黨的獨裁愛國主義》中,劉曉波說民主是國家的自我選擇,權力來自人民。中共維持其統治的手段是“暴力、恐怖和謊言”,全都不是合法的方式。劉曉波對共黨合法性的直接攻擊,證明過了頭。劉一年之後,亦即在2010年,被頒授諾貝爾和平獎,但中共花了很大力量詆毀他,並發動其他國家抵制頒獎禮,禁止劉出席領獎。這都顯示為了壓止社會和政治動亂之源,中共不惜採用高壓的手法。

   胡錦濤在這些議題上大部份時間保持緘默。他的一個公開聲明發表於2011年初,場合是與奧巴馬總統舉行的聯合記者招待會。這是中國領導人在國外所發表的一個最強烈的聲明。他承認﹕“在中國,關於人權方面,有許多方面要改進。”但中國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步’。他還說﹕

   “中國是一個人口龐大的發展中國家,處於改革的關鍵階段。、、、、. 中國承認和尊重人權的普遍性。但同一時候,我們相信當談到人權的普世價值時,我們需要考慮不同國家的環境。中國仍然要面對社會和經濟發展的許多挑戰,而人權方面我們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我們願意繼續在人權方面和其他國家進行對話和交流,對於良好的做事方式,我們應彼此學習。”

   然而,對於高智晟和陳光誠,以及胡佳,胡錦濤一句話也不說。中國官方的立場是,他們是犯人,他們已經經過法律程序,受到審判,並得到了公平的待遇。

   到了2009年7月,隨著學者許志永的“公盟”網頁和有關活動的結束,中共似乎採取了策略性的路線,把壓力再逐步調高。這路線很明顯是胡錦濤的個人主張,具體上是鎮壓變得更為有秩序和有效,把許多資源放到廣泛監視、恐嚇和控制一些被認為是特別麻煩的人物上面。2010年年底,由於北非和中東的震蕩,加上早已使中共如芒在背的劉曉波被頒諾貝爾和平獎,當局更加惶恐不安。滕彪,北京一位法律學者,敘述當年十二月他的親身經驗﹕

   “一個警察呼喝我要我坐下。我用腳把椅子拖過來。這時幾個警察衝過來,扭著我的手臂,拳擊我的頭部,緊握我的脖子,把我推倒在地。他們把我帶到另一個房間。在途中,我高聲叫我是一個法律教師,我知道你們有沒有破壞法律。我這樣說是要讓他們知道,他們面對的是一個懂法律的人,要他們不要太粗暴和不要打得太重。我這也是要讓他們的頭子和要盤問我的警察聽到。

   “有幾個警察把我推到一個角落裡,然後有一個人走上前來拼命拉扯我的領帶,直至領帶掉下來。其他的警察指著我的鼻,厲聲地叫罵。他們高叫﹕‘你知道你在那裡嗎﹖我們打你,你可以做什麼﹖’

   “過了一息間,一個警察走進來,說我們被扣押因為我們跑到范雅鳳的家去。一個叫徐平的警察從大聲盤問到吼叫指罵﹕‘好呀,這就是了﹗你是敵對階級。媽的﹗你跑去見范雅鳳,這嫖子﹗這樣,我們不談什麼法律限制了。你媽的,你不要指望再從這裡走出去﹗你這賣國賊,走狗,反革命﹗共產黨餵養你,你不知黨對你這樣好。你不停污衊黨。我們要像敵人地對待你﹗’”

   黨在法律之上,這是公安執法人員的共識。隨著2011年的到來,在春天,著名的人物,例如藝術家和2008年北京奧運鳥巢運動館設計者艾未未,被扣押一般超過兩個月,在這期間人們沒有他們下落的消息,也不知他們犯了何罪。這有系統的‘圍剿’,引起人們許多的猜測。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是從上而下的命令,亦即以胡錦濤為中心的領導層的命令。2000年代中期人們以為中國會向著法治社會前進的期望,轉瞬灰飛煙滅。一部份由於行將到來的領導更換帶來的緊張和疑惑,另部份也由於領導層最重要人物的主導心態,2011年年中的高壓氣氛使人覺得這將是十年來最嚴厲的,而打擊面也是最為廣泛的。(67)

(2017/10/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