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6)]
平宽译室
·外交部的两个女人(三) -- 冀朝铸回忆录
·外交部的两个女人(四 -- 完) -- 冀朝铸回忆录
·机场保安 寸步难行
·楼宇贷款的烦恼
·赵紫阳的《改革历程》
·毛泽东的「几件事」
·从费孝通说开去 -- 兼论翻译被偷窃及知识分子独立人格
·中国驻美联络处的设立(一) -- 冀朝铸回忆录
·中国驻美联络处的设立(二) -- 冀朝铸回忆录
·中国驻美联络处的设立(三) -- 冀朝铸回忆录
·中国驻美联络处的设立 (四 -- 完) -- 冀朝铸回忆录
·中国驻美联络处的设立 (四 -- 完) -- 冀朝铸回忆录
·周恩来逝世 (上) -- 冀朝铸回忆录
·周恩来逝世 (下) -- 冀朝铸回忆录
·钱学森与大饥荒
·卷入乔冠华的政治斗争中 -- 冀朝铸回忆录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5)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4) ( 中国的政治特点)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5)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1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5)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2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袁世凯摧毁共和) (3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0)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35) -- 小管家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6)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二之一) 友寒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 之一
·评: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 之二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3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40) -- 军阀政治
·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1)
·关于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4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 (45) -- 毛泽东出场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4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之(50) -- 蒋介石的早期「革命」活动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5) -- 宋查理逝世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0) -- 烦恼和欢乐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5) -- 苦闷和心事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6)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7)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8)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69)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0) -- 共产党打入国民党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1)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2)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3)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4)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75) -- 蒋介石血战陈炯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6)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布可若 (Kerry Brown)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所所長

   高智晟的案件受到訪問中國的外國政治領袖所關注,並提出問題,而高案在國際媒介中也受到廣泛報導。事實是﹕一個沒有被檢控的人,受到強制拘押,並聲稱(起碼在過去)受到嚴刑拷打。那些在他第一次失蹤後見過他的人,證實他受傷了,並且情緒低落。他是一個破碎的人了,這是肉體受到嚴厲摧殘所造成。在過去,那些不被中共政權歡迎的人,起碼都得到半正式的司法程序的待遇。高智晟的在司法以外的遭遇,令人嘆息。

   高智晟案是眾所週知了,但在中國大陸,許多信訪的人,即越級控訴政府不當的人,被一種新的,人權觀察稱為‘黑獄’的網絡侍候。這是一種地下式的保安制度,由地方政府委託私人辦理,對象是那些往北京信訪的人。在胡錦濤主持下的中國,上訪意味冒一個進入另一個世界的險,在這個世界裡警衛完全不負任何責任。許多人無聲無息地就此失蹤了。中國的上訪制度,古稱上京告狀,有長久的歷史。這是最後的申訴辦法。在中共治下,人民的上訴權利是被承認的。但當中央政府開始處罰有太多投訴的地方官員時,地方政府便要想辦法保持他們的‘良好’紀錄。

   在胡錦濤的‘諧和中國’,一個信訪者意味走上一個漫長的旅程,這旅程很多時候令人瘋狂。2012年12月的法國新觀察家報 (Le Nouvel Observateur) 描述了一些典型的案例,“這個程序可以持續許多年,可以耗盡一個家庭的全部資源,可以拆散一對夫妻,可以讓孩子陷於苦難。而結果十居其九是僵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于建嶸的研究顯示,只有百分之0.2 的信訪案件得到解決。新觀察家報引述郭莠娣(譯音)的案例。郭是一個三十八歲的工人,她投訴她工作的工廠的管理層,結果她得到的待遇是﹕她的屋被燒燬了,她九歲的兒子遇到交通‘意外’,她本人被拘捕四次,坐了兩次牢,其中完全沒有經過法庭判決。她被迫逃離家園,因為公安人員說要判她三年勞改。

   信訪者一般來說只是就個別的冤情作出上訴,並非反對政府。正如裴宜理 (Elizabeth Perry,美國中國政治和歷史學者) 說﹕

   現代中國這許多的信訪事件,對中央領導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然而,無論這些事件怎樣囑目,怎樣吵鬧,(有時也頗為暴力) 信訪者通常都表示他們對中央政策和領導是忠誠的。

   但雖則如此,信訪者所得的回應是愈來愈多的暴力對付。一方面是中央領導倡導秩序、諧和、規範的言辭,另方面是地方幹部僱用黑社會威迫人民以達所求,這一矛盾的情況我們將在結論時討論。但從2008年開始,由於西藏發生的震蕩讓公安力量得以大幅提升,也由於全國涉及退休金拖欠、土地爭執和貪污等問題所引致的暴力事件的升級,令中央惶恐不安。當局採取了有系統的鎮壓,其力度逐年增加。即使2011年初春節期間,當時的總理作出姿態巡視一個信訪中心,也無助於減少人們認為中國正在進入另一個高壓階段的印象。

   劉曉波的被囚禁,更特別是一個不說自明的現象。劉在經過一年‘軟禁’之後,(這軟禁是沒有司法基礎的) 最後在2009年12月因‘顛覆國家’罪名被判十一年徒刑。他對中共的批評,範圍廣闊,但在網上流傳的六篇文章,亦即法庭用以指控他的文章,最有代表性,雖然讀過這些文章的恐怕只有幾千人。在他的一篇題為《中國人民只有資格享受‘黨民主’嗎﹖》的文章中,他提到了中共在2005年發表的《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白皮書。在這白皮書中,在“符合國情的選擇”一節中,它指出中國經濟落後,人民質素低下,中共應是領導的核心。它強調這是歷史的選擇,也是人民的自由選擇。

   針對這白皮書所云的“所有成就屬於人民”,劉曉波批評說﹕“在人民民主權力之上,是共產黨的權力。人民代表大會是黨的傀儡,而全國人民協商會議是花瓶。”他還說,在這個制度下,“人民的權力、民主等等的口號只是黨的外殼。、、、、. 十三億人睡在黨的陰影之下。”(66)

(2017/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