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6)]
平宽译室
·羅素﹕中國問題(1)
·羅素﹕中國問題(2)
·羅素﹕中國問題(3)
·羅素﹕中國問題(4)
·羅素﹕中國問題(5)
· 羅素﹕中國問題(6)
· 羅素﹕中國問題(7)
· 羅素﹕中國問題(8)
· 羅素﹕中國問題(9)
· 羅素﹕中國問題(10)
· 羅素﹕中國問題(11)
· 羅素﹕中國問題(12)
· 羅素﹕中國問題(13)
· 羅素﹕中國問題(14)
·羅素﹕中國問題(15)
·羅素﹕中國問題(16)
·羅素﹕中國問題(17)
·羅素﹕中國問題(18)
·羅素﹕中國問題(19)
·羅素﹕中國問題(20)
·羅素﹕中國問題 (21)
·羅素﹕中國問題 (22)
·羅素﹕中國問題 (23)
·羅素﹕中國問題 (24)
·羅素﹕中國問題 (25)
·羅素﹕中國問題 (26)
·羅素﹕中國問題 (27)
·羅素﹕中國問題 (28)
·羅素﹕中國問題 (29)
·羅素﹕中國問題 (30 -- 完)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1)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2)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3)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4)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5 - 完)
·不民主 便滅亡 (1)
·不民主 便滅亡 (2)
·不民主 便滅亡 (3)
·不民主 便滅亡 (4)
·不民主 便滅亡 (5 - 完)
·我在中國的歲月 (1)
·我在中國的歲月 (2)
·我在中國的歲月 (3)
·我在中國的歲月 (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
·我在中國的歲月 (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31)
·我在中國的歲月 (32)
·我在中國的歲月 (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6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66)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布可若 (Kerry Brown)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所所長

   高智晟的案件受到訪問中國的外國政治領袖所關注,並提出問題,而高案在國際媒介中也受到廣泛報導。事實是﹕一個沒有被檢控的人,受到強制拘押,並聲稱(起碼在過去)受到嚴刑拷打。那些在他第一次失蹤後見過他的人,證實他受傷了,並且情緒低落。他是一個破碎的人了,這是肉體受到嚴厲摧殘所造成。在過去,那些不被中共政權歡迎的人,起碼都得到半正式的司法程序的待遇。高智晟的在司法以外的遭遇,令人嘆息。

   高智晟案是眾所週知了,但在中國大陸,許多信訪的人,即越級控訴政府不當的人,被一種新的,人權觀察稱為‘黑獄’的網絡侍候。這是一種地下式的保安制度,由地方政府委託私人辦理,對象是那些往北京信訪的人。在胡錦濤主持下的中國,上訪意味冒一個進入另一個世界的險,在這個世界裡警衛完全不負任何責任。許多人無聲無息地就此失蹤了。中國的上訪制度,古稱上京告狀,有長久的歷史。這是最後的申訴辦法。在中共治下,人民的上訴權利是被承認的。但當中央政府開始處罰有太多投訴的地方官員時,地方政府便要想辦法保持他們的‘良好’紀錄。

   在胡錦濤的‘諧和中國’,一個信訪者意味走上一個漫長的旅程,這旅程很多時候令人瘋狂。2012年12月的法國新觀察家報 (Le Nouvel Observateur) 描述了一些典型的案例,“這個程序可以持續許多年,可以耗盡一個家庭的全部資源,可以拆散一對夫妻,可以讓孩子陷於苦難。而結果十居其九是僵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于建嶸的研究顯示,只有百分之0.2 的信訪案件得到解決。新觀察家報引述郭莠娣(譯音)的案例。郭是一個三十八歲的工人,她投訴她工作的工廠的管理層,結果她得到的待遇是﹕她的屋被燒燬了,她九歲的兒子遇到交通‘意外’,她本人被拘捕四次,坐了兩次牢,其中完全沒有經過法庭判決。她被迫逃離家園,因為公安人員說要判她三年勞改。

   信訪者一般來說只是就個別的冤情作出上訴,並非反對政府。正如裴宜理 (Elizabeth Perry,美國中國政治和歷史學者) 說﹕

   現代中國這許多的信訪事件,對中央領導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然而,無論這些事件怎樣囑目,怎樣吵鬧,(有時也頗為暴力) 信訪者通常都表示他們對中央政策和領導是忠誠的。

   但雖則如此,信訪者所得的回應是愈來愈多的暴力對付。一方面是中央領導倡導秩序、諧和、規範的言辭,另方面是地方幹部僱用黑社會威迫人民以達所求,這一矛盾的情況我們將在結論時討論。但從2008年開始,由於西藏發生的震蕩讓公安力量得以大幅提升,也由於全國涉及退休金拖欠、土地爭執和貪污等問題所引致的暴力事件的升級,令中央惶恐不安。當局採取了有系統的鎮壓,其力度逐年增加。即使2011年初春節期間,當時的總理作出姿態巡視一個信訪中心,也無助於減少人們認為中國正在進入另一個高壓階段的印象。

   劉曉波的被囚禁,更特別是一個不說自明的現象。劉在經過一年‘軟禁’之後,(這軟禁是沒有司法基礎的) 最後在2009年12月因‘顛覆國家’罪名被判十一年徒刑。他對中共的批評,範圍廣闊,但在網上流傳的六篇文章,亦即法庭用以指控他的文章,最有代表性,雖然讀過這些文章的恐怕只有幾千人。在他的一篇題為《中國人民只有資格享受‘黨民主’嗎﹖》的文章中,他提到了中共在2005年發表的《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白皮書。在這白皮書中,在“符合國情的選擇”一節中,它指出中國經濟落後,人民質素低下,中共應是領導的核心。它強調這是歷史的選擇,也是人民的自由選擇。

   針對這白皮書所云的“所有成就屬於人民”,劉曉波批評說﹕“在人民民主權力之上,是共產黨的權力。人民代表大會是黨的傀儡,而全國人民協商會議是花瓶。”他還說,在這個制度下,“人民的權力、民主等等的口號只是黨的外殼。、、、、. 十三億人睡在黨的陰影之下。”(66)

(2017/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