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我与刘晓波往事]
刘水文集
·乡村政权的冷血
·费正清:徘徊在丑陋中国身边的一只聪敏的狼
·新文化运动下的“坏蛋”——浅析百年文化摇荡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感舒服的姿势
·深圳,你的良心在哪里?
·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不锈钢老鼠”将获释及知识分子宿命断想
·谁来保护深圳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谈谈十多名少女遭劫杀案
·民主距离中国有多远?——驳“宪政改革先,民主缓行”
·拆迁户“自杀秀”暴露城市化人治弊端
·刘荻事件,政府假法律名义绑架人民
·被玷污的新闻自由
·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吴勇:驳刘水先生《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续解“李慎之现象”——兼答吴勇先生
·伊拉克来信:我宁愿这样做一个伊拉克人
·柏杨是反暴政的文豪吗?
·公愤和中青报出卖了记者陈杰人
·上海申请反腐游行人士胡愚文遭警方殴打后被抓走
·知耻而为,突显新闻垄断危机
·城乡巨差投影:农村出生白领心理、性格特征
·三篇短文
·米卢留给中国的最大遗产是什么?
·中国名列最不自由国家名出具实
·争取100%的言论自由
·他们为什么要偷渡海外?
·“党内监督”暗含执政危机
·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
·也说台湾民主的暴戾
书(影)评
·柳芭乐队与他的国家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以美妙的共产革命名义实施集体杀戮——《The Killing Fields》观感
·共产意识形态下的战争片《集结号》
·真实的力量——浅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苏阿战争揭示苏联共产帝国的虚弱——战争巨片《第九突击队》观感
·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评《窃听风暴》
·制度的力量——重读《古拉格群岛》
·《江泽民文选》密码
·政府永远匍匐于人民脚下——希拉里《亲历历史》视角
档案
·亲历广州9•16反日保钓游行
·父亲的革命江湖(上)
·父亲的革命江湖(下)
·一份逃港“偷渡叛国”民间档案
·2010年5月26日实地采访富士康“十二跳”案(图)
·作为政治犯的列宁
·深圳岗厦村
·春运
·声明
·西安城墙
·回家·父亲的60年
·我等着秘密警察拎着手铐来砸门
·亲历手机被监控
·80后评选出“10个漂亮的中国男人”(文图)
·中秋夜在派出所看月亮
·寻人启事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静静地走好,我们终将都会随你而去
·谁写的《六四诗集》?
·八九学运两大公案及其它
·10年前在深圳亲历香港回归
·我买禁书的经历
·我与禁书《往事并不如烟》
·中国记者的黑色2006年
·深圳警察黑社会化
·叛卖者的国度——我与奸细吴伟如的交往
·我没有敌人--写在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小说《监狱手记》(1-5)
·小说《监狱手记》(6-7)
·小说《监狱手记》(8-9)
·小说《监狱手记》(10)
·小说《监狱手记》(11)
·小说:愤怒的成长(上部)
·散文:<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
·我与何清涟的一面之交
·SARS之旅
·网络奇遇记
·《裸模风波》自序:裸体,在明暗之间
·《裸模风波》后记:寻觅自由
·2009年8月 个人图片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文图)
随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刘晓波往事)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刘晓波的命运,实则就是六四以来,长期披胆沥血坚守在中国的所有的持不同政见者,为推进国家民主进步,最勇敢、最决绝的表达。但是,由于遭受长达二十多年的封杀,刘晓波的人生不为中国人所熟知,他的著作和文章不能出版发表,他的思想不能得到传播。他的一生就像一股风潮,荡起几圈涟漪,却未能荡涤堤岸,就复归平静。这并非他个人之不幸,而是所有中国人的损失。刘晓波的价值将在未来逐渐会被人们所汲取。
   
   
   

   
   

   
    刘晓波年长我10岁。平心而论,他对我的思想成长没有影响。
   
    1989年6月3日,他等“四君子”绝食当日,我和同学冒着枪林弹雨,出现在长安街抵抗现场。当年正逢我大学毕业。当夜,我与部分兰州高校同学匆匆撤离广场、北京。
   
    我记不清楚,是从纪念碑座“四君子”绝食宣言广播,还是在从北京返回兰州的京包——包兰铁路线上,甚或是我不久后入狱,同学送来的官方“六四平暴”小册子,第一次知道“刘黑手”这个新鲜的称呼。“四君子”中的侯德健,其知名度远远超越其他三位。侯德健等台湾音乐人,带有自我意识和反抗传统的清新气质,在八零年代中国大陆校园,掀起巨大震动。我对八零年代的“文坛黑马”刘晓波,一无所知。可能跟我学经济专业有关,也或是我孤陋寡闻吧。
   
    1994年在海口,我因编辑出版六四作品,二次入狱。然后,1997年辗转上海、深圳,并在深圳长期工作和生活。首次从深圳图书馆的港台报刊,读到刘晓波的文章,但是了解仍很肤浅。
   
    我在2002年初始翻墙,方才系统读到刘晓波写的文章。次年,机缘巧合,一位朋友跟刘晓波熟识,将刘的电子邮箱告知于我,彼此才开始联系。但是,刘晓波至逝,双方从未有机会谋面。
   
    2007年年末,两人断交,接着刘晓波入狱、获诺奖。我撰文并以行为艺术方式,传播被封杀而鲜为人知的刘晓波、零八宪章和诺奖信息。这并非出于私谊的回报,而是无怨无悔的道义责任。
   
    《与刘晓波在一起,我们从未被专制征服》(http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0/201010091838.shtml)
   
我与刘晓波往事

   
我与刘晓波往事

   2010年10月8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当天,我在艺术村传播获奖消息。
   
    我公开这封邮件的目的,是供刘晓波研究者所用,还原一个全面的刘晓波和他所处的时代,也是放下我个人的10年心结。断交,于我个人是自省和完善自我的激励,也是新的勇气的起点。
   
    民主作为民运人士的信仰,但尚不能在社会中普遍实践时,人们对其纯净度要求极高。但它天然又与民运人士所处的社会环境格格不入,所以,民主规则易于被忽视和践踏,民运人士极难被社会所包容和被人们所理解。践行民主,不可避免地需要从当局高压和同道批评中获取养分。同时,更应该以公开化抵消组织圈子化;以公开的民意替代个人神化。
   
    刘晓波是个具有自我道德感的人,同时又秉持诗人浓烈的率性气质,二者常在他身上产生冲突。他的率性气质成就他的真实和勇气,而过分的自我又限制了他的视野和自醒。因此,他是一个民主前行的呼号者,但非合格领导者。
   
    我们还应看清,自刘晓波2008年12月入狱,就被那些自称的朋友们,以零八宪章首签者、代领奖者和病危探望签名朋友等暧昧面目,定义他的公众形象。对此,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保持了沉默。在他弥留的十多天,我每天趴在电脑前发推文,真切地体会到同道的共同命运,那份焦灼、愤怒和期盼,不亚于他的亲人。
   
    尚有一事,也须澄清。我一直以为刘晓波参与《零八宪章》构想和起草,直到2017年他去世之后,才获知真相:宪章实际起草人是张祖桦;刘晓波没有参与宪章构想和起草,只参与修改和在国内组织签名。“艾晓明在2010年4月2日与刘霞在视频上有一次对话。刘霞对艾晓明说:‘《零八宪章》不是晓波起草的。’在刘晓波因《零八宪章》被抓时,她在三年前就已经看到《零八宪章》‘这个东西’了,‘从那一刻我的心就一直提溜着’。”(见严家祺《刘晓波争议原因论》,刊于2017年8月31日中国人权双周刊,9月1日《前哨》杂志)另外,刘晓波的法庭自辩书也承认,自己动员70人签名。(见BBC中文网,2017年7月13日报道)
   
    其实,全世界在刘晓波危亡时刻,所做极为有限,整个地球弥漫着功利主义和软弱自保的气息。所有人只是被动地跟从官方“消灭肉体”预案,发出无奈和绝望的声音,采取微弱甚至与官方合作的祭奠行为。那本是正面对抗的时刻,全世界却被专制政权打败。好在刘晓波在最后的十八天,非常清醒,他没再给那些围绕他的朋友们留下一句遗言。我理解为这是他在狱中近10年精神自省最精彩的部分,符合他惯常的独立人格与自由尊严。他的61年生命,就是一个透明的事实存在。最为遗憾的则是,他作为一个思想者的黄金年龄,付诸监狱;他更为成熟的思索,连同当局刻意安排的癌症和骨灰罐,都被精确地抹杀在无言大海。
   
    2017年9月30日
   
   
   
   
(我与刘晓波往事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此文于2017年10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