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我与刘晓波往事]
刘水文集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社会民主化的三阶段性——兼论“高智晟现象”
·9.11,人性的证明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刘晓波往事)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林教授眼中的刘晓波不完美,但更鲜活、真实:“他是个叛逆的孩子,五兄弟中排行老三,他的与众不同在于,11岁学会了抽烟,也因此学会了撒谎和偷窃——偷爸爸的烟,骗父母的钱。” (原文见9月9日VOA,再祭刘晓波:民主铁人是如何炼成的
   
   刘晓波的命运,实则就是六四以来,长期披胆沥血坚守在中国的所有的持不同政见者,为推进国家民主进步,最勇敢、最决绝的表达。但是,由于遭受长达二十多年的封杀,他的人生不为中国人所熟知,他的著作和文章不能出版发表,他的思想不能得到传播。他的一生就像一股风潮,荡起几圈涟漪,却未能荡涤堤岸,就复归平静。这绝非他个人之不幸,而是所有中国人的损失。刘晓波的价值将在未来逐渐会被人们所汲取。
   
   


   
   
   刘晓波年长我10岁。平心而论,他对我的思想成长没有影响。
   
   1989年6月3日,他等“四君子”绝食当日,我和同学冒着枪林弹雨,出现在长安街抵抗现场。当年正逢我大学毕业。当夜,我与部分兰州高校同学匆匆撤离广场、北京。
   
   我记不清楚,是从人民英雄纪念碑座“四君子”绝食宣言广播,还是在从北京返回兰州的京包——包兰铁路线上,甚或是我不久后入狱,同学探监送来的官方“六四平暴”小册子,第一次知道“刘黑手”这个新鲜的称呼。“四君子”其中的侯德健,其知名度远远超越其他三位。侯德健等台湾音乐人,带有自我意识和反抗传统的清新气质,在一九八零年代中国大陆校园,掀起巨大震动。我对八零年代的“文坛黑马”刘晓波,一无所知。可能跟我学经济专业有关,也或是我孤陋寡闻吧。
   
   1994年在海口,我因编辑出版六四作品,二次入狱。然后,1997年辗转上海、深圳,并在深圳长期工作和生活。首次从港台报刊,读到刘晓波的文章,但是了解仍很肤浅。
   
   感谢翻墙利器自由门。我在2002年初始翻墙,方才系统读到刘晓波写的文章。次年,机缘巧合,一位朋友跟刘晓波熟识,将刘的电子邮箱和电话告知于我,彼此才开始联系。我也是在此时,首次获知北京“新青年学会”政治案。我作诗一首,发给刘晓波,请他转交杨子立妻子,在探监时交给子立。
   
   刘晓波至逝,我与他从未有机会谋面。
   
   2007年年末,两人断交,接着刘晓波入狱、获诺奖。我撰文并以行为艺术方式,传播被封杀而鲜为人知的刘晓波、零八宪章和诺奖信息。这并非出于私谊的回报,而是无怨无悔的道义责任。
   
   《与刘晓波在一起,我们从未被专制征服》(boxun.com/news/gb/china/2010/10/201010091838.shtml
   
   
   
   2010年10月8日诺贝尔和平奖宣布当天,我与年轻朋友在所居艺术村一家酒吧,书写T恤、燃放鞭炮,即兴庆贺刘晓波获奖。
   
   
我与刘晓波往事

   
我与刘晓波往事

   
   
   我公开这封邮件的目的,是供刘晓波研究者所用,以期还原一个全面的刘晓波和他所处的国度与时代。断交,于我个人是自省和完善自我的激励,既是新的勇气的起点,也是放下压抑10年的心结。
   
   民主作为民运人士的信仰,但尚不能在社会中普遍实践时,人们对其纯净度要求极高。但它天然又与大陆民运人士所立足的社会环境格格不入,民运人士极难被社会所包容和被人们所理解。所以,民主规则易于被忽视和践踏。践行民主,不可避免地需要从当局高压和同道批评中获取养分。更应该以公开化抵消组织圈子化;以公开的民意替代个人神化。
   
   刘晓波是个具有自我道德感的人,同时又秉持诗人浓烈的率性气质,然而,二者常在他身上产生冲突。他的率性气质成就他的真实和勇气,而过分的自我又限制了他的视野和自醒。因此,他仅是一个民主呼号者,而非合格民运领导者。
   
   刘晓波作为诗人,最有价值的当属狱中写给妻子刘霞的诗篇。让人窒息。
   
   我们还应看清,自刘晓波2008年12月入狱,就被那些自称的朋友们,以零八宪章首签者、诺奖代领奖者和病危探望签名朋友等暧昧面目,定义他的公众形象。对此,他在生命的最后清醒时刻保持了沉默。他在法庭上违心吹捧“中国监狱是人性化管理”,自己反被以晚期肝癌谋害,当然也无话可说。在他弥留的十多天,我每天趴在电脑前发推文,真切地体会到同道的共同命运,那份焦灼、愤怒和期盼,不亚于他的亲人。在他生命的最后18天,我含泪与他“和解”。
   
   尚有一事,也须澄清。我一直以为刘晓波参与《零八宪章》的构想和起草,直到2017年他去世之后,才获知真相:宪章实际起草人是张祖桦;刘晓波没有参与宪章构想和起草,只参与修改和在国内组织签名。
   
   “艾晓明在2010年4月2日与刘霞在视频上有一次对话。刘霞对艾晓明说:‘《零八宪章》不是晓波起草的。’在刘晓波因《零八宪章》被抓时,她在三年前就已经看到《零八宪章》‘这个东西’了,‘从那一刻我的心就一直提溜着’。”(见严家祺《刘晓波争议原因论》,刊于2017年8月31日中国人权双周刊,9月1日《前哨》杂志)
   
   另外,刘晓波在法庭自辩中也承认,自己动员70人签名。(见BBC中文网,2017年7月13日报道)。
   
   刘晓波去世后,我特意向艾晓明教授电话求证:她予以证实上述内容。
   
   刘晓波被谋害内幕,有待锦州监狱狱医、狱警或者他们的后人良心发现,再过几十年说出真相。
   
   全世界在刘晓波垂危时刻,所做极为有限,整个地球弥漫着功利主义和软弱自保的气息。西方首脑没有一人敢于公开站出来谴责当局,并表达接受刘晓波夫妇赴国外就医的意愿,唯有蔡英文公开表达此种立场。所有人只是被动地跟从官方“消灭肉体”预案,发出无奈和绝望的声音,采取微弱甚至与官方合作的祭奠行为。那本是正面对抗的时刻,全世界却被专制政权打败。
   
   好在刘晓波在弥留时日,非常清醒,他没再给那些围绕他、各怀目的“朋友们”留下一句遗言。我理解为这是他在狱中近10年精神自省最精华的部分,符合他惯常的独立人格与自由尊严。他的61年生命,就是一个透明的事实存在。最为遗憾的则是,他作为一个思想者的黄金年龄,付诸监狱;他更为成熟的思想,连同当局刻意安排的癌症和骨灰罐,都被精确地抹杀在无言大海。
   
   
   2017年9月30日
   2018年2月改定
(我与刘晓波往事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此文于2018年02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