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我与刘晓波往事]
刘水文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社会民主化的三阶段性——兼论“高智晟现象”
·9.11,人性的证明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优秀士兵崔英杰的最后一滴血
·只有主角没有赢家的游戏——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法拉奇带走了一个世界
·中国民间人权人士报告﹙2000年—2006年6月﹚
·唐山大地震最该问责什么?
·中国人为什么不较真
·文化精英与商业精英联手维权
·钟南山院士人权价值观缺失的悲哀
·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且看独裁者萨达姆的人民观
·下一个是谁——辽宁异议人士孔佑平失去自由第八天
·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中国专制制度的头号忠臣:国家总理
·从孙大午事件看基层政权的掠夺性
·乡村政权的冷血
·费正清:徘徊在丑陋中国身边的一只聪敏的狼
·新文化运动下的“坏蛋”——浅析百年文化摇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刘晓波往事

   

   

   

   

   

   

   

   

    这封电子邮件,我保留了10个年头。原由是我投稿《街头政治家刘祥章》给民主中国,未被采用。随后,我致信该刊创始人、主编刘晓波,询问退稿理由。于是,他回复这封邮件,邮箱自动显示时间是2007年12月15日。彼此来往邮件均通过民主中国网刊的公共电子邮箱。显然,他曲解我作为作者的权益。

   
我与刘晓波往事

   原始邮件截图,时间显示2007年12月15日。 为便于内容看得清晰,照录如下: 刘水: 这篇稿子不是我审的,但不管是否我审,编辑都有权决定是否采用。你这样投稿,很有点兴师问罪的的劲头,这样有意思吗? 笔会内的分歧,我从来不会与编辑民主中国混淆,你的稿子,我们也不是没有用过。包括阿海在内的许多笔会“反对派”的稿子我都用过。 既然如此,我还是想跟你说几句私人的话。我觉得你的心态不平衡,内心深处充满怨恨,这样的心态如果不调整,对你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我自以为是个客观、大度的人,包括你在内的一些人对我的批评,都不是建立在客观事实(基)础上的。做了四年会长,我之所以不怕批判和攻击,就在于我自己知道我都作了些什么。 如果你能调整心态,再看看你所参与的那些笔会内部之争,究竟有多少是建立在事实上的。 我们的编辑人员只有两人,不可能答复每位作者为什么不采用或为什么采用的的理由,请原谅。

   
我与刘晓波往事

   访民刘祥章手拿收集的一叠贪官报道向围观者展示,口中不停大骂“共匪”。昆明,2006年5月。

    刘晓波邮件里提及的“阿海”,即轰动天下的“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主角桂明海。北大毕业,留学瑞典,定居德国,诗人,自由出版人。2015年10月被中共特工从泰国绑架回国,隐秘关押至今。阿海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在笔会内部论坛对会长刘晓波多有公开批评。 刘晓波提及的我的所谓“个人怨恨”和“批评”,其实是针对他在“余王排郭事件”中偏袒余杰和王怡,给笔会带来负面影响,作为会长而不出面公开澄清的批评;其次,他作为知名异议人士和写作者,数次被官方“因言治罪”,而他居然在笔会“因言治罪”,开除会员高寒。开除理由是因高批评笔会管理层、监督笔会财务和主张修改笔会章程。流亡美国的高寒,为此将笔会告上法庭,迄今仍未结案。刘晓波逝后,高寒不计前嫌参加了纽约追悼会。 这是我对“余王排郭事件”的一篇评论: 《在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http://blog.boxun.com/hero/2006/liushui/24_1.shtml 2006年6月,我作为发起人之一,专门起草了罢免余王笔会职务的联署信,依照笔会章程在笔会内部征集签名。 《独立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http://blog.boxun.com/hero/2006/liushui/32_1.shtml 因笔会管理层不配合和网络小组摄于压力不作为,联署信在笔会内部论坛被雪藏,部分会员未能看到和收到,为此延长签名时限。 《独立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http://blog.boxun.com/hero/2006/liushui/36_1.shtml 此次罢免活动因笔会管理层阻挠,最终流产。 我的批评建立在事实之上。余王排郭事件,我是社会公众;开除高寒,我是笔会会员。两起公共事件,我均有义务提出建议和批评,捍卫笔会荣誉。我与余杰、王怡,特别是郭飞雄和高寒,均无私人交往,不存在利益关联,完全出于公心。直至2012年,我与首次出狱不久的郭飞雄见过几次面,忘记提及因声援他而招致刘晓波“怨恨”这档事。 我们追求自由与民主,当以公正、透明的民主规则行事,这是基本操守。否则,我们与所反对的中共有何区别?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是写访民乞讨维权,吻合民主中国刊物主旨。还在于主角刘祥章是昆明铁道医院医生。他拿着贪官报道批判当局,有理有据;更在于他,长年盘踞繁华街头,以非凡的勇气,揭批当局。实话实说,除开八九期间,我没有刘祥章长期坚守街头的批判勇气。 刘晓波回复的这封邮件,让我大怒。怒在非他不专业,而是公私不分,乱扣帽子——将自己作为主编的不专业,转移话题,以一种报复思维和傲慢指责,强加给作者。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因此,我在回复他此封邮件时,说出:“我当主编比你更专业。”和“假如有一天你当选总统,我照样会批评你!”。他勃然怒骂“你不脸红吗?”;我以“脸红的应该是你!”回击。 两人从此再无来往。一年后他被重判入狱。

   

尽管发生骂战,但我对刘晓波依然抱有基本信任,他是值得尊重的同道。本期望等刘晓波凯旋出狱后,与他继续探讨上述两件公共事件和编辑话题,未料生死永隔。 刘晓波是我加入独立中文笔会的介绍人之一。在我第四次入狱时,他曾两次撰文,为我呼吁和声援,还曾委托律师代向我问好。在我2005年出狱后,他曾协助我出国,虽最后未能如愿。

    就事论事,不涉私谊,这是处理公共事务应该抱持的基本态度。异议组织和领导者的公共权力,同样需要监督。何况余王排郭,我理解为双方出于观念、品行和行事方式的不同,远未到利益之争,尚有讨论余地。 这些个人情谊,我记取在心。尤其在政治环境残酷的中国大陆,异议者情谊更来自不易。同时,更须警惕私谊的圈子化,防止演变为党同伐异的工具。私谊与公共事务,各有边界,我自认分得清。我批评的刘晓波,是担任公职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和民主中国主编的刘晓波。就批评权利而言,我至今仍会坚持。至于批判恰当与否,各位读者依据上述事实,可自行判断。 权力需要监督,对于异议民间组织和民选会长,更应带头践行民主原则。而作为专制的反对者,却不愿接受监督,甚至滥用开除权力,有违民主底线。如果将公共监督和批评等同于个人怨恨,那的确是刘晓波的狭隘。这两起公共事件均有公开披露,当事人均在,自有公论。 瑕瑜可见。我对刘晓波的敬重,非与他的个人情谊,也非他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而是他作为知识分子的担当——敢言不屈,屡次入狱,拒绝流亡,直至被谋杀。一个思想者、反抗者,在黄金年龄莫名而逝,这是残暴专制者向每个良知者举起屠刀,也是施加于异议者集体的莫大人格谋杀和巨大侮辱。 美国知名汉学家、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授林培瑞先生,2017年9月8日,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举办的“刘晓波与中国未来”纪念研讨会上发言:“我们不该把他的人生写成一部圣徒传。他的英雄主义在于他在回顾人生时为过去的错误懊悔,纠正它,克服它,之后才成为一位民主铁人。” 林教授眼中的刘晓波不完美,但更鲜活、真实:“他是个叛逆的孩子,五兄弟中排行老三,他的与众不同在于,11岁学会了抽烟,也因此学会了撒谎和偷窃——偷爸爸的烟,骗父母的钱。”(原文见9月9日VOA,再祭刘晓波:民主铁人是如何炼成的)https://www.voachinese.com/a/how-liu-xiaobo-was-tempered-20170908/4021649.html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