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关于所谓于世文起诉书的声明
·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厘清“非”与“反”在社会组织及其运动中的分界
·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在查考《圣经》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女孩子,考拉。考拉很安静,不张扬也不畏怯。从她提出的问题可以感觉到,她也很聪明。我觉得,与我们这些伤痕累累的老人相比,这是在父母呵护下正常地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她具有那种正常的正义感,是健康的心灵对那些分明残酷丑恶事物的嫌恶。听说她找到了一个律师助手的工作,我感到这是与她的这种性格相适合的。

   

   出乎意料地,这个女孩子竟被抓走了。之后,在网上看到了和她同样年轻、单纯的女伴们的呼吁,从中看到她们同样生活得简单而快乐,这就是她日常的交往环境。半年过去了,而考拉却毫无音讯,消失在我们都亲身经历过的不可测的残酷里。经历了这些后,她还能够单纯快乐地面对这个世界吗?

   

   什么样的机制,可以残酷地摧毁健康无害的事物,摧毁单纯快乐的年轻心灵?权力,你在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如此赤裸裸地丑恶呢?

   

   在男性的世界中,笔者看惯了这些年来层出不穷的抓捕乃至死亡,对于男人们的飞来横祸式的络绎失踪、被关押乃至酷刑,已经麻木到心如止水,仿佛在法治国家里一次次逍遥的聚餐一样了。这些事情,再离奇残酷,也早已不会觉得意外,甚至没有激情哪怕拿起笔来,再一次为抗议签上名字。即使是秦永敏从年初就从法律的“保护”内消失得无影无踪,即使是胡石根7月份诡异的失联,那又怎么样?!这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会成为头条新闻、无法容忍的事情,在我们中国,算得了什么呢?!我们是诡异的泱泱大国,我们有“特色”。

   

   在这个国家所发生的太多的事情都绝非是其他正常国家的人们所能理解的,但也正因如此,中国也是当今世界上锻造男子汉的国度。那些对于体制怀有变革期待的人们,只有在中国才能证明自己对信念的坚定。他们中间哪怕是在酷刑下惨叫、崩溃甚或是服软的人,也更像真男人。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你离开这个国度就难以想象和理解的高压,就像在千百个大气压下,哪怕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坚守,那也是他们特殊的英勇和功勋。然而,一个幼稚弱小的女子,却还是震颤着笔者的心灵,召唤他自发的文字。

   

   考拉,是那种中国的父母们都想要的女儿,青春、淳朴、明丽懂事,有一种并不算过多、却也一点不少的正义感。她就是那样离开父母,走进社会,在社会里看到了些千夫所指、确凿无疑的恶事,于是她就以这个国家法律所许可的最正当、荣耀的方式去对待,她选择了到律师事务所里工作,并且梦想着自己不久能够成为律师。这不正是每个中国父母所为之自豪的育子成龙吗?

   

   “考拉”本是澳洲的小动物,唯因其憨态可掬,被她选做了网名,体现出她的灵敏和聪明。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女孩,蓦然地也被黑暗吞噬了。你看不见任何踪迹,只有深不可测的黑暗对着每一个关注她的面孔。笔者是在教会里看到考拉的,她对《圣经》的理解极其敏悟,表明了她一个年轻女孩的天资。笔者深知的是,这样的天资最容易被无理的野蛮所碾碎。

   

   你们碾过来,以“勇武”的战争心态所毁灭的,并不是战场上的对手,而只是一朵小小的花朵。这样的花朵,对于你们昂扬的战争渴望是微不足道,但是对于中国,生活在某个城市的父母,却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

   

   我不是战士,我也不在你们所以为的战场上,不在你们对整个社会、对千千万万人民所进行的战争中,我只是个旁观者,我希望能够侥幸活下来。但是只有真的心情和真话,是我所珍视的。我早已经习惯你们所做的一切有异于人类准则的凶狠的事,但是当我看到考拉的遭遇的时候,我知道,在中国,千千万万个父母被碾伤了,千千万万个父母的心被杀死了。

   

   我的心曾经为被车轮活活碾死的钱云会而疼痛,曾经为无声无息死在黑暗中的曹顺利而伤痛,正如在26年前为流在人间的血和肉而撕裂一样。而这一次,却是为中国所有的父母而痛,而弱弱地问一声:我们是否还有一天能够回归人类?《欢乐颂》那样光明的旋律,是不是终究能够在我们的耳边响起,当我们还在有生之年?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独立中文笔会,一月 4, 2016

(2017/10/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