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神拯救人的愛]
刘佳音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我再也不受大红龙蒙蔽了
·高铁——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在大红龙国家里警匪是一家
·在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中我得的太多了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呼求的力量
·没有神的世界是多么可怕
·我找到了最有意义的人生
·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一个村支书的“隐私”
·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进化论”
·一个机关职员的心灵蜕变
·识破谎言 寻求真光
·当我山穷水尽时 柳岸花明神赐给
·背叛弃绝恶魔 堂堂正正做人
·几经逼迫患难,我终于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只有全能神才能带给我真正的人生
·目睹教育界的黑暗邪恶 回归神前寻得真正人生
·谎言蒙蔽将我心挫伤 神爱拯救将我心抚平
·大红龙就是个欺骗人的旷世高手
·一个公务员的控诉
·全能神让我看清学校背后的故事
·从教18年让我看清了“高等学府”的真实面目
·经历苦难我才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亲历铁道部——黑色运营
·揭露政府“黑暗”一角
·逼迫患难中使我体会到只有神最爱人
·大红龙就是残害人的魔鬼
·神借灾难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
·经历灾难使我体会到只有神话最宝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神拯救人的愛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四川省 單一

   每當看到的話:「人的最大難處就是命運、前途總掛在心上,成了偶像,人都是為著命運、前途而追求神,並不是因著對神的愛而敬拜神,所以,征服人務必把人的私心、把人的貪心、把人那些最攔阻敬拜神的東西給對付掉,這就達到了征服人的果效。所以,最起初征服人時務必得先將人的野心、將人最致命的東西給取締,以此來發現人愛神的心,來改變人對人生的認識,改變人對神的看法,改變人生存的意義,這樣,人愛神的心就純潔了,就是人的心被征服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就會有一種愧疚感湧上我的心頭,我是在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中才幡然醒悟的,認識到神要的是人單一、純潔的愛,受造之物追求愛神、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天經地義,當人不再受前途命運的轄制能為神而活了,征服工作在人身上就達到果效了。可我在做帶領工人期間不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總是受前途命運的左右、轄制,常常為此受熬煉以至消極,不但自己生命受了虧損,也給神家工作帶來了虧損,但神沒按我的過犯待我,給我許多悔改的機會,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還有神話語的供應、安慰、扶持、牧養,聖靈一次次的帶領、開啟、光照引導,才使我一步步地從撒但的網羅中掙脫出來,沒有迷失方向,走上了人生的正道。回想神對我的拯救,往事歷歷在目。

   我出生在鄉下,姐妹四個,受著傳宗接代這一傳統觀念的影響,我爸為了要兒子,寧可被罰款。因鄉下重男輕女很嚴重,誰家若沒有兒子,就是絕後,這是我爸最傷感的地方,為此事我爸媽經常吵架,幾次鬧離婚,我爸還經常砸東西,我總是盼望著什麼時候爸媽不再吵架了。記得有一次,我大伯的女兒因一件小事罵我「你家絕後」,聽到這句扎心的話,我一句話沒說。自那時起,「誰說女子不如男」「光宗耀祖」「出人頭地」的撒但毒素就已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心靈深處,我暗立心志:我是家中的長女,得為爸媽爭口氣,有一天讓你看看我爸媽雖然沒有兒子,但有女兒比有兒子的都強。

   上小學時我努力學習,積極參加學校的各項活動,經常得到老師的表揚,還得了一些獎狀,在班級裡是文藝委員、學習委員、大隊長、共青團員,上初中時又是語文課代表,每年的體育運動會我都得獎,教師節縣裡要來錄像,學校組織演出節目,老師特意請我參加讓我做主角。那時老師對我器重、同學羨慕,看到我上電視了我爸更是樂得合不攏嘴,以我為他的驕傲,看著我爸欣慰的笑容,我覺得能為我爸爭光我心裡很高興。

   1999年底,我們全家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因得福存心的支配我開始了離家盡本分的生活。為了被帶領認可、獲得弟兄姊妹的擁護,我在盡本分中盡力吃苦,只要神家需要落實的工作與帶領的安排,我就竭力去配合。當時在同工之中福音工作都是名列前茅,各項工作都有果效,雖然我明白真理膚淺,但弟兄姊妹家裡的難處,工作上存在的問題,生命進入上的難處我都找神的話與他們交通,弟兄姊妹願意與我相處,帶領也很器重我,漸漸地我感到自己在神家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2006年初,我被提拔為區帶領,看見自己負責範圍的工作果效比其他區的好一些,心想:我雖然沒盡過這本分,但各項工作都比他們落實得快,工作果效比他們好,帶領還要培養我,我爸媽若知道我能盡這個本分不知該有多高興,尤其到家鄉那邊盡本分時總有一種「榮歸故里」的感覺,還盼望能見到更多認識我的弟兄姊妹,好讓他們知道我現在盡哪個級別的本分。我活在自我欣賞的情形中,連說話口氣都變了,開始注重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象。此時,我也不注重在神的話上下功夫了,也不追求生命進入了,而是注重帶領對我的看法與評價,作工對象是否擁護我。漸漸地,教會存在的問題及作工對象工作上的偏差、漏洞我解決不了了,聚同工會時我也交通不出來了,為此,我很痛苦,感覺自己就像個行屍走肉,活在了黑暗之中。最後我不但沒提拔還被撤換了。當時我很傷感,心想:若我爸媽、認識我的弟兄姊妹知道我被撤換了咋看我呀?這回不能光宗耀祖了,也不能出人頭地了,看來我是完了,沒有前途可言了。我悲觀失望,不願看神的話,不願意禱告,更不願跟弟兄姊妹見面接觸,心裡軟弱消極到一個地步。後來,當我看到神的話:「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而且人還認為『我們信神,神務必得給我們福氣,務必得將我們的一切都安排妥當,我們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個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給我們無窮的祝福,否則,就不叫信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揭示的話語句句扎在我的心上,今天我被撤換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也是對付我的地位之心。從小到大「誰說女子不如男」「光宗耀祖、出人頭地」的撒但毒素一直腐蝕著我的思想,以至於我信神的觀點都是醜陋不堪的,受這種思想的支配,我在盡本分中盡力吃苦,多年奔波忙碌,實則是想利用神達到自己出人頭地、光宗耀祖的目的,我太卑鄙了!太醜陋了!神借事實與話語的審判顯明了我裡面追求的觀點與撒但同出一轍,走的是失敗的道路,若沒有神及時的審判刑罰,我會一直帶著這樣的存心追求下去,到最終只能落得一敗塗地,跟保羅一樣的下場。

   我本以為自己認識到了應該有些變化了,但在2008年神再次顯明時,讓我看見性情變化不像我想像得那麼簡單,並不是受些熬煉對自己的追求觀點有些認識就是變化了,而是需要長時間的刑罰審判才能有些變化。當時讓我到外地配合澆灌的工作,當抓工作的姊妹給我們聚完會,我心裡就開始衡量我們這些人誰交通得好、我排第幾,特別注重抓工作的姊妹對自己的看法與態度。當看到她注重別的姊妹心裡就不平衡,覺得姊妹不會用人,讓我去澆灌教會帶領執事簡直是大材小用,我最起碼能澆灌小區級帶領工人。為此我悲觀失望不願再追求了,活在了消極的情形中。儘管幾次碰壁我也沒當一回事,後來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我闌尾炎復發,即便如此我剛硬的心還是沒有回轉。直到有一次,我將一瓶治療腳乾裂的藥放在接待家的床頭櫃後面,接待家七歲的孫女以為是好喝的偷偷喝了,之後便喊著肚子疼在地上打滾直哭。當時我嚇得不知如何是好,阿姨趕緊抱著孩子到社區衛生所搶救,醫生說:「小孩胃這麼薄,還不到兒童醫院搶救想等著孩子死呀!」此時我的腿像灌了鉛,想起醫生的話,我的心忐忑不安,也不知是如何從社區走到接待家的,心想:如果小孩真死了,小孩的爸媽肯定要追究的……我越想越害怕,此時我欲哭無淚,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我的心一直無法平靜,痛苦到一個地步,我翻開神的話看到神說:「我認為我們最好還是找一條最簡單的路來滿足神,就是順服神的一切安排,你真能達到這個地步,你就被成全了,這不是輕鬆加愉快的事嗎?……神今天作工不輕易發怒,但若有人想打亂他的計劃,他卻立時改變臉色,將晴轉陰,所以我勸你還是安下心來任神擺佈,讓神作成你,這樣的人才是聰明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七)》)從神的話中我看到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認識到我的所作所為遭到了神的厭憎、激起了神的怒氣,神也給我指明了道路,讓我知道該怎樣去追求。當病痛臨到我的時候我沒有反省,神又藉著接待家庭的小孩吃錯了藥來刑罰我,讓我痛苦,讓我能將這些東西放下,追求真理,順服神的安排。神不忍心讓我繼續被撒但愚弄,為了名譽地位苦苦掙扎、奔波,不得已才這樣刑罰、審判潔淨我,讓我看清自己被地位坑害至深,幾經刑罰都沒有喚醒我的心,還是身不由己受撒但本性的控制、苦害無法自拔。回想自己從一開始來這邊配合工作,以自己是「佼佼者」而自居,原以為會被提拔重用,沒想到自己卻「淪落」去作基層工作,自認為不如我的人都澆灌小區帶領級別的,甚至有的人被提拔了,而我前途無望,心裡就想:與其在這兒盡這個本分還不如回本地。因此,給教會帶領聚會時開始應付場合,對他們生命不負責任,對教會存在的各種問題更是沒有真實負擔,更談不上體貼神的心意了。此時面對神飽含愛憐的話語讓我深感虧欠,神為人生命著想,為人類獻上所有,就是為了把人從撒但權下徹底地拯救出來。可我在神的作工中不願為神獻上絲毫,根源的問題就是撒但毒素一直在捆綁、轄制著我,我就如不懂事的孩子不會體諒父母的良苦用心,失去了太多被神成全的機會,事到如今才幡然覺醒是否已為時太晚?悔恨與自責使我仆倒在地:「神哪!今天臨到這樣的刑罰審判都是你的公義,我願意順服。如果還有機會,我願重新做人,不再為前途命運奔波忙碌,只願做神手中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盡好自己澆灌的本分安慰神心。」禱告完我的心也平靜了,願把自己完全向神交託,更願把接待家庭的小孫女交託在神的手中。沒一會兒,聽見阿姨開門聲,她的小孫女喊道:「阿姨,你抱我。」接著悄悄地對我說:「阿姨,你可千萬給我保密呀,可別跟我婆婆說我喝你的水啦!」這時我懸著的心才放下,看見神為拯救我這個「頑石」不知調動多少人、事、物,只覺自己不堪不配。從那以後我不再為前途命運打算,只是腳踏實地盡好澆灌的本分來安慰神心。我不再應付場合了,只要我發現弟兄姊妹盡本分中存在的偏差、漏洞,就能耐心地交通、幫助、扶持,藉著與弟兄姊妹交通我裝備了一些真理,同時從他們身上我學到了一些功課。這時我不再認為自己大材小用了,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能盡這個本分是我生命的需要,是神針對我的缺少擺佈環境來補足加添我。我感謝神!從那以後我也能安心地盡本分了。沒想到過不多久帶領找到我,讓我澆灌兩個區的小區級帶領工人。此時我看到了神的公義性情,神鑒察人心肺腑,掌管一切,神喜歡的是腳踏實地盡本分的人。感謝神給我盡本分的機會,與小區帶領聚會時發現一些問題我都用心去配合,並把每次聚會時發現的問題記上,共性的問題是什麼,自己是怎麼解決的,還有哪些問題沒有解決。一段時間覺得這樣盡本分挺實在的,心裡踏實、平安,不再受「出人頭地」這個毒素的轄制了,也覺得自己在各方面真理上裝備、明白了一些,能和弟兄姊妹共同進入,自己也低調做人了,懂得了受造之物盡本分天經地義,如軍人一樣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不為自己考慮打算,一切以神家利益為重,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做到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