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踏上信神路]
刘佳音
·人类为什么要信神呢?
·异端邪教不是人能定规的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我相信有神,但现在我还年轻还有好多事要做,等以后闲了再信能蒙拯救吗?
·神的三步作工是怎样步步进深使人达到蒙拯救的?
·我们认为主再来时人瞬间就能改变成圣洁身体,为什么神还要作审判刑罚的工作
·我们派别有的人信得很好,也受了不少苦,难道不接受末世作工就不能蒙拯救吗
·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既然神是公义的,那为什么恶人亨通活得那么滋润而好人却受欺受压、受苦受难
·到底是谁错了
·“新的”就是“假的”吗?
·拨开迷雾见真光
·我心目中的“善仆”
·全能神真的不让人结婚吗?
·神的作工为何隐秘?
·谁说我们“不要家”
·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说话并非是圣经的加添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你知道吗?天使为什么要“生拉硬拽”
·“反正不听”到底害了谁
·全能神不嫌弃咱老年人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信全能神呢?
·从“坟墓”里走出来成为有灵的活人
·人类的悲哀——守旧
·神是宝爱人的谦卑寻求,还是看重人受苦多少呢?
·持守自己的“忠心”就能获得神称许吗?
·预言是等候应验的,人不可随私意解说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神真的能按人的想象行事吗?
·基督教各宗各派为什么会抵挡基督
·怎样对待圣经才合神心意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狂妄的我
·基督教疯狂抵挡基督说明了什么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使我得着了释放自由
·给姐姐的一封信
·我终于又回到了全能神的怀抱
·在黑暗压迫中我更定真全能神
·信全能神我才找到了真正的亲人
·谎言在事实面前不攻自破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有了分辨
·我是如何认识“神的实质永不改变”的
·真理与事实让我定真了独一真神——全能神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全能神挽救了我(一)
·全能神挽救了我(二)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 真 情 告 白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昔日与神为敌飞扬跋扈 今日俯首神前愧悔无地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1)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2)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3)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4)
·谬论(5)有人说:
·谬论(6)有人说:“是神就应该显大的神迹奇事”
·谬论(7)有人说:“神是慈爱怜悯的神”
·谬论(8)有人说:“你们这些传全能神福音的人都是骗人的”
·谬论(9)有人说:"耶稣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拯救工作"
·谬论(10)有人说:“信神本是自愿的”
·谬论(11)有人说:"主来应该是驾着白云来,众人都要看见"
·谬论(12)有人说:“耶稣说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谬论(13)有人说:“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说神不作重复的工作”
·谬论(14)有人说:"你们传神又道成肉身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踏上信神路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 榮光

   1991年我因病蒙恩跟隨了全能神。那時我對信神的事什麼也不懂,但奇妙的是,吃喝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就感覺有享受,就感覺神的話說得太好了,唱詩、禱告時也常常被聖靈感動得淚流滿面,心裡那種甘甜、那種享受總像有喜事臨到似的。尤其是聚會場合聖靈大作工的時候,我就感覺自己彷彿超脫了肉體活在了三層天上,屬世的一切都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心裡別提有多幸福、多快樂了,就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所以,那時我認為信神就是享受神的恩典。

   隨著神發表的話語越來越多(那時神的話語是一篇一篇陸續發到教會裡的),我知道的也越來越多了。這時的我不再只滿足於享受神的恩典,當看到神的話中提到「長子」,並且得知神給長子的福分很大時,我就追求作長子,期望將來能與神一同作王掌權。後來又看到神的話中說時間不多了,我更是心急火燎,心想:我信得這麼晚,會不會得不到這上好的福分呀?我可得多付點代價。於是,當神家安排我複寫時,我特別積極,不怕吃苦。為了能得到長子的福分我決定不找對象了,工作也不幹了,反正只要能作長子,撇棄什麼都行,付什麼代價我都願意。其實,神在他的話中從來沒有確切地說過我們是長子,只是因著人有野心、有奢侈慾望,認為以前神稱呼我們「兒子」,現在神又高抬了我們,那我們肯定是長子。就這樣,我便理所當然地把自己當成了長子。後來,看到新發下來的神的話中頻頻提到「效力者」,而且對效力者審判的話越來越多,我心想:幸虧我跟隨了全能神,不然我也就成了效力者了。看到神對長子的祝福、應許,我就認為其中有自己的一份,看到神對長子的安慰、勸勉,我也覺得是對自己說的。尤其看到神說:「大災大難必不臨到我兒,我所愛的,我會時時刻刻、分分秒秒地看顧我兒,你們必不會受其苦、受其難,而是為了成全我兒,在他們身上應驗我的話,好讓你們認清我的全能之所在,更加生命長大,能早日替我擔負擔,為我的經營計劃的完成,獻上你們的全人。你們當為之高興快樂,為之歡喜,一切都交給你們,讓你們掌管,交在你們的手中,兒子承受父親的一切產業,更何況作為眾長子的你們?你們真是有福的,不是遭受大災大難之苦,而是享受永永遠遠之福,何等榮耀!何等榮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十八篇說話》)我心裡更是樂開了花,心想:我這不是在做夢吧?天上掉下這麼大的餡餅就這麼不偏不倚地落到了我的頭上?我真有點不敢相信,但怕弟兄姊妹說我信心太小,所以又不敢不信。

   有一天,我興沖沖地去聚會,看到教會裡來了兩個工人。在一起交通時,他們說他們是效力者,聽後我非常吃驚,追問道:「你們要是效力者,那我們豈不更得是效力者了嗎?」他們便毫不隱瞞地道出了實情:「我們中國這些人幾乎都是效力者……」聽他們這麼一說,我心裡「咯噔」一下:不會吧!這是真的嗎?但看著他們一臉沉重、痛苦的表情,其他人的臉也都跟苦瓜似的,又不容我不信。可我轉念又一想:人家做工人的為神的工作撇家捨業,受了那麼多苦,付了那麼多代價,我跟他們比起來差得太多了,人家都是效力者,我還有啥說的,效力者就效力者吧,因此當時我心裡並沒有覺得太難受。

   回到家後,我又拿起神的話重新看看神對效力者是怎麼說的,看到神說:「為我效力的人聽著!在效力之時得到點我的恩典,也就是暫時讓你們知道以後的工作、以後的事情,但根本享受不到,這是我的恩典,若效完力就馬上退去,不要停留。作為長子的不要驕傲,但可以自豪,因我賜給了你們無窮無盡的祝福;作為滅亡的對象,不要自尋煩惱,自己為自己的命運而憂傷,誰叫你是撒但的後裔呢?為我效完力之後,就可以重新回到無底深坑去了,因你在我面前沒有用了,我開始用我的刑罰對待你們了,我是一不做,二不休,既作必成,既成必到永遠,對眾長子、眾子、子民也是,對你們也是,既刑罰必到永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八十六篇說話》)這一看不要緊,一種從未有過的痛向我襲來,我迅速合上神的話不敢再看了。一時間,委屈、不解、不滿一起湧上心頭:昨天我還在幸福的搖籃裡,今日卻被趕出了神的家;昨天我還是神的兒子,今日就成了神的仇敵——撒但的後裔;昨天還有神的無盡祝福等待著我,今日無底深坑是我的去處,而且還要刑罰到永遠。不給祝福也就算了,為啥還要刑罰我呢?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為什麼呢?我不願面對這個現實,也無法面對這樣的現實。我閉上眼睛不願再去想,多麼希望這只是一場夢。

   從那以後,我一想到自己是個效力者,心裡就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真不敢再看神的話了。但神太智慧了,在他審判揭示人的話語裡又貫穿著奧祕的揭示,還有預言以後的災難以及國度前景等方面的話,這些都是我想知道的,所以我還是離不開神的話。看神的話時,神利劍般的話語不斷地刺透我的心,使我身不由己地接受著神的審判、刑罰,感到神威嚴烈怒的審判總是不離開我。痛苦之餘,我知道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原來,我是大紅龍的子孫,是撒但的後裔,是滅亡的對象。無奈之下,我不敢再奢望得到什麼福分,願意接受神的命定做一個效力者。當我自以為能安心做效力者的時候,神再一次「引狼出洞」,把我裡面隱藏的東西給顯明出來。一天,我在神的話中看到神說:「我回錫安之後,地上仍舊讚美不息,那些忠心的效力者仍舊等著為我效力,但他們的功用已盡完,只好是思念我在地的情景。那時我開始降災於那些受禍的,但人人都相信我是公義的神,我絕對不會懲罰那些忠心的效力者的,我只讓他們蒙我的恩典。」(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一百二十篇說話》)看到這裡,我心裡偷偷地想:長子的名分我是不想了,大的福分我也不要了,現在我就追求做一個忠心的效力者吧,這是我唯一能追求的了,以後無論神家安排我幹什麼我都要盡上自己的忠心,千萬不能再失去做忠心效力者的機會。如果連忠心的效力者都當不上,只是單純做一個效力者,效完力之後還得回到無底深坑或硫磺火湖裡去,那我圖啥呀?還不如不信了呢!這個想法我沒敢對任何人說,卻逃不過神眼目的鑒察,神用利劍般的話語穿透了我的心,剖開了我的魂。神的話說:「人的本性除我以外誰也測不透,都認為自己是為我盡『忠心』,豈不知在『忠心』當中摻有雜質,這種雜質就把人斷送了,因這雜質是大紅龍的陰謀,早被我揭穿,我是全能的神,這麼簡單的事我能不清楚嗎?我能透過你的血、透過你的肉看見你的存心。人的本性在我並不難測,但人卻自作聰明,認為自己的存心除了自己誰也不知道,但豈不知在天地萬物中間還有全能的神存在嗎?」「現在多數人還抱著一點希望,當希望變成失望時,那時他就不幹了,就要求退去了,我說過我不強留一個人,但你當心你的後果會是什麼,不是我威脅你,這是事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一百一十八篇說話》)看到這些話我的心怦怦直跳,感到神真是鑒察人心肺腑,人心裡想什麼神都知道,人私藏一點小的盼望都是神所厭憎的,都是神不允許的。此時,我心裡對神才稍稍有了一點敬畏之心,決定不再跟神搞交易了,老老實實地做一個效力者,任神擺佈。

   後來我才知道,這三個月所經歷的是效力者的試煉,是神在人身上作的第一個話語試煉的工作。經歷了效力者的試煉之後,我知道了神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也是公義、威嚴、不容人觸犯的神,他的話語有權柄、有威力,讓人不得不產生懼怕之心。同時我也知道了人是神造的,人就應該信神、敬拜神,這是天經地義的,沒有理由,沒有條件,更不該有野心、有奢侈慾望,人若為了從神得到什麼而來信神,這樣的信是在利用神、欺騙神,是沒有良心理智的表現,即使人信神什麼也得不到,最後還得受懲罰,那人也該信他,因他是神,人就應該信神、順服神。另外,我也認識到自己本是大紅龍的子孫、撒但的後裔,是滅亡的種類,神是萬物的主宰,神無論怎樣對待我都是應該的,都是公義的,我應該無條件地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回想自己在這次試煉中所流露的醜態,我真是蒙羞慚愧,看到自己真是地地道道的撒但的後裔,狂妄無理智,一心想得到高的地位、大的福分,甚至想與神平起平坐,和神一同作王掌權,也不知自己是什麼東西,夠不夠資格,就在那不知廉恥地、貪婪地爭奪,當看到自己所盼望的福分沒有得到還得受禍時,就想背叛神不信了。這些赤裸裸的表露讓我清楚地看到自己信神的目的就是為了得福,是在赤裸裸地與神搞交易,我真是狂妄到了極點,完全失去了人該有的理智。要不是神這樣智慧的作工——用效力者的試煉來征服我,將我得福的野心破碎,我的良心理智根本不可能得到恢復,我更不可能老老實實地接受從神來的真理、道路、生命,這樣,我就永遠不可能達到蒙拯救被成全。

   經歷完效力者的試煉以後,在主觀上我不敢再為了得福而信神、盡本分了,也不敢再存著交易的心去做事了,覺得這樣利用神、欺騙神實在太卑鄙。同時也膚淺地認識到神藉此試煉來拯救人真是用心良苦,明白了神沒有恨人的成分,神對人的愛從創世到如今從未改變過,所以,從心裡願意在以後的信神、盡本分中追求滿足神,還報神的愛。但因人的得福存心與交易心態在人裡面扎根太深,經歷一次試煉是不可能徹底把它解決的,時間一長,這些東西還會冒出來。所以,神為了更深、更徹底地征服拯救我們,在我們身上又接連作了幾次試煉的工作——刑罰時代的試煉、死的試煉以及七年試煉。在這幾次試煉中使我受苦最多、受益最大的就是1999年的七年試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