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金光鸿文集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敬告臺灣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子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金光鴻律師
   
   


   幾個“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正例和反例!
   
   臉友“Liquan Zhu”轉發了“李子佛 (@lizife)”的一條推文:
   
   “【致命停戰】白崇禧在東北打得林彪落花流水,林彪軍隊被趕到哈爾濱,林吃不消,求駐朝蘇軍援助。馬歇爾剛從延安回,毛與解放日報等把美式民主吹上天,馬逼蔣住手!蔣要白停戰,白認為停戰必錯過幹掉共軍最後機會。果然停戰八個月複戰,死虎復活,席捲東北。(46年2月18日蔣、何應欽、白崇禧席地) https://t.co/QzqRn2sGG3”
   
   我看了,略思片刻,回了一條臉文:
   
   蔣有問題,白也有問題。蔣搞政治,臺面上只能那麼說,但真下命令就有問題了,這是個半吊子政治家;白是個半吊子軍事家(也不懂政治),換了我,先打了再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打了以後,擁兵自重,看看下一步怎麼辦。毛把蔣打到長江以南,史達林下令毛與蔣劃江而治,明顯想分裂中國,消弱中國,毛不聽,毛是個戰略家……,後來,史達林見了毛,說了句,勝利者是不應該受責備的。
   
   勝利者是不應該受責備的,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適用的,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將軍在外作戰,國君在皇宮,不知前方戰事,所以,君命有時並不符合戰場的實際情況,這時,就需要前方將軍相機行事了,這對前方一線作戰的將軍那就是一個考驗了,將軍應該知道自己職責及國家的戰略才行的,即使把握不准,也沒有關係,無論如何,戰機稍縱即逝,應該自己把握,打完了如何善後,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我們再來看看幾個例子。
   
   比如,美國內戰時,1863年7月,蓋茨堡戰役展開,
   
   “七月四日的晚上,南方「李」將軍開始向南邊撤退。當時全國雨水氾濫成災,那時「李」帶領敗軍到達波托麥克時,看到前面河水暴漲,使他們無法過去,而勝利的聯軍就在後面。「李」和他的軍隊,進退維谷,處於圍困中。
   
   林肯知道這正是個極好的機會,把「李」的軍隊俘虜,立即可以結束這場戰爭。林肯滿懷著希望,他命令格蘭特,不必召開軍事會議,而立即襲進「李」軍。林肯先用電報發出命令,然後派出特使要格蘭特就即採取行動。
   
   可是這位格兰特將軍,又如何處理呢?格蘭特所採取的行動,卻跟林肯的命令相反。他召開了一個軍事會議,違反了林肯的命令,還遲疑不決的延宕下去。格蘭特用了各種藉口覆電,實際上是拒絕進襲「李」軍。最後河水降退,「李」和他的軍隊就這樣逃過了波托麥克。 ”《人性的弱點》
   
   1865年4月,格兰特將軍終於打敗了南軍,18日,李將軍向北軍投降。
   
   林肯總從來沒有爲1863年格蘭特將軍沒有聽從命令放跑南軍而責備格蘭特,據說,林肯死後,在林肯的遺物中找到一封林肯沒有發出的爲那次格蘭特將軍沒有聽眾命令的信。
   
   再比如,我們來看看美國是如何得到佛羅里達州的。
   
    1817年,詹姆斯·門羅(James Monroe)當選為美國第五任總統,就是那個為中國人所熟知的發明“美洲是美國人的美洲”的“門羅主義”的總統。
   
    門羅上任後遇到的問題之一是佛羅里達東部的騷亂,也就是今天美國東南部的佛羅里達州。當時,那片地區歸西班牙所有,但是西班牙只控制著幾個小鎮,其餘地區都是罪犯、在逃奴隸和前英國士兵的地盤。
   
    當地還有西米諾爾和克裏克印第安部落。有時候,佛羅里達東部的人會跨過邊界,對美國人發動襲擊。西米諾爾印第安人和邊界對面的喬治亞州人就曾發生過一次激烈衝突。
   
    1812年英美戰爭中的英雄安德魯.傑克遜將軍得到命令,率兵進攻印第安人。傑克遜寫信給門羅總統說,“告訴我美國是否想佔領佛羅里達地區。我60天內就能辦到。”
   
    傑克遜沒有得到回音,他認為,這是門羅的默許,所以立即糾集兵馬,直撲佛羅里達。
   
    傑克遜將軍沒有抓住任何印第安人,但是佔領了兩個西班牙城鎮,聖馬克斯和彭薩科拉。
   
    他還逮捕了兩個英國人。這兩個英國人接受軍事法庭的審判。法庭認定,二人的間諜罪和向印第安人提供槍支的罪名成立,被處死。
   
    傑克遜將軍下令一些駐軍留守佛羅里達,然後返回了田納西。
   
    門羅總統一得到消息,立即召開內閣會議。除了國務卿亞當斯以外,所有人都認為傑克遜的做法過了頭,但是大家一致決定,不公開指責他。
   
    國務卿亞當斯向英國和西班牙作出解釋。亞當斯在給英國的信中歷數了那兩個英國人在佛羅里達的所作所為,解釋了處死他們的理由。英國同意不採取行動。
   
    亞當斯在寫給西班牙的信中是這樣說的:西班牙沒有履行條約裏的承諾,保證邊境和平。美國出兵佛羅里達,是為了保護美國公民。
   
    美國承認佛羅里達屬於西班牙,但是如果今後,美國被迫再次進入佛羅里達採取自衛行動,美國就可能不再歸還西班牙的領地。西班牙有兩種選擇,要麼增兵維持治安,要麼把佛羅里達送給美國。
   
    實際上,西班牙除了把佛羅里達送給美國,沒有其他選擇。當時,西班牙在南美的殖民地正在鬧叛亂,紛紛宣佈獨立。阿根廷有聖馬丁,智利有奧希金斯,還有西蒙.玻利瓦爾在北部創建的大哥倫比亞共和國。
   
    西班牙忙於料理南美局勢,無法向佛羅里達增兵。西班牙國王因此同意把佛羅里達送給美國,作為交換,美國答應拿出五百萬美元,安撫那些要求西班牙賠償的美國公民。
   
    美國和西班牙1819年2月簽署了條約,立即得到美國國會參議院的批准,但是西班牙國王遲遲不在條約上簽字,足足拖了兩年。
   
    他希望美國接受一項額外要求,那就是,不承認西班牙在南美洲的殖民地的獨立。
   
    美國拒絕接受,並威脅說,西班牙必須批准佛羅里達條約,否則美國就要強行奪取佛羅里達。西班牙被逼無耐,只好簽字。
   
    ……
   
    (資料來源:美國之音《建國史話》“The Making of a Nation”)
   
   而中國歷史似乎總是一些反面的教訓,比如岳飛被所謂的秦檜的十二道矯詔誘回杭州而被謀殺,這就是沒有遵守“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孫子兵法第九章)的兵法原則,無論如何,我以為,從軍事上來講也好,從政治上來講也好,岳飛都是不應該回杭州見皇上的,沒那個必要,軍人的職責就是蕩平外寇,保家衛國,如果能夠在軍事上取得完勝,蕩平外寇,受軍法處置也心甘情願的,這是什麼?這就是政治。所以,我在我的《果敢危急,呼籲中國軍人反出雲南》裏面分析了岳飛不懂政治,大概連孫子兵法也沒讀好,在关键时刻犯了兵法大忌,只知道愚忠,枉送了好汉性命。魚不可脫於淵,將軍離開自己的軍隊就什麼也不是,這下可好,岳飛連自己的兒子也稍上了,連後路也不給自己留下,無論如何,面見聖上,一定要給自己留下可以談判、斡旋的籌碼,可以想見,如果岳飛面見聖上,留下長子,真有什麼不測,還可以兵抗命,千古都說岳飛愚忠,真是愚啊!
   
   还有张学良将军不是同样愚吗?孤身犯险,把蒋送往南京,所谓负荆请罪,结果被软禁了大半辈子。
   
   上述白將軍白崇禧不是同樣愚嗎?不過正好與蔣介石做一對君臣。
   
   林彪也曾抗過毛的命,如四平保衛戰,正如毛多次抗斯大林的命一樣,所謂有是君必有是臣!
   
   美國東部時間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下午1:21
   

此文于2017年10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