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金光鸿文集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敬告馬來西亞政府:那我們來替你管好了!
·必须将朝核问题上升到终结共产极权制度的高度
·俄罗斯派军事代表团进入朝鲜意欲何为?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欢迎对号入座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貞女抗暴?野外婚禮? --《詩經》“野有死麇”賞析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我解《论语》之“父母在,不远游”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我读老子(一)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希望大家学点哲学之TPP和一带一路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美国立宪原则的失落--加州关于“庇护州”议案的修改涉嫌歧视性立法
·班农出使中国见王岐山的使命
·控枪是愚蠢的,案发后应该检讨的是政府政策
·支持美國各州人民拿回主權
·关于美国联邦政府对本国和中国人民行暴政的几个案例
·敬告美国政府:把回国后或受酷刑者遣返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写在美国“隐形总统”班农辞职后
·美国的移民政策应该向共产国家的人民倾斜
·应该是人民警惕政府,而不是政府警惕人民
·美国联邦在各州搜捕非法移民涉嫌违宪
·谁肢解了美国人民的持枪权?
·把在美国持枪的外国人遣返不是最好的办法
·我要是总统,一定要拿掉他们这个权力!
·大面积的枪案伤害,是控枪的结果…
·这美国民兵总司令就是我了……
·人民持有及携带武器之权利不可侵犯
女性问题
·為什麼亞洲女性普遍個性剛強的文化探討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金光鸿律师
   
   


   很早就考虑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个提法的错误性。
   
   记得第一次看到,是去年还是前年果敢军跟入侵缅匪交战的时候,有个脸友转载的有个果敢军的军官的话,他说,他的兵最大的特点是服从命令,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前面有水坑,有悬崖都会跳的(大意)。
   
   记得我当时看了很不以为然,心想,仅凭这一条就能打仗?想了好几天,为果敢军写了一篇题为《用脑子打仗》的文章,从正面表达了我的观点。
   
   昨天,美东十月二十一日下午1:32,看到了脸友“吴立”转发的推友“齐彧 (@newqiyu)”的如下一条推文:
   
   “六四当天罗宇飞巴黎参加航展,看中共杀人电视感慨万分,写下:解放军是一只愚蠢的军队,好人带着学好,坏人带着学坏,疯人带着学疯。”
   
   又重新勾起了我对“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个问题的思索。
   
   中共军队为什么愚蠢,其实,全在这条命令。
   
   为什么呢?因为人都是有情绪的,那军队中的军官他不也是人吗?如果在他情绪不好的时候,他发出的命令是不合理的或者不合法的,下级要不要遵守?
   
   或者,像中共军队,一入伍就被洗脑,培养出来的军官是受了不好的意识形态的影响,那他的命令就更有问题了,比如,八九六四中共军队对自己的人民开枪,这样的命令要不要听?
   
   ……
   
   想看看美军是如何应付上司的不合理的或者不合法的命令的。
   
   用谷哥搜了一下,:
   
   首先、美国军法规定,军人有服从命令的义务(Duty to Follow Orders)
   
   美军军法条列(UCMJ——the Uniform Code of Military Justice)规定,军事人员必须服从下列命令:
   
   1、服从法定上级军官所下的命令。〔890.ART.90(2));
   
   2、服从法定的准尉军官及士官的命令。〔890.ART.91(2)〕;
   
   3、服从来自符合军规条例的命令〔890.ART.92(1)〕;
   
   4、服从合法的命令。〔890.ART.92(2)〕。
   
   其次,军人有不服从非法命令的义务。(Duty to Disobey Unlawful Orders)
   
   你没有必要遵守非法的命令。You are not required to obey unlawful orders.
   
   美军军人宣誓誓言:
   
   I, _____, do solemnly swear or affirm that I will support and defend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against all enemies, foreign and domestic; that I will bear true faith and allegiance to the same; and that I will obey the orders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orders of the officers appointed over me, according to regulations and the Uniform Code of Military Justice. So help me God.
   
   译文: 我,(宣誓者姓名),郑重宣誓(或声明):我将支持和捍卫美国宪法,反对一切国外和国内的敌人;同时,我也会信念坚定并忠贞于美国宪法;我会服从美国总统和上级指挥官的、符合法规和军事法典的命令。因此,请帮助我吧,上帝。
   
   美国军人必须宣誓捍卫美国宪法,反抗国内和国外的敌人,并且服从总统和上级指挥官的命令,但是这个命令是有限定的,就是美国军人只服从不违背宪法,并且符合相关法规和军事法典的命令。
   
   我们再来看看现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宣誓誓言: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
   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顽强,不怕牺牲,苦练杀敌本领,时刻准备战斗,绝不叛离军队,誓死保卫祖国。”
   
   只有“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服从命令”之说,没有任何限定,为各类非法命令,不合理的命令乃至不人道的命令大开方便之门,这样的军队,正应了罗宇所说,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坏人学坏人,跟着疯子学疯子,完全是一个没有脑子,没有灵魂的愚蠢的军队,很容易变成战争机器,杀人的刽子手,如中共军队六四天安门屠城。
   
   再看看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宣誓誓言:
   
   “我决心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我宣誓:
   忠诚于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在任何情况下,坚决服从命令,严守法纪,勇上一线,为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甘愿奉献一切!”
   
   “在任何情况下,坚决服从命令”,更明确了中共军队的家丁性质和战争机器,杀人机器的职能。
   
   那么,很多情况下,有的国家发生战争时,国家没有宪法,也没有法规可遵循,因为革命发生时,往往是前朝恶法、苛法、恶政,或者前朝根本就不是宪政国家,宪法是保护独裁者的利益的时候如中共,怎么办?
   
   还是有办法的,那就是遵守相关的国际公约,如,著名的日内瓦系列公约,有关于战地的,海上保护,战俘待遇,保护平民,相当完整,其它还有禁止使用生化武器之类的公约等等。
   
   而且,即便是像美国这样的法治国家,在有完备的宪法和法律可依的情况下,也有优先履行其所签署或加入的国际公约的相关规定的义务。
   
   从法律程序上来说,在法治国家,如美国,下级拒绝上级命令的时候,具体用什么方法或者有什么法律程序来拒绝执行呢?
   
   网上找来的资料是这样的:
   
   首先,要求上级的命令,以书面形式来表达,不祇是口头命令;
   
   第二,如果已经是书面的命令,你要告诉上级,你打算拒绝执行命令;
   
   最后,要求由军事法庭裁决。
   
   从我律师的角度来看,这个程序是正确的。
   
   而且,在法治国家,军人如果执行了不合法的命令,是不能免除其法律责任的,这样的案例,在德国统一后审判战犯时就有。
   
   1992年2月,统一后的德国柏林法庭审判了一起枪杀案。被告是统一前的一名名叫英格·亨里奇守墙的卫兵,此前两年,他在守护柏林墙时枪杀了一名企图越墙逃往西德的名叫克利斯的青年。他的辩护律师称,他当时只是执行命令(东德当局命令守护柏林墙的士兵对企图逃往西德的东德人格杀勿论),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他是无罪的。不过这样的辩护最终没有得到法官的认可。因为类似的辩护,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纽伦堡审判法西斯战犯时,已有先例。当时各国政府的立场不约而同:不道德的行为不能借口他们是奉政府的命令干出来的而求得宽恕。任何人都不能以服从命令为借口而超越一定的道德伦理界线。
   
   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判处开枪射杀克利斯的卫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法官这样对被告解释他的判决:“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暴政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这个东西。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你应该早在决定做围墙卫兵之前就知道,即使东德国法也不能抵触那最高的良知原则。”这“最高的良知”(或正义)就是法理学上“超越实在法的法”,而违反正义的立法就是“实在法的非法”。依这种“法”去执法,也是犯罪。
   
   这又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了,就是,
   
   上级的命令不违反宪法和法律,甚至国际公约的情况下,但执行它明显不合常理、下级不能理解,上级又没有作合理的说明,甚至有违人类良知,你怎么办?
   
   如麦卡锡曾拦住一个士兵,命令他用身体去挡坦克,那个士兵说,你疯了吗?然后跑掉了,这个命令就是明显不合常理的。
   
   这样,“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原则从语境中看,“命令”一词毫无疑问指的是合法的或者合理的或者符合良知的命令,并且,军人如果执行了不合法的命令,不能以“我仅仅是在执行命令”作为抗辩理由,免除其法律责任。
   
   可见,军事人员既有执行命令的义务,也有拒绝执行不合法/不合理/违背人类良知的命令的义务。
   
   而且从保护自己的角度出发,他们必须拒绝执行这样的命令,否则,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总之,军事人员有义务和责任执行上级下达的命令,同时也有义务和责任拒绝执行上级下达的非法命令。就算是总统下达的,祇要违背了宪法、军事法和国际公约,或者明显不合常理的有没有说明其意义及至违背人类良知的都可以而且必须拒绝,否则,我们培养出来的军队有可能跟中共的军队一样愚蠢,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坏人学坏人,跟着疯子学疯子,甚至变成刽子手和战争机器。
   
   另外,从心理学上来讲,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从根本上否定了军人作为一个人,首先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判断能力、分析能力以及作出决策的能力,孙子兵法云,上兵伐谋,谋,不得首先要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分析能力、判断能力和决策能力吗?西方人说,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是中国人理解的那样,每个士兵都要立一个宏大的志向,瞄准元帅那个位置,一支军队它也只能有一个元帅,不可能人人都当元帅啊。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它的真正的积极的隐含的意思是,一个士兵,如果不能像元帅那样来思考问题,他就不是一个好士兵、一个合格的军人,不是光盲目地服从命令那么简单的。
   
   盲目地服从命令,就是把军人当成战争机器,这样的军队是不人道的军队,也是愚蠢的军队,是以军人的生命为代价来供独裁者为满足自己的私欲和个人目地或仅仅用作发泄情绪的工具,是注定没有出路的。
   
   总之,就是要用脑子打仗,所谓上兵伐谋。
   
   但是用脑子打仗的前提,必须是,我们的军人有正确的观念,或者用正确的观念,正确的知识,正确的法律……去训练出来的军队。
   
   此乃国父孙中山先生所说,行之非艰,知之惟艰,知难行易!
   
   所以,中共军队中流行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相当有害的、必须坚决予以纠正的观念。如果说军人有什么天职的话,除了保家卫国,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天职了。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晚上11:33
   

此文于2017年10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