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金光鸿文集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人民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
·果敢危急!强烈呼吁中国军人反出云南
·這是誰帶的兵?蠢才!
·守土有责(二)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擒賊先擒王
·祭刘晓波文
·主上所重是将士用命之所在 --二零一六新年再向习近平夫妇進一言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敬告臺灣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子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金光鸿律师
   
   


   很早就考虑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个提法的错误性。
   
   记得第一次看到,是去年还是前年果敢军跟入侵缅匪交战的时候,有个脸友转载的有个果敢军的军官的话,他说,他的兵最大的特点是服从命令,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前面有水坑,有悬崖都会跳的(大意)。
   
   记得我当时看了很不以为然,心想,仅凭这一条就能打仗?想了好几天,为果敢军写了一篇题为《用脑子打仗》的文章,从正面表达了我的观点。
   
   昨天,美东十月二十一日下午1:32,看到了脸友“吴立”转发的推友“齐彧 (@newqiyu)”的如下一条推文:
   
   “六四当天罗宇飞巴黎参加航展,看中共杀人电视感慨万分,写下:解放军是一只愚蠢的军队,好人带着学好,坏人带着学坏,疯人带着学疯。”
   
   又重新勾起了我对“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个问题的思索。
   
   中共军队为什么愚蠢,其实,全在这条命令。
   
   为什么呢?因为人都是有情绪的,那军队中的军官他不也是人吗?如果在他情绪不好的时候,他发出的命令是不合理的或者不合法的,下级要不要遵守?
   
   或者,像中共军队,一入伍就被洗脑,培养出来的军官是受了不好的意识形态的影响,那他的命令就更有问题了,比如,八九六四中共军队对自己的人民开枪,这样的命令要不要听?
   
   ……
   
   想看看美军是如何应付上司的不合理的或者不合法的命令的。
   
   用谷哥搜了一下,:
   
   首先、美国军法规定,军人有服从命令的义务(Duty to Follow Orders)
   
   美军军法条列(UCMJ——the Uniform Code of Military Justice)规定,军事人员必须服从下列命令:
   
   1、服从法定上级军官所下的命令。〔890.ART.90(2));
   
   2、服从法定的准尉军官及士官的命令。〔890.ART.91(2)〕;
   
   3、服从来自符合军规条例的命令〔890.ART.92(1)〕;
   
   4、服从合法的命令。〔890.ART.92(2)〕。
   
   其次,军人有不服从非法命令的义务。(Duty to Disobey Unlawful Orders)
   
   你没有必要遵守非法的命令。You are not required to obey unlawful orders.
   
   美军军人宣誓誓言:
   
   I, _____, do solemnly swear or affirm that I will support and defend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against all enemies, foreign and domestic; that I will bear true faith and allegiance to the same; and that I will obey the orders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orders of the officers appointed over me, according to regulations and the Uniform Code of Military Justice. So help me God.
   
   译文: 我,(宣誓者姓名),郑重宣誓(或声明):我将支持和捍卫美国宪法,反对一切国外和国内的敌人;同时,我也会信念坚定并忠贞于美国宪法;我会服从美国总统和上级指挥官的、符合法规和军事法典的命令。因此,请帮助我吧,上帝。
   
   美国军人必须宣誓捍卫美国宪法,反抗国内和国外的敌人,并且服从总统和上级指挥官的命令,但是这个命令是有限定的,就是美国军人只服从不违背宪法,并且符合相关法规和军事法典的命令。
   
   我们再来看看现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宣誓誓言: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
   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顽强,不怕牺牲,苦练杀敌本领,时刻准备战斗,绝不叛离军队,誓死保卫祖国。”
   
   只有“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服从命令”之说,没有任何限定,为各类非法命令,不合理的命令乃至不人道的命令大开方便之门,这样的军队,正应了罗宇所说,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坏人学坏人,跟着疯子学疯子,完全是一个没有脑子,没有灵魂的愚蠢的军队,很容易变成战争机器,杀人的刽子手,如中共军队六四天安门屠城。
   
   再看看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宣誓誓言:
   
   “我决心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我宣誓:
   忠诚于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在任何情况下,坚决服从命令,严守法纪,勇上一线,为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甘愿奉献一切!”
   
   “在任何情况下,坚决服从命令”,更明确了中共军队的家丁性质和战争机器,杀人机器的职能。
   
   那么,很多情况下,有的国家发生战争时,国家没有宪法,也没有法规可遵循,因为革命发生时,往往是前朝恶法、苛法、恶政,或者前朝根本就不是宪政国家,宪法是保护独裁者的利益的时候如中共,怎么办?
   
   还是有办法的,那就是遵守相关的国际公约,如,著名的日内瓦系列公约,有关于战地的,海上保护,战俘待遇,保护平民,相当完整,其它还有禁止使用生化武器之类的公约等等。
   
   而且,即便是像美国这样的法治国家,在有完备的宪法和法律可依的情况下,也有优先履行其所签署或加入的国际公约的相关规定的义务。
   
   从法律程序上来说,在法治国家,如美国,下级拒绝上级命令的时候,具体用什么方法或者有什么法律程序来拒绝执行呢?
   
   网上找来的资料是这样的:
   
   首先,要求上级的命令,以书面形式来表达,不祇是口头命令;
   
   第二,如果已经是书面的命令,你要告诉上级,你打算拒绝执行命令;
   
   最后,要求由军事法庭裁决。
   
   从我律师的角度来看,这个程序是正确的。
   
   而且,在法治国家,军人如果执行了不合法的命令,是不能免除其法律责任的,这样的案例,在德国统一后审判战犯时就有。
   
   1992年2月,统一后的德国柏林法庭审判了一起枪杀案。被告是统一前的一名名叫英格·亨里奇守墙的卫兵,此前两年,他在守护柏林墙时枪杀了一名企图越墙逃往西德的名叫克利斯的青年。他的辩护律师称,他当时只是执行命令(东德当局命令守护柏林墙的士兵对企图逃往西德的东德人格杀勿论),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他是无罪的。不过这样的辩护最终没有得到法官的认可。因为类似的辩护,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纽伦堡审判法西斯战犯时,已有先例。当时各国政府的立场不约而同:不道德的行为不能借口他们是奉政府的命令干出来的而求得宽恕。任何人都不能以服从命令为借口而超越一定的道德伦理界线。
   
   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判处开枪射杀克利斯的卫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法官这样对被告解释他的判决:“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暴政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这个东西。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你应该早在决定做围墙卫兵之前就知道,即使东德国法也不能抵触那最高的良知原则。”这“最高的良知”(或正义)就是法理学上“超越实在法的法”,而违反正义的立法就是“实在法的非法”。依这种“法”去执法,也是犯罪。
   
   这又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了,就是,
   
   上级的命令不违反宪法和法律,甚至国际公约的情况下,但执行它明显不合常理、下级不能理解,上级又没有作合理的说明,甚至有违人类良知,你怎么办?
   
   如麦卡锡曾拦住一个士兵,命令他用身体去挡坦克,那个士兵说,你疯了吗?然后跑掉了,这个命令就是明显不合常理的。
   
   这样,“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原则从语境中看,“命令”一词毫无疑问指的是合法的或者合理的或者符合良知的命令,并且,军人如果执行了不合法的命令,不能以“我仅仅是在执行命令”作为抗辩理由,免除其法律责任。
   
   可见,军事人员既有执行命令的义务,也有拒绝执行不合法/不合理/违背人类良知的命令的义务。
   
   而且从保护自己的角度出发,他们必须拒绝执行这样的命令,否则,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总之,军事人员有义务和责任执行上级下达的命令,同时也有义务和责任拒绝执行上级下达的非法命令。就算是总统下达的,祇要违背了宪法、军事法和国际公约,或者明显不合常理的有没有说明其意义及至违背人类良知的都可以而且必须拒绝,否则,我们培养出来的军队有可能跟中共的军队一样愚蠢,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坏人学坏人,跟着疯子学疯子,甚至变成刽子手和战争机器。
   
   另外,从心理学上来讲,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从根本上否定了军人作为一个人,首先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判断能力、分析能力以及作出决策的能力,孙子兵法云,上兵伐谋,谋,不得首先要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分析能力、判断能力和决策能力吗?西方人说,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是中国人理解的那样,每个士兵都要立一个宏大的志向,瞄准元帅那个位置,一支军队它也只能有一个元帅,不可能人人都当元帅啊。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它的真正的积极的隐含的意思是,一个士兵,如果不能像元帅那样来思考问题,他就不是一个好士兵、一个合格的军人,不是光盲目地服从命令那么简单的。
   
   盲目地服从命令,就是把军人当成战争机器,这样的军队是不人道的军队,也是愚蠢的军队,是以军人的生命为代价来供独裁者为满足自己的私欲和个人目地或仅仅用作发泄情绪的工具,是注定没有出路的。
   
   总之,就是要用脑子打仗,所谓上兵伐谋。
   
   但是用脑子打仗的前提,必须是,我们的军人有正确的观念,或者用正确的观念,正确的知识,正确的法律……去训练出来的军队。
   
   此乃国父孙中山先生所说,行之非艰,知之惟艰,知难行易!
   
   所以,中共军队中流行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相当有害的、必须坚决予以纠正的观念。如果说军人有什么天职的话,除了保家卫国,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天职了。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晚上11:33
   

此文于2017年10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