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國經濟動力與房產泡沫的尖銳對立]
藏人主张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2017年度人权报告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經濟動力與房產泡沫的尖銳對立

   中國經濟動力與房產泡沫的尖銳對立
   (大陸)李 泱
     房地產泡沫綁架中國經濟
   
     中國多個城市開始以大規模建造保障性住房為未來城市重點規劃,其中很具代表性的北京預計未來五年將建造五十萬套租賃型保障房。然而問題是中國已建成的庫存樓房將整個中國的所有人口全部容納進去都不成問題,又為何還要大規模建新房呢?


   
     答案很簡單,那就是要在保房價與解決民眾的實際居住需求之間搞平衡。房地產不僅是中國的最大產業而且早已將整個中國的經濟綁架,虛高房價已經到了崩盤的邊緣,而樓市泡沫崩盤將會葬送掉中國經濟。房企融資主要從銀行貸款,銀行業在國家政策的驅使下把命都交給了房地產,樓市泡沫崩盤的效應將會連帶銀行業陷入破產潮,銀行業破產潮的爆發對於舉國資本市場的後果無異於天崩地裂。經濟基礎不復存在,上層建築以何存焉。
   
     正是因為超高的虛假房價致使大多數剛需型人群以全家之力貸上數十年的銀行款項、終生省吃儉用的還款也無力負擔,而統治集團及其附庸早就名下房產多套,正急著在樓市大變天之前拋房套現並轉移資產,他們當然不會去接盤。這就產生了一個三重困局,即想要保樓市卻無人接盤,不保樓市一旦房地產崩盤後果將是災難性的,同時大量剛需人群如果長期無房可住也必將成為社會的嚴重不穩定因素。
   
     於是看似不可思議的一幕就發生了,一面大量庫存房無人問津,一面大量開工建設保障性住房。硬是咬著牙寧可庫存房一直賣不掉也絕不降價以此來避免樓市的崩盤,同時積極擴大保障房建設規模來滿足剛需人群的實際住房需求,順便維持就業和房地產相關產業。所謂的樓市調控意在穩定當前房價而非降價,再瘋漲下去社會金融資本就會被吸乾。
   
     可是這又能撐得了多久?中國房地產本身就是一個死局,是靠房地產帶動就業、刺激消費再反作用於房地產,帶動這一產業惡性膨脹的。房子賣不出去,銀行貸款還不上,銀行業將陷入死地。況且房企不僅從銀行海量借貸還通過民間影子銀行高息鉅額融資。中國民間的影子銀行普遍存在,社會融資規模非常巨大,總規模甚至不輸一些大型銀行,並且都是以高息甚至超高息進行融資和借貸的,一旦資金鏈發生大範圍斷裂,其對金融資本市場和實體經濟所?生的衝擊將會非常巨大,甚至會引發金融海嘯。
   
     中國經濟的惡夢將臨
   
     全面印鈔救樓市,目前中國還不敢,貨幣崩盤的後果同樣極為嚴重,對社會和政權的衝擊力非常巨大,朝不保夕的人們不是用「偉光正」宣傳就能控制的。況且還有家門口的朝核危機,蠢蠢欲動正在等待時機的台獨執政集團,拿了錢的印度若是撕毀密約再殺個回馬槍那就更無力應對了。假使用貨幣崩盤的手段來救樓市,這些迫切的危機只要發生其一都將令中國的樓市難以支撐,雙管齊下是何結局不言自明。
   
     中國房地產的原動力乃至舉國經濟的原動力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所制定的經濟發展總方向,即利用中國龐大人口所提供的大量廉價勞動力和藏量巨大的自然資源來發展低端加工出口導向型經濟,靠賺取回報率極低的低端產業作為國家的經濟產業命脈。這所產生的惡果初期並不明顯,反而一派欣欣向榮的局面,給世人一種中國經濟瞬間騰飛的假象。無論官方宣傳機器還是民間輿論都對此讚歎有加,甚至不少西方媒體也都對此頗為稱讚。如果中國能夠利用廉價勞動力和廉價自然資源在賺取初級資本之後進行產業升級,那中國才算走對了道路。可是中國卻沉醉在低端產業加血汗工廠模式的「美夢」中不可自拔,其實這只是噩夢而已。改革開放三十年後惡果就開始大規模顯現,勞動力資源由於強制計劃生育已經不再廉價,自然資源被大規模毀滅性開採,環境污染極為嚴重,各種惡性疾病呈爆發式增長;特別是在外資向能夠提供更為廉價勞動力、同樣擁有豐富自然資源的東南亞和印度轉移之後,中國經濟就開始陷入了蕭條。中國以全民作為廉價勞動力和破環巨量自然資源為代價所賺取的財富大都被權貴及其附庸瓜分,既沒有用於產業升級也沒有用於改善民生重塑環境。外資的大規模撤離潮留給中國的只有失業、嚴重污染的環境和惡性疾病。
   
     中國的低端加工出口導向型經濟正在被東南亞和印度搶飯碗,高端製造業一片空白,中端製造業少得可憐可以忽略不計。這如何能撐得起膨脹到天上去的舉國房地產泡沫?即便世界工業科技經濟強國日本都無法避免房地產泡沫的破裂,而且日本曾經的樓市泡沫與今日中國樓市泡沫相比只是小巫見大巫。另外不要忘記日本的人口密度卻是遠高於中國的,所以中國的那些御用經濟學家就不要再鼓吹中國世界第一的人口總量是樓市的堅強支撐而絕無崩盤之慮了。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導致中國家庭結構極為畸形,尤其是城市普遍為「四二一」模式,即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孩子一個。很多孩子一出生就繼承了數套房產,如果想要換新房也只需出售舊房,何須額外購房白費錢財。
   
     在這種境況下中國竟以環保為由對自身的經濟基礎──低端加工產業大動干戈,甚至不乏一刀切的大規模關閉工廠。這又是何緣由?
   
     討好特朗普加速經濟分崩離析
   
     原因依然非常簡單,美國新總統特朗普競選之初以用美國貨僱美國人為競選口號,當選之後就要兌現承諾。特別是特朗普要重振美國的就業市場以抗衡國內強大的反對派勢力,能夠在短時期內帶動大規模就業的是製造業,尤其是低端的勞動密集型製造業。東南亞和印度目前還沒有完全取代中國為歐美國家供應低端產品,畢竟這需要一個過程。所以當前中國依然在向美國大量出口低端商品,可這卻犯了特朗普的大忌,阻礙了其兌現重振美國就業市場及用美國貨僱美國人的競選承諾。尤其是最近朝鮮再次進行「核試驗」,特朗普表示不排除對朝動武的選項之後緊接著爆出了朝鮮的「核」專家都是海歸,間接指向了中國,中國可就難以脫清關係了。雖然中共盡可能迎合美國制裁朝鮮,這是因為已經無路可走,根本無法撇清與朝「核」的關係並且絕無法阻止美國的進一步行動。如果美國對朝開戰,以中國是朝鮮發展「核武」的總後台為由連帶攻擊中國,甚至只是以戰斧式巡航導彈導航系統發生所謂的故障而誤炸中國一線城市,都將引爆房地產泡沫而帶來毀滅性的後果。同時中國又不敢過於刺激朝鮮,因為中國的首都離朝鮮最近,而美國遲遲沒有對朝動武又讓美朝唱雙簧共同施壓中國的觀點進一步可信化。
   
     所以一向為了所謂的GDP從來不惜以葬送國運為代價的中共突然開始重視環保了,竟然雷厲風行的大規模關閉環保不達標的污染企業,乃至不加核實的一刀切,根本不顧及工人的就業難題,似有毀滅作為中國之本的出口導向型經濟之決心,無非是在極力迎合特朗普配合其兌現競選承諾。此前特朗普已經啟動了對華極具威懾力的貿易調查三○一條款,這是在警告中國要自覺配合美國,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再加上中國唯恐美國對朝開戰而將自身捲入其中又不敢與朝鮮翻臉,雖然中國用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短期內大幅升值加速進口美國商品的手段向美國送錢,但這根本無法滿足特朗普的最迫切需求,於是不惜本國經濟難以為繼,也要在全國範圍內成規模的關閉低端加工出口導向型產業,迅速降低對美出口而促進美國本土勞動密集型產業的發展。
   
     就算中共當局滿足了特朗普急於兌現競選承諾的迫切需求而被暫時放過一馬,但中國的經濟仍難以為繼。房地產泡沫已將中國實體經濟壓得無喘息之力,但房地產畢竟要靠實體經濟來支撐,一面要硬撐房地產泡沫一面又自斷經濟命脈,如此的尖銳對立、相逆而行只是在加速內部的分崩離析。
   
   摘自《争鸣》480《动向》381合刊 (绝版)
   
(2017/10/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