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罗辉序

   第一辑

    三本论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想起“汉奸”张自忠

    悠悠万世,唯此为大:升儒复礼

    人格的两重意义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完美主义要不得——兼谈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易中天一剑封喉

    为“美国人”的感觉喝彩

    学舌胡适

    有德者必有言

    杀,还是不杀

    风光风险两相依

    闻过则喜,见过则言,受谤则默

    逃离了政治,谈甚么外王?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吕布小丑何足道

    助人为乐,乐在助人本身

    该异则异,该同则同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儒家政治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自勉:为人为文当和悦而诤

    德治时代的重要特征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学问精益求精,道德善益求善

    悟

    东海的不足

    关于道德文章

    道德主义

    关于平等

    托古改制与返本开新——儒家与刘军宁们的主要区别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德与智

    莫忘制度之善,先爱中华之民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

    儒家的宽严

    仁者无敌

    鲁迅的伪深刻

    圣人永不退转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生死事大,如何解决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知道明理易,除习去染难

    何谓道德自由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东邪不如北丐南帝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何为真儒

    尧舜事功,孔孟学术

    距离产生怀疑

    幸福莫大于明心,不幸莫大于不仁

    拜金拜权两相通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

    无论中西,都缺尊严

    马克思说

    儒家不是唯心主义

    请注意规则文明

    关于异端答网友问

    克己复礼略谈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恢复传统的格局菩萨入世何为?

    儒家的广大能容——复随意网友

    仁家亦有狮子吼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关于“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第二辑

    因德生法,以法明德!

    油星人和泡沫群

    大良知主义问答

    苦行不等于修行

    阿赖耶识

    致良知的两个法门

    我的幸运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

    恭喜黎文生

    人间正道是仁义

    项羽关羽的自尊

    天地英雄气

    大德“四必”

    茫人

    为熊师十力辨诬

    明神宗君臣不明《春秋》

    日子好坏的标准

    正德利用厚生

    永无止境的过程

    学须知本,事皆份内

    圣佛所居都是圣地

    民族精神不可无

    如何对待蛮夷

    同人道于禽兽

    与黎文生等共勉

    漂浮浪荡李泽厚

    弘道弘人一体两面

    儒者本份(一)

    做人的幸福

    儒家之可贵

    临财母狗得,临难母狗免

    良知造命

    陈昭瑛一针见血

    杀一人得天下不为也

    现在中国不可少之一人

    敬告郎咸平

    不许谩应

    儒门护法

    以道铸人

    泡沫人物

    文化有高下

    偶露锋芒君莫笑

    季羡林的蒙昧

    儒者最起码要做到的

    欢迎有智有志之士指教

    英雄贵得很

    傅山好骂

    关于暴力

    大流氓不耍小流氓

    熊言孟语互参

    古今几大人?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人心叵测

    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自尊自爱,道之必然

    尊师重道

    谨与儒友共勉,勇作文化中坚

    制度的局限性

    借路经过

    中华文化最高奥秘

    论理贵直言,对人贵真诚

    摄知归智

    以圣人自期与以圣人自诩

    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苦乐皆成习,友敌尽同胞

    另类尊重

    以寂寂无名为耻

    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把道理辩清楚就可以了

    孟子的良知和王阳明的良知

    儒者本份(二)

    不得已

    以圣人自期与以圣人自欺

    我们的圣经

    片面的深刻

    施韦泽太“高标”

    反儒反掉了甚么

    妄想执着

    圣人不死,大盗发指

    要勇于说不,莫故意说不

    身出则道在必行,道屈则身在必退

    “高级”蒙昧——为季羡林老默哀并抱憾

    孟子与中庸的亲切

    东海与文王

    勉习近平先生

    人最需要敬畏和信仰甚么

    汤金钊的自尊自信

   

   第三辑

    道本难言絮絮言

    九字真言,成就大儒

    儒家不局限于私人领域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清官比贪官更坏?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计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叹时世艰难,与同道共勉

    真正的强者,真正的成功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恩将仇报亦寻常

    儒家道德的特征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海瑞孝乎不孝?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

    鲁迅,幻化成龙的老毒蛇!

    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纠正老子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徐友渔们真讨厌

    再创文明新一轮

    天爵与人爵

    道德五要素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谁有资格掌帅旗?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谤我又何妨,反儒决不饶!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春秋责备贤者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庄子和鲁迅

    内圣外王的关系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圣人会妥协吗?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该斗就得斗!

    给自己算了一卦

    亏陈凯歌出手0258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儒家“维心亨”,需要有组织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甚么落后

   

   第四辑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不信狂澜挽不回

    上溢下漏,患无所救

    儒家十大教条

    当心读经读傻了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过门不入真遗憾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智勇不足难为仁

    圣人所说都是圣经

    深深的悲悯

    底线之一

    不识“性”的王国维

    反孔者绝非真儒

    儒者岂能反孔?良知绝对真实!

    最好的修行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国学大师的标准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门罪人冯友兰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手段和目的同样重要

    圣贤与盗贼

    信任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王道杂论

    爱人当以德,助恶如作恶.

    从狂狷说起

    人靠不靠得住?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必须反对同性婚姻,不宜否定主权在民

    光绪的演讲

    两种成功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不仁不义,谓之不幸

    西儒卢梭

    尽倒银河洗忧患,待听空谷起风雷——新年献词

    三家大宗师得道之后

    《哲学三慧》批判

    儒佛巅峰对话

    正能量和正教育

(2017/10/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