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罗辉序

   第一辑

    三本论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想起“汉奸”张自忠

    悠悠万世,唯此为大:升儒复礼

    人格的两重意义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完美主义要不得——兼谈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易中天一剑封喉

    为“美国人”的感觉喝彩

    学舌胡适

    有德者必有言

    杀,还是不杀

    风光风险两相依

    闻过则喜,见过则言,受谤则默

    逃离了政治,谈甚么外王?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吕布小丑何足道

    助人为乐,乐在助人本身

    该异则异,该同则同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儒家政治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自勉:为人为文当和悦而诤

    德治时代的重要特征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学问精益求精,道德善益求善

    悟

    东海的不足

    关于道德文章

    道德主义

    关于平等

    托古改制与返本开新——儒家与刘军宁们的主要区别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德与智

    莫忘制度之善,先爱中华之民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

    儒家的宽严

    仁者无敌

    鲁迅的伪深刻

    圣人永不退转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生死事大,如何解决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知道明理易,除习去染难

    何谓道德自由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东邪不如北丐南帝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何为真儒

    尧舜事功,孔孟学术

    距离产生怀疑

    幸福莫大于明心,不幸莫大于不仁

    拜金拜权两相通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

    无论中西,都缺尊严

    马克思说

    儒家不是唯心主义

    请注意规则文明

    关于异端答网友问

    克己复礼略谈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恢复传统的格局菩萨入世何为?

    儒家的广大能容——复随意网友

    仁家亦有狮子吼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关于“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第二辑

    因德生法,以法明德!

    油星人和泡沫群

    大良知主义问答

    苦行不等于修行

    阿赖耶识

    致良知的两个法门

    我的幸运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

    恭喜黎文生

    人间正道是仁义

    项羽关羽的自尊

    天地英雄气

    大德“四必”

    茫人

    为熊师十力辨诬

    明神宗君臣不明《春秋》

    日子好坏的标准

    正德利用厚生

    永无止境的过程

    学须知本,事皆份内

    圣佛所居都是圣地

    民族精神不可无

    如何对待蛮夷

    同人道于禽兽

    与黎文生等共勉

    漂浮浪荡李泽厚

    弘道弘人一体两面

    儒者本份(一)

    做人的幸福

    儒家之可贵

    临财母狗得,临难母狗免

    良知造命

    陈昭瑛一针见血

    杀一人得天下不为也

    现在中国不可少之一人

    敬告郎咸平

    不许谩应

    儒门护法

    以道铸人

    泡沫人物

    文化有高下

    偶露锋芒君莫笑

    季羡林的蒙昧

    儒者最起码要做到的

    欢迎有智有志之士指教

    英雄贵得很

    傅山好骂

    关于暴力

    大流氓不耍小流氓

    熊言孟语互参

    古今几大人?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人心叵测

    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自尊自爱,道之必然

    尊师重道

    谨与儒友共勉,勇作文化中坚

    制度的局限性

    借路经过

    中华文化最高奥秘

    论理贵直言,对人贵真诚

    摄知归智

    以圣人自期与以圣人自诩

    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苦乐皆成习,友敌尽同胞

    另类尊重

    以寂寂无名为耻

    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把道理辩清楚就可以了

    孟子的良知和王阳明的良知

    儒者本份(二)

    不得已

    以圣人自期与以圣人自欺

    我们的圣经

    片面的深刻

    施韦泽太“高标”

    反儒反掉了甚么

    妄想执着

    圣人不死,大盗发指

    要勇于说不,莫故意说不

    身出则道在必行,道屈则身在必退

    “高级”蒙昧——为季羡林老默哀并抱憾

    孟子与中庸的亲切

    东海与文王

    勉习近平先生

    人最需要敬畏和信仰甚么

    汤金钊的自尊自信

   

   第三辑

    道本难言絮絮言

    九字真言,成就大儒

    儒家不局限于私人领域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清官比贪官更坏?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计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叹时世艰难,与同道共勉

    真正的强者,真正的成功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恩将仇报亦寻常

    儒家道德的特征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海瑞孝乎不孝?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

    鲁迅,幻化成龙的老毒蛇!

    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纠正老子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徐友渔们真讨厌

    再创文明新一轮

    天爵与人爵

    道德五要素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谁有资格掌帅旗?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谤我又何妨,反儒决不饶!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春秋责备贤者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庄子和鲁迅

    内圣外王的关系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圣人会妥协吗?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该斗就得斗!

    给自己算了一卦

    亏陈凯歌出手0258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儒家“维心亨”,需要有组织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甚么落后

   

   第四辑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不信狂澜挽不回

    上溢下漏,患无所救

    儒家十大教条

    当心读经读傻了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过门不入真遗憾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智勇不足难为仁

    圣人所说都是圣经

    深深的悲悯

    底线之一

    不识“性”的王国维

    反孔者绝非真儒

    儒者岂能反孔?良知绝对真实!

    最好的修行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国学大师的标准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门罪人冯友兰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手段和目的同样重要

    圣贤与盗贼

    信任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王道杂论

    爱人当以德,助恶如作恶.

    从狂狷说起

    人靠不靠得住?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必须反对同性婚姻,不宜否定主权在民

    光绪的演讲

    两种成功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不仁不义,谓之不幸

    西儒卢梭

    尽倒银河洗忧患,待听空谷起风雷——新年献词

    三家大宗师得道之后

    《哲学三慧》批判

    儒佛巅峰对话

    正能量和正教育

(2017/10/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