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罗辉序

   第一辑

    三本论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想起“汉奸”张自忠

    悠悠万世,唯此为大:升儒复礼

    人格的两重意义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完美主义要不得——兼谈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易中天一剑封喉

    为“美国人”的感觉喝彩

    学舌胡适

    有德者必有言

    杀,还是不杀

    风光风险两相依

    闻过则喜,见过则言,受谤则默

    逃离了政治,谈甚么外王?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吕布小丑何足道

    助人为乐,乐在助人本身

    该异则异,该同则同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儒家政治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自勉:为人为文当和悦而诤

    德治时代的重要特征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学问精益求精,道德善益求善

    悟

    东海的不足

    关于道德文章

    道德主义

    关于平等

    托古改制与返本开新——儒家与刘军宁们的主要区别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德与智

    莫忘制度之善,先爱中华之民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

    儒家的宽严

    仁者无敌

    鲁迅的伪深刻

    圣人永不退转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生死事大,如何解决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知道明理易,除习去染难

    何谓道德自由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东邪不如北丐南帝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何为真儒

    尧舜事功,孔孟学术

    距离产生怀疑

    幸福莫大于明心,不幸莫大于不仁

    拜金拜权两相通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

    无论中西,都缺尊严

    马克思说

    儒家不是唯心主义

    请注意规则文明

    关于异端答网友问

    克己复礼略谈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恢复传统的格局菩萨入世何为?

    儒家的广大能容——复随意网友

    仁家亦有狮子吼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关于“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第二辑

    因德生法,以法明德!

    油星人和泡沫群

    大良知主义问答

    苦行不等于修行

    阿赖耶识

    致良知的两个法门

    我的幸运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

    恭喜黎文生

    人间正道是仁义

    项羽关羽的自尊

    天地英雄气

    大德“四必”

    茫人

    为熊师十力辨诬

    明神宗君臣不明《春秋》

    日子好坏的标准

    正德利用厚生

    永无止境的过程

    学须知本,事皆份内

    圣佛所居都是圣地

    民族精神不可无

    如何对待蛮夷

    同人道于禽兽

    与黎文生等共勉

    漂浮浪荡李泽厚

    弘道弘人一体两面

    儒者本份(一)

    做人的幸福

    儒家之可贵

    临财母狗得,临难母狗免

    良知造命

    陈昭瑛一针见血

    杀一人得天下不为也

    现在中国不可少之一人

    敬告郎咸平

    不许谩应

    儒门护法

    以道铸人

    泡沫人物

    文化有高下

    偶露锋芒君莫笑

    季羡林的蒙昧

    儒者最起码要做到的

    欢迎有智有志之士指教

    英雄贵得很

    傅山好骂

    关于暴力

    大流氓不耍小流氓

    熊言孟语互参

    古今几大人?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人心叵测

    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自尊自爱,道之必然

    尊师重道

    谨与儒友共勉,勇作文化中坚

    制度的局限性

    借路经过

    中华文化最高奥秘

    论理贵直言,对人贵真诚

    摄知归智

    以圣人自期与以圣人自诩

    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苦乐皆成习,友敌尽同胞

    另类尊重

    以寂寂无名为耻

    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把道理辩清楚就可以了

    孟子的良知和王阳明的良知

    儒者本份(二)

    不得已

    以圣人自期与以圣人自欺

    我们的圣经

    片面的深刻

    施韦泽太“高标”

    反儒反掉了甚么

    妄想执着

    圣人不死,大盗发指

    要勇于说不,莫故意说不

    身出则道在必行,道屈则身在必退

    “高级”蒙昧——为季羡林老默哀并抱憾

    孟子与中庸的亲切

    东海与文王

    勉习近平先生

    人最需要敬畏和信仰甚么

    汤金钊的自尊自信

   

   第三辑

    道本难言絮絮言

    九字真言,成就大儒

    儒家不局限于私人领域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清官比贪官更坏?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计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叹时世艰难,与同道共勉

    真正的强者,真正的成功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恩将仇报亦寻常

    儒家道德的特征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海瑞孝乎不孝?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

    鲁迅,幻化成龙的老毒蛇!

    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纠正老子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徐友渔们真讨厌

    再创文明新一轮

    天爵与人爵

    道德五要素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谁有资格掌帅旗?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谤我又何妨,反儒决不饶!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春秋责备贤者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庄子和鲁迅

    内圣外王的关系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圣人会妥协吗?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该斗就得斗!

    给自己算了一卦

    亏陈凯歌出手0258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儒家“维心亨”,需要有组织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甚么落后

   

   第四辑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不信狂澜挽不回

    上溢下漏,患无所救

    儒家十大教条

    当心读经读傻了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过门不入真遗憾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智勇不足难为仁

    圣人所说都是圣经

    深深的悲悯

    底线之一

    不识“性”的王国维

    反孔者绝非真儒

    儒者岂能反孔?良知绝对真实!

    最好的修行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国学大师的标准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门罪人冯友兰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手段和目的同样重要

    圣贤与盗贼

    信任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王道杂论

    爱人当以德,助恶如作恶.

    从狂狷说起

    人靠不靠得住?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必须反对同性婚姻,不宜否定主权在民

    光绪的演讲

    两种成功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不仁不义,谓之不幸

    西儒卢梭

    尽倒银河洗忧患,待听空谷起风雷——新年献词

    三家大宗师得道之后

    《哲学三慧》批判

    儒佛巅峰对话

    正能量和正教育

(2017/10/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