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风情不在浪漫时 8]
巴克栏目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形成自然之力更利于铲除独裁
·中国政局演绎与变化
·在耍二的习二行只能倒退中国
·巴克:高智晟已是诈骗嫌疑
·太阳如何已西偏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看了韦石对S君话后的感慨
·习共真的只有靠打压才能延命
·借美国之手除掉金正恩势在必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情不在浪漫时 8

   8——早上 忙了一宿的王艳芳穿着一身金黄色的缀花无袖露胸长袍,翘着二郎腿,长袍被拉回臀部,露出一丝女性的阴部,斜倚在自家别墅的一层客厅里的躺椅里,这个躺椅的高度已经超过对面沙发半米左右,她无精打采地正在抽着雪茄,并已经安排了女仆格尔翠要厨师多做了几道菜,等待着欧阳一欣与吴春霞的到来。 “嘀铃嘀铃嘀铃……”早晨9点的光景,四楼上的天门门铃响了,坐在三楼客厅里用金属丝作沙漠画的格尔翠在话筒里听到吴春霞的招呼声,忙放下手里的金属丝,警觉地抬起头来,并从监视屏看准是吴春霞后,用意念按了一下装在屏风门口墙壁上的开关按钮,打开了通往天台的厚重铁皮天门。 吴春霞到这里来总是人未到笑声先到,格尔翠站在楼梯口看着她在上边先走了下来,并看着吴春霞在将进入客厅的西墙边脱下了红色十几厘米厚度的面带蝴蝶结的高跟泡沫鞋,换上了从鞋架上拿下的软鹿皮、玫瑰色的按摩皮拖,就特地站起身来、向走在后面、已经穿着白色丝袜换上蓝色塑拖的欧阳一欣打个招呼: “哥哥,你好” 格尔翠单手前鞠,左手捧腹,十分恭敬地施礼道。 “小妹好!”欧阳一欣双手合一,微躬着身礼貌地回礼。大家彼此问了个好后,格尔翠也随后跟进下了楼下客厅。 别看吴春霞表面上嘻嘻哈哈,之所以受到王艳芳的重用,是因为她很对她贴心,也很勇敢,即有口德,又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在黄陵城,不管什么人物,绝大多数人都会给她面子。因为她每时每刻都挂在手腕上的女士坤包里,少不了一把微型手枪。 听到吴春霞的声音,知道了欧阳一欣也随着到来,便下意识地拉了拉裙袂,挡住了幽处,并微欠了欠身,算是迎接二位的到来。吴春霞来这里是很随便的,有时候,王艳芳出去找鸭哥,也总会带着她一个人出去消费。 王艳芳从不在自己的堂口找鸭哥。她很懂得远嫖近赌的道理。 更甚的是,她也不会轻易带外人到她家里来,殴阳一欣因为是海外学子,又是震源邦的公子(这是她从个人资料库查到的信息),也就特殊优待了。说白了,她所接触的帅哥尚没有一个具备这种身份和家庭背景的便使她高看了一眼。 初来乍到,殴阳一欣面对王艳芳十分恭敬地站着,应答着王艳芳的各种询问,并按照她的要求,脱掉了所有的衣物裸着站在她的面前,甚至连袜子也脱了下来,一点谱也不敢摆,前后按照王艳芳的要求转动着身体让两个大女人审视。在她的眼里,这个美男子还算五官清秀,肌肉均匀,品貌清奇,特别是他那个并不多见的东东,或是一个不同以往的伙子的独有特征。此刻的欧阳一欣站在王艳芳的下首,红光满面,异香扑鼻,半举着双手,手指不自然地颤动,偏瘦的身材,高高的个子,椭圆形的脸庞,一身的白皙,肋条的痕迹显出他的瘦削外,修长的四肢,平整的腹部肚脐鼓囊着一个圆顶,腹下那最神秘的地方,令王艳芳、吴春霞垂涎欲滴,均匀的臀部流水线型的完美,蜂腰长颈,平整的胸廓上有一些褐色的汗毛,墨黑色的头发软软的搭在前额,隐藏着魅惑深邃的双眸,高挺的鼻梁与薄薄的嘴唇,完完全全的是巧夺天工,他的面目遗传了他的妈妈粟三英的圆润、性感,白皙的颈、分明的锁骨,腋窝却没有一丝的腋毛。手指,指甲总是修的很干净整齐。修长的双腿,每一个关节都是无暇的。王艳芳看在眼里,旌旗动荡着,不由地夹紧了双腿,渐渐沉迷在幻觉之中。他是有种轻而易举且摧枯拉朽的力量促使她对他身体好奇,或是更多的一些其它意义上至关重要的根根。她下意识的掩起自己的躯体,又故意敞开了一下,似乎让她的露癖诱惑着他,红晕着脸心道:“这个弟弟我若是不睡上一睡,枉做一世女人”,碍着吴春霞在身边,还有两个女仆,她没有让他坐在身边,仅仅地让他靠近一些,转动着身体,任由检查不如说是任由她春色迷离着欣赏,还要吴春霞走近他特意检查他的妙处。吴春霞借助检查身体这一惯例,起身走到他的面前右侧,蹲下身,右手拨拉开他的双腿,暗地里吸允着他的体香。并看着那跨间的男性标志像是傲视美女般的挺立,吴春霞的内心如若多了二十五只老鼠,百爪挠心。检查没有病因时,她便转过头来朝着王艳芳哂笑着并赞许地点了点头。他有点控制不住地一动不动,若不害羞,即可就会喷发。直到王艳芳要他坐下,他才恭顺地挺直着稍有宽度的眮体坐在王艳芳对面的沙发里,并把捡起来的衣物一件件地套上。 客厅里,摆放着各式饰品:东面墙边,王艳芳的身下的是豆绿色六组合真皮沙发,她对面下方也是豆绿色真皮两人沙发,正墙的北面是檀木五人组合硬木沙发,中间摆放着一个长条红木树根雕刻的茶几,茶几的底座,镶嵌着四条精光闪闪的盘龙,南面也是一对沙发,不同的沙发里夹着一个小茶几。 中间的玻璃钢茶几上,有一盘紫砂功夫茶杯,几个白瓷果碟。果碟里,分别整齐地放着一些削好的苹果瓣,梨瓣,橙子瓣,西瓜瓣不等;靠王艳芳处,还有一个浅蓝色釉瓷烟灰缸,灰缸里,凌乱地放着几只熄灭的烟头。 欧阳一欣坐在北面双人沙发里,正对着王艳芳,吴春霞坐在东面沙发上,并很随意地从茶几里的瓜子盘里抓出一把西瓜籽,翘摇着左脚,脚上踢踏着五道硬皮筋的拖鞋,嗑着瓜子;南墙墙上贴着一个大电视屏幕,屏幕正播放着世纪风情的三维纪录片;屏幕底下,一个黑色酒柜,酒柜里放着各种名酒;酒柜挨住一个立式玻璃冰箱,冰箱里,冷藏着各种食物和饮料。客厅中间,靠南墙,一个神龛里,供着一对高有40厘米人身裸体交媾站立纯金欢喜佛像,金像栩栩如生;交媾像前一张长条紫檀木供桌;供桌上,一个铜铸香炉正燃着三株无烟檀香。房间里浓郁的檀香味道就是在那里散发出来的。 西边有两个居室,棕色的铝合金门关闭着。居室的门旁分别放着四盆已经成熟的金桔树。紧贴着中间盥洗室,上楼的楼梯弯曲着环绕上去。 楼道口处,有一个博古架。顺着博古架往西望去,里面还有三个关闭着的房间门。 博古架上,摆放着一些花里胡哨的古董。而别墅的毛料玻璃钢大门直对着楼梯敞开着。南墙靠电视屏幕的左首上,贴着一面两米长、一米高、镶着银边的玻璃画框,画框里,是一幅手工刺绣的百鸟朝凤图,右首也有一幅同样尺寸的春宫群体性爱图。 上下五层,共若有5000多平方的别墅,虽不富丽堂皇,但也是一座相当不错的富人家。 “有女伴没?” 王艳芳眨巴着上三白眼珠,微偏着身子边吸吮手指节边问道。 达从来到了皇陵邦后,越来越好色,她不仅仅喜欢男人的上半身,一旦酒足饭饱,就总是想到男人的下半身。每天无事情做的时候,总喜欢看站着的男人翘起来的男根,她的思想意思中,男人通往女人灵魂的路是阴道,而能令她乐意的男人进入灵魂时的那种独有触电似的感觉能使她更有心劲地操劳。每当她看到潇洒有气度的男人时,总要偷窥几眼,所不同的,她从没有真心爱过一个男人,也从不相信哪个男人会真心爱上她,忠诚她,也就养成了她表面上总是观察男人的上半身,而心里,对下半身的执着玩弄也是她的人生圆融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由于纵欲太过,房事过多,泪堂隆高呈现黑色,性能力特强,而且,她能仰脸反挺住四肢任由男人撞击几十分钟都不会垮下身来,甚至还能筛糠似的直接迎上去传出她那最爱听到的“啪啪啪”声,内向的性格却依然显露着她很富有生命力。人虽青春将逝,她的性感发育依然充分,感度良好,从视觉上就能拥有性高潮。而殴阳一欣的到来,表面上,她不是很激动,可内里,稍有的肌体波动,便激出了一些爱液。 她的眼角鱼尾位置处呈青色,有一点黑斑,青红的线纹,这是她寡居已久而骤与男宠剧烈交媾后所产生的变理。甚至,她那肥硕的身体,一旦霓裳落下,一点也不显得臃肿。 她的嗅觉不是很灵敏,从欧阳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体香由于幽幽檀香的味道遮盖,她已经闻不到了,鼻上肌肉及皮肤细胞,以至组织松驰,反光不强。在山根部位,有一条黑线连住左右眼,这也是不同男性的精液混杂所致。电视大屏里,正传来靡靡的娇气女中音歌声: “爱,我要你的爱,爱,我要你的爱,爱,爱,爱,我要你的爱……” 但她所理解的爱无非就是性交。 她关心殴阳一欣是不是孤男,就已经拥有了玩乐、占有他的心,只是在心里想探知又不太明显地表露出来。 她丢掉了烟蒂,偶尔听一句通俗的音乐,顺手用叉子叉起削好的梨片小咬一口,并注意梨片不把口红粘掉,轻轻地一小块一小块地咀嚼着,脖子上的珍珠项链看上去就如同大颗念珠,手上的三枚珠宝戒指发着绿色的,黄色的,暗红色的莹光。“有过伴没?” “冇。” 欧阳一欣边说边礼貌地躬了一下腰、双手接过吴春霞用叉子叉给他的西瓜块、从新放回水果盘里回道。 “胡说!这么大的东东,怎么会没有啰?你能忍得住啰?还是外国的女孩子你不太喜欢啰?” “人家还是雏啵,害羞啵。”“随便些,在家里啰,不是会社。姐喜欢你这老弟啰。又年轻,又有学问啰,样子嘛,也很帅呆啰。不过嘛(揶揄地),你刚来,在这边,要多听霞妮的教活喔。她可是经验丰富啰,在这十四年了,这小蹄子,很骚的啰。哈哈哈啊哈哈哈” “放心,董监,我会听吴总理安排。” “在家里叫我芳姐啰——。” “芳姐。” 尽管他选择的路是最简单、最低调,初出茅庐的他依然很紧张,头上已经汗洇洇的,两眼晕花,大脑蒙蒙,豆绿色的东服套装包裹不住他的身体冒出的蒸蒸汗气。 (篇后语:机遇垂青于有思想准备的人。世界上,最不值得高看的应该是那些原本能得到的利益、因为不屑去做而没有得到、又再抱憾一生的人。)

(2017/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