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风情不在浪漫时 8]
巴克栏目
·我是顽石,我走了
·巴克:无奈的秋天
·巴克:谁愿意与孤独共舞
·巴克:下海——上
·巴克:对越来越好的感悟
·巴克:台陆合作看大陆政治进化的有效趋势
·巴克:在看赵忠祥与饶颖的暧昧有否
·如何正确理解“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及其深刻的含义贯穿在一切行动中
·一切从实际出发与实事求是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的争论
·巴克:对中国大陆整党治国的具体设想
·左派要能打破框框
·巴克:正悟
·巴克:临江凭栏望对岸——回挚友
·信手永远
·萩雨,有关自己的事
·你的影响力就是你的身价
·巴克:说话不敢大声,要开抽油烟机
·巴克:未名的苦痛
·巴克:路渺茫吗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情不在浪漫时 8

   8——早上 忙了一宿的王艳芳穿着一身金黄色的缀花无袖露胸长袍,翘着二郎腿,长袍被拉回臀部,露出一丝女性的阴部,斜倚在自家别墅的一层客厅里的躺椅里,这个躺椅的高度已经超过对面沙发半米左右,她无精打采地正在抽着雪茄,并已经安排了女仆格尔翠要厨师多做了几道菜,等待着欧阳一欣与吴春霞的到来。 “嘀铃嘀铃嘀铃……”早晨9点的光景,四楼上的天门门铃响了,坐在三楼客厅里用金属丝作沙漠画的格尔翠在话筒里听到吴春霞的招呼声,忙放下手里的金属丝,警觉地抬起头来,并从监视屏看准是吴春霞后,用意念按了一下装在屏风门口墙壁上的开关按钮,打开了通往天台的厚重铁皮天门。 吴春霞到这里来总是人未到笑声先到,格尔翠站在楼梯口看着她在上边先走了下来,并看着吴春霞在将进入客厅的西墙边脱下了红色十几厘米厚度的面带蝴蝶结的高跟泡沫鞋,换上了从鞋架上拿下的软鹿皮、玫瑰色的按摩皮拖,就特地站起身来、向走在后面、已经穿着白色丝袜换上蓝色塑拖的欧阳一欣打个招呼: “哥哥,你好” 格尔翠单手前鞠,左手捧腹,十分恭敬地施礼道。 “小妹好!”欧阳一欣双手合一,微躬着身礼貌地回礼。大家彼此问了个好后,格尔翠也随后跟进下了楼下客厅。 别看吴春霞表面上嘻嘻哈哈,之所以受到王艳芳的重用,是因为她很对她贴心,也很勇敢,即有口德,又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在黄陵城,不管什么人物,绝大多数人都会给她面子。因为她每时每刻都挂在手腕上的女士坤包里,少不了一把微型手枪。 听到吴春霞的声音,知道了欧阳一欣也随着到来,便下意识地拉了拉裙袂,挡住了幽处,并微欠了欠身,算是迎接二位的到来。吴春霞来这里是很随便的,有时候,王艳芳出去找鸭哥,也总会带着她一个人出去消费。 王艳芳从不在自己的堂口找鸭哥。她很懂得远嫖近赌的道理。 更甚的是,她也不会轻易带外人到她家里来,殴阳一欣因为是海外学子,又是震源邦的公子(这是她从个人资料库查到的信息),也就特殊优待了。说白了,她所接触的帅哥尚没有一个具备这种身份和家庭背景的便使她高看了一眼。 初来乍到,殴阳一欣面对王艳芳十分恭敬地站着,应答着王艳芳的各种询问,并按照她的要求,脱掉了所有的衣物裸着站在她的面前,甚至连袜子也脱了下来,一点谱也不敢摆,前后按照王艳芳的要求转动着身体让两个大女人审视。在她的眼里,这个美男子还算五官清秀,肌肉均匀,品貌清奇,特别是他那个并不多见的东东,或是一个不同以往的伙子的独有特征。此刻的欧阳一欣站在王艳芳的下首,红光满面,异香扑鼻,半举着双手,手指不自然地颤动,偏瘦的身材,高高的个子,椭圆形的脸庞,一身的白皙,肋条的痕迹显出他的瘦削外,修长的四肢,平整的腹部肚脐鼓囊着一个圆顶,腹下那最神秘的地方,令王艳芳、吴春霞垂涎欲滴,均匀的臀部流水线型的完美,蜂腰长颈,平整的胸廓上有一些褐色的汗毛,墨黑色的头发软软的搭在前额,隐藏着魅惑深邃的双眸,高挺的鼻梁与薄薄的嘴唇,完完全全的是巧夺天工,他的面目遗传了他的妈妈粟三英的圆润、性感,白皙的颈、分明的锁骨,腋窝却没有一丝的腋毛。手指,指甲总是修的很干净整齐。修长的双腿,每一个关节都是无暇的。王艳芳看在眼里,旌旗动荡着,不由地夹紧了双腿,渐渐沉迷在幻觉之中。他是有种轻而易举且摧枯拉朽的力量促使她对他身体好奇,或是更多的一些其它意义上至关重要的根根。她下意识的掩起自己的躯体,又故意敞开了一下,似乎让她的露癖诱惑着他,红晕着脸心道:“这个弟弟我若是不睡上一睡,枉做一世女人”,碍着吴春霞在身边,还有两个女仆,她没有让他坐在身边,仅仅地让他靠近一些,转动着身体,任由检查不如说是任由她春色迷离着欣赏,还要吴春霞走近他特意检查他的妙处。吴春霞借助检查身体这一惯例,起身走到他的面前右侧,蹲下身,右手拨拉开他的双腿,暗地里吸允着他的体香。并看着那跨间的男性标志像是傲视美女般的挺立,吴春霞的内心如若多了二十五只老鼠,百爪挠心。检查没有病因时,她便转过头来朝着王艳芳哂笑着并赞许地点了点头。他有点控制不住地一动不动,若不害羞,即可就会喷发。直到王艳芳要他坐下,他才恭顺地挺直着稍有宽度的眮体坐在王艳芳对面的沙发里,并把捡起来的衣物一件件地套上。 客厅里,摆放着各式饰品:东面墙边,王艳芳的身下的是豆绿色六组合真皮沙发,她对面下方也是豆绿色真皮两人沙发,正墙的北面是檀木五人组合硬木沙发,中间摆放着一个长条红木树根雕刻的茶几,茶几的底座,镶嵌着四条精光闪闪的盘龙,南面也是一对沙发,不同的沙发里夹着一个小茶几。 中间的玻璃钢茶几上,有一盘紫砂功夫茶杯,几个白瓷果碟。果碟里,分别整齐地放着一些削好的苹果瓣,梨瓣,橙子瓣,西瓜瓣不等;靠王艳芳处,还有一个浅蓝色釉瓷烟灰缸,灰缸里,凌乱地放着几只熄灭的烟头。 欧阳一欣坐在北面双人沙发里,正对着王艳芳,吴春霞坐在东面沙发上,并很随意地从茶几里的瓜子盘里抓出一把西瓜籽,翘摇着左脚,脚上踢踏着五道硬皮筋的拖鞋,嗑着瓜子;南墙墙上贴着一个大电视屏幕,屏幕正播放着世纪风情的三维纪录片;屏幕底下,一个黑色酒柜,酒柜里放着各种名酒;酒柜挨住一个立式玻璃冰箱,冰箱里,冷藏着各种食物和饮料。客厅中间,靠南墙,一个神龛里,供着一对高有40厘米人身裸体交媾站立纯金欢喜佛像,金像栩栩如生;交媾像前一张长条紫檀木供桌;供桌上,一个铜铸香炉正燃着三株无烟檀香。房间里浓郁的檀香味道就是在那里散发出来的。 西边有两个居室,棕色的铝合金门关闭着。居室的门旁分别放着四盆已经成熟的金桔树。紧贴着中间盥洗室,上楼的楼梯弯曲着环绕上去。 楼道口处,有一个博古架。顺着博古架往西望去,里面还有三个关闭着的房间门。 博古架上,摆放着一些花里胡哨的古董。而别墅的毛料玻璃钢大门直对着楼梯敞开着。南墙靠电视屏幕的左首上,贴着一面两米长、一米高、镶着银边的玻璃画框,画框里,是一幅手工刺绣的百鸟朝凤图,右首也有一幅同样尺寸的春宫群体性爱图。 上下五层,共若有5000多平方的别墅,虽不富丽堂皇,但也是一座相当不错的富人家。 “有女伴没?” 王艳芳眨巴着上三白眼珠,微偏着身子边吸吮手指节边问道。 达从来到了皇陵邦后,越来越好色,她不仅仅喜欢男人的上半身,一旦酒足饭饱,就总是想到男人的下半身。每天无事情做的时候,总喜欢看站着的男人翘起来的男根,她的思想意思中,男人通往女人灵魂的路是阴道,而能令她乐意的男人进入灵魂时的那种独有触电似的感觉能使她更有心劲地操劳。每当她看到潇洒有气度的男人时,总要偷窥几眼,所不同的,她从没有真心爱过一个男人,也从不相信哪个男人会真心爱上她,忠诚她,也就养成了她表面上总是观察男人的上半身,而心里,对下半身的执着玩弄也是她的人生圆融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由于纵欲太过,房事过多,泪堂隆高呈现黑色,性能力特强,而且,她能仰脸反挺住四肢任由男人撞击几十分钟都不会垮下身来,甚至还能筛糠似的直接迎上去传出她那最爱听到的“啪啪啪”声,内向的性格却依然显露着她很富有生命力。人虽青春将逝,她的性感发育依然充分,感度良好,从视觉上就能拥有性高潮。而殴阳一欣的到来,表面上,她不是很激动,可内里,稍有的肌体波动,便激出了一些爱液。 她的眼角鱼尾位置处呈青色,有一点黑斑,青红的线纹,这是她寡居已久而骤与男宠剧烈交媾后所产生的变理。甚至,她那肥硕的身体,一旦霓裳落下,一点也不显得臃肿。 她的嗅觉不是很灵敏,从欧阳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体香由于幽幽檀香的味道遮盖,她已经闻不到了,鼻上肌肉及皮肤细胞,以至组织松驰,反光不强。在山根部位,有一条黑线连住左右眼,这也是不同男性的精液混杂所致。电视大屏里,正传来靡靡的娇气女中音歌声: “爱,我要你的爱,爱,我要你的爱,爱,爱,爱,我要你的爱……” 但她所理解的爱无非就是性交。 她关心殴阳一欣是不是孤男,就已经拥有了玩乐、占有他的心,只是在心里想探知又不太明显地表露出来。 她丢掉了烟蒂,偶尔听一句通俗的音乐,顺手用叉子叉起削好的梨片小咬一口,并注意梨片不把口红粘掉,轻轻地一小块一小块地咀嚼着,脖子上的珍珠项链看上去就如同大颗念珠,手上的三枚珠宝戒指发着绿色的,黄色的,暗红色的莹光。“有过伴没?” “冇。” 欧阳一欣边说边礼貌地躬了一下腰、双手接过吴春霞用叉子叉给他的西瓜块、从新放回水果盘里回道。 “胡说!这么大的东东,怎么会没有啰?你能忍得住啰?还是外国的女孩子你不太喜欢啰?” “人家还是雏啵,害羞啵。”“随便些,在家里啰,不是会社。姐喜欢你这老弟啰。又年轻,又有学问啰,样子嘛,也很帅呆啰。不过嘛(揶揄地),你刚来,在这边,要多听霞妮的教活喔。她可是经验丰富啰,在这十四年了,这小蹄子,很骚的啰。哈哈哈啊哈哈哈” “放心,董监,我会听吴总理安排。” “在家里叫我芳姐啰——。” “芳姐。” 尽管他选择的路是最简单、最低调,初出茅庐的他依然很紧张,头上已经汗洇洇的,两眼晕花,大脑蒙蒙,豆绿色的东服套装包裹不住他的身体冒出的蒸蒸汗气。 (篇后语:机遇垂青于有思想准备的人。世界上,最不值得高看的应该是那些原本能得到的利益、因为不屑去做而没有得到、又再抱憾一生的人。)

(2017/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