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风情不在浪漫时 7]
巴克栏目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情不在浪漫时 7

   7——王艳芳    依照米罗国教育副总监、魏明伦的安排,从云岭帮来到西海岸皇陵邦,她做的是娱乐行业——娱乐行业更有暴利。她有一个股份占地38000多平方米、高十七层的集宾馆、按摩、妓院、赌场,休闲、餐饮、洗浴、健身为一体的天天娱乐中心,后来又有了一个五层、占地面积16000多平方米的大型金鑫超市。    在黄陵邦,表面上,王艳芳也算得上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富姐。但与姜系亲属的城市改造工程所获取的实际利益,还是九牛一毛的事了。    偶尔间,他看到欧阳一欣的应聘资料和他的半身全身照片后,就为之一惊,尽管尚有稚气的欧阳一欣在她眼里暂时并不高大,却很英俊,仿佛,他所透出的青春英气的诱惑已触到了她的第六感觉,于是她给吴春霞留言让她回复,请他过来面试。因为色情行业里,美女好找,公子难求。    她需要的公子也是他娱乐中心的摇钱树,何况欧阳一欣很算得上是个有点学问的俊男?    接到吴春霞发来的邀请函后,殴阳一欣就立马让肖曲阳准备了一些随身携带的物品,一些零用钱,便穿着一身乳白色蚕丝面料、莘修牌冬装,红色鳄鱼牌皮鞋,他从不象当地人一样,赤裸着身体,他懂得人要衣装、佛要金装的道理。登上了飞往黄陵邦的B型—456碟机,按照服务小姐的指引,坐在了靠舷窗的座位上,并闭上双眼幂想。从登上碟机到碟机降落、停稳,也就是一个小时的光景,碟机就已无声地停落在黄陵邦碟场的停机坪里。    拎着行李车,走下碟机时,他的心一下子变得虚空起来。    碟场堂口外边门口处,吴春霞脚穿足有十厘米厚的黄色高跟“X”型襻带的皮凉鞋,脖子上戴着一副重达六百克的骨节式的白金项链,头上顶着一顶红色的旅游帽,旅游帽后颤着一束黄色的小刷辫,上身穿着大红色露着肚脐的紧身无袖小马甲,下身穿着黑色蚕丝布料发着亮光的小平角裤,修长的美腿套着浅灰色超薄的裤袜。特别是,小腿如同啤酒瓶倒过来的很有流水线型地十分迷人。    她听到B型—456次碟机进场的播音广告后,就急忙举着一面已经写好了欧阳一欣名字的寻人牌等他。殴阳一欣看到牌子和因穿十几公分厚高跟泡沫鞋就比他矮不多少的吴春霞后,紧走了几步,迎向她招呼道:    “欧阳一欣;靓女好。”    “您好,欢迎您来加盟我们的会社。”    吴春霞边落下招牌边誊出戴着白丝手套的右手笑眯眯地与他握手,然后在前面引路、侧歪着身子与他说话边走向了一台豆绿色的碟机。    到了碟机前,用遥控器揿开仓门,一手做请状地让欧阳一欣先进了碟仓,然后递给他、他放在碟机下的随身携带的旅行包后,便顺手揿上了仓门,走前一步,钻入驾舵室,坐在驾座上,不紧不慢地升起碟机,打上自动档。    随着碟机无声息地升空,欧阳一欣的心多少有点紧张,他盘算着在懂事监那里如何回答她的提问,想着如何把第一次入业的路走好?    吴春霞初见到他时,就心头一紧,眼睛一亮,等碟机升空后方道:   “帅哥,来这里还习惯么?黄陵虽不繁华,也是自由王国哎。……你在利坚国弃学回来?那边好玩吗?”   “利坚国只要遵守法律,莫人管你闲啵,也莫会因为是小民莫有说话的地啵,更大的区别在于,那里冇得栽赃陷害啵,无辜伤人啵。”    欧阳一欣边用浓重的乡音说气话边歪头俯视着下方绿色的植被,接着话锋一转地问道:     “本地人啵?”     “是啊?土生土长的西岳人。皇陵虽没有震源经济发达,也是人间天堂,是地球上人乐意来逛的地方。俗话说,‘不到黄陵,就没来过米罗’哈。”     “……”      当碟机自动降停在天天娱乐中心的天台上,已经是中午12点了,他被安排到总理室坐下后,就有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孩拿来一瓶西极雪水,接着用托盘端来了两盆快餐,两听大罐陶装植物饮料。      吴春霞一边接过盆饭先捧给殴阳一欣一份,自己端下另一份地道:“忒不好意思,让您吃份饭,董事监说了,早上去家里,等下你睡一下,办好手续,下夜你下来我带你转转,顺便介绍我们的业务、规矩。”     “莫要客气,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啵。”     “以后我们是同事啦,您也不用客气,我这个总理力不从心,堂里堂外也不太平,有些客人总是胡闹。你来了,我还做副手。”     “莫,莫,莫,莫开玩笑。我刚来,哪的给你争啵?再说,我冇得心情争啵。”      吃过盆饭,喝了一杯植物饮料,用纸巾擦拭完嘴唇,把用过的纸巾丢进垃圾桶里,才拎着皮箱就随同吴春霞进入电梯上了四楼。    四楼上,靠楼梯第二间,是给他安排的住房,吴春霞的住房就在他的隔壁。他看到,房内清洁还很不错,虽是个单间,房里进门后,还有一套虽然陈旧但也不太落伍的棕色组合牛皮沙发,房内中间横放着一个席梦思床,席梦思床上罩着一个黄色的床罩,后门的左边,靠墙一个电脑桌,桌子上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而房子的背后,有一个盥洗室。    他在想:这里的条件,不如家里舒适,一个人,在外边,有一个36平方的房子栖身,后面又有个小阳台,能直接鸟瞰陵湖的风光,生活起居也很不错了。      睡了会醒来,看看手腕上的电子金表,表里显示快到了夤夜时光,他便冲洗了一下,从楼上下来,走进总理室。隔着落地窗,城市的灯火辉煌,不亚于白昼的明亮。      既然是应聘总理一职,他就需要了解堂口的细节。在总理室里,殴阳一欣稍坐了阵,听过了工资待遇,一些工作流程,他就在吴春霞的陪同下,到各个档口走走,然后到地下歌舞厅、赌场、烟馆、洗浴房转了转,基本都看得差不多了,他便想到:      “这里的靡靡之音,就是米罗的缩影啵,我应晓得入乡随俗,接受老爸的教训啵。”      同时他也很欣慰能在这里暂时立足,能够作为一个管理人员来操持运转。 (篇后语:谁都需要开始,谁都会有个开始,成功者才更会利用好开始。)

(2017/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