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张坚:海外民运应如何变局?]
巴克栏目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坚:海外民运应如何变局?

韦石先生:

    希望本着民主进程之大局,把此文放在焦点上,利于引导更多的同仁以此理念获取到更好、更利于民主进程的思考。

    (然而,在博讯网站,还是被枪毙了,不知道韦石先生还是其它的编者害怕什么?还是对思考者有什么更高远的蔑视?如果一向被我们看好的《博讯》不站在中间的立场上,百家争鸣,与郭文贵一样的心态,或不被大家继续使用的话,那它的使命就将被能中立的网站所取代)

    巴克推荐

   

   

   张坚:海外民运应如何变局?

   

    在习近平时代即将到来的今天,看到9月30日,10月1日的两天里,民运团队之一的一些头面人物在美国纽约应时召开了“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不用说,大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特别是有个叫张杰家门的“四新”和“四个转变”的说辞, 即新思维、新战略、新组织和新行动这四个新颖提法,很令鄙人过多地思考。 而且,该家门并能粗略智性地道出了民运团队“由现在松散的民运模式已向集中的民运模式转变,由现在消极等待变为积极进取战略,由现在的兼职民运转变为专职民运,由等待破局向领导、参与破局转变”的看法很有新的时代意义。 常年以来,一些刻意的诽谤与破坏导使民运团队不能团结起来,被中共特务搅合的谈特色变,人人自危的程度,造成了一致对共的被动局面尚不能改变。实际上,就是我们民运群体内部的挑斗一时蒙蔽了大家的心智,浪费了众多心力,也是当今习共接承以来尚未变局的根本原因之一。 同时,让世人看到,大家的高见虽多,却没有指出怎么做才更能接地气、或如何形成具体转变的更实际政略?倘若没有应时的政略,如何能复新而形成徐徐渐进的民运态势呢?在这个问题上,的确令我们缺少一些有份量的硬件来作为民运团队凤凰涅槃的佐证。 以往,在斗争策略上,不少同仁尚在质疑刘晓波先生的“在中国,和平、理性和非暴力之路是否走得通”等问题,却找不到真正能走得通的具体路数而彷徨着。在下在这个问题上,虽然不完全认同刘晓波先生所推崇的和平演变的具体规则,但对于暴力革命的提法更认为不切合实际,大有误导之嫌。不仅如此,还不难看到提者的思维幼稚与愚蠢已露端倪。 在推动民主事业上,大家首先要弄清楚,我们不论怎么做,其最基本的目标是实现国家民主,而不是导演自相残杀的恶剧。只要能实现国家民主目标,具体如何采取行动都是正确的同时,就要根据自身的自然条件和能力细致地甄别我们实际可行的实际路数,在能积极接受经验教训、受到高瞻远瞩的正确领导下,方能走得更好,更实际,更有成效。 同时,我们应该做一些相应的检讨,弄清楚过去我们为什么不能跨越式地推动民主事业的症结在哪里?特别是在当下,应该看到,赤裸裸地与中共为敌条件尚未成熟,过早地明示自己的意图呈显不智,也是一种缺少争斗策略的盲动。也就是说,在我们尚很脆弱的今天,过早赤裸裸地与共为敌十分地不智。 当然,我们几乎都是独裁体制的受害者,即使不愿意与共为敌,也已经被中共特务视为敌人,并给予我们无耻的影响与骚扰,使我们无法工作与正常地生活。但是,从大局上看,首先我们在改变不了中共邪性打压之前,为了实现国家民主,完全可以暂时被迫遵守习共的丛林法则,才能换回我们既得的实际利益。 在下对民运领导团队能从“兼职”到“专职”的转变的看法上,也有着相同的认识,因为只有专业人士对民主事业的强化引导,才更能研判实事而更易于及时地出台一些相对应的措施。也是笔者常年以来刻意追求的一个切合实际的既定目标。 但首先,也已看到了最严重的客观问题不是缺少想做领袖的同仁,而是欲做指导者的领袖往往是不具备相应的知识,尽管社会转变的必然性已经到来,可什么人能做好民运领袖、指导好民运如何走下去、已是我们十分关注的课题。特别是,让我们乐观不起来的是,越是政治眼光短浅,越欲角逐领导权地很容易混淆正误。 真正大智若愚、看淡人生者,并不在意什么权位。 在不能突破或不能逾越被习共控制瓶颈的同时,大家能不能多一些谦让,暂先给予见识肤浅的同仁先做领袖的机会,也很重要。因为,能允许急于做领袖的同仁先来,并不影响其他同仁在二层(分支)专职发展上多做好实际的决策,以弥补某些领袖的不能而照常能完善事业发展的上缺,并能聆听八方的意见,形成各自为战又不脱离通盘目标的实际方向,还能具体实践哪些值得运用?哪些必须废弃的演变策略? 开创民国初期,黎元洪不是个庸碌的政客吗?为了民主事业的建立,在领袖未在之前,被推举出来,又有什么不可以呢?鄙人质疑“领袖们”的能力,其实现实还在旧式地存在着。那些所谓的民运大佬,大多数沉默以外,活跃着的也在与郭文贵先生杀伐着,似乎忘记了自己的本份在哪里?更可悲的就是依然以自我为中心,忘记不了都为自己谁来为人的客观实际之意义。 让我们看到,纪念胡赵的会议尽管指出了一些必然的民主过程——由于本人没有亲到会场,仅仅依靠网络的公示,估计该会议依然是没有在具体的政治策略上最后定格,并很有可能尚未有公开的管道能够上达意见之前,该群体并没有具备经济开发民主社会的构想。 最起码,大家作为民运精英,尚未弄清楚如何形成“新的实际行动”这一点上,的确需要共同的探讨与研究,或在新的思维定势在哪个点上的战略思考上多下一些功夫。而实现一个政治目标,就得能够突破或打碎被锁住手脚的枷锁,才能引领更多人朝着我们希望的道路上走。 同时,民运团队,应该准确地弄清楚新的战略究竟在哪里?新的组织系统怎么形成?这都是需要更合理地结合中共国实际状况能出台出必要的相对措施的前提下,才能展现出我们在推动中国民运事业上花费精力的实效性,并能导使习共不得不从血腥镇压恶习上转移到基本认同的意思形态转变上来。 以往,中共刻意破坏民运促动十分地成功,这除了中共的流氓残暴行径以外,还有我们自己的心智受限所致。让我们感触到,多年来的失败与教训,已经告诉我们了如何走才能更实际?更顺畅?而且,应该能知道了,只有从全局从发,少一些攻击(开初最好没有攻击),多一些扩大势力的实际可行的经济手段,才能行之有效地建立起来我们新型的民主阵营,并能在不断地强大中,逐渐能够因为民运团队壮大而能直接影响习共实际存在的独裁模式,还能让我们在无所事事中走出我们的大环境来。 眼下,海外国内的民运人士,都在枕戈待旦地需要个坛台来横戈跃马,就是因为我们暂时成不了气候地不能叱咤疆场。而造成这种被动的根本原因不是民运基干成员的过错,这与不能建立起来能接地气的民运领导系统已有很大的关系。特别是,现有的民运领导团队的“高瞻远瞩”不外就是寻常的做派,即未有后盾就开始攻击地无有胜算,更没有什么值得实践的政略给予民运基干成员,才导致了中共到了今天还十分地张狂。 要想战胜独裁势力,就应该自己率先逐渐强大起来,这也是鄙人一贯呼吁的实际课题,特别是在具体目标上,我们过于按部就班地进行影响,完全采取的是进攻策略,却忽视了政治领域原本就是立体的政略才有最大的胜算几率,而寻常的斗争,虽然重要,却在中共的血腥扼杀中,无法获取到民主成果。 为之,鄙人也认同在能“明修栈道”的同时,也来个“暗度陈仓”的实际路数,让我们有方法成其气候。顺势也提到了表面上我们必要与习共较量的政治斗争策略,提到了如何使自身强大起来的实际有形谋略,不再是处处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而能实现全面的进化,并不是直接与习共处处针锋相对。在华人圈子里,能够自发地认同民主思想的人士已经很多了,多得足以令习共息窒,所以,习共的卑劣伎俩无外乎就是坚决的、残暴地镇压,才只能是暂时基本能遏制住了民主运动的胜算,已不能长期阻挡民运团队的有形势力不断地扩容,最终走向实际强大的洪流。 真正强大的基因就是先能有一些人众,形成一个切合时宜的团队,带动起来更多的欲在新的领域里获取到实际利益的群体自发地走到独裁统治者的对面阵营。 而能强大的直接方略就是能聚集在一起,率先得到一个叱咤疆场的领域,能够让各色各样的人都能人尽其才,物以致用,扩大影响力,使各怀自己目的的人乐意入局。 尽管如此,在下至今并不晓得一些民运权威或大佬们,为何不能给予我们指出一条光明的道路来?但是,我们都很清楚,那种让我们赤膊上阵的“领袖”本身就是瞎指挥,自己愚鲁不说,还很自误误人,结果能让我们承受着的就是我们没有获胜的狼狈局面。加上习共的残暴镇压,令我们只能做出牺牲,与国家民主基业仍无补,不能立见成效地盲头瞎马地干不说,还给经不起动荡的习共制造了更多的镇压借口。 任何时候,能切合实际推动民主进程的任何指导者,不管是谁,我们都乐意以其马首是瞻,因为大家在海外的或在国内的只因不能成局都十分地焦虑,国内的受到习共每时每刻的骚扰与玷污已经忍无可忍了,导致了我们无法安定下来,更还不能这样地给予国家制造出来可歌可泣的伟业。 当然,鄙人之所以不赞同暴力的手段,那是因为我们这两下子,影响不了习共继续流氓独裁以及邪恶,同时对于直接推行“08宪章”的呼吁尚有许多前瞻还待商榷,因为我们作为一些没有权威的弱势群体,对于独裁者的霸道,无法影响。 这是因为,我们没有相应的势力加以震慑。 鄙人也在看到,一些同仁在东南亚地区形成我们的民主社会的战略思考很感兴趣,并与之通过信件探讨,基本认同这种建议。特别是鄙人在对东南亚一些地区的考察,印证了一些实际可行的设想,只是需要各色各样的同仁共同参与。特别是,在缅北地区,我们看到了一些我们具有完全统领缅北的自然条件能够形成的现在,开发缅北土地,已是我们首选的地方。 至于如何去建立,首先有以下几款共商榷:

    1、经济开发的形式进入缅北,不树敌; 2、率先根据现状情况实行民主模式,共同渐进; 3、与四方(缅方、地方、我方,共方)主动磨合,互惠互利; 4、逐渐扩大我们的势力与影响,戒骄戒躁; 5、为了符合四方利益,不出台不现实的武装斗争,但不缺少扶植与形成武装的模式。

    在习独裁陆续形成的当下,上述5款是具体思考的骨架,还需要和大家一道斟酌,共同完善,并认为,我们虽然是为了国家民主而来,但我们在没有强大势力的前提下,没有必要处处都与习共作对,或者说,我们自身,不是所有人与习共为敌。特别是,笔者不提倡与习共为敌的政略,那是因为与习共为敌加大了我们壮大的阻力或成本,甚至是增强被严重破坏的风险。 再说,我们是为实现民主社会而来,不是与什么人,什么党作对为目标,完全可以不跳出习共“丛林法则”的怪圈还能发展我们的有形势力的前提下,为何不能采用呢?至于有同仁不接受类似建议,愿意与习共针锋相对,鄙人一点阻挠的想法也不会有,甚至还知道,谁与习共针锋相对,有利于民主进程,就进行好了,这与我们的共同目标不矛盾的时候,我们可以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啊? 更知道,只要利于民主进程的任何形式,真正的、任何民主人士都没有义务帮助习共去反对。 现在,习共要搞什么政体新模式,但鄙人认为,在最近10年里,都不会改变独裁政体、这一有害国家民族事业、死猪不怕烫的倒退模式,都在我们淘汰的范畴,只是没有必要处处挂在嘴上,更没有必要处处为之去碰壁,只要习共不改弦易辙,我们就不可能成为习共的顺民,更不会停止我们前进的脚步。当然,即使习近平实现了民主社会,也不影响我们在东南亚继续推行我们的民主社区。只是,如何走,如何走得最巧妙,只有符合原住民利益的前提下,更要符合大中国利益,才是我们更加上心的实践与思考。 [email protected]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