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风情不在浪漫时 1]
巴克栏目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情不在浪漫时 1

   导语:一个人的成长轨迹和生存机遇,往往可以泄露世间的奇特,以及人世对一个人不由分说的影响和渐变。在人生现世终结的过程中,总是要有一些没完没了的故事留给后人。重复着人世间存在的一些已经有过的痕迹。

    1——史前第五纪元

   文明的2002年,地球上的人类偏重自相残杀,已缩减到了不足20亿人口,即将自导出第一次人类自然大消亡的悲剧。 在生命隧道轮回中,欧阳一欣刚在利坚国读帝科的第三年,他的爸爸、米罗震源邦邦监欧阳昶突然被抓捕的消息从大洋西岸、在网路电话里传来,当他听到妹妹欧阳一红的哭诉后,就急忙打点行李、乘坐罗盘式微型租碟来到了利坚国国都的国际碟场,并登上了飞往米罗国的圆碟K型——8964巨型碟机

   。 这台夹杂着天蓝色的巨型碟机是唯一游往米罗的大型专碟,已经服役一百七十五年了,它也是最快每秒四公里的陀螺旋转形式移行的,只因设计的双层反方向同步转速,没有噪音,人在碟机里已经感觉不到运行的动感。而且,环保、无次声,大多乘客在旅行中,乐意在里面跳舞、唱歌等举行快乐的音乐舞会。 刚走下米罗国首府碟场堂口的循环代步电履带,他就看到了穿着一件红色纱棉无肩超短裙的妹妹欧阳一红。 此刻,欧阳一红踏着棕色露趾高跟皮鞋(皮鞋尖是一个两指宽的圆洞)正微翘着双脚左右摇晃着身子朝出口张望——背后停着一辆T13椭圆银灰色微型家用碟机

   。 她看到身体显然更瘦削、个头一米七八、一身天蓝色冬装的哥哥欧阳一欣从堂口铝履带机下来,就急忙迎了上去,因心情紧张鼻尖上冒出了一些米粒似的汗珠,显示出她那迫不及待的神色,又不停地转换出一脸忧郁的神色;她垂着头、一句话未说就要过手拉行李车,并挎起欧阳一欣的左胳膊,回到自家银灰色碟机前,并用遥控揿开了半圆形仓门,把行李车放在背后的后圈座位里,紧接着绕过碟机的前脸,坐到副驾座上,扣上安全带。 欧阳一欣熟练地跨好安全带,操控着碟机,按动启动机器电钮,碟机便发出低微的蜂鸣声,然后斜线陀螺式地升空,碟机的下面冒出六股白色的水雾,给蓝色的天空增添了六道白色的气带。 碟机时速不过600——800余公里(时速可高达14400公里),沿着地面单行红色标志,“嗡嗡嗡嗡嗡嗡……”地朝西南方向自己的家乡旋移——史前文明的发动机不是用热能动力,而是利用冷能动力,燃料就是我们现在史中文明纪元尚未发现的暗物质——铭(它在水和空气中大量地存在),而且在太空中不难吸附这种物质。铭一微克重量的物质被冷冻后所释放的能量就足以使碟机运行72小时,这个纪元进化了的机器仅使用了微弱的动力就能使碟机自然运行起来。并且,碟机是双层反方向能与地球同步旋转,也就是说,只要需要,就能形成一样的旋转速度,一样的做功,不同的就是内壳与外壳的旋转速度抵消了人对旋转的感觉。人在里面,就如同处在静止的环境中一样。 也就是7分钟的光景,碟机就旋回了震源邦、隐在绿色密林中的欧阳家紫红色别墅的五层楼顶的平台上。 他降下碟机,打开保险栓,揿开仓门,钻出来,便快步朝楼道口走去。 楼道口处,男仆肖曲阳早在监视屏幕里看到了降落的主家的碟机,也就早一步等在了道口处,当他看到了殴阳一欣后就急忙用意念揿开道口栅门,一脸苦容地等待着他走下梯口,并对殴阳一欣的亲近抚摸他的头顶表示了尴尬温顺地一笑。接着,欧阳一红拖着行李车也随后走了下来,肖曲阳方才迎出楼道口,接过行李车,随后进来仍用意念密码揿动按钮关上了栅门,并用左手拉死了内门,反销好。 最东间的卧室里,32岁的蒋小慧穿着蚕丝面料的大红超短睡衣,斜躺在圆形翠绿色的软床上,正立着身子脸面朝里地无声流泪,当她听到欧阳一欣的脚步声便缓缓地转过身来,萎靡的视线迟钝地迎向了他那炯炯有神、但已经充满血丝的眼睛。 殴阳一欣的归来,更使她的眼泪涌泉般地流淌出来。 “妈,莫忧啵,欣儿能——摆平啵。” 欧阳一欣边说边信心十足地坐在了蒋小慧的身旁,同时抓住蒋小慧的胳膊轻轻地把她拉了起来,自己却不由自主地鼻子一酸,背过脸去,偷偷地掉下了几颗豆大的泪珠。 “欣欣,你爸他,哼哼哼(哭声),我早就对他说,哼哼哼(哭声),莫管太多吥,哼哼哼(哭声),姜戏文彦是女王侄子,工业总监姜戏薄佳的儿子,他那后台,在这里强揽地产开发,莫要不给面子吥,可你那倔爸,就不买人家的帐吥,哼哼哼(哭声),这说了才三个月吥,人就被帝都安保厅抓走吥。” “老爸坚持正义,我莫支持啵。这年月,黑白莫分啵,谁死磕,谁就倒霉啵,我对老爸说过啵,爸偏莫信啵。” 进来的欧阳一红也掉着眼泪接上了话说道:“爸手无寸铁,不过是个文官吥,怎么去夺权?干么这样吥?” 蒋小慧捂住嘴,觳觫着哭泣,又唯恐大声哭出来地憋屈着。“莫哭啵,妈,他们怎么曰,有拘押文本啵?” 欧阳一欣想把欧阳昶被抓的细节了解清楚,再去向安保部讨个说法。 当他知道欧阳昶的具体“罪状”以后,心里盘算着如何找安保厅理论?可他已两眼疼痛,四肢无力,很想睡一会。他不会在头脑不清醒时去安保厅。 他从利坚国回来,虽然仅用了1个多小时,在利坚国候机做短程碟士,花掉了不过1个小时,尽管是在异国他乡,但他那忧国忧民的心总是心事重重,经常地缺乏睡眠,他实在是大脑昏昏了。 来到自己的房间,肖曲阳按照吩咐,早已经给他打开了暖风,铺好了床单,房间里,温度已经上升到27度。他褪下棕色鞋头足以十厘米长的箭头皮鞋,脱下蓝色波密昂斯外套,裸出一身杏黄色内衣,躺在白色底料绿色牡丹绣花的软床上,斜靠着能上下升降的靠背,歪着身子很快进入了梦乡。 8个小时了他还没有睡醒,此刻梦里,正与欧阳昶就米罗国统治者是否越来越坏地进行争论,他说: “米罗国的官吏绝大多数腐化堕落,已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啵。” 欧阳昶不以为然地拉着长音道: “看事物总是要一分为二嘛,莫要以点说面吥——。米罗是有一些害群之鼬——,任何地方的狗,都有贪欲,想搞活经济,莫有一些蠹虫怎么可能吥——?别管钱谁拿去,米罗都会变得富裕吥——?” 并举着大量的数据说明了社会在进步,在蓬勃发展。 欧阳一欣反驳道:“你身在官位,光看到发展,冇得看到提出的许多数据都是假啵,被转移出去的资产还算数啵?怎样的民不聊生更莫知道啵,莫有你想得那么快啵,那么多啵。当官的,下属都在造假啵,米罗,凡是有人的地方,都在行骗啵。” 客厅里,爷俩的火药味特别地浓烈,24岁的欧阳一欣虽是欧阳昶的儿子,却不像欧阳昶那样脾气暴烈,他有点像他逝去的亲妈栗三英性格,更受蒋小慧的影响,他在与任何人争论时总是不温不火地拿出许多事例说明。此时与欧阳昶争论也是如此,他见欧阳昶没有理他又道: “姜戏兹亦身为米罗大王,整天没事做就是宠幸美男,跳舞,唱歌,显摆,建乐园,割卖土地啵?她的狗子们岂不仿效啵?” 震源邦表面上虽然没有那么多的腐败贪污现象,暗里,大势所趋,欧阳昶自己有猫腻并不能阻止住他的群僚悄悄地做着捞钱毁地的事,还是文明戏,和谐戏地满邦里忽悠。 用老百姓的话说,巧取豪夺更是和谐戏,因为是借助政工、警察、军兵的权力下手,谁证明那是武戏,掠夺戏,谁就会被投进监狱,甚至是从肉体上被消灭。其它23个邦的官吏就更坏更恶劣。 特别是,武装到牙齿的流动警察,想陷害某个人——即使这个人没有一丝的过错,只要他们想让他失去自由或生命,就可以把准备好的赃物了,凶器了,某些要命的证据在抓捕前暗地放在他的身上,车上,或居住的地方,而且在起赃弄证时有摄像现场拍照,并在其人失去自由时强行手印脚印地按上,制造出直接的证据。 而做这些事情上,用警察们自己的话说:“我们有的是时间陪你玩,小子嗳,爷们儿随便弄死个人,就如同到猪圈里拖头猪宰杀。” 米罗的法律就是国王姜戏兹亦的法律,它把整个国家军兵警察控制住以外,经警更握在手里,凌驾于宪法之上,肆意妄为。并且,首先它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安排到重要捞钱部门,也就不存在贪污腐化还要坐牢的问题。 大女姜戏津桃是珠宝会社总裁(米罗的米兰宝石是地球上产量最多、又是独一无二的国家);小女姜戏丝娅还在读书就是发电会社的副总监;大女宠(婿)贾林钦是国家银行的总监;弟弟姜戏薄佳工业总监(工业是一个国家经济的主骨);它的几个男宠分别是财政总监,内政总监,以及它的姐姐外务总监,姐宠(夫)农工总监,只有一个政务总监是外姓、李周丸矢,还是个笼子耳朵——摆设,其它的七姑八姨分别进入了上层统治阶层,几乎没有外人当官。一句话,米罗里的人民不外就是给它姜戏家族做仆工。而姜系家族说是一群人、不如说是一群猪更贴切些。 以此类推,它的臣僚,也是这种管理模式地用人唯亲。在米罗,没有连裆的裙带关系,想进入官吏队伍,真的是肆意妄想了。 试想,这样的明抢暗夺养护着这么一伙的酒囊饭袋、“文戏武戏和谐戏”地忽悠,米罗人民谁心甘情愿地去维持?其结果,也就自然产生出各式各样的利益矛盾和冲突,导致了这个国家无法稳定下去,或不能和平共处的自然悲剧。 爷俩正争论的面红耳热,安保厅的几个彪形大汉手里端着微冲冲了进来: “欧阳,我们是奉国王的命令,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逮捕你。” 欧阳一欣一头雾水,刚想问清个事非,就挨了领头狗的一枪托,当时他就感到头晕目眩地蹲在了地上,欧阳昶被强拉离了客厅。 醒来时,他一身的冷汗,望望房里的一切,才从梦境里醒转过来。 (篇后语:邪恶的、流氓独裁的犯罪集团,它如何冠冕堂皇地欺骗民众,有一点它掩盖不了:没有羞耻心,更没有底线,又唯利是图,拥有的财富比普通民众多;践踏法律理直气壮;杀戮人民说是人民需要牺牲;强奸人民说是人民需要被强奸的快感。)

(2017/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