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入籍宣誓追记]
曾节明文集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入籍宣誓追记

    入籍宣誓追记
   
   
   
   


    2017年7月27日,是我的入籍宣誓日,这天也恰好是法国热月政变223周年纪念日,我人生的重大转折,多逢德国和法国的重大事件或历史纪念日,也是奇怪。
   
    当天上午阴天,凉风阵阵欲雨,宣誓仪式定于十点,赶到克林顿广场一号楼时,大雨淋漓,淋得半湿,已经九点五十多,还要过排长队的安检(美国联邦政府的各种机构都有安检,戒备最为森严,也透露出一种等级),心想肯定迟到了!后来才看到,比我晚到的人多的是,法官耐心等待了近二十分钟,换在中国,早拒之门外了,美国政府大事通融,完全有别于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刁难态度。
   
   
    仪式在五楼的地区法庭举行,那是个可容纳两三百人,有着厚重橡木座椅的大堂。等待的同时,登记、点名,现场入籍者及其家属不下百人,场面热烈出乎我意料。家属坐后面席位,法官高踞正中,两侧是移民官和书记员,与中国的法院的味道大不同,美国法官的地位,看起来要高得多。
   
    亲属席有许多小孩,跑来跑去地嬉闹,大人们拉着手机拍来拍去,移民局官员在开场白时,席间还有阵阵婴儿的哭声,而这些都是仪式允许。我真开眼了:这么严肃的宣誓场合,怎么可以这样随便呢?
    大概是美国人认为:这是一个庆祝活动,无须一本正经吧。
   
   
    入籍的会场就象一个联合国,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棕色人、混种人、、.都有,但是都汇集到那面著名的星条旗下。但是一眼望去,欧洲白人面孔却是凤毛麟角——这反映出未来的美国人种族构成。欧洲白人已在美国,已从百年前的逾九成,大幅下降至今天的六成。
   
    落座后我才蓦地发觉,到场的几乎所有人都盛装,而我却穿着一身工装。坐在我右边一个干瘦老女人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衣着短裙、黑丝、露出粗糙的乳沟,打扮得如同盛装接客的风月老姐,那二郎腿一架就好象没穿内裤、、.她黑眼睛、头发黑直有黄种人特征,但高鼻深目尖颌却不似黄种,攀谈后方知:
   
    她是墨西哥人,属西班牙和印第安的混血,来美国二十年了。
   
    余不禁感叹:她从非法移民熬成美国公民不容易!美国的吸引力可见一斑。
   
    前排坐着一个盛装老白女,法国口音,整一个人来疯,不停地与多人攀谈说笑,又与移民官叽里呱啦,英语快得象打机关枪,后才知道她是比利时人。我很佩服她的英语,法语民族学英语,大概就象汉人学日语罢。
   
    第二次点名是正式点名。这才注意到坐在左前方的那个年轻白男,原来是个英国人,他那浅棕色头发、大脑袋和奶油色皮肤,正是英国人的特征。
   
    坐在我右前方的眼镜欧洲白女,原来是个德国人,她三十多岁的样子,身材苗条(幸运地没有发胖),只是胸有点小,背有点驼,看样子是做办公室的——会计之类。
   
    英国人和德国人,这两个两次大战的冤家对头民族,都来归化美国。只是英国人无须放弃,德国人则需要放弃德语——这就是没有殖民地的遗憾。
   
   
    法官是个戈尔巴乔夫式的秃头,他首先致辞,致辞中有:入籍并不意味着你们要放弃自己的民族文化、、.这就是美国的博大胸怀。但是我觉得,应该加强美国价值观,作为整合多元文化的凝聚力。
   
    宣誓朗读由法官带领,在一片手机的拍摄音及婴儿的哭声中进行,那誓词是由两百年前的英语写成的,有点中国文言文的味道,我尚未能一下看懂,更不要说听懂了。
   
   
    原来担心美国国歌唱不全,事实证明此担心多余。美国国土安全局组织了一个专门的合唱团,排列进来,替我们唱美国国歌。
   
    这雄浑优美的《星条旗》歌,原是1812年美英战争中,在首都华盛顿陷落,白宫被焚的危难时刻,美军殊死抗英的战歌,充满了反英色彩,不知坐在我左前方的那位奶油色皮肤的英国绅士,唱着歌时作何感想?
   
    我肯定是想多了。因为这小伙子泰然自若、一脸轻松。
   
    我想,联想于此,一定有好些德国人在心底质问:英国何恩于你美国?德国又何怨于你美国?你美国为什么两次世界大战都帮英国!?
   
    看来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没有恩情。
   
   
    最后是再次点名,点到的人上台领美国公民纸,和一小面美国国旗,就象颁奖一样。那面美国小旗还特意注明了Made in USA,似在防止美国国旗“中国制造”的笑话,我注意到旗面蓝色角块为蓝黑色,的确更美观经看,而好些中国制造的美国国旗误将蓝黑色制作湛蓝色。
   
    那人来疯的比利时老女人借机大放光彩,又是和法官拥抱,又是和移民官拥抱,又是致词说笑,还奔到移民官席和几个官员拥抱,仿佛都是老朋友,离台时一路向观众献飞吻、、.天生的演技,博得满堂的热烈鼓掌。
   
    轮到我时,领证之前,我向法官行了个鞠躬礼,很多人都笑了,他们大概以为我是日本人。其实,鞠躬礼是汉族礼仪,被日本人在唐朝时吸取,并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在中国,则自宋以后就淡化了。
   
    领了公民纸后,本可以于仪式后,当场向法官申办护照,我根本等不及了,因为老板在催,我向一位官员解释,她问:你得了公民纸了吗?如果得了,当然可以离开,快去工作吧!她很通融很理解。
   
    尊敬工作者,不管是什么工作,这也是美国精神。
   
   
    七月二十七日宣誓入籍者共46人,其中亚裔黄种人17人(其中中国人又占6人,与不丹人并列最多),欧洲白人9人,非洲黑人8人,拉美人7人,中东人3人,北美(加拿大)2人。
   
    欧洲白人所占不到两成,这反映出美国人白人渐趋少数的种族构成趋向,美国种族构成的多元化和去白人化,且亚裔黄种人增长最快的趋向,对华裔无疑是最有利的,所以生活在美国的华人所面临的种族压力,要远比欧洲国家,甚至澳大利亚、加拿大为小。
   
    但这有利的另一面,则是凝聚力的下降,及美国人某些素质退步,如不注意巩固美国价值观,以及选拔移民,美国步罗马帝国后尘的步子,就会很快。
   
   
   
   
   曾节明 于2017.9.18丁酉戊申戊申下午于秋燥纽约州
   
(2017/09/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