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
谢选骏文集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Saturday, October 8, 2016
   谢选骏: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一)

   网文《是白房子!不是白宫!普通美国人对皇权的敏感》说,我有一位美国朋友叫布雷德,多年以前曾携家在中国的一所专科学校教英语口语课。按布雷德自己的说法,他们属于很普通的美国家庭。据我的观察他们的确也没有什么财产,因为孩子多,生活甚至还常常有些拮据。
   布雷德懂点汉语,我懂点英语,他希望通过跟中国人交谈提高自己的汉语水平,我也希望能与他交谈提高英语水平,同时我还想通过与他的近距离接触,能够比较深入地了解普通美国人的日常生活。我们彼此常常用汉英混杂的方式交流。
   有一次我们在聊天的时候,不知怎么的谈到了白宫这个词。他就问白宫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他白宫就是white house,美国的总统府。因为布雷德懂得house的中文意思是房子,于是他说那应当是白房子啊,怎么是白宫呢?我说宫是宫殿的意思,英文是palace,中文习惯把国家首脑办公的地方翻译得好听些,所以就把white house翻译成了白宫。他马上敏感起来,立即说:“no,no,那不是palace,white house就是白房子”。他认为白宫这个词是翻译错了,宫殿是皇帝住的,美国没有皇帝。总统只是人们选出来为社会服务的,完全不同于皇帝。white house不是white palace。随后还给在座的解释了一大通有关总统和皇帝有很大区别的道理。今天似乎还记得,他当时特别强调说,总统是可以罢免的,皇帝就不能。
   而对我来说,当时感触极大的是,一个普通的美国人,居然会对有关皇权的内容如此在乎,甚至不能容忍一个英文词汇在翻译方面的变通。而我们自己却因生活在有着悠久皇权统治历史的国度中,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了。不少人还十分追求与皇权有关的名号,在命名什么的时候,总想要加上龙、帝、庭、皇、殿、宫等等的字眼。
   这就是在两种社会文化中人们的崇拜对象不同所造成的。在我们,大抵总是希望谋取个人或家族的最大权势,光宗耀祖,也更荣耀自己。这其中,当然最大的荣耀就是能够跟皇权皇族什么的扯上关系了,而且最好有一日能够成就帝业,荣登龙庭坐了天下。而在美国社会中,人们普遍认为在上帝面前人都是平等的,他们不能容忍有人独掌大权成了皇帝,可以为所欲为地利用公共权力侵犯他人。因而处处设防,处处突击,限制和制约公共权力,防止公权被任何私人所掌控,使得公共权力就只能为公众服务才行,所以皇帝梦在美国就不容易做得成。连布雷德这样的美国“草民”都对皇权如此敏感,不容糊弄,谁还能登上龙庭呢?而且,不仅如此了,在美国大大小小的各级政府官员也都被限制得死死的,绝不可能为所欲为,山吃海喝,独霸一方,颐指气使地当老百姓的什么父母官。
   
   (二)
   网文《对美国“总统”及各“州”的曲解》说,误译,不只是认识错误,也是客观理想。那些名词所代表的东西,是中国上下几千年没有的东西,本需求造字,却用既有名词,必然导致误译。如此以来,关于古代社会的许多名词都需求重译,如citizen不是与私民绝对立的“公民”,如果不造字,似乎就只能译成“参与之民”,freedom和liberty不是由着本人的“自在”,而是“不压榨也不受压榨”和“群己权界”,right不是以权谋利之“权利”,而是“道德”(这就有必要重新检省中国本有之道德),justice不是不容私或分私之“公正”,而是“遵照规则之游戏/生活”。
   美国有没有“总统”,这难道也是一个成绩吗?是的,这的确是个成绩。在美国的政治法律词汇中,其实并没有“总统”这一概念。中国人之所以说美国有“总统”,其实是误译形成的。类似的误译还有“白宫”、“国务卿”、“州”,等等。
   一、美国没有“总而统治之”的“校长”
   美国法律中有两个重要职务都叫做President,一个是掌管合众国行政事务,另一个是掌管一个大学的行政事务,习气上,担任这两种事务的人也被称为 President。鸦片和平以来,大清帝国的翻译家们将这个President翻译成“总统”和“校长”——“总而统治之的校长”,这种翻译给人的感觉是:美利坚合众国的President是可以对整个国家的立法事务、行政事务、司法事务以及50个成员国的一切事务虚行“总而统治之”的“校长”,和中国的皇帝差不多。这种翻译对中国是有不良影响的。
   既然美国有“总统”,可以“总而统治之”,那么我袁世凯、我蒋介石为什么就不能“总而统治之”呢?既然美国的“总而统治之”的人同时又是美国人民的“校长”,那么我袁世凯、我蒋介石为什么就不能当全国人民的“校长”呢?于是,有人称蒋介石为“校长”,有人称蒋介石为“总统”,他都乐意接受。
   然而,President真的具有“总而统治之的校长”的含义吗?不然,其实践含义就是“掌管”或“掌管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总统”、“校长”。
   上个世纪末,当时的美利坚合众国的President克林顿先生由于性丑闻遭到国会弹劾,有些中国人议论说:“这个克林顿当的是什么鸟'总统’,搞个把美女还受审讯,这样的'总统’算什么'总统’?当这样的'总统’有啥意思?”其实,人家本来就不是“总统”嘛,人家不过是个掌管人(President),就像我们的电视节目掌管人一样。如果克林顿果真如中国人理解的那样是一个可以对全国人民和各种事务进行“总而统治之”的“校长”,搞个把美女当然不会遭到弹劾。
   从袁世凯到蒋介石,中国历届“总统”总是不情愿接受议会监督,总是不允许司法独立和旧事自在,缘由当然是多方面的,然而,他们将President理解为 “总统”不能不是缘由之一。既然我是“总统”,我就理所当然的该当对议会、对法院、对旧事言论“总而统治之”,不然,我还是“总统”吗?
   五四运动期间,人们还将President翻译成“大总统”,将当时的美国掌管人威尔逊先生称为“威大总统”。这表明,当时的中国人以己度人,将美国的国家掌管人President当作袁世凯一类的“大”独裁者看待了。
   中国古代官办大学的担任人称为“祭酒”,他们很清楚本人的地位,不过是和老师、先生一同窗习的人,只不过在祭祀的时分本人要带个头,要掌管一下祭祀仪式,要洒酒祭圣贤罢了。所以,祭酒们不会成为贪官污吏,更不会成为学匪学霸,由于他们的权力有限。古代民办大学的领导人仅仅称为夫子,如孔丘就称为孔夫子,夫子就是“文明打工者”的意思。所以,民办大学的担任人更不会把本人看成官僚。
   自从将President翻译成可以对教师、先生“总而统治之”的“大学校长”当前,无论是官办大学还是民办大学,其担任人的心态和古代的祭酒、夫子就大不一样了,俨然以“长”自居,以“官”自居,谁还会将本人看成“文明打工者”呢?谁还会将本人看成“师生洒酒祭圣贤的掌管人”呢?
   中国大学教师们梦寐以求的教授治校(或者教代会治校)的制度,在把President当作“一校之长”能够“总而统之”的文明环境里是根本不能完成的。
   
   二、强加给美国的民主符号——“白宫”
   美国有一所著名的建筑,叫做White House,是美利坚合众国地方政府办公的地方,也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掌管人(President)的住所。
   为什么这座白色建筑要叫White House而不叫White Palace呢?这在政治上和法律上是有考究的。根据美国宪法,合众国的President是国家事务的掌管人,是行政事务的担任人,虽然享有最高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但他是由人民选举产生,要对人民担任,并受议会、法院和旧事言论严厉监督的公务人员,与历史上掌握一切国家权力、鱼肉人民而不受人民监督的民主帝王是有根本性区别的。因此,他的住所理所当然地也要和帝王们的住一切严厉的区别。美国人当年为国家掌管人的白色府第命名的时分,不运用White Palace而运用White House就是出于这种考虑。美国人知道,Palace是帝王居住的地方,House是民众居住的地方。掌管人不是帝王,所以白颜色的President 的府第只能叫White House,而不能叫 White Palace。
   其实,中国人比美国人更讲究“宫”和“屋”的区别和界限,甚至是世界上最讲究“宫”和“屋”区别和界限的人。在中国,只要帝王之家,只要帝王及其直系亲属的住宅才能称为××宫。如北京的故宫、乾清宫、坤宁宫、储秀宫、翊坤宫、雍和宫、以及十三陵的地下皇宫,西安的阿房宫、大明宫、长乐宫、未央宫、兴庆宫、建章宫、南京的明故宫、大行宫、朝天宫、天妃宫,沈阳故宫,等等。官员和老百姓住的地方是不能称为××宫的,否则就是犯上作乱了。
   除了帝王之家可以叫××宫之外,还有神仙住的地方也可以称为××宫,由于皇帝是天子,神仙是皇上在天上的亲属。如天宫(玉皇大帝的住所,孙悟空搞打砸抢的地方)、地宫、龙宫、月宫,等等。
   供奉神仙的地方有时也可以称为××宫,如青岛崂山的太清宫、上清宫、太平宫以及台北的指南宫,等等,但是,这必须获得御封才行。青岛崂山的太清宫、上清宫、太平宫是北宋开国皇帝命名的,台北的指南宫是由满清皇帝赐封的。
   因此,将美利坚合众国掌管人的府第——白屋(白房子)翻译成“白色宫廷”、“白宫”是完全错误的。
   但是,中国人(尤其是满清王朝的领导人)不喜欢美利坚合众国掌管人的平民地位,他们觉得堂堂的国家掌管人居住的地方也和老百姓居住的地方一样叫House,怎样能表现出上下尊卑?让中国普通老百姓知道了,岂不要学坏、变坏?不是都要犯上作乱吗?
   满清皇帝及其臣子们没有英国君臣的本事。英国国王及其臣子不喜欢美国的民主,可以派军队烧毁那个White House,满清君臣没有本事派遣远征军征伐那个厌恶的美利坚合众国,就只能对美利坚合众国的民主实行意淫了:于是,他们根本不理会美国人本人的意图,完全是以帝王之心度掌管人之腹,以臣民之心度公民之腹,以民主之心度共和之腹,以独裁之心度民主之腹,将一个民主、独裁、罪恶的符号——“白宫”——强加给 White House,强加给美国人民,让你跟我在政治上保持高度分歧。于是,大清帝国不费一枪一弹就降服了美国。这是一种特殊的精神成功法——翻译降服法。
   可见,将美利坚合众国的President的住所——White House翻译为“白宫”,对于中国人民是欺骗,对于美国人民是凌辱。
   辛亥革命废除了帝制,建立了民国,帝王不再是领导,领导不再是帝王,孙中山在南京的府第(办公室兼住宅)就只能称为“总统府”,而不叫“××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