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
谢选骏文集
·3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Saturday, October 8, 2016
   谢选骏: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网文《中共不倒台的秘诀》说,在制约机制无法切实发挥作用的绝对权力体制中,腐败是挥之不去的一个恶魔。英国政治家与思想家阿克顿勋爵曾说,权力必然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而绝对腐败必然会导致灭亡,这是世间不变的真理。然而,由中国共产党一党掌握绝对权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仅没有走向崩溃,其势力反而逐渐呈现出扩张趋势,这其中有什么秘诀呢?


   根据现代宇宙理论,人类所认识的宇宙仅相当于整个宇宙的4%(物质占0.4%,能量占3.6%),宇宙的其他部分都被神秘的暗物质(23%)和暗能量(73%)所占据,这种暗能量并不遵循人们所知的能量守则,它利用与重力相反的斥力(两个物体相互排斥的力量)不断推动宇宙的时空膨胀。我们似乎可以借用这种宇宙理论来解释中国的情况。
   中国的“一切权力来自中国共产党”,即是一个由共产党当家做主的“党主”国家。这与随时可能沦落为在野党的民主国家执政党完全不属于同一概念。中国共产党是宪法规定的永久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党章凌驾于宪法之上,党规高于法律。在中国想要通过国民审判实现政权更替,几乎没有可能。那么,由谁来制约拥有如此强大权力的中国共产党呢?只能依靠共产党内部的监督机制,这种机制便是共产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简称纪检委)。
   但关于纪检委,中国宪法和法律中没有任何相关条款,甚至没有一个有关字眼,其存在仿佛宇宙中的暗物质,它散发出的暗能量便是阻止中国在共产党一党专制体制下不因为绝对权力滋生绝对腐败的一个秘诀。
   拥有2300年历史的总理级监察机关
   “英雄打天下,制度定江山”。自古以来,中国当权者都将法制视为富国强兵和维持体制稳定的最有效工具,他们就像理工科人士发明东西,艺术界人士进行创造一样热衷于创建法制。早于西方1200年的公务员考试——科举制度以及比西方早400~500年出现的纸币与票据等都源自这种创造。由丞相级别官员担任监察机关首长的监察制度也是中国第一位皇帝在世界上首次创造出来的。秦始皇在公元前221年统一天下之后,创造了一套行政事务由丞相掌管、监察事务由御使大夫负责、军队由太尉(非常设机构)管理的三公制度。
   中国的这种统治方式一直延续到现代社会,只有组织的名称和形式发生了轻微变化。身穿人民装的共产王朝第一任“皇帝”毛泽东同样效仿了自己的历史导师秦始皇,他像秦始皇一样将党权和军权掌握到自己手中,而后任命自己的左右手周恩来和朱德分别担任相当于丞相的总理和相当于御使大夫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此后中国历届中纪委书记均由中国最高领导机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一名常委(总理级别)担任。
   首长的地位如此之高,决定这一组织必然拥有莫大的权力。从中国被称为“腐败分子的阎王爷”、拥有足以“打落飞鸟”的强大权力的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身上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中纪委负责指挥与监督号称中国五大司法机构的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和国家安全部的领导机构中央政法委员会,这便是中国的现状。中纪委利用安排在中央和地方所有党政军组织以及媒体机关、大型国有企业中的数十万名工作人员对所有共产党员行使监察责任。
   
   情报机关公职人员被排除在监察机构之外
   作为中国情报机关的国家安全部不知是否真的怀揣“在暗处工作,心向阳光”的信仰,它的地位和权力出乎意料地非常低。国家安全部并非从属于相当于国家主人的共产党,而是国务院下属机构。历届国家安全部部长的党内级别都居于中国25个部委与委员会首长之末。比起苏联的克格勃(KGB)、东德的斯塔西、朝鲜的国家安全保卫部等其他共产主义国家的同等机关,中国国家安全部的存在感非常低。
   事实上,据了解中国国家安全部仅负责与台湾相关业务以及有关反体制人士、分裂主义者的情报搜集与查处工作。分析认为,这是因为中国一早就认识到,由情报机关高层公职人员负责稽查工作不仅无助于根除腐败,反而会催生更多腐败,带来国家纪律混乱等严重弊端。推测认为,这是中国从明朝东厂和西厂等特务机构横行霸道加速朝代灭亡的历史中汲取的教训。
   中国的双轨道反腐机制
   如同高铁列车走高速铁路、普通火车走普通铁路一般,中国对于不同身份的腐败嫌疑人也制定了由不同机构负责处理的双轨反腐机制。如果涉腐人员的身份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将由纪律检查委员会负责处置;如果其身份为普通人,则由公安和检察部门负责处理。腐败案件从受理到初步调查、立案、案件调查、移交检方、检方公诉到最终的法院判决,整个“死亡旅程”都由纪检委担任总指挥。
   
   在这趟“旅程”中,位于第三步“立案”到第五步“移交检方”之间的“双规”处分是中国贪官污吏最惧怕的地狱“区间”。所谓双轨,是指纪检委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对嫌疑人进行调查的一种措施。从纪检委作出双轨处分决定的瞬间开始,嫌疑人将被停止所有职务,人身自由也会受到限制。在采取没收、扣押、追踪账户等措施的同时,嫌疑人的所有财产都会被冻结。双规期间,嫌疑人不仅与普通人接触会受限,与家人及律师的会面也会受到限制。双规期间可以从3~4个月延长到2年,几乎没有嫌疑人可以挺过双轨的调查,最终都会把一生所犯的所有罪行交代清楚。其中在被判处死刑之前自杀身亡或丧失心智的嫌疑人也是不计其数。
   
   纪检委的三大弱点
   如果将中国比作一辆汽车,纪检委就是刹车装置。它虽然可以提前阻止颠覆国家的事件发生,相当于一种高性能防抱死制动系统(ABS),但并非完全没有缺点。大体上来看,纪检委共有三项弱点。
   首先,习近平政权一直特别强调“依法治国”,而在这个“法”中包括共产党党章和党规,这就是问题之一 。中国内部可能把这种逻辑视为一种伟大的学说,但对于普遍意义上的文明国家来说,这种逻辑不过是一种诡辩。没有任何宪法和法律依据的纪检委严格来说只能算作一个法外团体或秘密组织,其存在完全不符合中国与美国并称世界G2国家的国际地位。
   其次,党章和党规由于其在资格、稳定性、透明性、公开性等方面较为不足,并不足以取代国家法律。党章和党规随时可能被最高权力者修改。第三,权力必须受到牵制,竞争必须按照严格的规则进行,而纪检委的问题在于其权力过度集中。如果纪检委本身涉足腐败,举国都将束手无策,届时纪检委可能成为导致中国这一巨人猝死的元凶,将被一击致命。
   韩国必须恢复监查院的职能、铲除腐败
   现在中国的迅速崛起离不开对政策进行具体法制化规定以及领导层大力推动政策实施的坚定意志。中国由检察机关、司法机关和情报机关等三大权力机关分别负责公职人员腐败、民事刑事案件及情报工作的治理系统值得我们参考。
   中国的纪检委堪称一个无名有实的机构,韩国的监查院却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存在。如果把纪检委比做一个不明身份的黑骑士,监查院则相当于睡在树林间的公主。中国纪检委虽然没有宪法依据,手中却掌握着强大权力。相反,被宪法赋予强大权力的韩国监查院却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
   现在是韩国恢复监查院职能的时候了。韩国有必要根据宪法精神向监查院赋予铲除权力型腐败的准司法权,赋予监查院长相当于国务总理的地位和权限,积极发挥好监查院作为国家监察机关的职能。
   ……
   读者评论之一指出:棒子不懂世界历史。德意志第二帝国也经历过绝对权利,把德意志从农业国一举推升至仅次于美国超过英国的工业大国。还信心满满地要走不同于欧洲的路线。结果很快在一战中毁灭。中国的绝对权利得以为继2000年,秘诀就是不断地政权更替,权利不断腐败,不断被动更新。
   读者评论之二指出:只要简单想想中国在土共领导下短短30年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人变得财大气粗,满世界任性买买买,连美国也给中国10年签证(比比你们10年前申请美国签证的经历吧),就知道土共为什么不会倒台?!也要感谢美帝在全世界树立普世民主的好榜样:前有伊拉克,中有颜色革命,台湾陈水扁全岛骗子,现在的乌克兰,叙利亚!
   读者评论之三指出:中纪委还是有法律依据的,这就是著名的“每两人杀一个,必有漏网的,每个人都杀掉必有冤枉的”中纪委现在采用的每万人 或者10万贪官杀一个,有一点作用。但是中纪委解决不了饱肚子的下台,饿肚子的上台的问题。更解决不了贪官越查越多的问题!
   读者评论之四指出:作者快离开韩国,申请加入中国籍吧。
   读者评论之五指出:秘诀是:暴力和谎言!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篇文章的作者姜孝百,曾获台湾国立政治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在韩国驻华大使馆担任过12年外交官,座右铭为“学问源自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著有《中国的巨富》等18本关于中国的书籍。
   现在,也让我们把他的座右铭“学问源自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运用到自己身上:给他的“中共不倒台的秘诀”打上一个问号。
   其实,“中共不倒台”无需秘诀,而是“任何一个朝代都有一定的惯性、寿命、周期”。
   就中国历史而言,和共产党中国比较接近的是秦朝、隋朝、元朝,它们都是在长期分裂动乱后,通过强力残暴的方式所建立的“空前统一”。
   秦朝十四年(前221年—前207年)
   隋朝三十七年(581年—618年)
   元朝八十九年(1279年—1368年)
   在技术条件的支持下,专制政权的寿命似乎越来越长,但是总是有一个限度的。
   这就是“中共不倒台的秘诀”?
(2017/09/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