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谢选骏: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1937年12月24日,杭州沦陷后,日本随军记者火野苇平发现,当地有些百姓竟然在对他们笑脸相迎,感到很不理解,在报道中写道:“假使日本城市被敌人占领了,就不可能有这种事情。无论男女老幼都不会忘记他们是敌人,而且始终会对他们抱着敌意。日本人就是死也不愿和敌人友好的。”
   网文《日本为什么敢侵略中国?看看他们对中国人的分析吧》(狐狼001,2017/5/12)说:
   
   日本为什么敢侵略中国?看看他们对中国人的分析吧 关于上世纪那场日本侵华战争,有一个问题很值得研究,就是日本为什么会有勇气挑起这场战争?最后再提一个假设:如果真的由毛泽东来领导抗战,中国人会打几年?日本为什么敢侵略中国?看看他们对中国人的分析吧。关于上世纪那场日本侵华战争,有一个问题很值得研究,就是日本为什么会有勇气挑起这场战争?现在的研究方向多从硬实力来着手,看看当时中日双方的实力对比,日本人确实有底气这么做,先来看看这几个数据吧——以1937年为例,日本的工业总产值是中国的4.4倍,钢铁是中国的145倍,石油是中国的129倍,这些可都是支撑战争的最重要物资,双方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而且,当时日本每年可以生产1580架飞机、744门大炮、330辆坦克,中国呢?几乎都是零。


   
   不过,除了这些明显的硬实力,日本还有哪些底气呢?要知道,战争的胜负从来不会是简单的实力对比,“人”的作用比武器的作用要大得多。日本人向来以研究精细著称,当然不会忽略这个问题。
   
   那么,他们研究中国人研究出了什么成果呢?
   
   1936年,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向关东军总部上交了一份秘密报告,对华北的中国军阀和各级官吏是这样评价:
   
   “大部分个人或小集团的繁荣主义,缺乏为国民的观念,因此形成独霸一方、独裁、私民之状况。国家之存亡,民族之疾苦,彼等不负任何责任。彼等政治欲、物质欲非常旺盛,故彼等除维持现状以解决其欲望外,殊不愿粉碎其势力也。真能爱国为民者,为数极少,大部为顾己而不顾人之辈。”
   
   对于普通老百姓,松室孝良也认为:“中国人之特性,爱国不过五分钟,甚且有不知国家为何物者。”
   ——插一句题外话:如果这是2017年的研究报告,你会不会有同感?
   
   第二年,即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后,每一个派到淞沪战场的日军士兵都发了一份《长江下游地方兵要地志拔萃》,里面对长江下游的中国人做了很详细的分析,总结如下——
   1.爱钱财和储蓄观念强,缺乏国家观念,不关心政治。
   2.同业者合作,同乡人团结紧密,商业道德观念强。
   3.爱面子。
   4.极富附和与雷同性。
   5.保守而尊大。
   6.实用主义强,恩义感薄弱。
   7.天命观念强。
   8.形式主义重,巧于词令。
   9.富于妥协性。
   10.上层阶级人士极尽怠惰享乐之能事,而一般百姓极勤勉。
   11.易被宣传所鼓动。
   12.猜疑心重。
   13.情况恶化时极脆弱。
   14.守成观念重。
   15.尊重祖先坟墓。
   16.对强者屈服顺从,对弱者虚张声势。
   17.回避责任。
   
   看看这份分析报告,感觉比鲁迅总结得都要犀利,不光是长江下游的中国人,整个中国恐怕都或多或少有这些问题。
   
   在日军的金山卫登陆中,日本间谍就起了很大的作用,有一个叫山田武一的间谍,只花了很少的钱,就买通了当地的老百姓,让他带着观察地形,对日本的成功登陆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事后,山田武一感慨地说:“从我们对主人家以及当地的居民的观察来看,他们对现政权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他们常常说这样的话:卢永祥时代我们要吃饭,孙传芳时代我们要吃饭,蒋介石时代我们还是要吃饭,日本人来了我们仍然这样。”
   
   1937年12月24日,杭州沦陷后,日本随军记者火野苇平发现,当地有些百姓竟然在对他们笑脸相迎,感到很不理解,在报道中写道:“假使日本城市被敌人占领了,就不可能有这种事情。无论男女老幼都不会忘记他们是敌人,而且始终会对他们抱着敌意。日本人就是死也不愿和敌人友好的。”
   
   如果说日本人的这些记录有故意丑化的话,再来看看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的回忆吧。
   
   那是在1944年,因日军入侵广西,15岁的茅于轼跟着几十万人向贵州逃难,但让他困惑的是:“难民们在这种困难条件下,非但不是互相帮助共渡难关,而是乘人之危,彼此算计。当时沿黔贵线撤退的百姓估计有几十万之众,而日军从柳州进犯的部队仅仅3000名骑兵,既无重型作战装备,甚至缺乏粮草辎重。日本人跺一下脚就能把中国人吓一个跟斗,而且让中国人自相作孽。为什么?”
   
   武汉会战结束后,陈诚写了一份《武汉会战的经验与教训》,其中写道:“用兵不如用民的道理,我们早就有此体认,组训民众工作也曾做了不少。可是民众在战地所发挥的力量,实在可说是微乎其微。有的部队纪律太坏,无法赢得民众的好感,固然是一个原因,而民众知识程度太低,缺乏国家民族观念,也是一个无可讳言的事实。敌军所到之处,伪组织即刻出现,认贼作父、为虎作伥的汉奸无时无地无之,可耻可痛孰有甚于此者?当然汉奸平日都是莠民,好人没有当汉奸的;但是所谓好人,也多半宁愿随众做顺民,而不肯犯难当国殇的。如此民众,欲其能在战地积极支持作战,未免可望而不可求。”
   
   谢选骏指出:日本人的惊讶并不让我们惊奇,因为早在五代十国时期,汉人就被北方民族叫做“两脚羊”了,甚至可以提供蛮族军队大开人肉宴会的伙食。至于日本人自己,在二战失败后,也从骄横的顶点跌落下来,靖国神社鬼子庙里宣扬“武运长久”的浮雕,也已成为历史的反讽。日本男人看到美国人还不是照样地点头哈腰,日本女人看到美国兵还不是照样地笑脸相迎——比战败后的德国人好不了多少,为了一块面包就可以出卖自己。这就是人性的通病,因为日本人也成亡国奴了。至于鲁迅,那不过是日本人的乏走狗,他的思想那个来自日本,当然不会有他的主子那么犀利了。从来没有批判过日本的鲁迅,活不到日本战败的那一天,否则,他肯定会学习俄语、改投苏联。
   

此文于2017年09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