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谢选骏: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德国拒绝向波兰支付更多赔偿德国拒绝向波兰支付更多赔偿》(2017年9月9日俄罗斯卫星网)报道:
   
   德国政府发言人斯特芬·塞伯特表示,德国不会再向波兰支付战争赔款。


   
   据《法兰克福汇报》消息, 塞伯特在记者会上说,德国为“二战不可置信的罪行“承担了责任,向波兰支付了大量赔款。他说,华沙1953年通过一项决定,表示不再接受柏林的战争赔款。
   
   塞伯特说, 从联邦政府的观点看,不存在质疑1953年拒绝接受赔款的依据和法律效率。
   
   波兰总理贝娅塔·希德沃 8月底表示,华沙有权要求柏林支付二战赔款。
   
   还有报道指出,波兰政府要求德国为二战做出赔偿,获得了超半数波兰人支持:
   
   针对波兰日益强烈的要求德国赔偿二战损失的呼声,德国政府于9月8日表示了拒绝。但波兰总理希德沃(Beata Szydlo)9日作出回应,再次坚持索赔要求。
   
   德国广播电台周六报道说,希德沃再次要求德国为二战支付战争赔偿。她向波新社表示,这是涉及礼貌和公平对待波兰的问题。不过,相关学术分析还需要时间。根据华沙的说法,波兰1953年放弃赔偿是因为受到了苏联的压力。
   
   希德沃周四在华沙记者会上表示,波兰是二战受害者,但还没有得到战争赔偿。德国政府周五作出回应,对索赔表示了拒绝。政府发言人赛博特表示,德国承认对二战中犯下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罪行”负有责任,为此,德国也向波兰支付了大笔战争赔偿费,而且还在为纳粹政权带来的后果付款。但波兰1953年放弃了进一步索赔的要求,而且多次确认了放弃。德国政府没有理由怀疑放弃声明的国际有效性。对德国政府而言,战争赔偿问题早已在法律和政治上得到了妥善解决。
   
   执政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今年七月发起了索赔讨论,随后,波兰人要求德国赔偿二战损失的呼声不断加大。根据波兰内政部长的估测,波兰遭受的物资损失为10万亿美元,折合为8.4万亿欧元。
   
   纳粹政权1939年9月1日突袭波兰,从而拉开了二战的序幕。随后,纳粹于1939-1945年占领了波兰。
   
   德国被迫流离失所者联合会批评波兰在德国大选时推出这一话题是“有意挑衅”,并认为索赔要求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道义上都缺乏合法性。
   
   批评家们认为,波兰现在提出战争赔偿问题,是波兰疏远欧盟的迹象。
   波兰为何旧事重提?
   
   德国方面原本以为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总统施泰因迈尔早在2015年就以时任外交部长的身份表示,德国的战争赔款问题已经在法律和政治上得到了解决。
   
   然而自2016年法律与公正党重新执掌波兰政府以来,卡钦斯基就不断强调波兰和德国之间仍有未付清的战争欠款,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在纪念“华沙起义”爆发73周年之际,波兰国防部长马切雷维奇指出,德国人必须偿还他们欠波兰人的战争赔款。
   
   卡钦斯基也对当地电台表示:“我们现在在讨论的是非常巨大的赔偿金额。德国这么多年来都拒绝为二战承担责任。”
   
   两年前,接受过西德战争赔款的希腊也重新提起战争赔款事宜。据《环球时报》报道,2015年4月,希腊财政部副部长马达斯称,德国应就二战中强行从希腊央行借款赔偿希腊103亿欧元;同时,德国还应就二战中给希腊造成的人员伤亡和基础设施破坏赔偿2684亿欧元。
   
   显然,处于欧洲债务危机中心的希腊提起战争赔款事宜主要是出于经济原因,然而波兰的行动则被外界看作是政治策略。
   
   欧洲国际关系协会专栏作者Piotr Buras认为,德国向来都是法律与公正党用来转移选民注意力的替罪羊。法律与公正党追求的是“道德制胜”,而波兰的战争赔款问题占据着完美的道德制高点。法律与公正党愿意不惜一切代价获得道德上的胜利,其中包括牺牲本国声誉、外交目标和在欧盟的影响力。
   
   Buras同时指出,此次“反德”行动也是波兰政治“脱欧”的表现。波兰的欧洲化与德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连口号也是“穿越德国的欧洲之路”。然而1990年代波兰极力贴近西欧国家价值观的目标,如今已经被法律与公正党的民粹主义理想所替代。
   法律与公正党国会议员Arkadiusz Mularczyk于本月初表示,波兰国会已经在着手分析波兰是否应当要求德国赔款。
   
   最近一项民调显示,有高达63%的波兰人支持向德国索赔。显然,从德国手中要赔款的问题还没有尘埃落定。
   
   谢选骏指出:波兰愚蠢懦弱,所以一再亡国。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波兰还从德国领取了八年(1945—1953年)的战争赔款,而两个中国加在一起,从日本一天的战争赔款也没有拿到。波兰还从德国赢得了几个总理磕头,两个中国加在一起也没有从日本赢得一个总理磕头。由此可见,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这是因为,中国还处在分裂状态,两个中国竞相献媚日本,摇尾取悦甚至乞怜。

此文于2017年09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