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谢选骏文集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谢选骏: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德国拒绝向波兰支付更多赔偿德国拒绝向波兰支付更多赔偿》(2017年9月9日俄罗斯卫星网)报道:
   
   德国政府发言人斯特芬·塞伯特表示,德国不会再向波兰支付战争赔款。


   
   据《法兰克福汇报》消息, 塞伯特在记者会上说,德国为“二战不可置信的罪行“承担了责任,向波兰支付了大量赔款。他说,华沙1953年通过一项决定,表示不再接受柏林的战争赔款。
   
   塞伯特说, 从联邦政府的观点看,不存在质疑1953年拒绝接受赔款的依据和法律效率。
   
   波兰总理贝娅塔·希德沃 8月底表示,华沙有权要求柏林支付二战赔款。
   
   还有报道指出,波兰政府要求德国为二战做出赔偿,获得了超半数波兰人支持:
   
   针对波兰日益强烈的要求德国赔偿二战损失的呼声,德国政府于9月8日表示了拒绝。但波兰总理希德沃(Beata Szydlo)9日作出回应,再次坚持索赔要求。
   
   德国广播电台周六报道说,希德沃再次要求德国为二战支付战争赔偿。她向波新社表示,这是涉及礼貌和公平对待波兰的问题。不过,相关学术分析还需要时间。根据华沙的说法,波兰1953年放弃赔偿是因为受到了苏联的压力。
   
   希德沃周四在华沙记者会上表示,波兰是二战受害者,但还没有得到战争赔偿。德国政府周五作出回应,对索赔表示了拒绝。政府发言人赛博特表示,德国承认对二战中犯下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罪行”负有责任,为此,德国也向波兰支付了大笔战争赔偿费,而且还在为纳粹政权带来的后果付款。但波兰1953年放弃了进一步索赔的要求,而且多次确认了放弃。德国政府没有理由怀疑放弃声明的国际有效性。对德国政府而言,战争赔偿问题早已在法律和政治上得到了妥善解决。
   
   执政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今年七月发起了索赔讨论,随后,波兰人要求德国赔偿二战损失的呼声不断加大。根据波兰内政部长的估测,波兰遭受的物资损失为10万亿美元,折合为8.4万亿欧元。
   
   纳粹政权1939年9月1日突袭波兰,从而拉开了二战的序幕。随后,纳粹于1939-1945年占领了波兰。
   
   德国被迫流离失所者联合会批评波兰在德国大选时推出这一话题是“有意挑衅”,并认为索赔要求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道义上都缺乏合法性。
   
   批评家们认为,波兰现在提出战争赔偿问题,是波兰疏远欧盟的迹象。
   波兰为何旧事重提?
   
   德国方面原本以为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总统施泰因迈尔早在2015年就以时任外交部长的身份表示,德国的战争赔款问题已经在法律和政治上得到了解决。
   
   然而自2016年法律与公正党重新执掌波兰政府以来,卡钦斯基就不断强调波兰和德国之间仍有未付清的战争欠款,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在纪念“华沙起义”爆发73周年之际,波兰国防部长马切雷维奇指出,德国人必须偿还他们欠波兰人的战争赔款。
   
   卡钦斯基也对当地电台表示:“我们现在在讨论的是非常巨大的赔偿金额。德国这么多年来都拒绝为二战承担责任。”
   
   两年前,接受过西德战争赔款的希腊也重新提起战争赔款事宜。据《环球时报》报道,2015年4月,希腊财政部副部长马达斯称,德国应就二战中强行从希腊央行借款赔偿希腊103亿欧元;同时,德国还应就二战中给希腊造成的人员伤亡和基础设施破坏赔偿2684亿欧元。
   
   显然,处于欧洲债务危机中心的希腊提起战争赔款事宜主要是出于经济原因,然而波兰的行动则被外界看作是政治策略。
   
   欧洲国际关系协会专栏作者Piotr Buras认为,德国向来都是法律与公正党用来转移选民注意力的替罪羊。法律与公正党追求的是“道德制胜”,而波兰的战争赔款问题占据着完美的道德制高点。法律与公正党愿意不惜一切代价获得道德上的胜利,其中包括牺牲本国声誉、外交目标和在欧盟的影响力。
   
   Buras同时指出,此次“反德”行动也是波兰政治“脱欧”的表现。波兰的欧洲化与德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连口号也是“穿越德国的欧洲之路”。然而1990年代波兰极力贴近西欧国家价值观的目标,如今已经被法律与公正党的民粹主义理想所替代。
   法律与公正党国会议员Arkadiusz Mularczyk于本月初表示,波兰国会已经在着手分析波兰是否应当要求德国赔款。
   
   最近一项民调显示,有高达63%的波兰人支持向德国索赔。显然,从德国手中要赔款的问题还没有尘埃落定。
   
   谢选骏指出:波兰愚蠢懦弱,所以一再亡国。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波兰还从德国领取了八年(1945—1953年)的战争赔款,而两个中国加在一起,从日本一天的战争赔款也没有拿到。波兰还从德国赢得了几个总理磕头,两个中国加在一起也没有从日本赢得一个总理磕头。由此可见,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这是因为,中国还处在分裂状态,两个中国竞相献媚日本,摇尾取悦甚至乞怜。

此文于2017年09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