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谢选骏文集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谢选骏: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习王反腐是仿效宇文泰?》(雨斤的博客2017-9-8)说:
   
   自从御史大夫王公公打虎反腐以来,被他打掉的大老虎不计其数:薄熙来,令计划,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孙政才,房峰辉,张阳。这些人被揭露出来的贪腐情节,让人触目惊心。


   近来,郭文贵又揭发王公公自己也不干净,贪污海航30%的股权,还有好几个私生子。
   人们不禁要问:中共的官员,从中央到县乡,从军队到地方,有一个干净的吗?
   也有人质疑:习王反腐,其实只是在清除异己。因为中共的官员,人人都有问题。打不打你,完全看你是谁的人。这不禁让洒家想起了一件事。
   近观网上流传的一则北周重臣苏绰和北周开国之君宇文泰的问答,一语道破天机:原来大量起用贪官,正是古代帝王的治国之道!
   据传(注意,仅是据传),《北史》里记载了一段苏绰和宇文泰的对话:
    上以治国之道问道于绰,二人闭门密谈,至三昼夜乃罢。
        上问曰:国何以立?
        绰答曰;具官。
        问:何以具官?
        曰:用贪官,弃贪官。
        问:贪官何以得具?
        曰:为君者,以臣工之忠为大。臣忠则君安,君安则国安。然无利则臣不忠。
        问:官多财寡,奈何?
        曰:予其权,以权谋利,官必喜。
        问:善。然,官得其利,寡人何所得?
        曰:官之利,乃君权所授,权之所在,利之所在也,是以官必忠。天下汹汹,觊觎皇位者不知凡几,臣工佐命而治,江山万世可期。
        叹曰:善!然则,贪官既用,又罢弃之,何故?
        曰:贪官必用,又必弃之,此乃权术之密奥也。
        又问:果有大贪,且民怨愤极者,何如?
        曰:杀之可也。抄其家,没其财,如是则民怨息,颂声起,收贿财,又何乐而不为?
       要而言之:用贪官以结其忠,弃贪官以肃异己,杀大贪以平民愤,没其财以充宫用,
        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
    宇文泰击掌再三,连呼曰:妙!妙!妙!而不知东方之既白。(瞧瞧,白话文都出来了!)
   
   翻译成现在的白话就是:
    宇文泰问:国家如何治理?
    苏绰答曰:要有官员。
    宇文泰问:怎样选拔官员?
    苏绰答曰:用贪官,弃贪官。
    宇文泰问:官多财寡,怎麽办?
    苏绰大笑,曰:天下无不贪之官,贪墨何所惧?所惧者不忠也。凡不忠者,异己者,以肃贪之名弃之,则内可安枕,外得民心,何乐而不为?此其一。其二,官有贪渎,君必知之,君既知,则官必恐,恐则愈忠,是以弃罢贪墨,乃驭官之术也。不用贪官,何以弃贪官?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倘或国中之官皆清廉,民必喜,然则君危矣。
    宇文泰问:何故?
    苏绰答曰:清官或以清廉为恃,犯上非忠,直言强项,君以何名弃罢之?弃罢清官,则民不喜,不喜则生怨,生怨则国危,是以清官不可用也。
    宇文泰大喜,啧啧有声。
    苏绰厉声曰:君尚有问乎?
    宇文泰大惊,曰:尚有乎?
    苏绰复厉色问曰:所用者皆贪渎之官,民怨沸腾,何如?
    宇文泰汗下,再移席,匍匐问计。
    苏绰笑曰:下旨斥之可也。一而再,再而三,斥其贪墨,恨其无状,使朝野皆知君之恨,使草民皆知君之明,坏法度者贪官也。国之不国,非君之过。乃官吏之过也,如此则民怨可消也。
   其实,上面这段北周君臣的对话故事,经查纯属今人的杜撰。但,人们目睹当今中国之现实,认为“用贪官,弃贪官”这句话,总结的入木三分,才使文章在网上得以广泛流传。这里面的民心向背,倒是很值得当政者深思啊!
   类似的论调,还有四川人李宗吾写的《厚黑学》。他认为,古今凡能成就帝王业者,都必须具备两个特征:脸皮够厚,心肠够黑,缺一不可!项羽当年就是因为脸皮太薄,才自刎乌江的。如若不顾脸面,厚颜先活下来,日后东山再起,扳倒刘邦这个不要脸的,也未可知!
   
   谢选骏指出:宇文泰(507年-556年),字黑獭(一作黑泰),代郡武川(今内蒙古自治区武川县)人,鲜卑宇文部后裔,汉化鲜卑人,北朝西魏权臣,也是北周政权的奠基者,掌权22年。后追尊为文王,庙号太祖,武成元年(559年)追尊为文帝。宇文泰先世为宇文部酋长。东汉末,宇文部加入鲜卑部落联盟,遂被鲜卑化,游牧于今内蒙古自治区西拉木伦河上游。——现在,网民们拿“习王”比作“宇文泰”,而不比作其他,是“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所致。甚幸至哉。
(2017/09/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