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生就像抛物线]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就像抛物线

   谢选骏:人生就像抛物线
   
   俗话说:“人生就像抛物线,有高点就有低点,每一个转弯靠近,都促成了望而不即的惆怅。”
   
   其实呢,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说:“人生就像抛物线,有低点就有高点,


   每一个转弯靠近,都促成了再度崛起的兴奋。”
   
   《二月河:人生就像抛物线,坠落之时也有曲线》(2011年9月30日中国新闻出版报)报道:
   
   二月河,本名凌解放,著名历史小说作家。平素散漫不羁,敦厚于友而择友甚严,喜爱读书,突出成就是创作清代“帝王系列”历史小说。代表作有《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等。
   初秋的一个上午,霏霏细雨中,《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走进二月河先生的小院,绿荫掩窗,竹叶滴翠,显得格外清新宜人……得知二月河先生身体不适,刚输完液便赶回来了,让人心存歉意与感激。在客厅坐定,我把采访意图说了,他就打开了话匣子……
   观点:鼓励原创文学
   二月河因为一直写书、出书,所以对出版业有了解并情有独钟。谈话间,二月河很看好国内的出版业。他说:“在全国两会期间,胡锦涛总书记来河南团参加讨论,我曾当面作了这方面的汇报发言。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用较大篇幅谈‘促进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全社会都肩负着繁荣文化的责任。我很看好出版业,目前国内大环境很好,是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同时,二月河对出版业也表达了他的困惑。一是原创力贫血,处于饥饿状态。现在原创文学太薄弱,苍白无力,苏联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就设立了国家级的文学奖,对文学创作起积极的作用。我们不妨借鉴一下,重点鼓励原创文学。对目前设的文学创作、出版奖进行整合。二是,我们作家稿酬偏低,现在好像千字80元就比较高了。与其所创造的价值不成正比,而缺乏好的原创文学深层原因之一就是搞文学创作的报酬低,他们的劳动价值没有真正得到尊重和体现。而又深受盗版之害,更是雪上加霜了。我对盗版的感情复杂,盗版一方面是国家、出版社受损失,作者个人也受损失;可另一方面盗版图书价格低,花几十元钱就买一套《二月河全集》,虽然错别字多些,但总算是看到了。另外对作家来说,出书也是件不易的事,古代作家的悲哀都是死后成名。
   乡情:传播中原文化
   二月河作为河南人、中国文化界的杰出一员,也是南阳的文化品牌和形象代表,他为中原文化宝库和南阳作家群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河南是名副其实的文化大省,但距离文化强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儒、佛、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在世界范围内也有很大的影响力,这3种文化都与河南有着很深的渊源。二月河认为,河南文化的发展之路应该是把这里独一无二的东西传扬出去,构建中原经济区,也不是单纯的、片面的去追求经济,而是要从文化等诸方面去建设花团锦簇、金尊玉贵的中原经济区,与文化发展相匹配。
   河南文化资源丰富,但深入研究做得很不够,比如提起少林寺,不应只是旅游胜地,应该写一些禅宗小说,转奕研究文化的理念。从古都洛阳到龙门石窟,从邙山到少林寺……这些闪耀着河南文化亮色的部分都缺乏文化方面的深入研究。因此对于出版界来说,可以利用河南丰富的文化资源,结合西方文化,好好的组织几套书!
   写作:把批评当成生产力
   二月河现在兼职郑州大学文学院院长,百忙之中并无封笔打算,但现在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他再进行大规模的创作了,他几年前曾患过脑梗,现在主要写些散文随笔专栏文字,不再写长篇巨制了。
   “人生就像抛物线,上升很漂亮,坠落之时也有曲线。我已经有30年的时间夜里3点之前没有睡过觉了。这些作品,这些书的价值,由读者,由时间说了算,我很乐意把批评、意见当成生产力。”二月河说。
   诚如他本人比喻自己人生的抛物线一样,虽不能写长篇巨著,已经在下降的抛物线却让我们看到夕阳西下的优美。
   他说,他并不聪明,但做事认真踏实,所有成就都是“人努力,天帮忙”的结果。他说,南阳是他的家园,归宿在南阳,人不走,情不变。他说,他要争当中原文化发展的“老艄公”,这是多么令人敬重的心愿。
   愿二月河静静地流淌。
   
   谢选骏指出:坏事往往带来转机,好事也有副作用,任何好事,都会提出新的挑战,如果应对不好,就会成为灾难了——不是变成灾难,而是产生灾难。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人的能动性。同样,语言也有能动性——例如,“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可以改成“春蚕未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不干。”这似乎可以同样美妙甚至更加深刻。这就是思想的变量。
(2017/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