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谢选骏文集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谢选骏: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中国对上海的殖民统治》(2017年9月7日上海民主前线)说:
   无论朱明、满清、民国,以至于今天的共产中国,专制残暴的中国政府和文化昌明、经济繁荣的江浙地区之间的关系是,符合内部殖民主义的,是殖民政府和殖民地的关系。
   『内部殖民主义』 Internal colonialism:中央政权在一个国家内部采取与殖民主义有关的统治形式,与19世纪一国对另一国的殖民主义政策一样,中央政权(中共)把这种思路引入境内,经济上或者政治上(北京中南海)的强势地区扮演着殖民者(党政军高层)的角色,通过吸附被殖民区(苏哲闽粤等)的资源形成利润,造就新兴的发达阶级(中共高层和南下干部)和发达地区(中南海及各地大院)。国内殖民与帝国殖民在经济结构上相同。中央政权利用不同的经济政策手段奴役和剥削殖民区(苏浙闽粤等),实现经济掠夺。
   而江南的上海,更是经历了朱明、满清、英法美、日本和中共的殖民统治,然而上海在与英美法等西方文明的接触过程中,虽是殖民地,但实际上是从满清领导的中国政府的专制野蛮的殖民统治中解放了出来,获取了更大的自由。有保障言论自由在内的各种自由,另上海获得到本所没有的知识和思想。


   那时的上海,曾是个自由的国度,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宗教自由、贸易自由,和世界的交流及人员往来自由。
   鲁迅、张爱玲、钱钟书、傅雷等作家思想家亦只有在工部局治下的上海,才有思想和言论自由驰骋的天空,上海那时亦有学术自由,教授治校,出了圣约翰、交通、同济、沪江、复旦、大夏、光华等东亚一流大学,海纳百川的沪上,接纳了以江南移民为主的华人和数以万计的西方各国移民,华洋杂处而形成了独特的海派文化。
   如今的上海,在闭关锁国的铁幕下,上海人被迫接受中共领导的中国政府专制野蛮的殖民统治。
   共殖的上海,人权少保障,政治不民主,新闻受筛选,言论受打压,出版受限制,外网被封锁,宗教受控制,贸易不自由,上海沦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大陆城市,离世界的距离就像中国人距Facebook和YouTube的距离一样遥远。
   『上海遭受的赤化和殖民地化』
   而上海在中共窃据后则彻底赤化和殖民地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法律等各个方面遭受毁灭性的残害。
   上海人遭受中国的压榨和暴政:
   1.无自主权
   上海市民没有选举权,上海政府不代表上海人民。中共的外地殖民者和其走狗上海沪共买办,组成了上海政府。沪共政权的地方干部是由中共中央任命,很大比例来自外地,无法代表上海人利益。如2008年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所谓64名上海代表中出生于上海的上海人仅16名。
   2.财富掠夺
   在中国共产党夺取上海之初救通过“社会主义改造”、“三反五反”等运动从上海工商业者手中掠夺财富。之后,由于实行“全国一盘棋”政策,上海、天津、武汉等地为共产中国的经济提供了主要的支撑。其中上海一度将7/8收入上贡中央。
   3.文化灭绝
   上海民国时代的各行各业的通用语是上海话,中共为消灭文化多样性,方便维系专制统治,消灭上海等江南各地的语言和文化。以推广普通话名义到处禁止上海话的使用,如学校、政府、电视媒体等等,指说上海话为陋习。而香港及欧洲各国则能保存本土语言和文化,而不会影响其发达经济和高生活水平的地位。
   4.人口灭绝
   1979年代后,中国政府施行计划生育,在上海严格执行,剥夺人权,上海人的生育率为全国最低,大幅下降至0.7,即每代人口减少到1/3左右。自80年代起,上海新生人口不断下降。2015年上海出生的新生儿中外来人口超过户籍人口。另外,沪共政府甚至指因上海有大量外来人口,要计划生育掉上海人而腾地方给外地人。
   5.人才掠夺
   1949年沦陷以后,大量上海的人才和知青被以“支持内地运动”的名义强制移民到其它地区,历尽残忍对待和人格侮辱。
   6.名誉诋毁
   1949后,上海民国时代的国际大都市地位一落千丈,上缴巨量税收,上海人却遭受中共喉舌媒体的无中生有和夸大渲染的污名化和妖魔化。因为中共为达到易于统治的效果,要制造地域矛盾,就如现在对香港人及“占中”等抗争运动的污名化,对台湾人及政府和议会的民主政治的污名化一样。所以中共不时发布诋毁上海人的评论性报导,别有用心地诋毁上海人,导致其它地区民众对上海人的误解和反感。
   面对这样一个貌似强大的殖民政权,如何改变?同是面临共殖的香港人,意识到自身的基本权益被无理剥夺,纷纷组织起来,反赤化,齐抗共,用网络宣传、游行示威以至公民抗命等冲击行动争取投票权,正如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名言:「改变不会自动到来,而是需要经过持续不断的抗争。」
   希望在于人民,改变始于抗争。团结起来守护家园,以智慧的方式有力还击,夺回失去和应有的权力和利益,捍卫上海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力,建立一个真正代表上海人民的政府,上海人责无旁贷。
   
   谢选骏指出:《中国对上海的殖民统治》其实把话说反了,因为在历史上,都是小块的先进地区对大块的落后地区进行殖民统治的,没有大块的落伍地区对小块的先进地区进行殖民统治的——除非那是一种“逆向的殖民统治”,就像现在的印巴对英国进行的。事实上,在毛泽东时代,都有大量上海人以“支援祖国建设”的名义被派往全国各地——这是“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而非“中国对上海的殖民统治”;因为进入上海的外地人,不如进入其他地区的上海人多。而且,上海人对于开发全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文革的时期,全国都可以乱,唯独上海不能乱,因为上海一乱,全国连牙膏和肥皂都会失去供应了。上海的产品,是唯一的抢手货。毛泽东时代,上海一直都有“保留工资”,生活水平高于全国各地。而且,不论是毛泽东的“文革派”还是邓小平的“改革派”,最后的落脚点都是以上海为基地,进行重要表演的。“不经过上海,就抵达不了中央。”——不论四人帮、江泽民朱镕基、习近平,都是如此。这正是因为,“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所致。

此文于2017年09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