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谢选骏文集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谢选骏: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扎克伯格制造的“怪物”越来越恐怖》(2017年9月26日纽约时报)报道:
   
   一直以来,一想到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可能会竞选总统,我们就有点儿怕怕的。


   
   但眼下,这个念头已经变得十分恐怖,因为我们发现了他那项能扭曲民主制度的小小创举的威力。
   
   多年来,现年33岁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一直对社交媒体和人工智能可能被用于争夺全球支配地位——或者哪怕是它们应该受到监管——的观点不屑一顾。
   
   唐纳德·特朗普令人困惑地赢得大选数日后,扎克伯格在一个科技会议上表示,假新闻影响大选结果这种观点是“一个非常疯狂的想法”,说明一些人对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极度缺乏同理心”。
   
   但从始至终,当克里姆林宫的网络打手在Facebook上把反希拉里僵尸账户变为武器,用以影响美国大选的时候,该公司赚取了大把的卢布,并对其所作所为视而不见。俄罗斯特工还试图利用Facebook和Twitter上的喷子颠覆法国大选,不过没那么成功。
   
   最终,扎克伯格通过Facebook Live(Facebook视频直播)表示,他将把超过3000条与俄罗斯有关的广告提交给国会。正如一名Facebook用户所写:“为什么过了整整八个月才这么做?”
   
   希拉里说的没错,这家价值5000亿美元的公司,在允许一个婴儿照片分享网站变成时报记者斯科特·沙恩(Scott Shane)口中与Twitter同属一类的“欺骗和政宣发动机”方面难辞其咎。
   
   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团队,还有参众两院的调查人员,正热切追踪俄罗斯人制造的假新闻。上周五,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告诉包括威斯康辛州和俄亥俄州在内的21个州:大选期间,俄罗斯特工曾试图入侵它们的选举系统。
   
   正如《名利场》(Vanity Fai)所指出的,穆勒聚焦于选战期间社交媒体的动向,意味着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可能会有麻烦。库什纳一度吹嘘说,他曾打电话给自己在硅谷的朋友,拿到了一份Facebook精细瞄准教程,还雇用了Cambridge Analytica——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是它的一大投资者——去帮助他岳父的竞选团队设立一个耗资4亿美元的行动。
   
   一些议员怀疑俄罗斯人曾帮助弄清,在威斯康辛州和密歇根州的选区应该以哪些女性和黑人为目标。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的新墨西哥州民主党参议员马丁·海因里希(Martin Heinrich)正在调查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一事,他心目中有一个怀疑的对象。“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拿出了一个关于如何在西方国家和西方的选举中推进俄罗斯的利益的方案,赚得盆满钵满,”海因里希告诉《名利场》。
   
   ProPublica爆料说,直到它最近向Facebook问起时,该公司一直“都让广告客户得以把自己的宣传信息对准将近2300人的信息流,那些人曾对‘仇恨犹太人者’、‘如何烧死犹太人’,或者‘关于“犹太人为何毁灭世界”的历史’等话题展现出兴趣”。
   
   上周三,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莉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就此道歉,并承诺修正相关广告购买工具。她表示,“我们从未打算让人以这种方式使用这一功能,也从未预料到这种情形——是我们的错。”
   
   时报记者凯文·鲁斯(Kevin Roose)称之为Facebook的“弗兰肯斯坦时刻”,就如同玛丽·雪莱(Mary Shelley)笔下的科学家维克多·弗兰肯斯坦(Victor Frankenstein)说出“我一直都是不可改变的罪恶的始作俑者,我日日生活在恐惧中,害怕我打造的怪物犯下新的恶行,”那一刻。
   
   鲁斯指出,问题不只涉及俄罗斯人炮制的假消息,“在缅甸,有活动人士指控Facebook对受到该国军方攻击的罗辛亚穆斯林的言论进行审查。在非洲,这个社交网络被控对虐待视频置之不理,从而为敲诈被害者家属的人贩子提供助力”。
   
   此外,桑德伯格认错对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而言是一场全面的胜利。马斯克一直警告说,硅谷创造出来的东西和人工智能“头脑子女”(mind children)有失控并伤害人类的危险。他提请加以防范和监管,却被扎克伯格嘲弄为“歇斯底里”和“相当不负责任”。
   
   扎克伯格去年的计划是为自家打造一个贾维斯(Jarvis)式的人工智能管家,他喜欢把自己描绘为乐观主义者,把马斯克描绘为末日预言家。但桑德伯格的话表明,马斯克是对的:Facebook和谷歌(Google)的计算机高手们不是太过天真,就是太过阴险和贪婪,才会认为只要有模糊的行为准则、像谷歌那样宣称“不作恶”即可。
   
   正如马斯克在我为《名利场》写稿时告诉我的:坐上帝王之位的如果是马可·奥勒留(Marcus Aurelius),当然很好。如果是卡里古拉(Caligula),就不那么好了。”
   
   今年7月,身为特斯拉(Tesla)和SpaceX首席执行官的马斯克告诉出席一场会议的众多州长,他们应该赶在机器人开始“走上街头杀人”之前针对人工智能进行立法。8月,他发推称,人工智能失控是“比朝鲜大得多的危险”。9月,他又在Twitter上转发了Gizmodo的一篇文章,题为《黑客们已经开始把人工智能变成武器》,说的是经研究人员证实,人工智能黑客比人类黑客更善于让Twitter用户点击恶意链接。
   
   (马斯克还发推称,当Twitter用户教会微软聊天机器人Tay如何以带有种族主义、歧视女性、反犹太人色彩的诋毁之词与人交谈时,微软迅速将Tay下线,这是一个令人警醒的故事。)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一直否认俄罗斯曾以数字手段干预美国大选。但他明白人工智能会带来怎样的可能性和威胁。俄罗斯的这位总统最近在一场演讲中告诉学童,“谁成为这一领域的领导者,谁就能成为世界的主宰者。”马斯克在Twitter上同意,对人工智能领域优势地位的争夺“最有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上周四,普京在视察莫斯科的科技公司Yandex期间询问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再过多久超级智能机器人就会“吃掉我们”。
   
   扎克伯格嘲笑了这类末世论调。他今年的计划是遍访50个州,这趟旅程是由曾给奥巴马当过策略师的大卫·普洛夫(David Plouffe)设计的,引得人们纷纷揣测他或许会成为下一个寻求入主椭圆形办公室的亿万富翁。
   
   正如《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几天前的一篇封面文章所写,扎克伯格已经聘用了普洛夫、奥巴马当政时的其他高官,以及希拉里的民调专家。他说他不再是无神论者,他还对Facebook的章程做了改动——假如他真的竞选公职,这种改动可以让他继续握有掌控权。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诡称“怕怕的”,实际上正在以此打广告,为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进行免费宣传。扎克伯格是一个聪明的犹太人,他可能即将正式出任美国总统。“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那么,还有“犹太人非正式出任美国总统”?没错。大家没见,川普的女婿正在白宫,非正式出任美国总统?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9/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