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谢选骏文集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谢选骏: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网络民议】不如帝治》(2014年12月6日 “小人名庆丰” by 变态辣椒)报道: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近日在环球时报年会上称 “不能把人治妖魔化,把法治神圣化”:房宁说,法治和人治的关系,就好比汽车大还是司机大。人治就是一个经验性的治理,法治就是一个规范性的治理。法治不是一个点,不是一个线,而是一个可能性的空间,那么在这个空间中就是人治。房宁称,“文化大革命”时期,大家要求讲法治是可以的。但是不能说法治比人治好,人治比法治坏,不能把人治妖魔化,把法治神圣化。其实,从科学的角度来讲就是一个治理的方式,永远会有法治,永远会有人治,只不过要权衡什么时候大一点,什么时候小一点,什么时候可以看重这一点,什么时候注重那一点,这无非是一个实践的问题。所以不能说车重要还是司机重要,是汽车听司机的,还是司机听汽车的,这些问题莫名其妙。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强世功上月接受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访谈时称 “中国共产党的党章毫无疑问也是一个‘宪法’”:
   
   高波: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我们中文当中,宪法和党章是两个不同的词,但是在英文当中实际上它是一个单词constitution。因此,西方有些学者说,我们中国的宪法是由两个文件组成的:一个就是我们的宪法,还有一个就是中国共产党的章程。我们的党规党法它在社会主义的法律体系当中,它有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和作用呢?
   
   强世功:你提的这个例子相当好,这就证明我们国家的法治建设跟西方对法治的理解有些差异和不同。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理解什么叫宪法?我们一讲到宪法,我们脑子里就想的是1982年的宪法,这毫无疑问是我们国家的宪法。可是宪法就像你说的,它的英文名字叫constitution,它的含义就是“构成”。换句话说,它是使我们这个国家能够“构成”的一些最主要的规则。在这个意义上讲,就像你刚才说外国学者的理解,中国共产党的党章毫无疑问也是一个“宪法”。怎么来理解?我想至少从法理上来讲,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我们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党章是我们党内根本大法,它也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个指南。宪法是我们国家的一个根本法,是我们治国安邦的一个总章程。党章里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要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宪法,宪法的序言里有明确的规定,中国共产党要领导我们国家的各项事业。换句话说,宪法里面所规定的国家机构,乃至于国家政策等等,都是要在党的领导下完成。所以要理解中国的法治,要理解中国的宪法,必须要把宪法和党章放在一起来看。
   
   以下评论均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张鸣:刚刚开完四中全会,要依法治国讲法治了。北大的红教授跑出来说,法治其实就是党治。社科院的所长出来说,其实人治也不错。这年头,越是红人越挖坑,比赛着挖。
   
   CaoNiMa_G-C-D:老张,我觉着“北大红教授”和“社科院所长”说的,才是“四中全会”真正的会议精神!一个强迫/诱导全民喊“爹”的年代,难道不正是“人治”的具体表现么?
   
   朱学东:社科院房宁认为,不应妖魔化人治,神化法治。法治和人治的关系,好比汽车大还是司机大。人治就是一个经验性的治理,法治就是一个规范性的治理。法治不是一个点,不是一个线,而是一个可能性的空间,那么在这个空间中就是人治。——按此理解运用,反右大跃进文革都可称为“经验性的治理”。
   
   王缉宪:若这说法是真的,房宁还真挺高明的:1)把人、法关系比喻成司机与车,真正体现了当今党与法的关系,2)从而混淆了人治还是法治其实是司机如何在交通法规限定下开车的本质,3)让我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交通事故。
   
   老张评论:张勋从坟里飘出来,大喊:“蠢货,应该帝制,我们的未来就是星辰大海!”
   
   东湖一隐士:党治和人治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党主立宪”很快就会被社科院那帮御用文人们提上日程。
   
   金元天平:依法治国:依党的想法治国。
   
   火星人仰望:其实是看准了主子真实的想法,表面法治骨子里人治
   
   易钊律师:他们都是想揣摸圣意,想舔到主人最舒服的位置。
   如皋新生活网-乐极生:再等等,没准会有劝进称帝的。
   
   不明假真相:无耻的这些人本能一样追舔,赛舔,幻想舔准了一下,升官发财,进入特权阶层,以后就有机会贪污腐败啦。
   
   
   蒋一炜:不奇怪,和舔菊的作家们分工不同而已。幕后不倒,挖坑不止。。。
   
   渔夫江渚:他们说的都是事实,目前就是党治、人治!
   
   超级正义土豆:最好也成立个铁血救国会啥的。
   
   荷乡寻梦-:转毛左帖:我终于知道了秦始皇为什么要焚书坑儒,现在,我们需要出现一位“秦始皇”来焚书坑儒!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儒就是要坑,书就是要焚,这就是专政。我们左派要理直气壮地高呼:“焚”和“坑”万岁!
   
   摆渡人之屋:搬开障碍,才能在倒车的时候痛快撒野。
   

Reformer:有人挖坑,有人从坑里拽,有人往坑里推,这都是功臣。只有在旁边大声提醒的人被骂作x。


   
   勤快的一只小蜗牛:每天说什么的都有,问题是哪些声音会被刻意的发布出来才是问题。
   
   深夜一只猫:党看来是要通过提出“依宪执政”,获取党的立法权,将党的意志转变为宪法,然后动用警察和法庭来实现过去用黑监狱,黑保安才能做到的维稳。
   
   下里Z:建国后的动物不许成精,都成教授专家了!
   
   此岸客旅:大清国要讲法制,谈何容易,王爷们能放弃江山吗?总有一帮子御用文人出来帮他们占领舆论制高点,然后改头换面复辟帝制。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些人说的都错。因为他们的着眼点都在于“治国”而不在于“救国”,因为他们的心里只有“治人”、“整人”,而没有“救人”、“助人”。帝制与共和,都是这一套。法治也好,人治也好,党治也好,都是换汤不换药——因为他们心里都是恶念。在我看来,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而这,只有在三权分立的社会才可能做到(尽管99%也做不到,但毕竟还有1%的机会)。救国就是可以更换政府,可以颠覆政权;依法救国,就是可以依法更换政府、依法颠覆政权。不能合法更换的政府、不能合法颠覆的政权,肯定不是好政府,肯定不是好政权——这是由人性的贪婪、权力的毒素,预先决定了的。中国若能做到
   “依法救国”而非讨论“依法治国”,就能超越西方,到达世界文明的领先水平。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2017/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