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谢选骏文集
·汉奸毛泽东带头出卖了锡金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诺贝尔奖的贬值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气候与血统——兼答曾节明“与谢选骏商榷”
·请给基督徒一线生机
·解决非洲问题是全球政府的前提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卖国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谢选骏: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网文《美国六十年代新左派学生组织SDS简史(1961-1969)》记载:
   
   “民主学生” (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简称SDS) 是从新左派组织 “工业民主联盟” (League for Industrial Democracy ,简称LID) 中演化出来。LID主要由知识分子组成,与工会关系密切。


   
   五十年代中,黑人民权运动风起云涌,吸引大量学生参与。LID决定将它的学生支部改组,遂有SDS。
   
   1961年 SDS成立时人数很少,不过250人,主要在东岸,有八个分会。东岸是工业重镇,工人运动、左翼思潮较发达。SDS学生不少即来自工运及中产左翼家庭。但这时独领风骚的是 “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Student Non-violent Coordinating Committee,简称SNCC),它发动了大量学生到南部反种族隔离,成为最重要的学生力量。SNCC亦被认为是新左派,但它没明确意识形态。它的直接行动、参与式民主、社区介入及反科层化组织形态,对SDS产生巨大影响。
   
   1962年SDS开大会,发表 “休伦港宣言”(Port Huron Statement),由第一任组织者哈伯(Haber)起草。文件被认为是美国新左派宣言。这宣言使LID大为不满,双方关系几陷破裂。
   
   宣言除批评美国资本主义体制及向穷人表示关怀外,也批评工会运动丧失原则、苏联放弃革命。“休伦港宣言” 另一个特点是没有突出工人,而是突出民权运动及和平运动,突显学生位置的重要性。
   
   这年,SDS发展为11个分会,575人。
   
   1963年SDS开始思考基层组织工作,主要是受SNCC在南部成就的鼓舞。时海登 (Hayden,SDS全国理事会主席,密芝根大学毕业后当记者,成为SDS职员) 正向工会筹钱成立SDS属下 “经济研究与行动计划”(Economic Research and Action Project,简称 ERAP) 。第一项计划是落实组织失业青年。
   
   时亦值政府推行灭贫,美国新左派理论家如James O’Connor等鼓吹以社区运动替代工会运动变革社会;海登遂提出庞大的 “跨种族穷人运动” 落区计划。
   
   哈伯反对这计划。他认为SDS应集中做校园工作,且学生不具备独力推动社会改革力量,这个任务应透过进步工会、政党来完成。所以他期望SDS透过校园激进化,培养愿终生投入社会运动的学生——但,是毕业后,而不是现在。
   
   赞成的人跃跃欲试,SNCC在南部黑人社区很成功。ASDS内的SNCC份子都鼓动将SNCC模式推到北部,大有南SNCC北SDS的意味。而且,南方黑人运动虽成功,北方贫穷白人却往往是白人主义者;海登希望透过贫穷的共同议题,将无产阶级白人与无产阶级黑人联合起来。而且活跃学生都参加SNCC去,SDS若没有自己的落区计划,难吸引更多同学参与。
   
   以 “校园为中心”或以 “社区为中心”的辩论持续了两年。除何伯等少数人外,大部分SDS领袖都赞成落区,觉得落区组织穷人才像革命。这批资深领袖已毕业或退学,他们较关心社会而非校园问题,引起仍然在学活跃分子的不满。他们回忆道:资深分子一下子都跑到社区去,SDS领导层变得真空,新接手的同学都不知所措,迷失方向。他们认为这直接导致69年SDS的急速衰落。但尽管反对也不少,领导层通过了计划。
   
   1964年,正当SDS在热烈讨论落区计划时,校园形势开始变化。柏克莱学生发动 “自由演说运动”(Free Speech Movement,简称FSM) 抗议禁制校园政治活动,学生占领学校,军警拘捕近八百人。遂掀开校园抗议浪潮,大批同学加入SDS。
   
   1965年反越战成为继黑人民权运动后最重要的社运议题。SDS发起有二万人参加的华盛顿游行,从这刻起,SDS取代SNCC成为最重要的学生力量。就在这年暑假,150名SDS精锐分子在北方九个贫民区艰苦落区。
   
   内容是透过失业议题,组织白人失业者,然后与黑人组成联合力量,推动改革。SDS要求同学休学数年,搬进区内,找兼职,然后将其余时间投入运动。但失业者却并无兴趣与学生一起推动政治,于是一些地区开始转为关注居民关心的问题,如楼宇维修、减租、交通、垃圾等问题,并发展 “社区组织”(community union),使成为地区上权力中心;可是,居民留住了,却不肯组织起来,学生很沮丧。
   
   到了学年开始,只剩下三分一学生留在区内。ERAP遂决定中止计划,只有几个社区组织延续下来。
   
   有些意见认为,学生心急了,只不过半年便意志消沉;亦有学生回忆说,学生根本不坚强,区内青年都是从打架中长大,根本不信柔弱的学生;亦有意见说学生恪守SNCC参与式民主原则,由居民自发,自己不扮演角色,没有尝试将民生议题引向更阔政治层面;也有人说,居民宁愿暴动 (经常发生) ,也不愿与学生开会,浪费时间。
   
   其实这也适用于学生,这时校园风起云涌,学生占领学校,与军警冲突;不少落区学生觉得自己在区内正做着毫无希望的工作,希望尽快回校园参加革命。
   
   SDS人数不断增加,SDS亦开始转变。这改变共经历几个阶段。头两年(即61-62),SDS人数少,是个紧密、有共同倾向的小团体,何伯可作为代表。 “休伦港宣言” 虽突出学生位置,仍视为人生过渡阶段,所以SDS集中培训学生毕业后投身革命的使命。之后两年为第二阶段(63-64年),海登可作代表。这阶段延续上阶段新左倾向,但将工作重点由校园转向社区,并主张放弃学生身分,现在就投入革命。第三阶段(65-68) 是校园抗争阶段,随着ERAP解散,SDS转回校园,此阶段的主要论题是反越战及校园民主管理。此时学生大量入会,SDS发展成全国组织。相对前一、二阶段,此时加入的学生并无清晰的新左政治观念,他们因反战、反对学校权威、更至反叛父母而加入。有研究说第一、二阶段的成员主要来自东岸左翼及工运家庭,他们参加SDS是为了参加政治;第三阶段成员主要来自中西部、及南部的保守家庭,没多少左翼经验,他们加入是为了反叛。人数众多,他们很快便控制了各大学支部。这批行动者都倾向行动而非理论分析。之后是分裂的第四阶段,下面再说。
   
   1968年SDS人数大增致四万人。这年发生了两件事,首先是SDS领导哥伦比亚大学示威,数以百计学生占领学校,当军警驱逐时,爆发更大冲突,七百多名学生被捕。军警驱赶学生导致学生进一步激进化,一年之内便发生三千宗校园示威,而SDS人数亦急升至十万。
   
   接着,民主党芝加哥召开大会推选总统候选人,继任者是主战派(越战)分子,引发不同新左派团体抗议。发起者之一是 “结束越战全国行动委员会”(National Mobilization Committee to End War in Vietnam,简称MOBE) ,另一个是 “国际青年党”(Youth International Party,简称Yippies),主张把嬉皮士(hippies) 生活与SDS政治结合的团体。SDS加入Yippies队伍,此外还有毛派、无政府派、民主党左翼。
   
   预计二十万示威者只来了一万,面对的却是一万二千警察、和一万一千名国民警卫军。Yippies办 “生活节”(festival of live) ,选了一只猪做总统,警察来镇压。MOBE亦受镇压。结果爆发连续几天街头追逐战,包括海登在内的七人被捕。示威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但公众却不支持示威者;不过示威者认为,镇压成功暴露了美国政府的暴力本质。
   
   1969年SDS陷严重分裂,一分为三。
   
   第一派是毛派 “工人——学生联盟”(Student-worker Alliances简称WAS) ,成立于1967年,是 “进步工人党”(Progressive Labor Party,简称PL) 的青年组织。PL由美国共产党内被逐走的毛派于1962年组成。PL自1965年SDS大量吸纳学生时进入SDS,由于反越战的政治议题(将越战结合垄断资本主义、美国军事工业经济体系分析) ,使PL的政治训练大派用派,严密的组织手法及纪律令他们很快成为SDS的主流派,WAS路线有点似ERAP落区计划,主张放弃学生身分,成为工人阶级一员;与ERAP不同的是,ERAP不重组织纪律,也没严密政治意识形态。
   
   第二派是 “气象人”, 形成于68-69年间,他们反对主流文化,主张直接行动、武装起义。与WAS不同的是,气象人不重阶级斗争(不像WAS那样) ,他们重视的是民族解放斗争,故重视黑人解放运动,很受黑人组织黑豹党(Black Panther) 影响。他们在1969年大会上向WAS发动攻击,两派势均力敌,最后SDS分裂为WAS与气象人两党,各自封SDS正宗。
   
   WAS分子进入工厂成为工人,艰苦地发动了几次无望的罢工,在1974年后烟消云散;气象人则不断分裂,最后剩下一个发动炸弹攻击的小宗派,并在70年一次爆炸事件引到两名活跃份子死亡,之后转入地下,结束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组织的身份。
   
   第三派是没组织的无政府主义者及其它人士,他们改为加入其它团体,其中一部份后来与从右派学生组织 “自由青年”(Young Americans for Freedom,简称YAF) 被清除出来的 “自由意志论者” 于1971年合并成自由党。
   
   1970年,虽然SDS溃不成军,校园抗议浪潮仍未达尾声。这年军警开枪镇压肯持大学(Kent State University) 的示威,四死九伤;同时期积克逊学院(Jackson State College)亦有两死十二伤。
   
   但运动很快便衰落。至于SDS,除少数活跃分子仍在挣扎外,大部份都转趋沉寂。
   
   谢选骏指出:从上文不难看出,美国民权运动的高潮,与中共的文革运动,几乎同步。所以在中美“乒乓外交”之后,中国的文革结束,美国的民权运动也终结了。不仅如此,在中苏论战的高潮中,美国左派也是亦步亦趋地追随中共——“除批评美国资本主义体制及向穷人表示关怀外,也批评工会运动丧失原则、苏联放弃革命。‘休伦港宣言’ 另一个特点是没有突出工人,而是突出民权运动及和平运动,突显学生位置的重要性。”这与老毛偏爱学生运动胃口,也十分一致。种种现象显示,美国民权运动有着中共第五纵队的身影,而且随着这种没和解,美国左派也寿终正寝,一如中国大陆的极左走向历史性的衰落。
(2017/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