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谢选骏: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缅甸罗兴亚人的悲剧由来》2017年9月17日报道:
   
   


   根据联合国统计,八月底至今,大约三十八万罗兴亚人逃离缅甸,以图逃脱缅甸军方在若开邦的镇压,到孟加拉国寻求庇护。缅甸罗兴亚人的危机已存在几十年,它的起源、成因以及可能化解危机的办法是什么?
   
   罗兴亚人从何而来
   
   首先要弄清楚罗兴亚人来自何方。居住在缅甸西北方若开邦的罗兴亚人,人口大约略略超过百万。他们属于逊尼派穆斯林,生活在一个人口五千二百万,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佛教徒的缅甸。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罗兴亚人是阿拉伯人、蒙古人、土耳其人或15世纪改信仰为伊斯兰教的孟加拉族士兵或商人的后裔。
   
   在缅甸,即使罗兴亚这个称号本身也充满争议。缅甸历史学家支持这样的说法,五十年代以前,缅甸无人听说过存在着罗兴亚人。这一观点强化了缅甸政府的立场,当局认为罗兴亚人在英国殖民缅甸时期、在19世纪末进入缅甸。因此他们是非法的孟加拉移民。
   
   未被列入缅甸少数民族
   
   缅甸军政府1982年颁布一项法令致使罗兴亚人被隔离。这一法令导致罗兴亚人未被承认为缅甸135个少数民族之一。直至今日,缅甸政府只承认“民族血缘”,即于1823年英国殖民以前生活在缅甸的所有民族。
   
   根据欧盟五月份公布的报告,认为在罗兴亚人与生活在若开邦的佛教徒之间“长期存在着紧张关系”,在那里,“种族隔离被制度化”。该报告指出穆斯林遭受的种种限制:
   
   “他们不能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出外旅游、工作,没有当局事先批准不能结婚。也没有享受到足够的食粮、医疗以及教育”。欧盟的文件补充说:“由于限制罗兴亚人孩子出生数量,数以万计的罗兴亚人儿童没有出生证,沦为黑户口”。
   
   权利的剥夺不仅仅是这些。罗兴亚人被正式禁止参与2015年11月份缅甸大选投票,“他们没有任何选举自己政治代表的权利”。
   
   为何罗兴亚人危机再受关注
   
   之所以罗兴亚人危机再度引发国际关注,这是因为在若开邦的暴力再度升级。这一暴力始于8月25日,若开邦罗兴亚救世军向若开邦二十几个边界哨所发动攻击,造成12名警察丧生。罗兴亚武装团伙诞生的日期并不久远,他们的武装袭击导致缅甸军队血腥镇压,据罗兴亚救国军称,缅军镇压造成400多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罗兴亚人。
   
   法国『世界报』特派孟缅边境记者乌合丹报道说,“这一次罗兴亚人成为当局系统流放的靶子。其目的似乎在于将他们永久性地全部驱逐出境”。“没有逃跑的或者被枪毙,或者他们的村庄被烧毁”。
   
   联合国高级人道专员侯赛因声明:“那里正在发生的似乎是传统的种族清洗的模式”。“我们收到许多报告以及卫星图片,显示缅甸安全力量及其地方民兵烧毁罗兴亚人的村庄,一切可信的信息显示,那里正在施行未经审判的枪决,包括对正在逃跑的平民开枪”。
   
   罗兴亚救世军9月10日声明单方面停火一月,但是缅甸政府的回答是,绝不会同“恐怖分子”谈判。
   
   前几次发生的大逃亡
   
   在本次罗兴亚人大规模逃亡之前,2012年,在若开邦佛教徒与回教徒之间早已爆发了激烈的冲突。造成200多人死亡,大部分是穆斯林。数万穆斯林当时被迫逃离家园。那一年,超过14万逃离,四年之后,其中12万人仍然流离失所,生活在临时性质的救援中心。
   
   根据2013年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公布的一份报告,缅甸当局、若开邦一些组织成员以及一些佛教徒犯下反人类罪,“他们在2012年10月有组织袭击罗兴亚人街区和他们居住的村庄”。人权观察认为缅甸当局当时参与了捣毁清真寺、发动了系列暴力逮捕行动,并且阻挡人道救援组织帮助人群逃离。欧盟的报告则指出,2014至2015,“大约九万四千人、其中大部分是罗兴亚人,非正常逃离。他们或乘坐木板船,或落入人贩子之手,沦为现代奴隶。”
   
   2016年10月,一系列发生在孟加拉缅甸边境的攻击行动导致九名缅甸警察丧生,罗兴亚救世军承认发动了这些袭击,致使缅甸军队血腥反扑。当地的人道救援活动被迫中止,七万四千罗兴亚人逃离村庄进入孟加拉国。八月份以来发生的情形比上次发生的更严重了几倍。
   
   罗兴亚人逃向哪里
   
   那么,罗兴亚人究竟能够逃向何处?从1978到1992,为逃避军政权屡次镇压,罗兴亚人大部分逃亡的去向是孟加拉、马来西亚以及印尼。目前,仍有数十万罗兴亚人生活在孟加拉国悲惨的难民中心,孟加拉国视其为非法移民。
   
   目前,大部分罗兴亚人乘船经海上逃到马来西亚,这是自越战结束以来最大的海上逃亡场景。
   
   五月份,欧盟委员会估计三十至五十万罗兴亚人生活在孟加拉国的临时难民中心,另外还有三万三千人生活在联合国管理的两座难民营中。自从8月25日以来,联合国认为又有三十七万九千人从缅甸逃到孟加拉国。
   
   国际社会在等待什么
   
   面对此情此景,国际社会到底做了什么?在英国和瑞典要求下,尽管中国反对,联合国安理会九月13日开会讨论了缅甸局势,会议结束后,安理会要求缅甸政府立即采取措施“终止野蛮暴力”。星期二,北京重申支持缅甸政府,支持其为在该国西部“维持稳定”付出的努力。
   
   一些穆斯林国家的领袖,包括孟加拉国,印尼,土耳其以及巴基斯坦,要求缅甸当局制止若开邦的暴力。孟加拉国总理访问难民营期间,声明必须由缅甸政府出面来解决这场危机。
   
   缅甸政府的真实意图
   
   那么,缅甸政府在做什么?面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危机,国际社会难以理解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缅甸国家特别顾问及总统府发言人昂山素季的沉默。在各方要求其表态的情况下,昂山素季选择了取消参加九月底开幕的联合国年度大会,不过,昂山素季宣布将于9月19日发表“民族和平与和解”电视讲话。
   
   去年,在联合国大会讲坛上,事实上从2015年4月领导缅甸政府的昂山素季承诺,将维护罗兴亚人的权利。
   
   但是,近几年缅甸高涨的极端佛教徒势力,以及相当自主的缅甸军队,使昂山素季的任务变得非常复杂。缅甸军队在若开邦地区的势力可以说“一手遮天”。法广网
   
   
   谢选骏指出:从上文不难看出,欧洲人深深同情罗兴亚人。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因为罗兴亚人虽然皮肤黝黑,却属于印欧语族,和欧洲人具有亲缘关系。此外,他们虽然在宗教上属于穆斯林,但和缅甸人所信的佛教相比,与深受伊斯兰教影响的欧洲精神世界依然相近。
   
   附录
   罗兴亚人
   
   罗兴亚人(Rohingya people),缅甸若开邦阿拉干地区一族,主要居于近孟加拉边界的貌夺和布帝洞镇,信奉伊斯兰教,肤色黝黑,脸相、语言系属、宗教接近孟加拉人。英国殖民缅甸时期,英国人将缅甸大片西部沿海地区过渡给来自孟加拉的罗兴亚人,故罗兴亚人在缅甸被视为孟加拉偷渡者。
   关于罗兴亚人的起源,一说为自7至8世纪以来阿拉伯商人和波斯商人与孟加拉人、北非的摩尔人及缅甸土著不断融合形成的混血民族。一说指在英国殖民缅甸前,阿拉干地区的罗兴亚穆斯林人数有限,而罗兴亚人的人口激增是因为英国鼓励孟加拉等地的穆斯林移民,以促进英国对缅甸的殖民统治。英国在19世纪末三次的英缅战争中最后将缅甸纳为殖民地,为了开拓西部若开邦的土地,大量从当时英印地区引入穆斯林移民。而英国人在殖民地的政策是两面施政,对于主流的缅族地区采取直接统治,而少数民族地区则给予较大的自治权,这也是日后缅甸产生许多少数民族割据政权的远因。人口统计显示从1872年到1911年,阿拉干地区的罗兴亚穆斯林人口从5.9万增加到了17.9万。这些成为地主的穆斯林反而赶走当地佛教徒,不断引入新的移民,两者的冲突也上升,许多若开人被迫往东迁徙,离开自己家园。而在缅甸烧杀掳掠,烧毁上百个村庄,屠杀超过十万名佛教徒平民的英军孟加拉V支队,这些军队大多是罗兴亚人的祖先。且两者的冲突许多让若开邦的缅甸人被迫往东迁徙,离开自己家园。
   二战印巴分裂,孟加拉经济也陷入困难,更多的孟加拉人涌入缅甸,让缅甸的罗兴亚人增加百万之多。至2013年,约有130万罗兴亚人生活在缅甸境内,多个世代以来的仇恨燃烧,以至于缅甸政府不愿赋予他们居民身份,更不承认他们是缅甸公民,社会上,缅甸的上座部佛教僧侣与信众认同其他的穆斯林,但普遍反对罗兴亚人的存在。按照联合国的说法,罗兴亚人是世界上受到迫害最严重的少数民族之一。许多罗兴亚人被迫从缅甸逃离到邻国孟加拉国的贫民窟和难民营生活,并沿泰国-缅甸边境地区一路逃难,很多罗兴亚人更从海上逃至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避难。
(2017/09/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