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谢选骏文集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谢选骏: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杨振宁投稿被拒 原因匪夷所思》(2017-9-19多维)报道:
   


   近日,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的一段投稿被拒的往事曝光,拒稿原因竟然是被认为是冒名者。
   
   2009前,杨振宁曾向他熟悉的国际期刊《物理评论快报Physical Review Letters》投稿被拒,转投《中国物理快报》发表。 近日,这一往事随着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朱邦芬的一篇《回归后杨振宁先生所做的五项贡献》文章而再次为人提起。 在2013年出版的文集《Selected Papers of Chen Ning Yang II: With Commentaries》中,杨振宁首次提及了这次令他感到“滑稽和烦恼(funny and troubling)”的事。
   
   “在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我在《物理评论快报》上发表了多篇文章。其中一些是相当重要和着名的工作。彼时,《物理评论快报》的编辑方针和实践是妥当和高效的。但到了如今互联网时代,有了pdf、tex等工具,却反而大不如前了。” 杨振宁在书中写道,并附上了自己和《物理评论快报》编辑的两轮邮件往来。?
   
   2009年6月,时年87岁的杨振宁向《物理评论快报》投稿,论文由他一人完成。因为多年没有联系过《物理评论快报》,他在投稿时做了简单的说明,列出自己曾在1967年和1969年就1维δ函数作用发表过的文章。“现在,我带着这篇新论文重回这个领域。”杨振宁在信中写道。
   
   但杨振宁这一新作没有被《物理评论快报》接收。一个多月后返回的一位同行评议者认为,新作的结论已经包含在“同名者(即杨振宁)”在1967年所发表的论文中。“我不知道是该觉得好笑还是被冒犯,”杨振宁写道,他认为这位同行评议者没有认真阅读他新作的标题、摘要和内容。
   
   两天后,另一位同行评议者的反馈传来。反馈的开头是对杨振宁过去工作的肯定,赞扬其分析能力是“传奇般的”。对于新作,同行评议者表示,据他/她所看,结论都是正确的,但认为这并不合适发表在《物理评论快报》,原因是“缺乏广泛兴趣”和“缺少新的物理”。
   
   随之,杨振宁向期刊回复,对所收到的两封评议内容感到“非常非常奇怪”。杨振宁认为,第一位评议者没有认真看他的新作,以致于没有发现新作是全然不同于1967年发表的那篇论文。对于第二位评议者的反馈,杨振宁建议再阅读新作中的开头背景介绍与末尾结论,并对评议者的大量称赞内容表示困惑。
   
   对于杨振宁的回复,《物理评论快报》则表示需要更详细的反驳。“显然,这是一封傲慢的、官僚主义的统一格式信。”杨振宁写道。 转而,杨振宁将该文章投给《中国物理快报》,并顺利发表。 朱邦芬写道:“之后,他的科研文章主要投给中国物理学会所属的《中国物理快报》上,以实际行动表达了杨先生的价值观念:一项学术成果的价值并不等价于发表刊物的影响因子。”
   
   谢选骏指出:上文来自网络,但是上文的作者却好像是来自“前互联网时代”,并且讲述了一个“前互联网时代的权威老人在互联网时代的落伍遭遇”。作者和她的故事人物都不能理解,互联网是依据一些全新的规则行事的,这些规则必然会造成不同的结果,并塑造不同的行为反应、思想过程。互联网大浪淘沙,浪淘尽不能无法呼吸互联网的故人遗迹。
(2017/09/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