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谢选骏文集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谢选骏: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网文《贪官之道:皇帝为什么都喜欢重用贪官?》说:
   
   清朝最大的贪官莫过于和珅。其实和珅是个大贪官,乾隆皇帝并不是不清楚。让人不解的是,不仅是乾隆皇帝如此,历朝很多皇帝都不仅喜欢贪官,而且重用贪官!

   
   和珅对此是这样解释的:“虽然我势力最大,但是皇上对我最放心!”统治者对贪官之所以放心,最主要是两点,第一点是,贪财的官大多没有野心,一般不会构成政治上的威胁,不会抢班夺权;第二点是,贪财的官大多有很明显的犯罪证据,哪天统治者不痛快了,随时都可以把贪官收拾掉。
   
   贪官大多没有野心,让领导更放心!
   
   其实乾隆早把和珅给看透了:你和珅除了好色和好货,在政治上还是靠得住的。只要你和珅不对我的政权构成威胁,你爱几个钱就贪去吧,反正这钱放在你们和家,和放在爱新觉罗家没什么两样,又不担心你把资金转移到国外去,需要的时候直接叫我儿子到你和家去抄家就行。其实乾隆一定知道他死了以后,他儿子会怎样对待和砷。可是他竟然什么也不说,也不赐什么免死金牌。和珅只好被殉葬,同时,这也算是乾隆给后来继位的嘉庆送了份大礼。
   
   关于和珅没有政治野心,这点很快嘉庆就得到证实。逮住和珅后,嘉庆问直隶布政使吴熊光:“人言和珅有异志,有诸?”吴熊光答:“凡怀不轨者必收人心,和珅则满、汉无归附者,即使中怀不轨,谁肯从之?”意思是说和珅那吝啬鬼,傻瓜才肯跟他去造反!相反,于成龙可算是清朝的第一清官,有次乾隆听完他如何为官、清廉的事迹的报告后,不无启发地教导:“为政当知大体,小聪小察不足尚。”意思是说当官的要在大事大非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坚定的立场,至于小节小过嘛则算不得什么。
   
   如果说和珅贪财是出于中饱私囊,还有些人主动索钱,则是要明哲保身。战国未期,秦王赢政以举国60万之兵托付大将王翦去扫六国。王翦是何等聪明的人,在出征前就向秦王索赏,每打一个胜仗又送一个奏折索赏。幕僚担心王翦要太多怕引起秦王不快。而王翦却说,秦王为人多疑,如今把举国之兵交给我,我如果不向他多要些良田美宅,他不会怀疑我吗?果然这赏越讨赢政就越放心:王翦这老头就贪几个小钱,只要不图我的天下,不谋我的兵权,要什么都给他!因此王翦在秦一统天下后得以功成身退。
   
   楚汉相争时,萧何因为刘邦在外统军,就全力安抚百姓,甚至把自己的全部家产捐出佐军。一门客对萧何说:坏了,老大要怀疑你了。你身为相国,功第一,还一直这么做好事,得民心,皇上能放心你吗?这幕僚建议萧何做些问舍求田自贱其名的事儿。司马迁惜字如金,只说“相国从其计,上乃大说”,但我们不难想象,肯定有人给刘邦告密,说萧何侵占民田,霸占民房,刘邦这小无赖一听,估计俩小眼儿马上笑成了一条缝儿:好啊,萧何原来只是个贪官,并无“彼可取而代之”“大丈夫生当如此”之类的意思。
   
   以贪治贪
   
   宇文泰是北周开国的奠基者。当年宇文泰曾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两人曾有段很精彩的对话。宇文泰问:“如何治国?”苏绰答:“用贪官,反贪官。”宇文泰不解的问:“为什么要用贪官?”苏绰答:“你要想叫别人为你卖命,就必须给人家好处。而你又没有那么多钱给他们,那就给他权,叫他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处了吗?”
   
   宇文泰问:“贪官用我给的权得到了好处,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苏绰答:“因为他能得到好处是因为你给的权,所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就必须维护你的权。那么,你的统治不就牢固了吗。你要知道皇帝人人想坐,如果没有贪官维护你的政权,那么你还怎么巩固统治?”
   
   宇文泰恍然大悟,接着不解的问道:“既然用了贪官,为什么还要反呢?”苏绰答:“这有两个好处:其一、天下哪有不贪的官?官不怕贪,怕的是不听你的话。以反贪官为名,消除不听你话的贪官,保留听你话的贪官。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巩固你的权力,又可以得到人民对你的拥戴。其二、官吏只要贪墨,他的把柄就在你的手中。他敢背叛你,你就以贪墨为借口灭了他。贪官怕你灭了他,就只有乖乖听你的话。所以,‘反贪官’是你用来驾御贪官的法宝。如果你不用贪官,你就失去了 ‘反贪官’这个法宝,那么你还怎么驾御官吏?如果人人皆是清官,深得人民拥戴,他不听话,你没有借口除掉他;即使硬去除掉,也会引来民情骚动。所以必须用贪官,你才可以清理官僚队伍,使其成为清一色的拥护你的人。”
   
   宇文泰问:“那有些民怨太大的官吏怎么办?”苏绰答:“宰了他,为民伸冤!把他搜刮的民财放进你的腰包。这样你可以不负搜刮民财之名,而得搜刮民财之惠。”总之,用贪官来培植死党,除贪官来消除异己,杀贪官来收买人心,没贪财来实己腰包,这就是玩权术的艺术。
   
   贪官小人更会迎合上意
   
   《新唐书》中说:宇文士及是宇文化及的弟弟。有一次唐太宗李世民在花园赏树,宇文士及在旁边随声附和。太宗正色道:"魏征劝我远小人,就是你这种人吧?"宇文士及却并不尴尬,跪倒说:"每天都有很多耿直的大臣批评你,一点面子都不给陛下留,如果我再不做小人奉承你,这皇帝也太累了吧。"太宗想想,还真是这个理。
   
   领导不怕下属贪污,最怕下属德高望重!
   
   以乾隆皇帝的“英明天纵”,要说他对和珅毫不知情,鬼都不会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任是别人再检举揭发,乾隆就是装作不知情,既不立案也不查处,一如既往的信任和珅,让他权倾朝野,死心塌地为自己效犬马之劳。所以有人说,领导不怕下属贪污腐败,就怕下属清正廉洁;领导不怕下属声名狼藉,就怕下属德高望重。在领导看来,下属贪财不可怕,要是下属不屑贪财而是惦记上了老板的宝座,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
   
   古往今来,领导控制属下,一般都是用两种手段,一靠笼络:许以金钱官位美色;二靠抓短儿:有贪污受贿经济问题或者是生活作风问题。不贪财不爱色不恋权的主儿,领导敢放心重用吗?因为不是害怕难于驾驭,就是害怕被取而代之。此外,贪官还可以起到制衡所谓清官的作用,如果一个大臣太过清廉,就像岳飞,处处以国家为己任,那么他的权利一旦变大,会使领导的权利被架空,这是领导绝对不能允许的。
   
   另外,大多数清官由于存在太多的道德洁癖,他们喜欢站在道德至高点,希望同僚如果自己“想像”中的清正廉洁,导致大多数清官在为官时,弹劾内斗成为他们最大的精力。
   
   有时皇帝会使用这样的清官做为御史以及监察,但是,却因为这些清官的高姿态、低能力,与民与国的弊大利微,导致极少被使用。
   
   《皇帝为何竟然喜欢贪官》(原创 把书读薄 2016-11-14)则借古讽今(“薄”,“薄熙来”也)说:
   
   在特殊时期,皇帝对臣下贪污并不在乎。或者是说,他宁可臣下是贪官,是一些只顾吃喝淫乐的酒囊饭袋。因为皇帝最关心的是他的位子,只要不造反,就是好臣子。
   
   宋太祖赵匡胤在杯酒释兵权时说得好,他请石守信、王审琦等大将喝酒,席间对他们说:“人们追求富贵,不过是想多积攒金钱,你们何不释去兵权,购置美田良宅,为子孙建立永久的产业。你们亦可招致歌姬舞女,每日饮酒取乐,快快活活地过一辈子,朕们欲和你们约为婚姻,这样君臣之间,两无猜疑,上下相安,不也很好吗?”
   
   刘邦在建立西汉政权不久,就对开国功臣产生了猜忌之心,手握重兵的韩信、英布、彭越相继被送上了断头台。这时有人对丞相萧何说:“君灭族不久矣,夫君位为相国,功第一,可复加哉?然君初入关中,得百姓心,十余年矣,皆附君,常复孳孳得民和。上所为数问君者,畏君倾动关中。今君胡不多买田地,贱贳贷,以自污?上心乃安。”萧何依计用低价“强买民田宅数千万”,刘邦果然大喜,笑着对萧何说:“夫相国乃利民。”
   
   梁武帝之弟萧宏是个贪得无厌的人,他聚敛钱财无数,有人告发萧宏在库房里私藏兵器,意欲谋反。梁武帝大惊,亲自到其弟家中逐屋检查,结果打开库房一看,三十余间库房中堆满了铜钱,其余库房中堆满了布、绢、帛、丝、绵、漆、古董、字画等物,不计其数。粱武帝这时疑虑顿消,不仅没有责备萧宏贪婪,反而盛赞萧宏是理财能手,从此对萧宏大为放心。
   
   夏坚勇在《绍兴十二年》中是这样分析岳飞的命运的:“岳飞怨不着别人,他的掘墓人恰恰是他自己。”岳飞太干净了。身居高位却过着有如苦行僧似的日子,“那他究竟图什么呢?人生在世,谁不好金帛之富、声色之娱?他偏偏不好,那就反常了。反常就说明他有着更高的政治图谋。”夏坚勇认为,对于当权者来说,贪官不可怕,因为“贪官是一群寄生在皇权肌体上的软体动物,一群肠肥脑满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当然不想破坏现有的秩序和游戏规则,也不会忧国忧民持不同政见。”正如三国魏人李康在《运命论》中所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谢选骏指出:上面两篇网民论文,其实还高看了皇帝,以为皇帝都以大局为重。其实不然。皇帝与贪官之所以是连体怪胎,缺一不可,还因为贪官实为皇帝的先遣部队。因为古代皇帝不能像现代僭主那样“国库通党库”、“党库通私库”,其内库和外库还得有所区别。所以,皇帝的钱不够用的时候,往往借助贪官去大肆搜刮,然后用一把杀了贪官的“宰肥鸭”进行自肥——皇帝不会把贪官所得归还受害者,而是拿来自己花了。这样,既赢得了民间赞誉,又坐收赃款所得,一举两得,何乐不为也。例如,满洲鞑子乾隆与和珅,就是“皇帝与贪官连体怪胎”——
   
   网文《乾隆帝与和珅惩治贪官的“宰肥鸭”办法》记载:
   
   乾隆帝与和珅为了多捞钱财,曾一起制定了故意对贪官采用“先纵后惩”的办法,即明知某地方官有贪污行为,但先不动声色,任其发展,当其贪污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时,再进行惩治、查抄,籍没其家产,美其名为:“宰肥鸭。”
   乾隆帝弘历25岁登基,在清朝诸帝中不失为一个有政治抱负和有所作为的皇帝。在他统治时期,以其祖康熙为榜样,并吸取了其父雍正的一些统治经验,乾纲独断,事必躬亲,勤于政事,励精图治,在各方面都取得了相当的成就。当时的中国空前统一,社会相对和平安定,经济繁荣发展。可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力的增强,乾隆帝好大喜功、穷兵黩武、生活奢靡的一面也逐渐滋长和暴露出来。整个社会从上到下,日益奢侈成风,达官贵人追求享乐,竞相豪华,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在这种情况下,腐败滋长、泛滥,贪官污吏比比皆是。“督抚藩臬,朋比为奸”;“上下关通,营私欺罔”。到了乾隆晚年,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各省督抚中,廉洁自爱者谅不过十之二三,而防闲不悛者,亦恐不一而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