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谢选骏文集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谢选骏: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网文《贪官之道:皇帝为什么都喜欢重用贪官?》说:
   
   清朝最大的贪官莫过于和珅。其实和珅是个大贪官,乾隆皇帝并不是不清楚。让人不解的是,不仅是乾隆皇帝如此,历朝很多皇帝都不仅喜欢贪官,而且重用贪官!

   
   和珅对此是这样解释的:“虽然我势力最大,但是皇上对我最放心!”统治者对贪官之所以放心,最主要是两点,第一点是,贪财的官大多没有野心,一般不会构成政治上的威胁,不会抢班夺权;第二点是,贪财的官大多有很明显的犯罪证据,哪天统治者不痛快了,随时都可以把贪官收拾掉。
   
   贪官大多没有野心,让领导更放心!
   
   其实乾隆早把和珅给看透了:你和珅除了好色和好货,在政治上还是靠得住的。只要你和珅不对我的政权构成威胁,你爱几个钱就贪去吧,反正这钱放在你们和家,和放在爱新觉罗家没什么两样,又不担心你把资金转移到国外去,需要的时候直接叫我儿子到你和家去抄家就行。其实乾隆一定知道他死了以后,他儿子会怎样对待和砷。可是他竟然什么也不说,也不赐什么免死金牌。和珅只好被殉葬,同时,这也算是乾隆给后来继位的嘉庆送了份大礼。
   
   关于和珅没有政治野心,这点很快嘉庆就得到证实。逮住和珅后,嘉庆问直隶布政使吴熊光:“人言和珅有异志,有诸?”吴熊光答:“凡怀不轨者必收人心,和珅则满、汉无归附者,即使中怀不轨,谁肯从之?”意思是说和珅那吝啬鬼,傻瓜才肯跟他去造反!相反,于成龙可算是清朝的第一清官,有次乾隆听完他如何为官、清廉的事迹的报告后,不无启发地教导:“为政当知大体,小聪小察不足尚。”意思是说当官的要在大事大非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坚定的立场,至于小节小过嘛则算不得什么。
   
   如果说和珅贪财是出于中饱私囊,还有些人主动索钱,则是要明哲保身。战国未期,秦王赢政以举国60万之兵托付大将王翦去扫六国。王翦是何等聪明的人,在出征前就向秦王索赏,每打一个胜仗又送一个奏折索赏。幕僚担心王翦要太多怕引起秦王不快。而王翦却说,秦王为人多疑,如今把举国之兵交给我,我如果不向他多要些良田美宅,他不会怀疑我吗?果然这赏越讨赢政就越放心:王翦这老头就贪几个小钱,只要不图我的天下,不谋我的兵权,要什么都给他!因此王翦在秦一统天下后得以功成身退。
   
   楚汉相争时,萧何因为刘邦在外统军,就全力安抚百姓,甚至把自己的全部家产捐出佐军。一门客对萧何说:坏了,老大要怀疑你了。你身为相国,功第一,还一直这么做好事,得民心,皇上能放心你吗?这幕僚建议萧何做些问舍求田自贱其名的事儿。司马迁惜字如金,只说“相国从其计,上乃大说”,但我们不难想象,肯定有人给刘邦告密,说萧何侵占民田,霸占民房,刘邦这小无赖一听,估计俩小眼儿马上笑成了一条缝儿:好啊,萧何原来只是个贪官,并无“彼可取而代之”“大丈夫生当如此”之类的意思。
   
   以贪治贪
   
   宇文泰是北周开国的奠基者。当年宇文泰曾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两人曾有段很精彩的对话。宇文泰问:“如何治国?”苏绰答:“用贪官,反贪官。”宇文泰不解的问:“为什么要用贪官?”苏绰答:“你要想叫别人为你卖命,就必须给人家好处。而你又没有那么多钱给他们,那就给他权,叫他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处了吗?”
   
   宇文泰问:“贪官用我给的权得到了好处,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苏绰答:“因为他能得到好处是因为你给的权,所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就必须维护你的权。那么,你的统治不就牢固了吗。你要知道皇帝人人想坐,如果没有贪官维护你的政权,那么你还怎么巩固统治?”
   
   宇文泰恍然大悟,接着不解的问道:“既然用了贪官,为什么还要反呢?”苏绰答:“这有两个好处:其一、天下哪有不贪的官?官不怕贪,怕的是不听你的话。以反贪官为名,消除不听你话的贪官,保留听你话的贪官。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巩固你的权力,又可以得到人民对你的拥戴。其二、官吏只要贪墨,他的把柄就在你的手中。他敢背叛你,你就以贪墨为借口灭了他。贪官怕你灭了他,就只有乖乖听你的话。所以,‘反贪官’是你用来驾御贪官的法宝。如果你不用贪官,你就失去了 ‘反贪官’这个法宝,那么你还怎么驾御官吏?如果人人皆是清官,深得人民拥戴,他不听话,你没有借口除掉他;即使硬去除掉,也会引来民情骚动。所以必须用贪官,你才可以清理官僚队伍,使其成为清一色的拥护你的人。”
   
   宇文泰问:“那有些民怨太大的官吏怎么办?”苏绰答:“宰了他,为民伸冤!把他搜刮的民财放进你的腰包。这样你可以不负搜刮民财之名,而得搜刮民财之惠。”总之,用贪官来培植死党,除贪官来消除异己,杀贪官来收买人心,没贪财来实己腰包,这就是玩权术的艺术。
   
   贪官小人更会迎合上意
   
   《新唐书》中说:宇文士及是宇文化及的弟弟。有一次唐太宗李世民在花园赏树,宇文士及在旁边随声附和。太宗正色道:"魏征劝我远小人,就是你这种人吧?"宇文士及却并不尴尬,跪倒说:"每天都有很多耿直的大臣批评你,一点面子都不给陛下留,如果我再不做小人奉承你,这皇帝也太累了吧。"太宗想想,还真是这个理。
   
   领导不怕下属贪污,最怕下属德高望重!
   
   以乾隆皇帝的“英明天纵”,要说他对和珅毫不知情,鬼都不会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任是别人再检举揭发,乾隆就是装作不知情,既不立案也不查处,一如既往的信任和珅,让他权倾朝野,死心塌地为自己效犬马之劳。所以有人说,领导不怕下属贪污腐败,就怕下属清正廉洁;领导不怕下属声名狼藉,就怕下属德高望重。在领导看来,下属贪财不可怕,要是下属不屑贪财而是惦记上了老板的宝座,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
   
   古往今来,领导控制属下,一般都是用两种手段,一靠笼络:许以金钱官位美色;二靠抓短儿:有贪污受贿经济问题或者是生活作风问题。不贪财不爱色不恋权的主儿,领导敢放心重用吗?因为不是害怕难于驾驭,就是害怕被取而代之。此外,贪官还可以起到制衡所谓清官的作用,如果一个大臣太过清廉,就像岳飞,处处以国家为己任,那么他的权利一旦变大,会使领导的权利被架空,这是领导绝对不能允许的。
   
   另外,大多数清官由于存在太多的道德洁癖,他们喜欢站在道德至高点,希望同僚如果自己“想像”中的清正廉洁,导致大多数清官在为官时,弹劾内斗成为他们最大的精力。
   
   有时皇帝会使用这样的清官做为御史以及监察,但是,却因为这些清官的高姿态、低能力,与民与国的弊大利微,导致极少被使用。
   
   《皇帝为何竟然喜欢贪官》(原创 把书读薄 2016-11-14)则借古讽今(“薄”,“薄熙来”也)说:
   
   在特殊时期,皇帝对臣下贪污并不在乎。或者是说,他宁可臣下是贪官,是一些只顾吃喝淫乐的酒囊饭袋。因为皇帝最关心的是他的位子,只要不造反,就是好臣子。
   
   宋太祖赵匡胤在杯酒释兵权时说得好,他请石守信、王审琦等大将喝酒,席间对他们说:“人们追求富贵,不过是想多积攒金钱,你们何不释去兵权,购置美田良宅,为子孙建立永久的产业。你们亦可招致歌姬舞女,每日饮酒取乐,快快活活地过一辈子,朕们欲和你们约为婚姻,这样君臣之间,两无猜疑,上下相安,不也很好吗?”
   
   刘邦在建立西汉政权不久,就对开国功臣产生了猜忌之心,手握重兵的韩信、英布、彭越相继被送上了断头台。这时有人对丞相萧何说:“君灭族不久矣,夫君位为相国,功第一,可复加哉?然君初入关中,得百姓心,十余年矣,皆附君,常复孳孳得民和。上所为数问君者,畏君倾动关中。今君胡不多买田地,贱贳贷,以自污?上心乃安。”萧何依计用低价“强买民田宅数千万”,刘邦果然大喜,笑着对萧何说:“夫相国乃利民。”
   
   梁武帝之弟萧宏是个贪得无厌的人,他聚敛钱财无数,有人告发萧宏在库房里私藏兵器,意欲谋反。梁武帝大惊,亲自到其弟家中逐屋检查,结果打开库房一看,三十余间库房中堆满了铜钱,其余库房中堆满了布、绢、帛、丝、绵、漆、古董、字画等物,不计其数。粱武帝这时疑虑顿消,不仅没有责备萧宏贪婪,反而盛赞萧宏是理财能手,从此对萧宏大为放心。
   
   夏坚勇在《绍兴十二年》中是这样分析岳飞的命运的:“岳飞怨不着别人,他的掘墓人恰恰是他自己。”岳飞太干净了。身居高位却过着有如苦行僧似的日子,“那他究竟图什么呢?人生在世,谁不好金帛之富、声色之娱?他偏偏不好,那就反常了。反常就说明他有着更高的政治图谋。”夏坚勇认为,对于当权者来说,贪官不可怕,因为“贪官是一群寄生在皇权肌体上的软体动物,一群肠肥脑满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当然不想破坏现有的秩序和游戏规则,也不会忧国忧民持不同政见。”正如三国魏人李康在《运命论》中所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谢选骏指出:上面两篇网民论文,其实还高看了皇帝,以为皇帝都以大局为重。其实不然。皇帝与贪官之所以是连体怪胎,缺一不可,还因为贪官实为皇帝的先遣部队。因为古代皇帝不能像现代僭主那样“国库通党库”、“党库通私库”,其内库和外库还得有所区别。所以,皇帝的钱不够用的时候,往往借助贪官去大肆搜刮,然后用一把杀了贪官的“宰肥鸭”进行自肥——皇帝不会把贪官所得归还受害者,而是拿来自己花了。这样,既赢得了民间赞誉,又坐收赃款所得,一举两得,何乐不为也。例如,满洲鞑子乾隆与和珅,就是“皇帝与贪官连体怪胎”——
   
   网文《乾隆帝与和珅惩治贪官的“宰肥鸭”办法》记载:
   
   乾隆帝与和珅为了多捞钱财,曾一起制定了故意对贪官采用“先纵后惩”的办法,即明知某地方官有贪污行为,但先不动声色,任其发展,当其贪污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时,再进行惩治、查抄,籍没其家产,美其名为:“宰肥鸭。”
   乾隆帝弘历25岁登基,在清朝诸帝中不失为一个有政治抱负和有所作为的皇帝。在他统治时期,以其祖康熙为榜样,并吸取了其父雍正的一些统治经验,乾纲独断,事必躬亲,勤于政事,励精图治,在各方面都取得了相当的成就。当时的中国空前统一,社会相对和平安定,经济繁荣发展。可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力的增强,乾隆帝好大喜功、穷兵黩武、生活奢靡的一面也逐渐滋长和暴露出来。整个社会从上到下,日益奢侈成风,达官贵人追求享乐,竞相豪华,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在这种情况下,腐败滋长、泛滥,贪官污吏比比皆是。“督抚藩臬,朋比为奸”;“上下关通,营私欺罔”。到了乾隆晚年,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各省督抚中,廉洁自爱者谅不过十之二三,而防闲不悛者,亦恐不一而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