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谢选骏:《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政治打压范围已扩张至海外》(2017-9-21纽约时报)报道:
   
   就在活动人士李明哲从澳门进入中国大陆,前去与民主倡导者会面的那天早晨,他失踪了。


   
   他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是在177天后,上周他站在中国中部一个法庭的被告席上,承认自己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批评意见,阴谋颠覆共产党。
   
   目前仍不清楚李明哲是在什么情况下被羁押,但在中国政府对批评者的打压中,这个案子之所以尤其引人瞩目,是因为李明哲并非中国公民,他来自台湾,北京声称对这个自治的岛屿拥有主权。
   
   批评人士曾警告说,中国肆无忌惮地扩大其安全部队的活动范围,遏制它认为的海外势力威胁,针对李明哲的诉讼就是一个例子。预计李明哲一案将于本周宣判。
   
   仅最近几个月,中国不仅要求引渡在埃及留学的维吾尔族学生,还像电影一般从香港一家酒店抓走了一名亿万富翁,此举违反了允许这块前英国殖民地自行管理的协议。这位亿万富豪名叫肖建华,目前他似乎是针对大连万达集团所做具政治色彩调查的重要证人。
   
   另外还有一个名叫郭文贵的亿万富豪,一直在美国对共产党领导层进行耸人听闻的指责,当他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之后,中国政府突然对其提出了强奸指控。特朗普政府与北京的关系因为朝鲜与贸易问题已经变得很紧张,郭文贵案可能会成为中美关系的一大考验。
   
   “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加大了打压民间团体的力度,通常是通过联合国或国际刑警组织等官方渠道进行的。”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的联合创始人迈克尔·卡斯特(Michael Caster)说。“不幸的是,他们非常擅长于这样做。”
   
   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为律师举办研讨会,在中国为被告提供法律援助,去年,中国强大的国家安全部逮捕了卡斯特的同事彼得·达林(Peter Dahlin),并将这位瑞典公民关押了23天后,该机构陷入了停滞。
   
   卡斯特指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是中国国家安全机构的资深人士。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近日报道,中国正在阻挠联合国机构对人权问题的调查,并阻止批评人士在听证会上作证,其中一人是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领导者多力坤·艾沙(Dolkun Isa)。
   
   中国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意味着很少有国家愿意或有能力对其治外法权行为提出挑战。有些国家甚至配合他们工作。
   
   亚美尼亚、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肯尼亚、西班牙和越南等国家也向中国引渡了数十名针对中国公民的电话诈骗嫌疑人,即便这些人像李明哲一样,都是台湾公民。
   
   陪同李明哲妻子从台湾到大陆出席审判的台湾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律师萧逸民说:“把李明哲视为大陆中国人标志着一个重大的分水岭。”
   
   自去年台湾选出新总统蔡英文以来,两岸关系出现恶化,李明哲一案又为此增添了新的压力。蔡英文拒绝对北京说的“九二共识”给予口头支持,中国也正式中断了与蔡英文政府的沟通。“九二共识”认同大陆和台湾都是一个中国,但是各自表述。
   
   对于李明哲一案,蔡英文政府相对沉默。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Alex Huang)说:“我们对这个案件的一贯立场都是,我们将竭尽全力确保他安全返回,同时维护国家尊严。”
   
   中国和台湾近年来根据一个协议进行刑事调查,它要求各方在逮捕对方公民的时候通知对方。台湾官员说,中国政府最近放弃了这种外交做法。
   
   李明哲3月份在澳门附近被捕,10天之后,台湾政府和公众才被同时告知此事。澳门曾经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像香港一样,澳门也是中国特别行政区,拥有自己的法律体系。
   
   无论其法庭认罪的真实性如何,42岁的李明哲与中国境内维权人士接触都承担着巨大风险。李明哲是台湾首府台北市文山社区大学的管理人员,自愿参加了一个名为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Covenants Watch)的维权组织,经常前往大陆。
   
   政府任命的律师本月与李明哲的妻子李净瑜联系时,她才得知这个案子到了重要关头。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香港研究员潘嘉伟(Patrick Poon)说,她丈夫上个星期在南部省份湖南的岳阳市出庭的消息,她还是在律师跟她联系两天之后从新闻报道中得知的。
   
   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记录显示,李明哲认了罪。他与大陆的共同被告彭玉华一起出庭,两人都被指控使用社交媒体平台微信、QQ以及在中国遭禁的Facebook组织抗议活动。
   
   李明哲告诉法庭,在被羁押的这段漫长日子里,他看了中国电视台的节目,发现自己被台湾的自由新闻媒体蒙骗,误解了中国的政治制度。“这些错误思想,也导致我触犯一些犯罪的行为,”他说。
   
   台湾律师萧逸民说,李明哲的熟人都没有听说过共同被告彭玉华。彭玉华作证说,他们一起在网上建立了聊天群组,组建了旨在煽动变革的掩护机构“梅花公司”。萧逸民则说没有这样的公司存在。
   
   “他是假冒的,”萧逸民提到彭玉华时说。“这个家伙并不真的存在,他是在扮演一个角色。”
   
   李净瑜也谴责丈夫的审判是场闹剧。她今天在岳阳的酒店说:“今天世界和我都一起见证了这一场政治大戏,也见证了台湾的核心信仰与价值和中国的差异性。”她还说,“台湾的论述习惯,在中国就是叛乱行为。”
   
   李明哲案件与香港五名书商的经历不无相似,他们在出版了关于中国政治阴谋的八卦书刊之后,有四人在2015年秋季在这个半自治城市被人抓走。这些书刊虽然在香港是合法的,在中国却不合法。
   
   其中一位书商李波是英国公民。另一人桂民海则已经入籍瑞典;他2015年10月在泰国芭堤雅的海边公寓消失,而他被弄回中国的方式至今尚未获得充分解释。2016年1月,他出现在中国国家电视台上,表示自己因为2003年的一起致人死亡的车祸而自愿返回接受处罚。目前他还在监狱里。
   
   “我父亲的遭遇是一个更大的问题,”桂民海的女儿安吉拉·桂(Angela Gui)在一封电邮中写道。她一直在为他的获释而奔走。“这表明外国公民在中国国界之外也是不安全的。我觉得奇怪的是,其他政府并不担心中国这个新的、自封的世界警察角色。”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经常被人说是“假新闻”的来源,这是为什么呢?上面的报道就是一个可供分析的案例。《中国政治打压范围已扩张至海外》(2017-9-21纽约时报)这一报道给人提供的“新闻要素”就是:“中国政治打压范围刚刚已经扩张至海外”。显然,这是错误的。因为“中国政治打压范围一直就包括海外”。把一直就在的东西说成是刚刚出现的东西,就显然是一个虚构,是一条假新闻了。
(2017/09/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