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信仰可怕]
徐水良文集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仰可怕


徐水良


   

2017-8-27日


   

   马列档棍和一神教神棍们,拼命把中国迟迟不能实现民主的问题,说成是因为缺乏信仰。有人甚至因此赞扬原教旨一神教,包括赞扬伊斯兰和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等信仰。事实上恰恰是说反了。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信仰专制和屠杀是最可怕的专制和屠杀。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最坏的专制和最坏的屠杀,一神教和马列的专制和屠杀,都是信仰搞的。都是靠信仰来长期维持的。
   
   有人强调并赞扬一神教尤其是伊斯兰信仰,说它们能够抵制马列信仰。伊斯兰信仰确实能够抵制马列信仰,但如果中国人信伊斯兰,那伊斯兰的专制,比起其他一神教和一神教极权专制的继承者马列教更加专制,那当然能够抵制马列教和其他一神教,然而,在伊斯兰专制统治下,那民主就更加遥遥无期。
   
   一神教极权专制,从摩西开始,已经延续三千五百年以上。靠的就是其强大的专制信仰以及与之配套的信仰组织的保证和信仰组织(宗教团体)搞的一信专制和一教专制,及其屠杀、洗脑和欺骗。
   
   基督教比犹太教和伊斯兰开明,基督教专制就率先被启蒙运动和民主革命推翻。伊斯兰比基督教和犹太教专制,迄今伊斯兰世界,往往停留在宗教专制。尤其是社会生活,被伊斯兰专制统治,看不到摆脱的希望。为了抵制世界文明并进一步征服世界,原教旨伊斯兰野蛮的恐怖主义盛行。
   
   相反,马列教及其信仰的极权专制,其一党专制和一教专制,从苏俄开始,迄今只延续一百年,并且不可能继续长期延续下去。充其量,在全世界延续一百几十年,其延续时间不可能更长。
   
   

附1:


都是信仰惹的祸: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徐水良


   

2015-11-15日


   
   
   所跟帖:北方清晨:有理想,信仰未必是好事。
   
   我们童年的洗脑歌曲: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 爱祖国,爱人民,. 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 不怕困难,不怕敌人,. 顽强学习,坚决斗争,. 向着胜利勇敢 前进。
   
   我们青年就被不断的洗脑,要做有信仰,信念,理性的青年,信仰就是共产党,信念就是党文化,理想就是共产主义。
   
   有理想有信念信仰未必就是好事,这要看有什么样的理想信念信仰,我们看看历史有信仰带来的灾难,基督教十字军东征,及伊斯兰圣战互相屠杀血流成河,本拉登,基地组织,isis,苏联的肃反,中国历次运动,都是在这样信仰,信念,理想洗脑下的屠杀,死横遍野。
   
   今天巴黎大屠杀的这些人都是非常有坚定的理想,信仰,但这些人理想信念都给人类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今天中共把国人囚禁封闭起来,从童年就开始洗脑,培养毫不怀疑的信仰被党文化接受奴役的那一套理论,这种危险的纯洁性宗教式教育,使国人成年后都会患上无知智障综合症,这是多么可怕的对人类的摧残!!!。
   
   人必须要追求“自由,开放,公平,公正,互相尊重”的信仰,才是人类的光明。
   
   ====
   
   徐水良:非常赞成这个说法。其实,许多坏事,“都是信仰惹的祸”。
   
   启蒙运动以后,信仰一直是和理性对立的负面概念,是马列党棍和一神教神棍,不断不断地灌输,给人洗脑,把它变成地似乎正面的概念。
   
   中文信仰的意思,就是痴迷相信和崇拜,简称迷信。
   
   信仰以痴迷相信为基础,不需要实证。一神教马列教的“见证会”或“讲用会”,其实根本不是实证,而是洗脑。
   
   而科学和理性,却必须以实证为基础。所以它们与信仰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是科学就不是信仰,不是宗教。
   
   所以,几乎每个现代国家,都大力发展科学,与科学紧密结合;但每个自由民主国家,都实行政教分离,与宗教准宗教信仰尤其与一神教马列教信仰完全区隔和分割。
   
   但一神教神棍和马列党棍非要把理性和科学,与信仰等同,甚至捏造出“科学教”概念,来污蔑科学和理性,企图为信仰和迷信张目,企图把科学和理性污蔑成与信仰或迷信等同起来的东西,这种谬论迷惑了不懂得科学和宗教信仰完全不同的不少人,我们必须认真向大家说清楚。
   
   历史上,无数的极权专制、宗教歧视、迫害、屠杀和战争,都由信仰引起。
   
   一神教及其圣经是极权专制的鼻祖和祖师爷。从一神教产生以后,圣经记载的无数次宗教屠杀及战争开始,到中世纪的宗教火刑架烧死无数科学家、异教徒、教内异端,无数无数无辜的所谓的“女巫”,十多次十字军东征,以及更加频繁的无数次由宗教引起的其他战争,既包括基督教对外和内部的无数次战争,也包括伊斯兰一手拿剑,一手拿可兰经的无数次对外的和内部的战争,一直到今天的恐怖主义战争,一神教宗教信仰的无数次屠杀和战争,连绵不绝。从摩西的极权专制到今天伊斯兰国,即(ISIS)和其他政教合一的国家,极权专制的恐怖统治,还有准宗教马列教继承一神教的极权专制和共产主义的恐怖统治,我们可以说,历史上和今天的无数坏事和恐怖统治,最大的最厉害的坏事和恐怖统治,都是极权专制的信仰引起的,都是一神教马列教信仰带来的,“都是信仰惹的祸”。
   

附2: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徐水良


   

2016-11-6日


   
   
   世界上从准宗教马列教、纳粹教、真宗教一神教,到其他许多信仰组织,往往把理想和信仰混为一谈,把他们自己的信仰,说成人类美好的理想。他们无限推崇他们自己的信仰,贬低别人的理想,不断吹嘘他们自己是有信仰的人,贬低、污蔑、攻击不同意他们信仰的人,包括持有真正美好的人类理想的那些人,和持有其他信仰的人,是没有信仰的人。并且按照他们把他们自己的信仰与人类美好道德等同起来的谬论,同时把不同意他们信仰的人,都说成是没有道德的人。
   
   实际上,一旦人们的信仰堕入上述谬论,那么,他们就真正堕入背离人类美好理想和道德的偏执的信仰专制的泥淖,他们的信仰,就成为人类理想及道德的对立面和敌人。
   
   人类真正的美好理想和道德,与各种信徒的各种信仰,是根本不同的两种东西。
   
   人类真正的美好理想,以人类科学,人类道德或价值为基础。人类科学,以及人类的道德或价值,就是支撑人类美好理想的两个支柱、两条腿。
   
   而科学,以实证为基础,它的内容是客观的,以符合客观世界真实面貌为目的,因此,它与以主观的痴迷相信为基础的信仰(或迷信)相对立。
   
   而人类道德和价值,就是人类善良慈悲宽容真诚等等各种美德和文明的价值,包括当代自由民主平等公平正义和人权等各种普适价值。人类的道德和价值,虽然是人类的主观观念,但却是人类普遍推崇的、美好的、社会的或个人的行为准则。具有各种不同程度的普适性和群体性、以及具有独立于个人之外、相对于个人而言的客观性。
   
   建立自由、民主、平等、公平、正义、幸福、尊重人和人权、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人性化、多样化、多元化、充满慈悲、慈善、真诚、友爱、互相关爱的人性化自由民主社会,反对欺压、欺诈和迫害的兽性化专制社会和制度,就是人类为自由民主而奋斗的志士们的美好理想和美好道德。
   
   而中文信仰,它的基本含义,是痴迷相信和崇拜的意思,所以中文也把信仰简称为迷信。它以信徒的主观的痴迷相信为基础,而不是以客观实证的科学为基础。所以,人类历史上,一神教信徒的信仰,就是一神教经典的教义,这些经典的核心思想,就是思想和信仰专制,信我的进天堂,不信我的下地狱,你必须信我,如果你不信我,我就杀你。为了死后进天堂,某些痴迷的一神教神棍们,往往虔诚地遵从他们宗教圣经或其他经典的教导,不断咒骂,攻击,歧视、迫害异教徒,甚至按照他们的圣经教义和其他经典中宣扬的消灭异教徒的教诲,去屠杀和消灭异教徒,并且把这些痴迷地执行教义的行为,看作他们最美好的道德。
   
   历史的和现实的恐怖主义者、以及同情恐怖主义的一神教原教旨信徒,崇拜、赞扬和痴迷于此类屠杀异教徒的恐怖主义行为,把这些以恐怖主义消灭异教徒的痴迷邪恶的行为,看作执行一神教教义的最高尚的道德行为。
   
   而准宗教马列教的信仰,就是所谓的共产主义信仰,他们把他们自己的这种信仰,说成是人类最美好的崇高理想。为了这种“崇高”信仰,他们屠杀了数以亿计的人,给人类造成空前的灾难。
   
   痴迷的一神教神棍,把他们的信仰与人类理想相混淆,结果,他们的信仰和所谓的“理想”,就变成他人的噩梦和坟墓,他们最高尚的道德,就变成迫害他人的魔鬼行为。
   
   准宗教马列教和纳粹教,则完全继承了并且发展了一神教的这种用信仰冒充理想,搞思想信仰专制,把思想信仰专制,与政治及其他社会专制相结合,合而为一,成为极权专制,与历史上从神棍摩西开始的极权专制一起,造成人类社会中延续数千年、政教合一或政信合一的专制噩梦。
   
   可以说,从摩西以来三千多年,人类社会最大的罪恶,正是一神教、马列教、纳粹教和其他偏执信仰造成的。
   
   正是根据这种历史事实,以及当代恐怖主义的现实事实,所以,我们在这个意义上说:“信仰可怕”。并不是说在一切条件下,信仰都可怕。
   
   实际上,不仅痴迷的极权专制的马列教一神教信仰,让人感到可怕。其他痴迷的信仰,也同样让人感到可怕。那些多神教神棍神汉,以及被他们欺骗的民众,曾经用他们可怕的痴迷相信的迷信和江湖骗术,制造了许许多多可怕的案例,造成许多被害者的死亡,也同样让人害怕。只是,他们这种非制度性的痴迷,与一神教系统的制度性极权专制相比,其危害相对要小得多而已。
   
   我这里还要批评一下法轮功。我们当然坚决支持法轮功信徒的信仰自由,反对中共对他们的迫害,支持他们的反共行动。
   
   但是,我们常常碰到一些法轮功人士,看到华人,往往就跟在后面骚扰纠缠。我自己就碰到过许多次。我跟他们说,我是纽约人,现在有事,请别打扰。但他们往往就是不听,就是跟在你后面喋喋不休,纠缠着给你洗脑,往往弄得你无法与朋友讲话,无法打电话,无法做正事。我在法拉盛成多次找他们负责人,告诉他们这个做法不好,强行骚扰他人,违反美国法律。后来他们好像好了一点。但前天我陪老同学游纽约,结果,法轮功人士不断上来纠缠,比法拉盛那种纠缠要厉害得多。我说我是老纽约,反共比你们法轮功早得多,我们有事,请别打扰。但这些人就是不听,不断有人上来纠缠,甚至与我们争吵。每一个景点都是这样,不断纠缠,搞得人无法聊天。我对他们,后来还找了一个有点像负责人样子的人,对她们说,你们反共,我支持,插标语,发传单,都可以,但这样强制纠缠,强行跟在别人后面,不断骚扰别人,违反美国法律,很不好,也影响法轮功形象,起反作用。那个负责人样子的,虽然没有表示一点歉意,但还算是说了一句,说:“我对他们去说说”。但我对其他骚扰的法轮功人士劝说,他们往往不仅不听,反而以很气愤的方式,要与我争论。最后,我不得不警告一个跟在后面喋喋不休的人,说:你如果不听,继续坚持跟在后面强行骚扰,我就打911报警。因为离他们自己的人群已经很远了,跟在后面的那个人,才很不情愿地停下来不跟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