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徐水良文集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有少量修改)


   

徐水良


   

2017-9-10日


   
   
   对陈卫珍女士《郭文贵保卫战必须打到底!》一信,徐水良的评论:
   
   把任何人神化,不准批评,都是非常错误的。
   
   你们按你们一神教保卫上帝和救世主的习惯思维和战术,去捍卫你们的神和救世主,那是你们的事情。任何一个为自由民主奋斗,有自由思想的战士,都不会接受一神教遗留下来的此类极权专制的思维。
   
   徐水良
   
   2017-8-26日
   
   对陈卫珍《呼吁基督徒起来为在上掌权者祷告!为习近平先生祷告!为未来中国社会能够理性和平有序地完成新一轮的制度转型而祷告!我们还有时间与机会,让执政党达成与人民的和解。只是不要再制造悲剧与仇恨了。》等一些信件的评论:
   
   9月6日三妹刘晓东评论:
   
    陈卫珍女士,
   
   你在邮群中这样“咄咄逼人”地传教,还把政治观点与上帝混杂在一起,是典型的受过共产党教育的大陆伪基督徒!你自以为自己是真基督徒,那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真基督徒应该怎样做。在西方社会,公司和学校等公共场所是不能传教的。你在邮群中这样政治化地高调传教,才是“咄咄逼人”的冒犯。
   
   你才来西方几年,连基督徒起码应有的行为都不知道,就打着上帝的大旗“咄咄逼人”,假得不能再假了。
   
   祝好
   
   刘晓东
   
   徐水良评论:
   
   华人基督徒,尤其是家庭教会出来的,绝大部分是从圣经学基督教的原教旨基督徒,而且往往自以为是,自以为有信仰,就高人一等,听不得别人的批评。他们对中国未来的负面影响,非常令人担心。
   
   原教旨基督徒中的优秀人士,例如基要派的徐永海牧师,已经开始反省。
   
   陈卫珍女士还不是华人基督徒中最差的。而且应该是他们中的中上等水平。但仍然这样自以为是,自以为她基督徒高人一等,喋喋不休地把她极低档次的所谓理论,当作高级理论,喋喋不休地用这种低档东西给人洗脑。在政治群体中喋喋不休地宣扬她的一神教教义和可笑幼稚的政治理论。一开始,她起过一点正面作用。但随后,其作用,就开始走向反面。我希望她还是回她自己的宗教地盘去,认真反思为好。
   
   她顽固地否定狭义民运圈民运特线的严重性,把狭义民运圈特线造成的那些污七八糟的问题,都说成整个民运的问题,广义民运的问题。把特线和民运混为一谈。因此非常鄙视整体民运,不断进行污蔑攻击。实际上,她的理论水平和道德水平,实在不如在极度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用空前艰苦和顽强的奋斗精神,冒着长年累月特线的围攻,长期奋战的真民运人士的一根毛。可是,她却毫无自知之明。坚持一再用她极低档次的思想,喋喋不休地给人洗脑,散布各种谬论,确实让人讨厌。不过,如果她不涉及三妹批评的那些政治原则问题,我们装作看不见就行了。问题严重时,就批评几句。反正她那些罗罗嗦嗦的废话,很少有人去读,更没有人会当一回事。其效果微乎其微。其几乎是唯一的效果,就是满足她自己的自我表现,实际上是自我露丑而已。
   
   一神教和其他持有痴迷信仰的人士,一定不要自以为高人一等。一定要认识到,你们的信仰,不是你们理论和道德水平高人一等的理由,恰恰相反,是你们非理性反人类一神教信仰或迷信,危险程度高人一等的理由。
   
   这里送给你《理想美好,信仰可怕》等三篇文章的链接: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90875
   
   徐水良
   
   2017-9-6日
   
   徐水良又写道:
   
   一些一神教或有痴迷信仰朋友,往往制造神化的、拥有不受批评权利的神或者救世主,甚至自己就想充当这样的救世主。这是非常不好的政教结合的极权专制思维。(注:马列教一神教,都是政教合一,政信合一极权专制传统的产物。马列教的共产主义、政信合一极权专制,洗脑传统等等,都来自一神教。)
   
   2017-9-6日
   
   陈卫珍坚持她在民运的公共政治邮件组里的传教权利,并且说我们批评她,就是我们自以为高人一等,就是剥夺她的言论自由。
   
   对此,徐水良评论:
   
   没有人有剥夺你言论自由的权利,除了邮件组主人,可以根据邮件组规则剔除违规者,其他人都没有这个权利。这里不是中国大陆,这里是自由社会,没有人能封住你的口。
   
   而我们,也只是行使我们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即自由批评的权利。这是我们的权利。
   
   你似乎以为你特别高人一等,有一神教信仰,有你喋喋不休、闲不住、不斷騷擾他人的碎嘴巴,就与众不同,就有不受批评的权利。因此,你就把我们行使言论自由批评自由的权利,说成是剥夺你的言论自由。想用这个办法,来剥夺我们批评自由的权利。这不仅完全证明了你的专制思维,以及你对言论自由包括批评自由的绝对无知。你的言论,你对民运整体的批评和攻击,是你的言论自由权利,别人行使言论自由自卫和自卫反驳自由,就是剥夺你的言论自由,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同时,也证明了你根本没有自知之明,不知道你自己不是邮件组主人,同样没有剥夺我们言论自由批评自由的权利。你同样无法用你的那种理由,即我们行使我们言论自由、批评自由的权利,就是剥夺你的言论自由批评自由的权利,用这种逻辑,来剥夺我们的言论自由。
   
   所以,你有言论自由、批评自由的权利;我们同样也有批评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你把别人对你的批评自由,说成剥夺你的言论自由,是绝对不懂最基本、最初级的自由理论的理论盲,是耍无赖的行为。
   
   而且,任何自由,都有一定的界限,你要献媚中共献媚习近平,同时,把数量众多的特线与数量很少的真民运混为一谈,不断借狭义民运圈特线们制造的污七八糟的问题,来污蔑攻击抹黑真民运和整个中国民主运动,尤其是攻击广义中国民主运动和民主事业。我们民主力量就有权自卫,反批评你的媚共投共言论,以及找借口来污蔑攻击中国民主运动和民主事业整体的行为。
   
   当然,你可以用你不受批评的言论自由做借口,投靠共产党,站到专制阵营一边,对抗中国民主事业,不断发表亲共并攻击民主力量的言论。你也可以用你不受批评的言论自由做借口,不断在邮件组捣乱骚扰,喋喋不休发你的那些垃圾邮件,搞得大家非常讨厌。但我还是强调一次,言论自由有它的界限,有它的度。每个人都必须掌握好这个度。还是希望你掌握好这个界限、这个度,不要走得太远,同时也劝你,别把自己打扮成喋喋不休、不断捣乱的无赖模样。
   
   徐水良
   
   2017-9-6日
   
   陈卫珍坚持她在民运邮件组的传教权利,并继续发出吹捧“在上掌权者”和习近平,动员一神教徒为他们祷告的邮件。
   
   9月10日,刘晓东评论:
   
   陈卫珍女士,为什么西方的学校公司等许多公众场所不能传教?因为太多不同信仰的人需要和平相处。而信仰不同不属于邪恶与正义的原则分歧问题,在公众场所高调宣传自己的信仰,对其它信仰者是一种冒犯。这已经是不言自明的道理。在这么大的邮群中也有同样问题,如果佛教、伊斯兰教等也在这个群中祷告反对“为掌权者祷告”,因为掌权者正在迫害他们,如果因此发生宗教矛盾,这种矛盾是仅仅声明“不爱听就删除”那么简单的问题吗?所以在美国公司人人都很敏感、不谈宗教,都知道在公众场所这样高调祷告是对他人的冒犯。
   
   刘晓东
   
   徐水良评论:
   
   美国的老师,都会教学生,公共场合不要谈宗教信仰。这是美国人尊重他人和他人信仰的一个基本的教养和礼貌。
   
   中国的一神教徒特别缺乏教养和礼貌,不管什么场合,不管有多少种信仰持有者在场,他们都要大力宣扬他们自己的信仰。而且二三十年来,他们总是趾高气扬,不分场合,以诅咒咒骂、威胁恐吓(不信者下地狱等)、骂骂咧咧(骂中国传统信仰、传统文化,甚至骂中国劣等人种)的方式传教。谁要批评他们,他们就大骂中国人不信他们基督教的上帝(按指耶和华,但中国一神教神棍,总是顽固盗用中国多神教主神上帝的名称),就是没有信仰,就是垃圾。自以为他们有极权专制反人类的一神教原教旨信仰,他们和他们的信仰就高人一等,就可以侵犯或蔑视任何其他人和其他人的信仰。这些原教旨神棍,特别让人讨厌。
   
   而且,她是在反对中共当权者、争取民主的邮件组中,大肆吹捧当权者和习近平,大肆宣扬为中共当权者和习近平祈祷。这是完全违背民运邮件组宗旨的。而她竟然振振有词,说这是她的言论自由。谁要行使自己的言论自由,对她的言论提出批评,她就攻击那是不尊重甚至剥夺她的言论自由。似乎只有她有拥护中共的言论自由,别人没有批评中共和批评拥护中共言论的自由。她在美国,却把邮件组当作中共或亲共的平台了。
   
   我在美国英语班上,也碰到不少这样的中国一神教徒。我为了整体中国人的形象,希望这些一神教徒不要如此张扬地表现中国人缺乏礼貌和教养。所以不得不经常告诉他们,在此类公共场合谈论信仰,这是没有礼貌和教养的表现,除非大家同意谈,否则,请他们不要再谈信仰问题。不过,这些人大部分表现不错,跟他们讲过以后,外加他们看到别的信仰的同学,都不谈信仰,他们一般都接受我们的意见,不再谈信仰。
   
   像陈卫珍这样没有教养和礼貌,坚持不听劝阻的,我倒还是是第一个看到。
   
   我一直强调,支持盛雪的人中,有很多政法系特线。反对和批评她的,也有很多习中央系特线。这些特线的本性,迟早是要暴露出来的。
   
   人类社会,有各种各样的价值观和行为规范。法律规范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许多年来,中国的伪精英只讲法律规范,否定其他规范,否定道德规范(例如茅于轼和他主张共妻制的徒弟,以及张维迎先生的非道德论等等),是完全错误的。只知法律,不懂道德,不懂文明,没有教养的人,是一批非常可怕的法家野蛮人。从商殃以来,到韩非,到李斯,到赵高,到当今类似人物,都是只讲法律没有道德的、非常可怕的极端专制的法家类人物。
   
   我们这里不来说陈卫珍支持、吹捧和拥护专制中共及其掌权者,包括党魁习近平的言行,这完全违反自由民主等普适价值的问题,这一点是明摆着的。
   
   这里只说,除了法律规范和普适价值以外,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规范。包括道德规范,习惯规范,规章制度,包括邮件组宗旨和规定,文明礼貌规范和其他许多规范。美国和西方的许多规范,往往不是法律,例如不问女士的年龄,不问别人的隐私如工资收入男女朋友家庭情况等等,公共场合不谈宗教信仰等等,大多是美国和西方的文明和习惯。这些,例如不谈宗教信仰这个习惯,除了政府公职人员包括教师等等,在公权力领域在学校等公共领域,属于必须遵守的法律。但对于个人,法律并没有禁止他们谈宗教信仰,所以,它们仍然是每个人法律上的自由。没有法律禁止你表现粗野,没有法律禁止你缺乏文明和教养,没有法律禁止你说(不违法的那些)胡说八道,没有法律禁止你去问人家的隐私,包括女士年龄,家庭情况等等;也没有法律禁止你宣传你的宗教信仰问题。一般校规、班规,邮件组规则,企业规章制度等等,也没有这类规定,但是它们却是西方和美国人的文明和礼貌习惯,是一种基本的文明教养和文明礼貌等等的习惯性规范。陈卫珍以法律上的言论自由,坚持粗野,坚持违反这些规范,这应该没有违法。但她却违反了西方美国人基本的教养和文明礼貌习惯。此外,违反了普适价值等价值观,违反了民运邮件组宗旨,不仅表现为亲共媚共,而且表现得特别缺乏文明、教养和礼貌。对陈卫珍这类言论和行为的批评,不仅是反对中共专制的需要,而且是提倡文明和教养的需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