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谢燕益
[主页]->[百家争鸣]->[谢燕益]->[709纪事]
谢燕益
·只要一个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
·我不相信打压谷歌是胡温的选项!
·贵州警察杀人案中最大的新闻!
·卢武铉------一个让人敬佩的人!
·唐吉田、刘巍律师吊照门事件的后果!
·劳教信息公开行政复议申请书
·劳教制度列中国十大反法之治首位!
·首届中国劳教节网上启动!
·司法部对本人提出的劳教信息公开申请书的答复
·劳教信息公开申请书
·佛教人什麽?
·关于设立中国劳教节的倡议书
·致国务院劳教信息公开行政裁决申请书
·律师制度改革的倡议信
·空前绝后的政治遗产----国家大剧院
·此人不诛,中华必亡!
·温家宝最后难免心死,中国没有出路!
·自由仁义
·和平民主希望之所在
·政改破题——人大代表直选!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清心为治本
·赵连海解除律师手续无效
·向秦永敏致敬!
·宪政第一诉发起五周年纪事!(一)
·2011年新年祈愿!
·彻底废除公有制纪念钱云会之死!
·纪念钱云会彻底废除公有制!
·对福州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王鑫等刑事控告专函
·北海维权村民何显福无罪辩护词
·自 白
·紧急召开联合国大会应对日本核危机中国公民呼吁书
·我的十篇国内封杀网文录:
·中国正在揭开土地兼并的大幕!
·用一百字揭开马克思主义的谬误!
·李庄案渎职侵权调查建议书
·北京饶乐府选举案维权村民无罪辩护词
·民主是一种生活习惯
·九十年的结论——宪政中国!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二)
·信仰无罪张建平二审辩护词
·自制!自省!
·今 夜 举 事!
·今 夜 举 事!
·
·关于选举与革命回应徐水良先生!
·回应徐水良先生再驳!
·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我是如何纪念辛亥革命的(一)
·北京四季青拆迁维权自焚案法律意见
·和谐作品自选集目录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信息权利保障法》立法建议书及说明
·金正日之死将促中国变革!
·致铁道部长——实名制侵犯人权
·转折2012——理想与责任!
·实名制的背后!
·2012多元主义政治的奠定!
·大真大伪活雷锋!
·论自由!
·论信仰!(一)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信仰之路!
·错失和平民主将致暴力崛起!
·柔性政权刚性人权的宪政之道(一)
·耶稣复活之后
·和平民主形势分析——中产者的使命!
·废除政审制度致教育部长袁贵仁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四周年记!
·谁是国家的真正敌人?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胡温或许是改变中国历史的关键角色
·笑看十八大阵前左右之争
·作者自序
·关于实名制致铁道部信息公开申请书
·用光明照亮黑暗!
·宪政第一诉纪事(一)(修订版)
·胡总裸退的政治后果!
·宪政 第一诉(纪事一)
·向秦永敏再次致敬!
·历史的真相!
·和平民主文化研究的几个任务
·自喻
·2013年农历新年祈愿!
·致全国国宝兄弟一封信
·关于房产税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看习李如何履行使命?
·论信仰(二)
·禹州截访案致朝阳检察院
·评王全章事件—让作恶者付出代价良善才不会死亡!
·天理与神
·人民币升值与美元贬值背后
·救救共产党!
·斯诺登事件致公安部信息公开申请书
·创造历史的艺术!
·改变历史的艺术!
·和平民主 天下为公!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五周年记!
·公安部对互联网安全信息申请的答复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709纪事


   The Chronicle of 709 Crackdown
   
   
   

   
   
   
   
   
   谢燕益 著
   
   
   
   
   
   
   作者简介
   
   
   
   谢燕益,男,1975年3月20日出生,广东省电白县人,笔名梁不正,前北京共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北京凯泰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著名人权律师,中国曾押政治犯。
   
   多年来,因一直热心关注民权和民生问题,为弱势群体和维权公民代理过多起维权案件,故而备受世人瞩目;2003年,曾因起诉时任国家军委主席江泽民不顾民意违反宪法利用等额选举方式继续担任国家军委主席,而使之成为提起宪政第一诉;2005年起至今,曾因向官方提出数十件法律建议案、倡议、公民意见及公益诉讼案,尤其是发起旨在废止劳教制度的民间劳教纪念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党法草案》立法建议及控告绿坝软件侵害公民信息权利案等,对促进社会民众关注中国的法治建设产生了积极影响;曾因在网上发表多篇诸如《社团的使命》、《当官僚成为一个阶级》、《法治死亡论!》、《中国十大反法之治》、《政改破题——人大代表直选》等抨击时弊的文章,并因主张变革而引发热议,受到中外媒体的争相采访与报导;2008年,曾发表《和平民主运动研究》而鲜明地倡导和平民主理念;2015年5月2日,庆安访民徐纯合被枪击案发生,因其对此公共事件高度介入,并于5月4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中国公安部等公开发布《哈尔滨庆安铁路公安局故意杀人涉嫌案件检举书》,7月9日接受外媒采访,7月10日又发表了有关王宇、周世锋等维权律师被当局抓捕的文章等,随触怒了中共当局的敏感神经,立即遭到当局严酷打压;2015年7月12日,被北京警方以不知名罪名强行带走和抄家,后被指定监视居住;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2017年1月5日,取保候审释放。
   
   ——引自“中国政治犯关注”网
   
   
   目录
   
   第一部分 709纪事 1
   一、 抉择与归来 2
   二、 从酷刑说起 3
   1. 酷刑曝光 3
   2. 强制监视居住是一种反人类的恐怖主义酷刑 7
   三、 709的发生是大概率事件! 9
   四、 咎由自取为被抓律师、公民鸣冤自己终落网 17
   五、 关于指定律师的问题 23
   六、 监禁审讯中的滋味和人权天花板计划 24
   七、 关于吃药、认罪与抗争 25
   八、 办案模式彻底摧毁了依法治国 31
   九、 号里面的生活,心持正念无往而不胜! 33
   十、 强制监居期间给自己讲故事 42
   十一、 关于自杀与修炼的感悟 44
   十二、 后709时代 48
   十三、 谁也逃不过历史的审判! 52
   十四、 最后的出路---爱你的敌人! 55
   附旧文: 57
   宪政第一诉十周年纪事 57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党法(草案) 59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四) 61
   和平民主形势分析及前景展望 66
   庆安枪击案律师调查报告 68
   谢燕益:刘晓波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70
   谢燕益人权活动年鉴 72
   
   
   
   
   
   献给我的女儿
   
   
   
   一、抉择与归来
   
   人生无常、世事无常、生命无常!“人生的一切磨难乃至生死不过是修行、觉悟的契机!”这是我走向监禁前留在微信上的座右铭!历经553天的监禁隔绝,经历了各种磨难与考验乃至直面生死,特殊的人生境遇,更深化了这一感悟,本来我认定了,人生或者说生命的目的原本就是一场考验、一次抉择、修炼升华的机会。对于人生来说,完全是造物主赐予的恩典,对我进行一番熬炼。现在将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和我的思考记录下来,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其间不乏深省、感慨,几度虚空,恍如隔世!
   
   2015年7月9日,震惊中外的709大抓捕拉开序幕,盖有300多名维权律师遭到当局非法传唤、拘捕、限制出境,此前自庆安事件发生后,已有数十公民及个别律师被抓后事态进一步升级,该事件似改开以来空前规模的公开践踏法治、侵犯人权的一次举动,无疑是一次历史的反动。我作为当事者(二十四名被捕律师之一,同时也作为过去十几年维权运动亲历和见证的所谓维权律师)以我个人的角度在此作一个历史纪录。
   
   在这个监禁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信仰决定自由。我们所遭受的一切压迫与奴役,我们不自由,全与我们的信仰有关系,无论在看守所还是监居期间情形如何困难,假如我们始终相信,一切都由一个超越世俗的造物主所决定时,我们就不会那么恐惧与困惑、患得患失,一切都可以坦然面对,一切困难不过是考验与修行的机会,一切为你而准备。我们就可以坚持自己的立场并不断完善自我,对善的持守也会愈加坚定起来,也就能体会到,爱你的敌人这句话的意境了。对我们来说,一切伤害你的人、冤狱的制造者,都没有仇恨、敌意而更多是怜悯与同情。无论是号长、管教、还是面对专案组乃至一切所谓领导、当权者、专制统治者,看似命运好像掌握在其手中,而实则这一切皆有定数,一切自有安排。在监禁中如此,在社会上、人生中也是如此,时常考验我们能否做到与人为善,克服人性的弱点,做到“坚忍”二字,完善自我,无论对于个人还是一个社会,不历经苦痛何以得到提升与完善呢?诚如《和平民主100问》指出的那样,只有人性的觉醒与神性的复归,人类才能迷途知返得到救赎,建立向善的普适价值的信仰,摆脱奴役实现和平与爱的世界!
   
   2017年1月18日,我遭受一年半非法监禁后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就是以我妻子的名义,给
   各界发了一篇致谢辞:今天下午2:30左右(2017年1月18日),谢燕益时隔553天回到家中与妻儿团聚,第一次见到了自己10个月大的女儿。他想向所有关心帮助过我们的亲友们表达他的感恩和敬意,所有的善行和爱,我们都将铭记,哪怕是一闪一念也显弥足珍贵。善的力量正在每一次患难中积聚成长!谢燕益表示,他对和平民主的信念没有变,对人权事业及法治中国的信念及立场也没有变!由于自己的身体和现实情况,在一定时期内暂无力关注参与公共事务,需要多陪伴孩子跟家人在一起,在此期间谢绝一切采访和来访,希望大家谅解,再次感谢大家!原珊珊、谢燕益全家敬叩!
   
   在我出来大约一个月以前,专案组为了做我的思想工作,让我的家人到看守所来看我。会见时,专案组天津公安局一位年长的戈姓局长在场(他一直代表专案组上层负责做我的工作),
   我对该局长和在场的人表示,在不远的将来,中国社会将会有一大批大觉者和社会领袖从监狱当中走出来,同时我还对他们说,和平民主是我们共同的事业不分体制内外,大家应携手一起把我们的家园建设好。
   
   大肆抓捕律师和维权人士,在709事件中,只有手段,没有是非,只有强权,没有法治, 它已经突破了一切法律底线和政治伦理,即便是专制社会也世所罕见,连专制皇权时代,冤民尚可击鼓鸣冤告御状,言官御史尚可风闻言事而不治其罪,在二十一世纪,竟然律师、公民依法维权遭此荼毒以力服人,这充分说明了当权者的野蛮、傲慢、无知与愚蠢!这个政治责任、法律责任、历史责任谁来承担?如果这个案子没人来承担责任,没有基本是非,那么这个社会必将走向丛林法则动荡的深渊,只有强权没有公理,依法治国成为笑谈!
   
   
   二、从酷刑说起
   1.酷刑曝光
   
   我回家后的第三天即2017年1月21日,我兑现了自己在监禁中给自己承诺的一件事定下的诺言,就是一定要把酷刑披露出去!我想办法联系到了一直关注709事件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将我所知道的709律师等可能遭遇酷刑的信息披露了出去,当时我的判断是王全璋律师、李和平律师遭受了酷刑(当时李、王二人都尚在监禁当中),根据李和平律师出来后披露的关于他个人的信息,他遭遇了工字链、强制喂药以及各种体罚殴打各种软酷刑,当然这其中大部分是当局的常规动作,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唯有工字链特别伺候了李和平律师。现在看来,胡石根先生是最有可能遭遇酷刑(电刑等)的重点人物之一,因为这次大抓捕的关键对于官方内部的合法性来说,就是对胡石根先生的突破,其实,回望整个709事件的发生,不能不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律师与胡先生之间以及律师之间、律师与公民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交集,当然按照官方的思维这可能叫做防患于未然,但是即便防患于未然也应该有个底线,这次官方彻底越过了底线,越线的原因很复杂,我后面要说到,第一统治危机,反腐用力过猛,当权者在攫取和巩固权力过程中要传递一种信息,就是要打压维权律师、打压自由派做给保守势力、中共的专制既得利益基本盘看,另一方面,下面的操盘手如叛将傅政华先生等急于表现自己、急于漂白自己的叛将身份转移视线塞进私货。这其中,胡石根先生是否能够按照官方既定的逻辑就范就显得极为关键了,而事实上,综观整个709案的全局,官方对其内部能够拿得出手的政治猛料也不过就是,胡石根先生在七味烧吃饭时说了几句“大逆不道”的话(可想而知,当傅先生通过非法监听的手段得知胡石根先生在与律师、公民聚餐时发表大逆不道的言论时是一种怎样的如获至宝的心情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若干年后对于专制统治大厦将倾之时一些爪牙酷吏不择手段丑态百出的表现恐怕会沦为笑柄)。这几句大逆不道的话几乎就是本案的全部内容,加之胡石根先生的特殊身份,尤其在专制政权草木皆兵惶惶不可终日的当口,几句随性而发的话竟成了颠覆政权的罪证。我不知道这个政权到底怎么了,实在不敢相信这是在二十一世纪里。胡石根先生跟我本人只通过一次电话,我跟胡先生的和平民主理念契合,因此胡先生曾经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我也慕胡先生久已。而其他人,我以为都是709案的配角被生生制造入局的,周世锋律师原来并非维权律师圈的人,但是近几年周律师十分热心于维权事业,当然周律师本人或许有些小把柄为官方所掌握,但是不管周律师过去怎么样,无论如何那些都不足以影响周律师在大是大非面前的选择,不影响其大节,都无法改变周律师在关键时刻与广大弱势群体站在一道的历史选择这一事实,其顺应历史潮流争取人权、抵抗专制暴政、争取公道、追求和平民主、追求法治的付出与贡献更是难能可贵,加之周世锋做事比较高调又有实力、有能力、有谋略,他在此事件当中,无疑与胡石根老师成为民间标杆式的人物,他们的事迹必将记录在历史上。在这件事情上需要明确的是,不要说一个律师所的资深主任律师,即便是重大的腐败分子、过去犯过大错、做过大恶的人只要今天能够站在道义的立场上推助中国和平民主大业、人权事业,为终结专制独裁付出努力都将无疑是这个时代的英雄。七味烧的一次偶然聚餐成为官方制造709的关键证据,当然维权律师存在一些跟NGO的合作,比如有些项目资金的运用和出境交流学习的情况甚至律师依法办案,官方借机把它们统统政治化,渲染成一种所谓西方反华势力的渗透,渲染成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颠覆国家政权大搞诛心之论,这是十分可笑的,不过是老套的文革遗风,就像贪官污吏们在拼命向海外转移资产移民的同时号召让普通百姓爱国那样荒唐。与此同时维权律师这个群体多年来做事比较认真运用法律武器死磕公权力。如上所述这就是709案所有的“罪证”,然后专案组就在这些“罪证”之间煞有介事的大作文章,把几乎维权律师的一切言行都牵强附会,把大家打包到一起,制造一起惊天大案:“境外资金资助、西方反华势力渗透培植、培训、维权律师与访民互动一起搞颜色革命……”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可是问题是,如果照此逻辑,那在民间社会又有多少人、多少事可以幸免呢?这势必将造成既然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局面。专制统治者一定会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