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谢燕益
[主页]->[百家争鸣]->[谢燕益]->[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
谢燕益
·和谐作品自选集目录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信息权利保障法》立法建议书及说明
·金正日之死将促中国变革!
·致铁道部长——实名制侵犯人权
·转折2012——理想与责任!
·实名制的背后!
·2012多元主义政治的奠定!
·大真大伪活雷锋!
·论自由!
·论信仰!(一)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信仰之路!
·错失和平民主将致暴力崛起!
·柔性政权刚性人权的宪政之道(一)
·耶稣复活之后
·和平民主形势分析——中产者的使命!
·废除政审制度致教育部长袁贵仁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四周年记!
·谁是国家的真正敌人?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胡温或许是改变中国历史的关键角色
·笑看十八大阵前左右之争
·作者自序
·关于实名制致铁道部信息公开申请书
·用光明照亮黑暗!
·宪政第一诉纪事(一)(修订版)
·胡总裸退的政治后果!
·宪政 第一诉(纪事一)
·向秦永敏再次致敬!
·历史的真相!
·和平民主文化研究的几个任务
·自喻
·2013年农历新年祈愿!
·致全国国宝兄弟一封信
·关于房产税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看习李如何履行使命?
·论信仰(二)
·禹州截访案致朝阳检察院
·评王全章事件—让作恶者付出代价良善才不会死亡!
·天理与神
·人民币升值与美元贬值背后
·救救共产党!
·斯诺登事件致公安部信息公开申请书
·创造历史的艺术!
·改变历史的艺术!
·和平民主 天下为公!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五周年记!
·公安部对互联网安全信息申请的答复函
·法-轮-功冤案不翻,国难未已!
·手机实名制侵犯人权致工信部长
·手机实名制侵犯人权致工信部长
·一场非同寻常的革命!
·从媒体死亡看百度腾讯新浪
·释放良心记者陈永洲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恢复唐吉田等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改革何曾发生!
·刘家财案情况通报
·宪政第一诉十周年纪事
·紧急关注!秦永敏在巩义被绑架失踪
·从2013到2014
·从2013到2014
·会见秦永敏,见证法治现状!(一)
·秦永敏被非法拘禁信息公开申请书
·愿为伊力哈木提供法律帮助
·博主简介
·宜昌中院集体回避刘家财案申请书
·暴力与非暴力的本质
·宜昌人大监督刘家财案法律要求书
·关于许志永二审与刘晓原律师商榷
·关于目前建三江局势的声明
·信仰之路(二)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四)
·秦永敏、唐荆陵等命运几何!
·从世界杯球队看人生品位!
·共同摆脱奴役,携手奔向自由--为良心犯刘家财辩护!
·共同摆脱奴役,携手奔向自由--为良心犯刘家财辩护!
·和平民主 再造共和!
·和平民主 再造共和!
·内部分裂斗争开启和平民主之路!
·内部分裂斗争开启和平民主之路!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不坏的消息!
·为信息权利呐喊一个公民的抵抗!
·让和平民主成为全民共识!
·我是毕节儿童谋杀案的同谋!
·我是毕节儿童谋杀案的同谋!
·朝鲜虐杀美大学生挑战人类底线!
·谢燕益:刘晓波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微信支付宝央行管制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和平民主100问序言
·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
·和平民主100问
·709纪事
·709律师致习近平全国同胞的公开信
·佛教与基督教的根本区别
·江天勇为我们承受两年徒刑!
·全璋回家!—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8新年祈愿
·基督徒李柏光
·中国安检导致万亿经济损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


   
   
   709纪事
   与

   和平民主100问
   
   The Chronicle of 709 Crackdown
   &
   100 Questions of Peaceful Democracy
   
   
   
   
   
   
   
   谢燕益 著
   
   
   
   
   
   作者简介
   
   
   谢燕益,男,1975年3月20日出生,广东省电白县人,笔名梁不正,前北京共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北京凯泰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著名人权律师,中国曾押政治犯。
   
   多年来,因一直热心关注民权和民生问题,为弱势群体和维权公民代理过多起维权案件,故而备受世人瞩目;2003年,曾因起诉时任国家军委主席江泽民不顾民意违反宪法利用等额选举方式继续担任国家军委主席,而使之成为提起宪政第一诉;2005年起至今,曾因向官方提出数十件法律建议案、倡议、公民意见及公益诉讼案,尤其是发起旨在废止劳教制度的民间劳教纪念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党法草案》立法建议及控告绿坝软件侵害公民信息权利案等,对促进社会民众关注中国的法治建设产生了积极影响;曾因在网上发表多篇诸如《社团的使命》、《当官僚成为一个阶级》、《法治死亡论!》、《中国十大反法之治》、《政改破题——人大代表直选》等抨击时弊的文章,并因主张变革而引发热议,受到中外媒体的争相采访与报导;2008年,曾发表《和平民主运动研究》而鲜明地倡导和平民主理念;2015年5月2日,庆安访民徐纯合被枪击案发生,因其对此公共事件高度介入,并于5月4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中国公安部等公开发布《哈尔滨庆安铁路公安局故意杀人涉嫌案件检举书》,7月9日接受外媒采访,7月10日又发表了有关王宇、周世锋等维权律师被当局抓捕的文章等,随触怒了中共当局的敏感神经,立即遭到当局严酷打压;2015年7月12日,被北京警方以不知名罪名强行带走和抄家,后被指定监视居住;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2017年1月5日,取保候审释放。
   
   ——引自“中国政治犯关注”网
   
   
   
   
   序一:“痛”是话题,不是主题
   
   
   在为709奔走呼吁的这两年里,作为家属,最想知道的就是他们在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们曾经抱有“幻想”——没错,就是“幻想”。
   
   我们幻想他们好歹是律师,总不会打他们吧?饿他们吧?事实证明我们错了:他们不仅被殴打被饿饭,他们还被灌药被“固定姿势”折磨,被威胁(以家人性命),被与外界严密隔绝……在谢燕益律师的自述里面,我看到的是熟悉的情节。这些情节我听李和平描述过,李春富描述过,709谢阳的妻子描述过,翟岩民的妻子描述过,勾洪国的妻子描述过,还有许多709被释放出来的律师和公民描述过。
   
   关键是当他们在里面发生这些事时,我们在外面无能为力。因为律师会见被拦阻,通信被拦阻。最初的六个月我们不知道他们被关在哪里,不知道罪恶的酷刑正在他们身上实施。那时,我们还抱有幻想,幻想他们六个月后——回家。当然后来幻想彻底破灭。
   
   谢律师书中第七章《关于吃药、认罪与抗争》里面有一段:“没有经历过这个过程的人可能认为,你坚持抗争不就完了,零口供,沉默以对拒绝回答一切问题,还可以绝食抗争,如果强制吃药可以拼死抗争拒绝到底、、、、、、理论上这是成立的,可是在真实情景下你很难做到”。
   
   这段话说的“理论上”,我是被深深触动的。对于所有经历709劫难被抓捕的人而言,我们的所有看法都是“理论”,而他们是亲历者。对于我们“酷刑”是两个字,对于他们“酷刑”是切切实实的以自己血肉之躯经受了。不是十天,不是半个月,是六个月、一年、一年半、、、、、、有的“被与外界严密隔绝”都已经超过两年了,这是怎样变态扭曲的酷刑啊……但在中国,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酷刑,只有更严重的酷刑。
   
   在这群经历变态酷刑折磨的人回家后,709仍然没有结束。他们在恐惧中痛苦煎熬着,失去了声音。我们有时焦急,有时又为自己对他们的苛责自责。看了谢律师的自述,我又一次陷入自责之中。对于他们这批经历709事件的人,我们永远是旁观者,无法体会他们的切肤之痛。
   
   但痛是“话题”,不是“主题”。主题就是709对于我们所有牵涉其中的人,意义到底是什么?我们怎样看这仿若灭顶之灾对每一个家庭所带来的伤害和痛苦?
   
   我个人觉得上帝拣选了709所有的家庭,把我们放到一个谁都意想不到的恶劣环境里面,期盼我们在这个时代用鲜活的生命活出他期望的:“你们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我们也确实活出来了:我看到妻子们努力去活出来这样的生命,我也看到备受酷刑折磨的709律师、公民、辩护人和支持者也在竭尽全力活出这样的生命。包括谢律师,艰难中愿意将经历披露出来,希望对同道有帮助。
   
   时至今日,709成了良知尚存的中国人心头的一簇火苗。所以,回忆披露过去的经历,不是要在痛中驻足仇恨,而是我们发现在痛中,我们活出了爱。
   
   仅以此文跟随谢燕益律师的“顾及别人的事”。
   
   得做此序,是我的荣耀。
   
   709家属王峭岭
   
   2017年8月19日
   
   
   
   序二
   
   
   谢燕益律师是709案受害律师之一,其于2015年7月12日被强迫失踪,到2017年1月5取保候审获释。 当局对709案采取封闭式关押方式,所有被关押的人权律师和公民,不能与外界有任何的接触,外界亦不能获得被关押者的一点消息。与此同时,当局继续对709案的辩护律师施压,对709案受害者家属施压,加大社会对709案的恐惧。当局试图以此方式达到对被关押者处于孤立无援的处境,以使受害者们屈服于腐败专制的目的。当局真是机关算尽,没有想到的是,谢律师却将此次的灾难看成是一次人性修炼的良机,他自称,在此次劫难中所得的收获远远大于他的损失。
   
   2017年1月5日谢律师被释放出来时,我一直期待这位久别的老朋友的声音与身影,试想着他会不会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但除了他第一时间发出一个简短的声明外,一时间再无其他的动静,我猜想他需要休养和调整吧。他出事后,他的家庭发生了巨大的变故,母亲在寻找儿子的焦急与悲痛中去世,女儿在谢律师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生。后来得知,谢律师在获得取保候审后,就马不停蹄地为还在被关押中的律师和公民们进行一些呼吁的准备工作,将他所猜测到的有关王全璋、李和平被酷刑的消息通过香港律师关注组的途径透露出来。
   
   2017年4月22日刘荣生律师去世,看到了谢律师参加葬礼,听说他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外出的允许。我可以想象到,谢律师会不厌其烦地向国保警察讲他的道理,表达出他要参加葬礼的决心,谢律师相信看管他的国保警察也有善的一面,相信将心比心定能打动对方。4月29日,谢律师呼吁当局公开朝核危机处理资料;6月27日,谢律师发布“朝鲜虐杀美大学生挑战人类底线”书; 8月8日, 提出“微信支付宝央行管制政府信息公开申请”;8月11日,接受《明镜》采访,揭露了被关押期间遭受的以及感受到存在的酷刑。与此期间,他的近二十万字的《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的作品已经完成。同时亦完成十万字的《献给女儿》书。谢律师的每个举动,我都感受到他的力量和信念的强大。他的战斗力从来没有如此的强大过,对和平民主的信仰从来没有如此的坚定过。
   
   与谢燕益律师相识近十年,给我的印象一直是和平与理性。与其他活动者和人权律师相比,他算是深居简出型。他除了参与一些人权案件、宗教信仰案件外,将大量的时间用来阅读和研究中国和平民主事业。他的言论向来是对事不对人,而且非常谦卑、随和、质朴。但他做起事情来,是不鸣则以,一鸣惊人。谢律师于2003年发起宪政第一案,控告江泽民违宪连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职务, 从此国保警察开始用放大镜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党国的敏感日期,谢律师都会由国保警察的跟随监控。谢律师在进行告江行动之前,已经阅读了大量的有关宪政书籍,具备充份的理论和心理准备。宪政第一案奠定了谢律师和平民主事业的基础和信心。
   
   2015年5月2日黑龙江庆安枪击访民事件发生,谢律师自带干粮第一时间到达庆安,接受许纯合的母亲委托,调查枪击事件真相。在709案指定监狱居住期间,国保警察纠缠庆安事件不放,问他是谁组织律师参与庆安事件,无论谢律师怎么回答,警察都不满意,最后谢律师说“是人心促使人们去庆安”。这是再好不过的答案,这足以让那些内心充满阶级斗争仇恨的国保警察们回味几天。
   
   在被关押期间,国保警察以殴打、辱骂、羞辱、恐吓、饿饭、强迫喂药、强迫军姿坐立等酷刑方式来试图压倒谢律师的精神世界。那些审讯谢律师的专案组是办理过“老虎”级别的反腐案件,可他们所用过的招数在谢律师身上却不灵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 如今碰到这个“法律呆子”,“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善人,他们的硬招真是无所适从,甚至一个警察在对谢律师施暴后的,再也不露面。
   
   我是于2008年末,因为一法轮功信仰案件,与谢律师结缘,谢律师很快便邀请我加入他的和平民主事业。在与他的接触中感受到,他将他的和平民主理念带入到每一个案件中,他会在与每一个人的交流中传输他的和平民主理念。甚至在看守所中、在指定监狱居住中,他都没有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向酷吏、向狱警、向牢头狱霸、向同监室囚徒等表达善意。他同情怜悯弱者,亦同情那些做恶的人,他从做恶人的身上看到了他们的胆怯与可怜。恶人为之所以继续为恶,是因为怕被揭露和清算,暴力是他们继续保护自己非法利益的手段,如此便进入了一个恶的漩涡,以使得惶惶不可终日。因此谢律师给中国的未来给出一付解药“爱你的敌人”。引用谢律师的原话一段来对爱做出解释, “我们应该学习耶稣的大爱牺牲精神,爱你的敌人,仇恨只能毁灭人性毒害我们的良知,由此开始我们以爱化解恨超越各自的局限克服人性的弱点,共同摆脱奴役,携手奔向自由,走和平民主的道路,一起担当人道使命!”
   
   谢律师获得取保后,我明显感受到他的家庭更加的温暖,他的妻子原珊珊更加以他为荣耀。在谢律师被国保警察骚扰或者带走时,珊珊都会在第一时间发出强硬的声明,她的气势表明,她愿意为她的“男神”上刀山下火海。709案,炼就了谢律师的大爱,成就了谢律师家庭更加美满和睦。709案已经达到了中国法治的最黑暗,谢律师家庭已经为此付出了最严重的损失,这还能再黑再坏吗?在709案上,官方彻底失败,失败于每个人个体的意志。所有被关押的律师和公民,没有一个真正投降于专制。709案,在某种程序上,已经瓦解了腐败专制阵营,而此时正是和平民主催生之时,是谢律师与其同伴引领中国走向和平民主之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