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力挺大侠,我也爆料]
孙宝强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上海版高老头》第五章 “解放”了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電視台採訪錄像網址
·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 上海版高老头 第七章 镇反运动
·共匪强盗,还我工龄
·孙宝强/相似的一幕/蒙羞的一幕/震撼的一幕
·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民民窑和公窑的区别--呼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上海版高老头 第九章:风波后的余波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一章 领子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三章 艳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力挺大侠,我也爆料

   欣闻郭文贵要求美国政府予以政治庇护的消息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中共以一国之力,以橄榄枝加大棒的政策,在全世界围剿郭文贵。虽然蓝金黄的效应正在显示和扩展,但我相信美国的立国之本,相信一句话:星条旗永不落!星条旗永远不落!
   最近,盗国贼王岐山携妻带女倾巢出动庆祝100年诞辰的闹剧正在上演。大贼带着小贼跪拜老贼,以证实老贼的窃国之功,大贼的根正苗红,小贼的沐猴而冠。侏儒媒体的造假,愚人节的表演,再一次讓世界领教了什么叫掩耳盗铃;什么叫此地无银。一个上有神七神八下有航空母舰的政权,竟然不敢回应郭文贵的指控,却用淫乱的cctv作为指鹿为马的平台,却用收买的外媒发布第二次“红通”来壮胆,中共的智商之低,技能之拙劣,手法之肮脏,行动之下三滥可见一斑。
   
   培根说:“一次不公正的司法判决,其恶果甚于十次犯罪,因为犯罪只是弄脏了一条河流,而水源污染了才是真正可怕。”中国司法的权杖掌握在杀人犯盗国贼手里,这是对十四亿人民从肉体到精神的全面强奸。现在我谈谈上海司法的黑暗。
   


   上海市杨浦区土地规划局的一个科长,因受贿判刑六年,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服刑。可是他服刑不到三年就被释放,释放的原因是管教他的大队长拿到了三室一厅,中队长拿到了二室一厅,小队长拿到了一室一厅。科长坐牢后没有把规划局局长的犯罪情况揭发出来,局长为了感谢他的“守口如瓶”,用规划局的房产行贿了管教科。出狱后的科长,在局长的帮助下承包了杨浦区规划局所有的拆迁事宜。担任拆迁队队长的他,又把拆迁中产生的丰厚利润回馈给局长。他们联袂作恶狼狈为奸蛇鼠一窝利益互送,再次证实了上海司法的黑暗。
   
   上海市劳改局的一个干部,利用给犯人减刑假释保外等权利,在2000年左右已经谋取到数套房产。他住在上海市江浦路长阳路劳改局的公寓大楼里,他的老婆原本是菜场卖菜的。卖菜女喜滋滋地对她表妹蔡美娟说:我卖一辈子的菜,都买不到上海一个厕所的面积,但我老公在文件上大笔一挥,房子来了,别墅来了。这样的腐败分子这样的盗国贼,还昂昂然西装革履地坐在主席台上,他们是什么?他们是货真价实的衣冠禽兽,是玩弄司法亵渎法律的罪犯。这样的罪犯不铲除,这个国家就有成千上万个杨改兰。
   
   我在提篮桥服刑时我组有二个伤害犯,(“上海女囚”里有详细说明)一个眼镜女用硫酸浇在丈夫的脸上,造成眼睛失明的后果,但她却被轻判三年半。另一个女司机用一碗热猪油浇在丈夫脸上,造成脸颊边有一道浅疤的后果,但她却被重判五年。中国判刑的孰轻孰重,不是取决于犯罪的轻重,而取决于向法院行贿的孰轻孰重。这就是江泽民老巢上海的司法。十年前,受害者用视频揭发上海法官的集体嫖娼,十年后的今天,上海的司法黑暗有过之而无不及。
   
   1990年1月,我被押到提篮桥分在新收犯组时,看到一个女犯昂首挺胸坐在地铺上,即不参加政治学习,又不搞卫生,还不穿囚服,她吃着从家里带来的罐头,穿着华丽的衣服,连牢头狱霸都在她面前恭恭敬敬。原来她就是89年报纸上披露的浙江省最大的行贿犯。有人偷偷告诉我:“她说她家人已经通了路子,马上要释放回家过年了”。
   一周后,她果然喜气洋洋地从办公室出来,收拾行李下楼。一辆司法局的车子在下面等着她。上海市监狱对此美其名曰:押送原籍就地改造。其实是上海司法局收了银子,把她送回原籍就地释放。上海的司法不但是婊子,还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婊子。
   
   我在“上海女囚”里写了“二个小鼹鼠”,其中一个小b就是典型的窦娥。刚满18岁的她从安徽农村来到上海第二天,连东南西北都没有搞清楚就被逮捕公判。
   小b的父母兄弟因为在安徽农村难以生存所以到上海来收购废品。某厂长把厂里的设备以废品卖给他们,随即他们被以“销赃罪”入狱。我问:“那盗窃犯判了没有?”小b说卖给他们设备的盗窃犯根本就没有判。这就是中国的司法:偷牛贼不抓,却把拔桩者抓了。
   小b因为完不成劳役而被关小监。365天里,她只能吃水煮青菜水煮萝卜;365天里,她连一分钟的太阳都不能晒,更没有洗澡放风等基本的犯人待遇。因为这,她患了肺结核。就在她大口大口地吐血,半脸盆半脸盆地吐血时,一个贪污犯被假释出狱。她的家属用重金买下了出狱的通行证。而中国的窦娥小b,将在贫困和疾病中,将在中国这个大监狱里默默地死去。中国,弱势群体的地狱,中国,盗国贼杀人犯的天堂。这个吃人的司法制度至今还在迫害政治犯。力虹被迫害死了,刘晓波被迫害死了,曹顺利被迫害死了。而死有余辜的江泽民老贼的儿子,为了换器官,竟然杀害了六条鲜活的生命。
   
   八九六四发生前,上海炼油厂发生了一起重大的爆炸事件。事故讓几十个工人丧生,讓几十个工人容毁身残。
   丧生中绝大多数是农民工,也就是中国金字塔下最底层的农民兄弟。厂领导给每个死难者家属几万人民币,就像打发乞丐一样打发了他们。
   这么大的事故,所有的厂部领导,中层领导没有一个人承担责任。但这么大的事故,总要比找个替罪羊吧。于是厂领导找了当班的操作工班长。班长说,凭什么讓我坐牢而领导依然坐在主席台上?领导沉下脸说:你可以不坐牢,但我们找个岔子把你开除然后档案上记一笔,看那个单位敢用你?要么你三年坐牢,工资奖金照发,出狱后重新回来做你的班长。威胁恐吓之下的班长,只得顶替领导去坐牢。
   这就是中国的司法。被亵渎玷污的司法,被糟蹋的体无完肤的司法。
   
   我同学因所谓的“受贿”而判缓刑二年。她发誓一定要讨回自己的公道。几年来腿跑细了,申诉的材料都三尺高了,就是翻不了案。法官甚至这么跟她说:我知道你是冤假错案,但冤假错案的材料都堆到办公室的天花板上,谁有这个能力为你昭雪?
   她的父亲含着眼泪把住了一辈子的祖屋卖了,她用这笔钱去疏通打点。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到成功,她的案子马上平反。这就是习近平的“中国梦”。
   
   
   2000年左右,在上海发生一起普通的打架斗殴事件。因此事牵扯到领导儿子,于是打架事件上升到政治事件。
   我同学的儿子也被牵进此事件中。由于我同学在黄埔区委工作,于是警方网开一面放了他儿子,却把没有背景后台的平民子弟全部重判。为了取悦领导而草菅人命枉顾王法的事,在上海这个罪恶之都频频发生。当我的同学洋洋得意地告诉我他儿子逃过一劫,而他的朋友全部被重判时,我的心里充满了对这个吃人制度的憎恨。在此我发表声明:14亿中国人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各种方式来抗暴,任何名人伟人没有资格像念经一样念叨:和平理性非暴力是中国人唯一的途径。14亿中国人,完全可以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抗暴,任何人不得说三道四。
   中共虽然靠杀戮起家靠坦克治国,但它是一个怕水怕光怕声音的狂犬病患者。2006年,我闯进虹口区法院的楼上,我高声嚷着:你们不要挂羊头卖狗肉,你们不是惩恶扬善的法院,你们是迫害人民蹂躏人民的衙门、、、、、、突然,办公室所有的大门一下子打开,一群如狼似虎的法官冲出来。我毫无惧色,愤怒地嚷着:我有什么罪?我杀人还是放火?我有什么罪?我贪污还是受贿?我只是一个母亲,在学生被屠杀时站出来抗议而已!我没有罪你们凭什么判我刑?凭什么?凭什么?正在朝我冲过来的法官,突然停止了脚步,他们像接到一个咒语,一个接一个地走进办公室,接着,一扇一扇的大门被关上。走廊里只有我一个人,走廊里回响着我愤怒的声音。
   五分钟后保安上来。他和颜悦色地对我说:请你下楼吧。如果你不下楼,明天我就失业。
   中共即凶残又虚弱,即无耻还镀金。它在国内杀人,它在国外撒钱。别看这头怪兽力大无比,但脚底心就是它的死穴。它的死穴就是怕人民知道真相说出真相。真相一出,它犹如太阳下的雪人,必然融化。
   
   2017年九月六日早上,微信环球实报的群主刘鹏飞博士被20多位警察抄家并带走。三年前海外华人创办的网络自媒体環實在微信群拥有5500多群友。刘鹏飞先生是北京大学技术物理与应用化学博士,是清华大学核研究院博士后。我们要问: 凭什么非法拘捕刘博士?他会遭到酷刑吗?他会被电视认罪吗?他的被拘与環實成为挺锅的推特党有关吗?希望北大校友、清华校友和全社会一起来关注刘博士。以警治国,以黑治国的罪恶必须停止!
   
   中国之黑暗,已经到了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的地步。盗国贼掏空了中国的根基,颠覆了中华的文化,折断了精英的脊梁,堵住年轻人的发展,斩断了老人的退路,腐蚀了孩子的灵魂。他们用武力劫持了14亿人民;他们用党文化灭绝了仁义礼智信。抗日战争时,国破山河尚在,现在则是国在山河碎。为了李鹏家族的利益,他们腰斩母亲河建造三峡大坝,以至川藏一带频频发生百年不遇的水灾旱灾和地震;为了盗国贼不可告人的阴谋,他们操纵媒体宣传和推广转基因,以至讓江浙一带几十万的年轻人丧失了生育的能力,让独生子女的家庭雪上加霜。与此同时,他们通过高科技,让几十个女人同时孕育他们种子,他们的子孙后代。他们享受所有的特供,从空气到食品,从处女到法輪功学员的器官。他们霸占了中国所有的医疗资源,却让看不起病的老百姓跳楼,投河,悬梁自尽。中共的邪恶,让苍天震惊,让乾坤愤怒。
   郭文贵的爆料,如旋风,如地震,如海啸震撼了世界。希望千千万万的受害者站出来,爆出真相还原事实,爆出真相声讨罪恶,这样,中国才有希望。
   2017/9/13
    

此文于2017年09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