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荒漠甘泉》9月21日-30日]
圣灵光照中国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荒漠甘泉》9月21日-30日

“我…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腓3:8)
   
     现在正是五谷成熟的时期,农夫唱着欢乐的凯歌,把农产物收敛在仓库里。但是,让我们想一想:如果不是有一粒麦子先死在地里的话,怎么能结出这么多的子粒来呢?属灵的事情也是这样。我们自己的生命如果不死,怎么能活出基督的生命来呢?所以,让我们不再顾念我们自己的安乐和幸福。我们必须将己的生命完全钉死在基督的十字架上——不但将犯罪的欲望和习惯钉死,连天然生命中一切无罪的,美好的,也该一起钉死。因为如果我们要多结果子,就必须先被埋在黑暗和孤寂中。
   
     亲爱的,恐怕你一定会象我一样——一听到这个信息,心中会感到非常失望。但是让我们记着:主竟看上了我们,要我们与他一同受苦,在我们这岂不是一件极顶荣幸的事吗?并且,一切所遭遇的,无非要把我们造成合乎主用的器皿。痛苦生丰富,死亡生生命——这是神国中的定律。——译自静默的时候

   
   《荒漠甘泉》9月22日
   
   
     “主又说…撒旦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象筛麦子一样。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路22:31-32)
   
     神试验我们的时候,把我们的信心当作射击的箭靶;如果别的可以免去试验的话,信心是定规免不了试验的。信心最大的试炼乃是被人世遗弃。许多时候神把我们喜乐的甲胄剥去,让我们遭遇一些恐惧战兢的经历,要看我们的信心在试炼中受不受到伤损。真实的信心能丝毫受不到伤损。——司布真
   
     保罗说:“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4:7),虽然他的头他没有守住。人们虽能把他的头斩去,却不能把他的信心斩去。这位外邦人的大使徒自以为乐的有三件事——“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其余的一切算什么呢?他获得了胜利;他获得了奖赏;他不但在地上得钦仰,并且在天上得到称赞。为什么我们不能象他那样将万事当作有损的为要得着基督呢?为什么我们不能象他那样忠于真理呢?啊,这是因为我们没有他的算学。他和我们算得不同;我们算为得着的,他算作有损的。但是如果我们要象他那样得戴冠冕,就必须有他那样的信心,并且象他那样守住信心。——选
   
   《荒漠甘泉》9月23日
   
   
     “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7:38)
   
     在我们中间正有人觉得奇怪,为什么圣灵不来充满我们。无他,乃是因为我们要的太多,而没有舍出去。我们应该将所得的让它流出去,扩大去传福音,那我们立刻会发现圣灵正在我们面前,给我一切,他可以信托我必会在转给别人。
   
     古代有一种因风吹而自动发音的弦琴,他的构造的道理,亦可以应用到属灵生活方面。这种风琴只是装配了若干音节和谐的琴弦,让风吹过,犹如手指去拨动它似的而发出优美之声调,据说很象一队天使在那里歌唱。因此,我们也可敞开我们的胸膛,让圣灵象风吹动那琴弦一样,按他的意志去拨弹琴弦而弹唱,让我们静静地等候圣灵的降临。——地上的天上生活
   
     门徒在五旬节受了圣灵的浸以后,并没有建造高大的礼拜堂,留在那里开会,而是到各地去宣讲福音。——赫夫
   
   《荒漠甘泉》9月24日
   
   
     “到了每西亚的边界,他们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稣的灵却不许。”(徒16:7)
   
     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禁止!这些人想要往庇推尼去,目的是为作主的工,但是主自己反把工作的门关起来。我自己也曾有这样的经历。有时候,我自以为成功的路径,反受到了许多拦阻。反对起来催逼我回去,疾病进来强迫我退到荒野去。
   
     有时工作尚未做完圣灵要把它放下,这实在是非常困难的事。但是神给我看见工作是事奉神,等候也是事奉神。要我活动的是神,禁止我活动的也是神。感谢神,我现在知道多少时候荒野原是最有益的地方。我感谢神,许多我所爱去的庇推尼,我都没有去。
   
     主啊,虽然我的前途常遭挫折,我仍然愿意拣选你的引导。今天工作的门似乎开了,明天当我正要进去的时候又忽然关了,这都是你的事情。
   
     求你教导我在等候中看见前面的路径。求你教导我在禁止中寻见事奉你的新路。求你教导我在不作工的时候尽忠——用安静来作工,用等候来事奉。——马得胜
   
   《荒漠甘泉》9月25日
   
   
     “我为何…时常哀痛呢?”(诗42:9)
   
     信徒啊,你能不能回答这个问句呢?你有没有什么理由叫你时常哀痛毫无喜乐呢?你为什么容让未来的忧虑这样摧残你呢?谁告诉你黑夜永不会变成白昼呢?谁告诉你冬日的霜雪冰雹永不会融解呢?谁告诉你今日的黑雨会越下越大呢?谁告诉你你的失望会变成绝望呢?岂不知黑夜一过就是白昼么?岂不知严冬一过就是春夏么?所以你当仰望神!——司布真
   
   《荒漠甘泉》9月26日
   
   
     “…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5:7)
   
     神不要我们凭感觉。“己”要我们凭感觉;撒旦要我们凭感觉。但是神要我们凭事实——凭基督已经为我们完成的事实。我们面对了这些宝贵的事实,而且相信它,因为神说过这是事实;有了这样的信心,神就会来支配我们的感觉了。
   
     神从来不用感觉来吸引我们去信靠他;神也从来不用感觉来鼓励我们去信靠他。
   
     那么,什么时候神才给我们一些感觉呢?当神看见我们已经能不凭感觉来信靠他,安息在他的话语、信实、应许上的时候,他就给我们一些感觉。
   
     不到那时候,感觉是不会来的;但是神知道该给我们的分量和时间,因为他知道各人的情形和需要。
   
     我们必须选择:我们究竟愿意凭依我们的感觉呢?还是凭依神的事实?我们的感觉象海沙那般不可靠。神的事实象永久的磐石那般稳固,因为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荒漠甘泉》9月27日
   
   
     “我已经得了赎价。”(伯 33:24)
   
     信心医病是信心生活中的一部分。这就是基督在我们身体上掌权。这就是基督的生命在我们身体上活出来,这就是我们的身体与基督的身体联合了,基督的生命流到我们身体上来。所以,我们今天所有的,乃是他升天以后得荣耀的身体。他从死里复活,今天带着一个复活的身体,坐在神的右边。我们今天所有的,就是那样的身体。
   
     这活着的基督是属于我们的,他一切的品性和能力也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他的肉,他的骨——只要我们能相信,能接受,我们立刻可以活出神儿子的生命来。主阿,求你使我知道什么叫做“身体…是为主。主也是为身子。”(林前6:13)。——宣信
   
     “在你中间的耶和华你的神是大有能力的。”(番3:17)。二十余年前把信心医病的真理照入我心中,叫我破坏的身体得到医治的,就是这节圣经。直到今天,这节圣经仍是一扇门户,大大地开放着,好叫基督时时得进入这买回的身体来,用他自己的同在和能力充满、灌溉、活动,把我的全人造成一个“新天新地。”(启21:1)。“耶和华你的神”!啊!你的神!我的神!神既是我的,那么在神里面一切也定规是我的了,定规在我里面了;我能够信多少,我愿意用多少,这是我自己的事。这位神,“大有能力的”神,全能的神,是我们里面的神!这是何等的权力!他——父、子、灵——在我里面,在我身体里面,在我头脑里面,在我神经里面。
   
     二十一年以来这不但是我实在的经历,并且是一个日深一日日丰一日的经历。现在我七十岁了。却比三十岁的时候还健壮,还新鲜。靠着神的力量,我现在的体力上、智力上,都负担着常人两倍的工作,却还用不到一半气力。我的体力、灵力,都象喷水井一般——一直是漫溢的,泛滥的。无论讲道、教书,日夜旅行在各种气候下都象管子通水那般容易。
   
   《荒漠甘泉》9月28日
   
   
     “在我里面有平安。”(约16:33)
   
     幸福和祝福是两件不同的东西。保罗虽受尽监禁、痛苦、损失、患难,但在这一切中间,他却得到了祝福。
   
     帕甘尼尼(Paganini)是一位善奏小提琴的大音乐家。一天,他出来站在听众面前,在采声之下,忽然发现他手中所提的小提琴有点不对。再仔细一看,发觉了他所提的,并不是他平日珍爱的那架贵重的提琴。
   
     他发了一回呆,然后不得不告诉他的听众他拿错了他的琴。他退了下去,在幕后寻思他的琴到底留在什么地方,不久就发觉曾有人把他的琴偷了去换下一架破旧的留在原处。他懊丧了一回,仍旧出来站在听众面前说:
   
     “诸位男女来客,今天我要证明给诸位看:音乐并不是在乐器里,乃是在人心里。”他就用心来奏;从那破旧的乐器里流出了幽扬悦耳的音乐来;听众个个得到奋激,采声差不多轰穿了屋顶,他果然向他们证实了音乐并不是在乐器里,乃是在他心里。
   
     受试炼的信徒啊,你今天的使命就是出来站在这世界的舞台上,向天上地下一切所有的证实说:人生的音乐并不是在环境里,并不是在事物里,并不是在外表里。乃是在你心里。
   
   《荒漠甘泉》9月29日
   
   
     “我专心祈祷。”(诗109:4)
   
     我们祷告的时间常顶匆促顶急忙。每天我们究竟花多少时间来祷告呢?岂不是很容易以分来计算——最多数分钟数十分钟吗?谁曾看见过一个灵界的伟人未曾花许多时间来祷告的呢?谁曾看见过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未曾花许多时间专心在密室中的呢?
   
     华德飞(Whitefield)说:“数日数夜,甚至数星期,我平卧地上专心祷告——有时出声,有时不出声。”还有一位祷告有经验的说:“双膝跪下来,就在那里长进。”他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
   
     有人说,一个不喜爱单独的人,决不能在文学上或者科学上有所成功。属灵的事情也是这样,一个不常花长时间与神单独亲近的人,决不能在属灵的事情上得到多大的长进。——译自静默的时候
   
   《荒漠甘泉》9月30日
   
   
     “如鹰搅动巢窝,在雏鹰以上两翅扇开,接取雏鹰,背在两翼之上,这样,耶和华独自引导他,并无外邦神与他同在。”(申32:11-12)
   
     我们全能的父常喜欢将他保护下的雏鹰引到绝壁顶上,推他们下去,好使他们知道自己有飞行的能力;倘使,他们遭到了危险,他便立即猝然下降,把他们背在两翼之上。所以,信徒啊,神如果放在一个非常困难的地位上,我们只要大胆依赖他,因为我们深信他的拯救就在旁边。——译自胜利的凯歌
   
     什么时候神放一个重担在你上面,他必然放他自己的翅膀在你下面。
   
     有一枝小花,生长在一棵高大的橡树荫下;这枝小花非常尊重那庇护他的树荫,也非常宝贵它所享受的安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