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关于所谓于世文起诉书的声明
·请把考拉还给我们
·厘清“非”与“反”在社会组织及其运动中的分界
·默默无闻的志士杨天水
·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那个晚上,他暴死在见不到天日的囚禁中,至死也未能被许可来到太阳底下,也没有呼吸到哪怕一口自由的空气。

   他的死,其猝然而至与出人意料、其悲惨和恐怖、其草率而无情的了结,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冲击。

   他在漫长的囚禁中,究竟经历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此前的监视居住,他是否也遭遇像709那样的酷刑?如此等等,他永远也不可能告诉我们了。

   耶稣在他最后的时刻,喊道“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但他知道他会复活。而晓波死的时候,面对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帮助他,只有他正在被投向的、最深的黑暗。这是何等的绝望!我们都是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同样的感受力。他的绝望实际上是为我们所有的人而经历的。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遭遇到他所遭遇的。

   有自认为信神的朋友,他对晓波的论断,我是不能同意的。他说晓波的遭遇,只是“人的成功”,“是完全属于魔鬼性质的,与造物主的荣耀见证没有丝毫关系”。你怎么知道的?如果神真有他的安排?

   他只是将自己理解的、也就是从他人遗传而来的某种神学话语作为尺子去轻率比量,而居然看不见他本来应该追随的神,所明明显给这个时代看的真实作为。正如耶稣所说,你们如果真的瞎了就没有罪了,而正因为你自以为看见,所以罪是推不掉的。神的代言人,岂是说自己是,就能够是的吗?以旁观者这样那样的妄测,用人头脑中被遗传而来的标准去论断,那就是在属灵问题上的骄傲,是最大的罪,按照耶稣的话说,唯有这样的罪是不得赦免的。

   一个人作为个体的形象,是在每时每刻以他的言行表现,用工笔勾勒在旁人的眼目中,它充满了细节,表现出他独有的特点。而人的历史形象,却是在忽略了他的个人性的一切细节后,用他的主张、他在关键时刻的表现,特别是他的遭遇,用如椽大笔涂抹在时代的背景上。所谓神来之笔,正是使用本来根本承担不起的渺小个人、用烈火辉煌的光照投下巨大的影子,给万人看他的意思。而在这个人,就是用他被焚烧般的巨大痛苦。

   在他死去的时刻,在天上,我们亲眼看到那罕见而奇特的景象显现出来,看到那连续不断的闪电出乎天幕,听到像鼓声一样持续不断的隐隐雷声。如此的巧合,在他被焚烧的那个早晨又出现一次,彻夜,在黑色天幕边连续不断的闪电,像他远去的脚步。这使得人们不能不思考关于灵界的事情。在中国传说的传统中,要有多大的冤屈才能如此感通自然呢?

   晓波是在个性上开朗热情的人,他活跃的社会生活恰逢中国的大时代,使得他拥有许多朋友,并且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自己是他的朋友。因此他的悲壮死去,不可避免地会打动许多人的心。而我,从来没有细想过我自己算不算他的朋友。他怎么看待我,我并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确认他在我内心的位置。跟着老鼠,我吃过他的许多次饭。饭不错,而每一次都没有掏钱。在饭局中,他议论风生,活跃着思考,对于刚刚出狱不久的我,只有忙着吸收消化,没有能力做出定论。因此起到的主要是对我本人的康复作用吧。

   但是当他的病况和死讯相继传来,一种深沉的悲痛开始抓住了我,泪水突如其来,使我竟无法将悲痛在我的弟兄姊妹之前说出来。这使我意识到:现在在我心里,确是已经将他认作朋友了。

   他从来就是个争议人物。这与他一直处在事件的焦点上有关。而且我想,他也是乐在其中的。这些争议经常是有合理原因诱发的。坦白说,对于他的许多做法和说法,我也许都不能赞同。但是今天回过头来,我一眼所能看见的是他的坦诚和愿意负责任的态度。这种态度帮助他从历史中站了出来,并成为永恒。

   按照基督教的说法,他是处在罪中,他有自己个人的抱负、有自己为实现抱负的聪明和巧妙,也有个人的局限性和缺陷。但是他所已经达到的效果(无论笔会还是宪章,无论他对民主宪政的渴望还是国际社会的巨大认可)却是公众的、有价值的,并且为此他也做出了坚持和付出牺牲。而神借着他在公众效果上的坚持,出乎他意外地使用了他,为他造就了他本来仅凭个人之力无法达到的、辉煌的历史形象。

   神的这个计划,可能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他的愿望和他的承受力。但是神成就了。“在人是不能的,在神却能”。他先是为宪章而被入狱迫害、而后得到诺奖、最后在绝望中死去,这些非常之事,都是超出他的个人愿望的。因此我们看到,神对人的使用,有时候是会超越他的罪性、他的软弱,而给予他出乎意料的历史内涵。与之相比,他作为个人的所有细节,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这是像你我一样普通的人,带有并不比你我少的个人缺点。像你我一样,他看到了他眼前的那份真理。而他用自己的全部生活去追随它,去使之成为真实。当六四风云激荡的那个时刻,他赶回来,义无反顾地投入,并经历了由此而来的后来一切,包括他能够胜任的,和他在其中被挫败、被诟病的。他都直面它们,并不回避。

   正是这一点与你我不同,也正是这一点使得他走进了历史。

   斯人已去,留在了初晓的大海波光上。他也将他已经没有能力完成的心愿留给了我们所有人。他的纪念碑已经树立起来,那不是人手所能建造的。他的事业,与他个人所留下的记忆,都已经成为我们所有人的宝贵财富。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9/2/2017

(2017/09/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